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某美漫的医生
翌日。
到了九叔和任发约定好的起棺迁葬时间。
任发带了大量的工人,来了义庄和九叔汇合。
九叔也换上了正式的道袍。
一行人浩浩汤汤,往任发的父亲任威勇在山上的坟墓而去。
“墨大哥,你现在住在九叔的义庄吗?”任婷婷道:“可是义庄那种地方……由九叔他们这种专门打交道的人居住倒也无妨,但常人居住,是不是不太好?”
“我家里还有不少空房间,不如……”
“多谢婷婷好意了,但是不用了。”墨非笑着摇了摇头,道:“我暂时还有很多事情需要请教九叔,而且对你的名声……也不太方便!”
根据九叔所说,墨非的羊皮纸应当是崂山派支脉,一个叫做紫阳宗的传承,不过这份传承最多只能修炼到元婴境界,并且效率很低,跟茅山派本宗的功法《太清仙诀》这种直达地仙修炼境界功法相去甚远。
嗯,虽然在墨非的记忆之中,茅山派的来源比较复杂,但是九叔这位专业人士给了墨非解答。
茅山派的创教祖师是三茅真君,为太清老子记名弟子,被称为微妙元通真君——三茅真君就是三兄弟,他们分别就是茅盈、茅固、茅衷。
《梁书》言:“句容之句曲山,恒曰此山下是第八洞,名曰金坛华阳之天,周围一百五十里。昔汉有咸阳三茅君得道,来此掌山,固谓之茅山。”
大茅君茅盈治宫在赤城玉洞之府,有玉童玉女各四十人,出入太微,受事太极,总括东岳,司命司禄。
中茅君和三茅君仅为地仙。
中茅君治茅山,兼统地真。
三茅君治良常之山,总括岱宗,领生记生,位为地仙九宫之英,劝教童蒙,教训女官,授诸妙灵,莅治百鬼,镇阴宫之门。
不说茅山派的地仙传承,便是作为太清他老人家的人教支脉,让墨非都很想跟茅山派扯上一些关系。
只是九叔都明确拒绝收徒了,这让墨非觉得感觉有点小麻烦,不过问题不大。
俗话说得好,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似乎有点不对,应该说,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表妹表妹,你渴不渴啊,我这里有水!”
任婷婷正准备和墨非说话,却被一个面相猥琐的胖子给挤过来打断了。
“多谢表哥你的好意了,不过我不渴。”任婷婷礼貌的说道。
她这个表哥,长得丑也就罢了,还喜欢喝花酒、逛青楼,所以她对其没有一点好感,但毕竟又是亲戚,总不好恶语相向。
任婷婷绕过她表哥,准备继续和墨非说话:
“墨大哥……”
谁料她的表哥忽然梗在了她和墨非之间,一脸不善的看着墨非:“小子,你谁啊?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你不是任家镇的人吧?老实说,你有什么不轨的企图?我听说最近有些镇子遭受了马匪袭击,你小子该不会就是马匪前来查探消息的奸细吧?”
“在问我之前,你不该自我介绍一下吗?”墨非微笑道。
“哼!小子你听好了,我叫阿威,是婷婷的表哥,同时也是任家镇的保安队队长,随时有权利处置不法分子的!”阿威道。
墨非闻言,一愣,缓缓抬起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阿威已经死了……”
阿威勃然大怒:“小子,你咒我死是不是?”
“不是,你误会了,我以前养过一条小狗,名字就叫做阿威,但是他后来死了,所以我一听见‘阿威’这两个字,就不由得回忆起了往昔。”墨非解释道。
“呸,你分明在暗讽我是养的狗是不是?”阿威伸手就要去掏枪。
“咦?”墨非诧异的看了看阿威,没想到看起来愚笨的他,还能参透这层意思?
“表哥,你不要胡闹了!”任婷婷忍不住道:“墨大哥他是九叔的朋友,还是从西洋留学回来的高材生,根本就不可能是你说得什么马贼的奸细!”
“而且今天是我爷爷起棺迁葬的大日子,你动刀动枪的,万一搅扰了我爷爷的安宁,那我父亲可能就会很生气了……”
阿威讪讪的放下手来。
他靠着任家镇保安队队长的身份,在任家镇作威作福,但是他绝对不敢在任发面前胡闹,惹任发生气。
因为任家镇的保安队都是由任发牵头,由几个大富豪共同组建,为了保护任家镇的安全。
所以任发这位保安队的幕后金主,才是保安队真正的主人,阿威充其量就是个代理人,只要任发想,随时都能为保安队换一个新队长。
“小子,今天我看在婷婷表妹的面子上,放你一马,你最好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否则……”
“表哥,你不要随随便便欺负人行不行?”任婷婷皱眉道。
“表妹,我这是为了你好!”阿威苦口婆心的说道:“像他这种小白脸,专门偏财偏色,我见得多了,没一个好东西!但是像我这种忠厚老实的人就不一样了,虽然乍一看,不怎么样,但是后面越看就越耐看了,而且会一心一意对你好!”
任婷婷作为任发的独女,掌上明珠,可以说,只要娶了任婷婷,那么自然就能继承任家偌大的家产,少奋斗几百年了。
况且,就任婷婷绝美的相貌,哪怕没有家产,也绝对让人趋之如骛啊!
所以阿威肯定不可能没有想法,相反,他还想着近水楼台先得月,谁知道表妹忽然间和一个小白脸似乎聊得挺火热的,这怎么行?
他非得给两人搅黄了不可!
“表哥,你不要再说这种奇怪的话了!”任婷婷道:“你是个好人,但是不适合我!”
阿威心头哇凉哇凉的。
以前表妹虽然没有答应让两人关系更进一步,但是也没有拒绝啊,总还是有希望的。
相恋只为再续前世情
但现在……
一定是这个小白脸蛊惑的!
阿威一脸仇视的看着墨非。
他在想着,是不是要纠结兄弟们,晚上敲敲这小子的闷棍了。
只要他还留在任家镇,那么就一天晚上毒打他一顿,看他还怎么跟自己抢表妹!
……一个小时后修改
翌日。
到了九叔和任发约定好的起棺迁葬时间。
任发带了大量的工人,来了义庄和九叔汇合。
九叔也换上了正式的道袍。
一行人浩浩汤汤,往任发的父亲任威勇在山上的坟墓而去。
“墨大哥,你现在住在九叔的义庄吗?”任婷婷道:“可是义庄那种地方……由九叔他们这种专门打交道的人居住倒也无妨,但常人居住,是不是不太好?”
“我家里还有不少空房间,不如……”
“多谢婷婷好意了,但是不用了。”墨非笑着摇了摇头,道:“我暂时还有很多事情需要请教九叔,而且对你的名声……也不太方便!”
根据九叔所说,墨非的羊皮纸应当是崂山派支脉,一个叫做紫阳宗的传承,不过这份传承最多只能修炼到元婴境界,并且效率很低,跟茅山派本宗的功法《太清仙诀》这种直达地仙修炼境界功法相去甚远。
嗯,虽然在墨非的记忆之中,茅山派的来源比较复杂,但是九叔这位专业人士给了墨非解答。
茅山派的创教祖师是三茅真君,为太清老子记名弟子,被称为微妙元通真君——三茅真君就是三兄弟,他们分别就是茅盈、茅固、茅衷。
《梁书》言:“句容之句曲山,恒曰此山下是第八洞,名曰金坛华阳之天,周围一百五十里。昔汉有咸阳三茅君得道,来此掌山,固谓之茅山。”
大茅君茅盈治宫在赤城玉洞之府,有玉童玉女各四十人,出入太微,受事太极,总括东岳,司命司禄。
中茅君和三茅君仅为地仙。
中茅君治茅山,兼统地真。
三茅君治良常之山,总括岱宗,领生记生,位为地仙九宫之英,劝教童蒙,教训女官,授诸妙灵,莅治百鬼,镇阴宫之门。
不说茅山派的地仙传承,便是作为太清他老人家的人教支脉,让墨非都很想跟茅山派扯上一些关系。
只是九叔都明确拒绝收徒了,这让墨非觉得感觉有点小麻烦,不过问题不大。
俗话说得好,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似乎有点不对,应该说,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
“表妹表妹,你渴不渴啊,我这里有水!”
任婷婷正准备和墨非说话,却被一个面相猥琐的胖子给挤过来打断了。
“多谢表哥你的好意了,不过我不渴。”任婷婷礼貌的说道。
她这个表哥,长得丑也就罢了,还喜欢喝花酒、逛青楼,所以她对其没有一点好感,但毕竟又是亲戚,总不好恶语相向。
任婷婷绕过她表哥,准备继续和墨非说话:
“墨大哥……”
谁料她的表哥忽然梗在了她和墨非之间,一脸不善的看着墨非:“小子,你谁啊?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你不是任家镇的人吧?老实说,你有什么不轨的企图?我听说最近有些镇子遭受了马匪袭击,你小子该不会就是马匪前来查探消息的奸细吧?”
“在问我之前,你不该自我介绍一下吗?”墨非微笑道。
“哼!小子你听好了,我叫阿威,是婷婷的表哥,同时也是任家镇的保安队队长,随时有权利处置不法分子的!”阿威道。
墨非闻言,一愣,缓缓抬起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阿威已经死了……”
阿威勃然大怒:“小子,你咒我死是不是?”
“不是,你误会了,我以前养过一条小狗,名字就叫做阿威,但是他后来死了,所以我一听见‘阿威’这两个字,就不由得回忆起了往昔。”墨非解释道。
异界风流韦小宝 孤寒夜
“呸,你分明在暗讽我是养的狗是不是?”阿威伸手就要去掏枪。
“咦?”墨非诧异的看了看阿威,没想到看起来愚笨的他,还能参透这层意思?
“表哥,你不要胡闹了!”任婷婷忍不住道:“墨大哥他是九叔的朋友,还是从西洋留学回来的高材生,根本就不可能是你说得什么马贼的奸细!”
“而且今天是我爷爷起棺迁葬的大日子,你动刀动枪的,万一搅扰了我爷爷的安宁,那我父亲可能就会很生气了……”
阿威讪讪的放下手来。
他靠着任家镇保安队队长的身份,在任家镇作威作福,但是他绝对不敢在任发面前胡闹,惹任发生气。
因为任家镇的保安队都是由任发牵头,由几个大富豪共同组建,为了保护任家镇的安全。
所以任发这位保安队的幕后金主,才是保安队真正的主人,阿威充其量就是个代理人,只要任发想,随时都能为保安队换一个新队长。
“小子,今天我看在婷婷表妹的面子上,放你一马,你最好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否则……”
“表哥,你不要随随便便欺负人行不行?”任婷婷皱眉道。
“表妹,我这是为了你好!”阿威苦口婆心的说道:“像他这种小白脸,专门偏财偏色,我见得多了,没一个好东西!但是像我这种忠厚老实的人就不一样了,虽然乍一看,不怎么样,但是后面越看就越耐看了,而且会一心一意对你好!”
任婷婷作为任发的独女,掌上明珠,可以说,只要娶了任婷婷,那么自然就能继承任家偌大的家产,少奋斗几百年了。
况且,就任婷婷绝美的相貌,哪怕没有家产,也绝对让人趋之如骛啊!
所以阿威肯定不可能没有想法,相反,他还想着近水楼台先得月,谁知道表妹忽然间和一个小白脸似乎聊得挺火热的,这怎么行?
他非得给两人搅黄了不可!
“表哥,你不要再说这种奇怪的话了!”任婷婷道:“你是个好人,但是不适合我!”
阿威心头哇凉哇凉的。
以前表妹虽然没有答应让两人关系更进一步,但是也没有拒绝啊,总还是有希望的。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但现在……
一定是这个小白脸蛊惑的!
阿威一脸仇视的看着墨非。
他在想着,是不是要纠结兄弟们,晚上敲敲这小子的闷棍了。
只要他还留在任家镇,那么就一天晚上毒打他一顿,看他还怎么跟自己抢表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