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战锤神座
“中计了,是么?”毁灭之种用尽了全力,都无法挣脱开亚空间裂缝组成的锁链。
莱恩喘着气,伸手按在自己腰间的伤口上,灰骑士原体将目光注视在躺在旁边的安格朗身上,吞世者原体伤得很重,毁灭之种喷出的黄铜熔炉之火几乎令吞世者原体毁容,但安格朗的恢复力同样强韧,这些能让他重伤,却不足以致命。
“喀吧~喀吧~”第一血神王子疯狂地用力试图挣脱锁链,恐虐项圈不停地泛着光,数百道血神的意志从项圈中吐出令星球都足以胆敢的威能。
天神殡葬 花糖买钱吃
“放弃吧,那不是你可以挣脱的东西。”莱恩站了起来,库伊勒乌山洞之内的三座巨型古圣石像熠熠生辉,灰骑士原体压着自己的嗓音:“那本来是古圣精心设计用来封印星神的封印,为了对付无视亚空间能量,单靠肉体就能够成神的星神,古圣精心设计了这个法术,可惜没有机会使用。”
“没想到,你居然会这种级别的咒法,是我小看你了。”毁灭之种的身上被数百道虚无的锁链束缚,第一血神王子的脸上露出了凝重的表情:“根据情报,原体之中有很棘手的对象,诸如第一军团之主莱昂-艾尔-庄森,卡班哈的老对手圣吉列斯,但是精通各种灵能巫术的,就只有马格努斯而已,因此在面对那具腐尸以外的敌人时,我几乎想象不到居然真的有原体能够做到这种级别的灵能释放,我的主人颅骨之王的选择没错,必须立即猎取你的头颅。”
“你没有机会了。”莱恩冷笑道。
库伊勒乌古坟带的秘密不是那么容易展现在所有人的面前,历来,这个鬼地方都作为一种不祥的诅咒和失败的象征,被布列塔尼亚人有意地遗忘,千年以来,没有任何人尝试在这里定居过,在荒草萋萋的坟墓旁,在威风凛凛的城堡中。
不过在上一次灰骑士们的勘探中,贝当等人报告说在库伊勒乌地城堡深处发现了一条密道,里面通往甲骨文群山深处,根据观察样式和雕塑风格,莱恩发现山洞深处早在古圣和精灵帝国的时代就被挖空,古圣曾经在这里留下过遗产和知识,精灵帝国的殖民者们来到了这里,他们发掘出了古圣的东西,然后将山洞扩建和加固,最后库伊勒乌人来到了这里,将这里变成了他们的大本营。
一切对莱恩来说都是现成的,只需要进行一定程度的加工就可以了。
“没用的,捆住你的不是物质,我知道单纯的锁链无法捆住你,也不是灵能,灵能不是被你的力量吸收,就是会被恐虐项圈的力量排斥。”莱恩冷笑着说道:“但是禁锢着你的,是虚无。”
“虚无?”毁灭之种追问道,复仇女神在他额头上留下了一个可怖的伤口,他正在大幅度失血,就连脑浆都流了出来,第一血神王子挣扎着捂住伤口,他依然充满着疑惑。
“完全的虚无,没有能量、没有情绪、没有物资,甚至连熵都不存在。”莱恩微笑着说道:“放弃吧,你已经输了。”
“是么?”毁灭之种痛苦地低吼着,他突然低语道:“其实,作为颅骨之王的仆从,我早都想到过这一天了,无尽的荣耀背后,是无尽的轮回。”
莱恩听了之后稍有些奇怪:“既然如此,你为何选择为恐虐效力?我知道,你是神圣泰拉历史上的一位伟大征服者,还曾经和父亲打过照面,你本可以为人类带来一个荣耀的时代。”
“荣耀的时代?”毁灭之种笑了,他的热血已经沿着牛脸和牛鼻一路淌下,来到了下巴,并不断地往下滴:“你这个年轻的蠢货,你懂得什么?你不会真以为,人类统治人类的社会,能够长久吧?就连你自己,和这个安格朗,我问你们,你们算人类么?”
“…………”莱恩不语。
“我曾经预言过,当我如一头巨龙一样,张牙舞爪,将所有敌人撕碎的时候,我的子嗣将会像猛虎一样,傲立于我的帝国之上,拓展我的疆土。”
“再之后,他们会像豺狼一样,生啖他们外敌和兄弟的血肉,活下来的强者将在继承自父祖的伟大猎场上骄傲地逡巡。”
“在过几代人,他们就像是狗一样,忠诚地守卫着国家,并对着来犯之人大吼大叫,露出利齿。”
“最终,只剩下了一群羔羊,躲在我建立的帝国废墟上,嗷嗷地叫着,就算是有猛兽从它的身上撕下一块块血肉填饱肚子,它们也只能叫几声表示抗议罢了。”
毁灭之种的牛脸上露出嘲讽的表情:“这就是轮回,这就是周期律,没有任何凡人可以打破,你们的胜利,那是胜利么?你父亲的胜利,那是凡人的胜利么?正因为看穿了这一切,我才选择成为了颅骨之王的仆从,因为这代表着无上的荣耀、永远的挑战和强大的力量。”
莱恩轻笑着说道:“如果这就是你的遗言,那么,永别了,第一血神王子。”
“唔唔唔……”复仇女神剑出,深深地扎入了毁灭之种的脖颈,将近半米高的牛头飞上天空,赤红之血迸溅,将整座山洞染成了一片血红。
莱恩从容地收剑,看着毁灭之种落地的头颅,灰骑士原体冷冷地说道:“那么,这就结束了,我已经封印了这里,你的灵魂不会返回恐虐的领域,而是永远地留在这里,等我出去消灭了外面的那些恐虐恶魔,回来就彻底融化你的灵魂,你无上的荣耀终结于此,如果你寻求的是永远的挑战,那么恭喜你,你已经得到了。”
总裁为爱入局
“呼~呼~呼~”将复仇女神刺入毁灭之种落地头颅脑门上的恐虐八柱徽记之中,莱恩转身,灰骑士原体已经全身冒汗,他大口地喘着气。
总算是,解决了。
三圣封印几乎透支了莱恩的所有灵能,灰骑士原体的力量全都用来维持着封印。
幸好,总算是结束了!
莱恩这样想着,他正打算朝着山洞门口走去的时候,突然身后一道血红色的光影袭来!
什么?
“莱恩!身后!”安格朗的警告声甚至比起这动作还要慢了许多!
血光狂飙!斧刃快闪!
毁灭之种完好无损地出现在了莱恩的身后!恐虐之斧直接将莱恩的右臂连根斩去!然后是恐虐之杆,这把武器将莱恩沿着头到脚砍成了两段!
莱恩被这一击彻底杀死了!灰骑士原体临死前还泛着不可思议的表情。
毁灭之种,破掉了三圣封印?!
这怎么可能?
银色的身影从虚空中闪现而出,划过完美的抛物线,就像是一道流星一样坠落,只见莱恩的眼、口、鼻、耳都流出了鲜血,原体沿着地面滑出十几米,他大口地咳嗽着,吐着血:“不……这不可能……咳咳咳咳。”
遗忘之影发动!莱恩在瞬间换位,用遗忘之影代替了自己的死亡从而躲避了这致命一击!
但是死亡的感觉不是假的,莱恩体力和灵能在瞬间失去一半的情况下精神直接经历了一次死亡的痛苦,这让他几乎无法呼吸。
“莱恩!!!”安格朗勉强从地上爬了起来,吞世者原体喊道:“你的封印……”
“我知道!”莱恩吼了一句,灰骑士原体看着完好无损的毁灭之种,整张脸狰狞成一团。
这是怎么回事?毁灭之种是如何破解了三圣封印,这可是能够封印星神碎片和限制星神本体的伟大咒法!
“确实,就差一点了,你就差一点点就杀死我了。”毁灭之种缓缓起身,他的身上完好无损,甚至就连安格朗和莱恩之前造成的伤痕也全部消失了。
而就在毁灭之种的对面,已经被重创的安格朗和莱恩正站在一起,两位原体的力量都已经陷入了低谷。
不知道从哪儿吹来的狂风那仿佛是要将天都燃烧起来,一瞬间,整个山洞内部的景象变化了,甲骨文山脉的深处变成了蓝天白云,一望无际的大草原,那比人还高的肥美的牧草,正在随着狂风四处飘扬,毁灭之种傲立于草原之上,他迷醉地伸出手,轻抚过身边的牧草。
而在牧草之上,是成千上万个颅骨柱,每一根柱子上都插满着头颅。
灼热的狂风刮过无边的大草原,现实世界被侵蚀,最后被颠覆,来自毁灭之种的力量压过了凡世的力量,整个山洞之内已经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大草原、血腥的屠戮场,一条奔腾的血河在草原上哗哗地流过,河边尽是尸体和血腥气。
“能够逼我使出这一招,你们已经足以自傲了。”毁灭之种放声大笑:“没错,我不是巫师,我也不会魔法,但是这一招并不需要魔法,你们肯定很了解黄金王座上的那具腐尸是如何维持星炬的?”
“没错,就是信仰!”毁灭之种展开双臂:“这就是我的奇迹!”
萬古 武帝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班朱尼河的盟誓!”
围绕着毁灭之种的周身,一共十九副巨型活体盔甲现身了,盔甲形态各异,虽然样式不同,但看其上散发的血神之光和勇猛的气息,毫无疑问,这些活体盔甲们全都分享着毁灭之种的力量。
古老的誓言,超越了血缘关系、种族区分及宗教信仰,十九具盔甲围绕在毁灭之种身旁。
“即使肉体毁灭即使灵魂消散,但时隔无尽的时间和空间,他们依然会被我仍被召唤,他们是传说中我忠义的勇士们,我们在班朱尼河边立下了同生共死的誓言,只要他们不全部死去,我……便永远不会真正死去!”
“他们是我的至宝是我的王者之道,今天你们有幸见识到我最强的力量,对我的荣耀深深鞠躬吧!”毁灭之种朝着十九位全副武装的活体高喊道:“谁助我完成大业?”
气宇轩昂的呼喊穿过天空飞翔于天际。无论怎样的敌人或是壁垒,无论是面对何等困难,活体盔甲内的灵魂都不屑一顾,那高昂的斗志能够穿越大地截断海洋!
“与我共饮此水者,世为我用。”毁灭之种狞笑着说道。
将自己的心像世界,倒映到现实世界中?
安格朗震惊了。
这便是毁灭之种的力量么?这些独一无二的英雄,这些不世出的人杰,这些曾经跟随着毁灭之种将铁蹄踏遍亚细亚和欧罗巴,征服了所有反抗的敌人、碾碎了所有城塞、立下了不世功勋和创造了无数神话的勇士们每一个人的故事拿出来都足以写数十本厚厚的文书,他们所有人都拥有显赫的威名,曾经和毁灭之种并肩作战。
堵上了一切,共饮下河水,立下神圣的誓言,用一生去实现,共筑下辉煌的霸业,和大汗的铁蹄共同席卷大陆的英雄们,就算是在死后也要继续履行誓言,而毁灭之种将他们的信仰集合起来,就此形成了这个绝技——他的心像世界和意志、信仰在亚空间中打开了一个裂缝,然后倒映到了现实之中,这份忠义就连世界的力量都无法与之抗衡,让毁灭之种的心像世界重现在了世间。
安格朗突然非常难受,吞世者原体感觉到自己的信念被动摇了,在从努凯利亚离开之后,原本的安格朗就已经死了,剩下的只有鬼魂,他来到了战犬军团并将其改名为吞世者,上来先杀自己的子嗣们因为他们拒绝听从自己的命令,他从未感受到忠义、信仰和羁绊,无论他的子嗣如何试图证明自己对原体的忠诚,他带给他们的唯有疯狂和杀戮。
够了,这一切都够了。
安格朗突然心灰意冷,这些东西直到现在,他都不曾得到过。
吞世者原体朝着莱恩喊道:“够了,莱恩,等等我冲上去拖住他,你直接用黑洞把我们……”
“兄长,你以为你上去牺牲,和他同归于尽有用么?”莱恩苦笑着说道:“如果灵能黑洞有用,那么之前的三圣封印就不可能被破除。”
“什么?!”安格朗赶紧喊道:“那怎么办?”
莱恩不语,灰骑士原体半跪在地上,喘着气,眼前的这个敌人,实在是超出他的想象。
就做白日梦
自己还在琢磨的心像世界倒映,毁灭之种已然掌握了全部!
这,这该如何战胜眼前的强敌?
“那么,蹂躏吧,毁灭吧,征服吧!”毁灭之种已经杀来,巨大的轰鸣声响彻于天地间,短短一个冲锋,毁灭之种已经杀到了莱恩的面前。
冥夫驾到
然而,这场史诗般的决战并没有就此落幕。
一道不合时宜的深寒之风从远到近,黑白女仆长裙在空气中摆动,裹着白色吊带长袜的美腿在裙摆的翻动中露出了蕾丝的袜口和吊袜带,乌黑的长发轻扫,苍白色的玫瑰花王冠亮光一闪。
“叮!”一把通体白色的长杖格挡住了恐虐之斧,火花冲天。
尖耳朵的暗精女仆拦在了莱恩的身前,甜甜地嗓音响起:“失礼了~”
“什么人?”毁灭之种志在必得的一击被挡下,第一血神王子微微动容:“你是谁?”
琥珀色的眼珠眨了眨,暗精女仆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我只是一个路过的女仆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