墨唐
小說推薦墨唐墨唐
“说!”李世民大手一挥道。
墨顿深吸一口气,郑重道:“墨家先贤曾言,绝对的权力就会导致绝对的腐败,从古至今,诸将劫掠屡禁不绝,何也,实乃是因为作战之时,为将者权利过大,生杀予夺于一身,甚至可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就是因为战时主将军权过大,不受约束这才让劫掠之事屡次发生。”
“绝对的权力就会导致绝对的腐败。”
李世民脸色一变,若是按照墨顿的说法,那最大的权力恐怕是他,那他岂不是也绝对会腐败。
众臣不由一叹,墨家子说话果然大胆,竟然连此话也敢说,不过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墨家子说到了点子上了。
“臣可以断言,西征之事并不是第一次,但是也绝对不是最后一次,想要彻底解决此事,那就必须分权。”墨顿铿锵有力道。
“分权!”文物众将不由一片哗然,谁也没有想到墨家子还想改变军制。
火器军将军长孙冲直接出列怒斥道:“一派胡言!为将者最为忌讳蛇鼠两端,所谓军令一出,势必达成,如果分权,恐怕只会贻误战机,错失良机,孙子兵法曰…………。”
他刚刚获得火器军将军的职务,不敢怠慢日夜熟读兵书,深知为将者一定要果决独断,军令一下一往无前,否则只有一败涂地,正好墨家子提议分权,长孙冲迫不及待的前来抨击,更是拿孙子兵法前来举例。
墨顿看着长孙冲,冷然道:“长孙将军刚刚接触兵书,切莫只会纸上谈兵,空谈兵法,更不是只会背几本兵书就能打赢战争的。”
九转逍遥诀
赛尔号之次元神话
“那本将军就像听听墨祭酒的高见!”长孙冲气急而笑道。
他之前就被墨家子利用火药机密为由插手火器军事物,如今又被墨家子提议分将领之权,如此一来,那他这个刚刚上任的火器军将军也未免太过于窝囊了。
墨顿看也不看长孙冲,朝着李世民拱手道:“微臣所说的分权,而是把主将的统兵之权和治兵之权分开,一支军队中,需要设置主将和副将,主将统兵,副将治兵,作战之时,主将负责统兵作战,上阵杀敌,军令之下,莫敢不从,一旦战事结束,军权就会顺势回到副将的手中,副将负责日常管理军中事物,负责将士军纪,负责记录将士军功,如此分权,既不会影响主将行军打仗,有了副将的监督和制衡,这才不会出现主将独断的现象。”
“统兵之权和治兵之权。”墨顿说完。
顿时李世民眼睛一亮,如此一来,既不会影响行军打仗,又能彻底解决主将一人独大的局面。
虚空凝剑行
而且此法似乎还能保持军中安稳,平日主将并无军权,根本无权调动军队,自然不可能谋反,而副将又权利不够,哪怕是统领十万大军,根本没有资格和实力谋反,这简直是的确是一个良策。
“还有微臣认为,军中之所以屡次发生纵兵劫掠之时,还和军中普法教育有关,一直以来,将士只管打仗,却不懂军法,哪怕触犯军法也都是事后算账,如果军中常备军法官,经常为将士普及军法,每当发现将士触犯军法之时,及时制止,也不至于让纵兵劫掠之事,蔓延诸军,这才是彻底杜绝诸将劫掠之法,而不是事后重罚有功之将士来震慑军纪,而不是不教而诛。”墨顿道。
混世农民工 弹剑吟诗啸
“不教而诛?”李世民不由眉头一皱,军中的确是都是一群粗汉,不识大字不说,更是鲁莽的很,如果对其普及军法,让其知道纵兵劫掠的后果,恐怕也不会出现十万大军纵兵劫掠之事。
“二人微臣发现大唐并未有正规的军法,而且审判军人和普通人所用的都是一样的大唐律,更没有正规的军事法庭,军中事物都是极特殊的情况,并不能和民法等同处置,或者同等审判。”墨顿一股脑的建议道。
文武诸将不由一叹,主将副将分权,军法官,编撰军法,军事法庭,墨家子所做的每一件事竟然将都对军中产生巨大的影响,更重要的是,这些方法都切实可行,何止是李世民,就连他们也被墨家子说动了。
兵 王 傳奇
“军法和军事法庭!此策可行!房爱卿,此事就交给你办!”李世民微微点头道。
房玄龄不由一叹,顿时知道他编撰的《贞观律》恐怕又要有很多工作要做,贞观律修建完成的日子恐怕还要往后推迟。
墨顿道:“微臣正在钻研矛盾之说,发现好与坏往往是一体的,西征诸将纵兵劫掠虽然是过错,乃是大唐军制有不完善之处,但是如果朝廷以此为契机,改革军制,亡羊补牢,彻底解决这个千古难题,未尝不是因祸得福。”
华枝春满
“亡羊补牢!臣等赞同墨祭酒所言改革军制。”代兵部尚书李绩率先出列,侯君集和西征诸将乃是兵家之人,不可不救。然而想要救侯君集等人的前提就是承认大唐军制有漏洞。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李世民怦然心动,他关押侯君集等人并非是真的想要杀了他,而是想要敲打骄横的侯君集,同时要诸国一个交代,维护天可汗的名声,更别说意外得到了改革军制的方案,这让他心中的怒火减轻了几分。
总裁强宠,缠绵不休
“之前大唐军制有些漏洞,这才西征诸将越陷越深,高昌之事朕亦有责任,朕如果不问青红皂白的处罚,未免有些不教而诛!西征诸将于国有功,虽然过错,将功赎罪,传令下去,将西征诸将即刻释放。”李世民下令道。
“臣领命!”李道宗领命匆匆而去。
“陛下英明!”一众武将纷纷叩首道,文官虽然不甘心,但是也并非没有收获,一旦大唐军制改革,那就可以更好的钳制武将了。
墨顿不由一叹,李世民仅仅对侯君集等人让其将功赎罪,之前的功劳自然一笔勾销,并未效仿前朝来笼络大臣的方法,不过这这也许是李世民的自信,他相信自己能够震慑住诸将,至于他私底下有没有后招那墨顿就不知道了,希望这一次侯君集莫要重走老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