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不过根据老董提供的时间信息,再查看通话记录,江跃很快便锁定了柳大师的上峰是哪个电话。
这个电话跟老董提供的几个时间段大致都吻合。
这倒让江跃对老董有些刮目相看,这家伙的心思的确缜密,受制于人还能有心思记住这些细节,确实不简单。
柳大师留下的东西还真不少,江跃此刻也没时间一一清点。
老董是个聪明人,和江跃达成了默契交易之后,接下来该怎么做,他自然清楚不过。
……
三十楼的罗处,隐藏在临时搭建的掩体当中,心里同样十分焦急。二十九楼动静那么大,他自然也能听到。
毕竟,在这空旷的楼道中,枪声不断,要传到三十楼并不难。更何况二十九楼跟三十楼其实就是一顶之隔。
他甚至能听到二十九楼楼道上,挤满楼道的那些尸傀发出的低吼声。
密集而沉闷的低吼声,显示着楼下尸傀的数目惊人,几乎是堆满了整条楼道。
罗处干到行动三处处长这位置,这些年也经历过许多险境,也经历过许许多多心里没底的凶险场面。
不过这一次,他真的是冷汗直冒,担心不已。
江跃让他留守此地,选择自己独闯虎穴,罗处当然明白得很。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按正常时间推算,29楼那些尸傀早就应该来三十楼了。可罗处凝神听着,似乎它们一直滞留在29楼没有太大动静。
除了间或有枪声传来,似乎没有太大的交战动静。
罗处不免好奇,江跃到底在做什么?
影子傳說
就在这时,楼道上传来轻盈的脚步声。
接着,江跃的身影出现在楼道。
“罗处,是我。”
见到江跃安然返回,罗处心中微微一松,不过随即皱眉,枪口指着江跃,低声问道:“先别过来。”
江跃笑道:“别紧张,就是我。”
见罗处并没有放松警惕,也没收回枪口的意思,江跃无奈,只得将两人白天一起行动的经历挑重点讲了一些。
罗处这才收了枪口,从掩体中窜出来。
魔械時代 五九下山
“小江,怎样?”
“果然就是那个柳大师搞得鬼。不过他已经被我击毙。除了老董,他那些帮凶都已伏诛。”
“这么说,危机解除了?”
“暂时可以这么说吧,不过整个楼栋的鬼物和尸傀,都还在。”
罗处骇然变色:“操控者死了,这些东西应该没有危害性了吧?”
“那也不一定,鬼物还还说,尸傀是嗜血生物,若是放出去,肯定是危害性极大的。”
不知为何,罗处莫名想起生化危机里那种僵尸,忍不住道:“这种东西如果撕咬抓扯到正常人,应该不会感染吧?”
“那倒不至于,又不是生化灾难造成的僵尸。但这东西的力量和破坏力都远超正常人,哪怕是普通的觉醒者,都未必打得过它们。”
江跃说到这里,拿出一枚护身符文:“这个带上,那些鬼物和尸傀都不会攻击你。”
逆天救世 昨日的沉沦
罗处见这二指宽的符文,透着一股诡异气息,倒也没拒绝,塞进了口袋里。
“小江,照你说,这些尸傀怎么处理?”
江跃轻叹一声,没有急着回答,而是望向子母鬼幡中那些惊惧彷徨的鬼物。
这些鬼物虽然没有失去意识,但是这段时间一直受柳大师操控,已经形成一种本能的依赖。
当柳大师丧命后,这些鬼物一时间倒成了孤魂野鬼,自然不免有些彷徨惊恐。
“罗处,这些都是可怜人啊。”
江跃语气幽幽说道。
罗处一怔:“小江,这银渊公寓的案子你是主力,我顶多就是辅佐。按规矩,你有什么想法,大可说出来,只要合理,就按你的意思办。”
虽是官面人物,但罗处跟江跃相处久了,知道江跃的路数。
“我的确有些想法,或可试试。”
“这栋公寓楼里,绝大多数其实都是普通老百姓,是良善之辈,哪怕成了鬼物,成了尸傀,说到底也是受害者,而且为恶不深。”
这一点罗处也不否认,深表认同地点点头。
“罗处应该还记得柯总吧?”
“你是说尸傀版的柯总?”
“对,柯总被制成了尸傀,还能保留本来意识,而且智商和行为举止,看起来并没有受到多大影响。”
求一段与你的岁月 夏沉
“所以,我在想,是不是可以将这些怨灵重新放回它们的肉身当中,让它们用另一种生命形式存在?”
罗处目瞪口呆,还可以这么操作的么?
吞了吞口水,罗处忍不住问:“小江,技术上可行吗?而且,这么做不会有什么风险么?”
“技术上难度不大,这些鬼物都没有被磨灭意识,它们对自己的肉身本能就有一种眷恋的。就好像那个文玉倩,变成了厉鬼,还在疯狂找自己被分尸的残片。这是强烈的执念。”
“至于风险,倒是不用过于担心。哪怕它们和尸傀再度合一,其实还是要受子母鬼幡操控的。一旦他们要离开银渊公寓,脱离子母鬼幡,魂魄就会灰飞烟灭。到时候它们就真成了行尸走肉。”
江跃的这个想法很大胆,听得罗处很有些心惊肉跳。
紅樓穿越之絕黛狼君 玉秋桐
“那还有几头鬼物,不是灭掉了么?”
罗处又提出了疑问。
“那些就让它们做安安静静的尸傀吧……数目不多,其他有意识的尸傀肯定罩得住。”
尸傀和魂魄重组,这的确是个骇人听闻的想法。
“那么,这些人,到底还算不算人?”
“活死人?”江跃摇摇头,“这个就不必纠结了,说不定将来,还有更稀奇古怪的生命形式出现,你信么?”
罗处难以反驳。
完全可以把“说不定”三个字去掉,未来肯定会出现各种古怪的生命体,实际上,很多高级档案里,已经出现类似的东西。
以罗处目前的权限,已经可以查阅到一些。更高级别还有他权限不够查阅的隐秘档案,只怕还有更多秘密。
“罗处,现在的难点在于,这栋楼怎么办?只要它正常运行,肯定会有人进进出出的。这些活死人虽然留着,但也不宜跟外界打交道了。”
“查封?”
“暂时还真不能查封……”
“为何?”
“说来话长……”
不攻自倒
江跃当下将老董透露的那些信息,跟罗处一一说明白,除了他要伪装柳大师这个关键部分,其他能说的基本都说了。
听完之后,罗处整个人是呆滞的。
又一次,江跃向他证明了早先的那个观点。
在星城,有一个看不见的强大势力,正在暗中搞事,而且未来可能还会搞出惊天大事。
眼皮底下潜伏着这么一个庞然大物,星城行动局居然一点线索都没有,简直是细思恐极。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现如今,人家可不仅仅是酣睡,已经是磨刀霍霍,随时准备架到脖子上了。
“小江,这件事太大,你一个人扛不合适吧?”
“我可没打算一个人扛,你们行动局赶紧行动起来,最好各大部门都行动起来。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一句,最好是暗中进行,不要打草惊蛇,更不要盲目搞什么大动作。”
“为什么不能搞大动作?”
“倒也不是不能搞大动作,而是搞之前要确保,参与其中的每一个人都靠得住,谁知道这个势力安插了多少棋子?有多少闫长官这样的货色潜伏在各部门各个队伍里呢?”
一句话,千防万防,家贼难防。
吃里扒外的家贼,绝对是防不胜防。
说到闫长官,罗处又是无言以对。
最后两人敲定,银渊公寓暂时不封,暂时约定一个星期。
按那个电话跟柳大师联系的频率看,两三天就会有一次联系。一个星期绝对是绰绰有余的。
至于老董,还得留在银渊公寓。
虽然他内心极不情愿,可他也知道自己没得选择。
银渊公寓的局面要维持,那就必须有人留下。
至于原先三十楼那几个重伤的家伙,包括那个小唐在内,暂时也只能羁押在银渊公寓。
诸多事宜安排妥当之后,才是最核心的问题。
让这些鬼物回归尸傀肉身,虽然技术上确实没难度,但终究还是得沟通的。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那几头最凶厉的鬼物,更加桀骜不驯,戾气更重,它们愿不愿意接受安排。
尤其是那个文玉倩,她对老董充满了仇恨,当老董留守时,她会不会对老董下手,这也是一个需要协调的问题。
幸好,柳大师留下的那些信物,都落在了江跃手中,等于江跃是接管了子母鬼幡。
虽然江跃对子母鬼幡的技术操控还没完全熟练,但其中门道已经略窥门径。只要信物落在江跃手中,鬼物的生死就操控在江跃手中。
哪怕真有桀骜不驯的,江跃也大可强势灭杀。
所以,当这些鬼物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绝大多数都毫不犹豫选择了接受。
虽然它们都心知肚明,哪怕回归肉身,那也不可能再是原来那个活生生的自己。
可至少生命还在延续,哪怕是活死人,那也还是有自我意识的活死人。
更重要的是,它们根本没有自主权,它们成为鬼物的那一刻,就已经和子母鬼幡建立了契约,受制于子母鬼幡。
只要撤走子母鬼幡,它们必死无疑。
这是柳大师给每一个鬼物挖的坑,也是柳大师为什么花这么长时间才炮制出这些鬼物的原因。
帝国总裁的下堂妇
因为每一个鬼物和子母鬼幡建立契约,都要耗费时间精力。
哪怕它们回归尸傀肉身,子母鬼幡也必须留在银渊公寓,留在身边,否则它们很快就会魂飞魄散,重新变回一具没有意识的尸傀。
果然如江跃所料,文玉倩是逆反情绪最严重的一个。
她的肉身被分尸,支离破碎,虽然找到了,也确实重组了,可她的尸傀跟其他人比,明显更加破碎。
她生前是个特别爱美的人,见到自己肉身如此丑陋,内心的怨气难以抑制。
她告诉江跃,除非把老董交给他,否则绝不接受。
穿越之修仙
江跃却没惯着她:“那你就先冷静冷静吧。”
江跃将文玉倩所在的母幡一卷,收入囊中。文玉倩的鬼物尖叫连连,它和子母鬼幡早就建立了契约联系,一旦母幡离开,它根本无法存活太久。
江跃若是把母幡带走,哪怕它进化到不可一世的厉鬼,在银渊公寓也存活不过24个小时。
天大的仇恨,也得暂时放一放。
老董表态道:“玉倩,不管怎么说,当初是我鬼迷心窍,对你下了毒手。等我心愿了却,你要怎么虐杀我,都是我活该。给我七天时间,七天之后,你不杀我,我也在你面前自尽。你要把我大卸八块也可以,要把我吊死也可以。到时候你怎么解气怎么来就是。”
“姓董的,你仗着有人罩你,说什么风凉话?你真要是有脸,现在就让老娘掐死你!”
“现在不行,我还要救我孩子。”老董朝江跃道,“七天为约,我希望你能说到做到。七天后,我和文玉倩做一个了断,你们谁都别插手。”
江跃淡淡道:“你坏事做尽,也不值得我插手。文小姐,七天为约,七天之后,我担保不插手你们的事。你们的恩怨,到时候你们自行解决。”
文玉倩忌惮江跃,知道今天要杀老董怕是不可能了。
“七天,我就给你七天。七天后,就算是玉石俱焚,我也绝不会放过你,让你逍遥法外!”
两人的恩怨情仇,江跃也没心思去参与。
目光锐利扫过全场:“若不是念在你们本是无辜,绝不可能还留着你们。我要灭你们,易如反掌。因此,不要把我的客气当成福气,更别辜负我的怜悯慈悲。谁若玩小聪明,试图再搞风搞雨,我担保你们不会有第二次机会。”
江跃不会像柳大师那样放那些恶毒的狠话,但他的实力摆在那里,连柳大师都被他干掉,这些鬼物要说不怕他那是假的。
一番警告后,开始进行重组。
江跃自然不会让他们乱糟糟一拥而上,按顺序一个一个找到自己的肉身依附。
自己的肉身,自然无需磨合。
过程很简单,半个小时不到,所有的鬼物都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肉身尸傀。
最可怜的反而是那几个被灭掉的鬼物,它们的尸傀永远只能是行尸走肉。
罗处一直默默看着这一切,他觉得江跃这个计划太过大胆,但也没提出反对。终究,这个晚上,主要还是江跃出力,还得江跃说了算。
完成这一切,江跃低声对老董道:“一会儿会有个人过来,到时候你听他安排即可。”
老董听说还有人会来,心里反而轻松了许多。
一个人他还真有点心慌慌,若来个人,倒是好事。事到如今听谁安排都没关系。
他的念想只有一个,就是救出无辜的儿女,其他都是浮云。
这时候,江跃和罗处他们已经下楼,老董则殷勤相送,正下着楼道,江跃忽然脚步一停,皱眉问道:“楼下还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