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小說推薦原來我是修仙大佬
妙?
妙在哪里?
李念凡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他睁开了眼睛,看到玉帝四人居然都已经激动得站起身来,一个个眼眸中还充斥着对未来的憧憬。
不会吧,你们真觉得这方法没毛病?有没有搞错?
玉帝则是已经分析开了,“如同天宫消亡,印记都被天地抹去,若是让众生重新知道天宫,认可天宫,那边有了信仰功德,很可能凭借这份功德冲破封印!”
王母也是不住的点头,深以为然道:“不错,这绝对是一个绝佳计策,我们之前怎么没想到。”
稳了,这波稳了!
他们俱是激动到无以复加,高人就是高人啊,些许难题,对于其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轻轻松松就能切中要害,换成我们自己想,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想到啊!
李念凡忍不住轻咳几声,开口道:“诸位,我觉得你们还是先冷静一下比较好。”
玉帝等人顿时一惊,连忙收敛起自己的笑容,调整心态,怎可在高人面前得意忘形?不该,不该啊!
嬌妻不可欺 慕芊菱
赶紧小心的重新坐了回去,“不好意思,失礼了。”
李念凡见他们如此积极,而且感觉他们说得还挺像那么回事,只能把打击的话给咽了回去,开口道:“你们觉得这方法如何?”
玉帝凝声道:“一语惊醒梦中人,八成能成!”
坠金错
重生天龙之慧剑凌霄 天狐岛主
李念凡点了点头,只能道:“那你们准备怎么做?”
“这……”玉帝愣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茫然,忍不住看向王母,开口道:“王母,你怎么看?”
王母的眉头微微皱起,沉吟着开口道:“既然要让大家相信神仙,那最重要的自然是宣传吧。”
梦中缘
很快,他们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手足无措了。
很多事情想到和知道是一回事,但是具体要做的时候,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做。
怎么宣传?
玉帝和王母不由得展开了联想,皱起了眉头,莫不是要我们在大街上发传单?
紫叶在一旁忍不住道:“这个业务……佛教比较熟悉,要不去取取经?”
橙衣在一旁提议道:“也可以找地府帮忙。”
这一刻,他们不得不在心中感叹,人族还真的无比的重要,毕竟与功德息息相关,天地主角名不虚传啊。
李念凡见他们苦恼的模样,犹豫片刻,最终还是道:“你们如果确定要这么做的话,我想我能帮忙。”
这方法靠不靠谱他不知道,不过既然大家都准备这么做了,李念凡觉得自己能帮还是得帮一下的,毕竟,玉帝和王母这么客气,自己也该有所表示。
“李公子有办法?”玉帝的面色猛地一喜,接着连忙拱手道:“还请李公子教我。”
李念凡笑了笑,“指教谈不上,只是我毕竟是凡人,因此对凡人更为的了解罢了。”
众人一致点头,表示大佬说自己是凡人,那就是凡人。
李念凡组织了一波自己的语言,这才开口道:“其实……你们若是真的想让天宫广为流转,为人们所熟知,最好的方法便是用故事的方式,让大家口口相传,最好能形成民间故事集。”
“民间故事集?”
紫叶的面色微动,随后脱口而出道:“李公子的意思是,像《西游记》那种?”
“可以这么说。”李念凡点头。
橙衣则是有些奇怪道:“只是……《西游记》流传甚广啊,怎么也不见天宫有恢复的迹象?”
“我想大概跟角色和人物有关,西游记对天宫的刻画太过简单,而且重点突出的是孙悟空,所以并不足以产生太大的影响。”李念凡说的比较委婉,但事实上,西游记里虽然天宫的形象不像荧幕上那般不堪,但也仅仅是好些,突出的依旧是孙悟空。
“哼,当年若非道祖有旨,我何须自降身份,配合佛教演这出戏?”说起这个,玉帝和王母的脸色都不太好,毕竟蟠桃宴都毁了,天宫的面子丢大了。
李念凡心头一动,脸上顿时露出好奇之色,随口问道:“可否详细说说?”
“当年道祖与罗睺大战,将西方的灵脉打碎,致使西方常年贫瘠,民众不化,接引和准堤二人便于西方下立下大宏愿,愿为西方开化万民,助西方恢复元气,也因此获得功德,这才得以成圣。”
玉帝的眼中带着一丝追忆,继续道:“这功德等于是向天地借取的,因此西方二圣为了尽快实现这个大宏愿而无所不用其极,手段偏向于无耻了,不过因为西方的匮乏与道祖也有着因果,因此道祖自然也会适当的帮衬一二,其实封神期间,我们天宫获益做大,西方教的获益则是其次,而在西游期间,则是西方教得以急速壮大!”
足球之征服世界 胡癲子
我的竹马是男配 冬天的柳叶
李念凡点了点头,原来还有这层关系,自己只知神话故事,却是不知道这其中的背景,长知识了。
王母却是笑着道:“可惜,西方教最终还是灭于罗睺之手,结束了这段因果,因其而起,终于其手,只能说,因果之间,自有定数啊。”
“原来如此。”
李念凡点头,顿了顿接着道:“我觉得,想要让人们相信天宫的存在,重点不在天宫本身,而在人物!”
“人物?”
玉帝等人露出不解之色,只感觉跟着高人,时时刻刻都能学到东西,求教道:“此话何解?”
李念凡微微一笑,开口道:“人们认识一样东西,最快的途径就是通过与之相关的代表人物,你们可以把天宫中的人物梳理出来,找出富有代表性的,最好是有波折的,再最好是能够催人泪下的故事,然后让其在民间流传,如此,人们对天宫也就印象深刻了。”
“选择天宫的代表人物?”玉帝当即面色一正,开口道:“李公子觉得我与王母如何?我们服侍了道祖万万岁月,而且降妖除魔的事情也是不少的,还是天宫的玉帝和王母,形象够大了。”
“显然不行。”
李念凡毫不犹豫的摇头,“你们的形象确实可以,不过这不是重点,没有煽情的背景故事,没有泪点支撑,人物就不够丰满,无法让人印象深刻,注定会被淘汰。”
玉帝四人犯难了。
李念凡决定给他们点提示,开口道:“可以多想想自己身边的例子,尤其是情情爱爱之类的。”
玉帝四人开始一一的回忆,有些事情和神话故事中相似,也有些李念凡没听过的,不过都不是什么大事,李念凡也发现,紫叶这位七仙女,并没有经历过董永或者牛郎织女的故事。
也不知是没来得及发生,还是本来就和神话故事有着偏差,不过这和他也没什么关系。
就在这时,王母的脸色顿时一动,开口道:“玉帝,你可还记得你妹妹,还有……”
“这个……真要说?毕竟是家丑。”玉帝面露纠结,看向李念凡,还是道:“当年我的妹妹瑶姬与凡人通婚生下了一子一女,名为杨戬和杨婵,又过了好些年,杨婵居然也与一名凡人通婚,生下了一子。”
終極軍 熱血戰
玉帝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心里苦啊!
自己的妹妹和外甥女,居然都喜欢凡人,口味着实有些刁钻,让人防不胜防。
微笑著流淚 海樣深藍
“你们呢?你们没阻止?”李念凡更关心这个。
“自然是阻止了,也闹了一些不愉,她们根本不懂我的良苦用心啊。”
玉帝叹了口气,随后道:“神仙思凡我也能理解,当年道祖亲自定下天婚,主张阴阳调和,此为天道,但神仙和凡人如何长久?体质完全不一样嘛!而且区区百年光阴不过弹指即逝,你还没享受到多大的乐趣呐,那边都老了不中用了。”
李念凡细品了一下,感觉玉帝在开车。
关键是这思考的角度着实刁钻,让人叹为观止。
如李念凡所想,凡人和仙人不配,是寿命不对等,但是玉帝的视角就不同了,他考虑的是那方面的体质。
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才让他有如此清奇的脑回路?
只不过,李念凡确定了,神话故事和事实果然会出现偏差,在这里,玉帝虽然阻止,却也没有像神话故事中所说的那么极端,更没有产生那么大的波折,不过却也在情理之中。
玉帝是老大,而且还是道祖的童子,妹妹与凡人相恋,反对归反对,但手段不可能太暴力,也不会有愣头青敢真的出手对付玉帝的妹妹。
“这切入点非常好,故事中还有凡人,代入感有了,不过依旧不行,曲折性不够。”
李念凡开始帮他们完善,“你们应该极力的反对,并且派人追杀,然后让你妹妹或者你外甥女亡命天涯,历经波折……”
随着李念凡的讲述,众人的面色都不由得凝重了下来,因为这里面的人物就是本人,因此代入感十足,可谓是引人入胜,入木三分,让人叹为观止。
从仙女和凡人因为一个偶然的巧合而相恋,再到沉香历经磨难,最终劈山救母,幸福美满,李念凡张嘴就来,根本不需要思考。
等到故事讲完,橙衣和紫叶的脸上已经流下了两行热泪,肩膀微微颤抖,浪漫的少女心直接就被这百转千回的爱情故事给俘虏了。
超級成長儀 避塵
囡囡和龙儿也是感动不已,同情道:“我感觉这故事比依依姐姐和戒色和尚之间的故事还要让人感动。”
李念凡逐一的分析道:“因为这个故事分了三个阶段,恋爱时的幸福,被拆散时的痛苦,为了挽回幸福而付出的努力,再加上期间的心路历程,有血有弱,丰满充实,自然能给人不一样的感受。”
此时玉帝也是从故事中回过神来,陷入了怀疑人生当中,“原来我竟然是一个如此禽兽不如的人。”
李念凡有些尴尬道:“适当的给一些故事添加一些元素是必要的,玉帝若是觉得不妥,咱可以再换。”
玉帝则是道:“不用了,这绝对是一个好故事,而且这也是李公子好不容易给我们编出来的,不能浪费了。”
李念凡补救道:“除了这些外,当然也要有正面宣传,比如玉帝下旨诛妖,保佑一方平安,再或者监察四方,让凡间风调雨顺……”
众人仔细的听着,表情庄重,心中却是越发的敬畏,只感觉高人所讲的故事都是那般引人入胜,真的能够一直听下去,没有一丝不耐,而且潜移默化间,自己也学到了很多。
交谈之间,不知不觉,天色已经逐渐的黯淡。
李念凡吃了一口妲己递过来的橘子,接着笑着道:“而除了故事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环节!”
玉帝非常自然的拱手,恭声道:“请李公子教我。”
这个动作,这句话,已经是今天的第八次了。
堂堂玉帝,俨然成了一个复读机。
“光是故事,只能增加人们心中的存在感,但是说服力不够,只有亲眼见到的才是真正的!”
李念凡拖着下巴,沉吟片刻,“这就需要现场表演了,剧本、演员都得到位,场合也得确定,上次古惜柔仙子还邀请我参加修仙者年会呐,你们可以参考一下。”
紫叶的眼眸顿时一亮,“那我们天宫能不能直接利用这次年会?”
李念凡摇了摇头,“这只是修仙者年会,能有多少凡人?力度终究是偏差了。”
“那我们可以多请凡人啊!”王母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插嘴道:“把这个年会改一下,举办在凡人之中,李公子觉得如何?”
“如此……倒是可行!”
李念凡点头,对这个年会突然无比的期待起来,这八成会是一个无比热闹的盛事。
忍不住提议道:“观众是有了,你们的表演剧本……要不让我来给你们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