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尸体是在男厕所里发现的,B栋教学楼四楼的男厕所,万幸食堂里这栋教学楼比较近,当林年和曼蒂赶到的时候警察和保安还没有到现场,整个走廊里被人挤满了,几乎整个教学楼的学生都闻风赶来了,过道被堵得水泄不通。
“慢一点…我去…师弟慢一点。”曼蒂几乎是被林年扯着跑上来的,她没想清楚看起来纤瘦的男孩哪儿来得那么大力气,打架的时候也是,快跑的时候也是,被林年扯着手臂她感觉自己被一辆火车给挂住了,整个路上风驰电掣都没法形容那股子狂飙感。
他们算是先一批到的人了,依旧被堵死在了走廊的中段,但这阻碍不了他们的脚步,林年一只手牵着曼蒂另一只手就只顾划拉人,像是逆流而上的黑色鲑鱼,强行把前面的所有人给拨开,但凡有脾气暴躁想拉住林年动手的,肚子就先挨了一拳差些把午饭给吐出来退到了旁边去。
一会儿功夫,林年和曼蒂就挤到了男厕所外,到了这里倒是一下子就空出了一大片地方,一群学生似乎就只敢聚集在洗手间外面,谁都不敢再往里踏一步。
林年带着曼蒂往前走了两步,曼蒂的手忽然就被人扯住了,回头一看发现居然是莉莉,对方正单手捂住口鼻满脸惊慌的模样低喊,“别进去…里面死人了。”
“有些时候死人才是最好的线索。”林年回头瞥了莉莉一眼,“里面还有谁吗?”
“没有人了…刚才我们会里有几个男生进去了,不一会儿就吐着出来了,还劝我别进去。”在莉莉身旁一个带着鸭舌帽穿着飞行员夹克的男学生低声说,“里面那家伙…好像死得有点惨。”
“克洛斯?你当时也在现场?”曼蒂一眼就认出了说话的这人正是兄弟会的会长克洛斯。
“没有…死人的事情是几个偷跑出来去厕所抽烟的男生发现的,有个当场被吓尿了,另外两个倒是比较镇定,冲出来就回课堂跟教课老师汇报了这件事,然后整个教学楼都知道了。”克洛斯脸色难看地说。
“死得有多惨?”林年问。
“你只需要知道很惨就是了…我们会里平时胆子最大,最喜欢恐怖片的几个哥们儿进去想拍照,才进里面不到五秒钟就哭爹喊娘着冲出来了,边跑边吐…还有一个都吓尿了。”
曼蒂发誓这句话一出口,她从林年的眼睛里看到了猎奇和兴奋的光芒闪过去了…见鬼的,这家伙不会真的有暴力倾向吧?
“死的是转校生?”曼蒂低声问。
“转校生,太好认出来了,好像是叫兰斯洛特来着…然后就这么死了,他们拿相机给我看了照片…就算是只看了照片我感觉回家都得做噩梦了。”克洛斯的表情有些发白。
“照片给我看看。”曼蒂说。
“有现场还看什么照片…你不觉得很有趣吗?”林年随手就把曼蒂扯离了人群,走向了男厕所里面,“我们才在讨论那群转校生是凶手,结果其中一个转校生就遇害了。”
“你难道认为…”曼蒂脸色一紧,视线也从欲言又止的莉莉和克洛斯身上抽离了回来,看向了拉着自己的林年。
“说不定是我错了,真是怪物干的,而那群转校生也在追查这个‘凶手’,他们的行为已经被‘凶手’注意到了,于是开始对他们进行猎杀了!”林年说。
曼蒂有些悚然…如果凶手找上了转校生,那未必不会找上她,因为她也是寻找凶手里的一员,而且比起转校生她更为势单力薄一些。
脑袋胡思乱想一些事情的时候,曼蒂和林年已经离开人群走到男厕所门口了,四周忽然就安静了下来。
他们屏息就能听见厕所内窗户外吹进来的风声,以及没有拧紧的水龙头的水滴声,在空旷的空间里不断回荡着,令人脑海中弥漫起幽深清冷的雾气来,按捺不住的轻微呼吸抽进鼻腔里的也全是冷意。
卡梅尔高中很注重校园环境,就算是洗手间这种地方也格外结晶,每天都有固定的班级打扫,所以它的瓷砖是瓷白的,白得有些发蓝,将整个环境染得格外幽深。
林年面色如常地走进了男厕所,耳边全是水滴声和风声,窗户外吹进来的冷风撩起了他的额发,身后的曼蒂也忍不住东张西望了起来,想看看那副死相惨状的尸体在哪里…
“别找了。”林年忽然说道,他似有所感地摸了摸自己的头顶,转身过来抬头看向了身后门上面的宽阔墙壁,“在上面。”
曼蒂下意识回头,然后窒息了。
一具男性的尸体被钉死在了洗手间进门高处的墙壁上,距离地面三四米左右,一根黑色的铁钉穿过了他的太阳穴,将他整个人侧着钉死在了墙面上,由于是大脑贯穿伤,伤口堵塞很严,鲜血并没有肆意流淌成血泊,只是一滴一滴地落下…他们之前听见的水滴声也并非是水龙头的声音,而是血滴的声音。
铁钉钉得很深,几乎贯穿了一个成年男性的大脑,那颗脑袋与地面呈九十度,双眼呆呆地直视着前方,铁钉入脑的地方能看见一些红白的粘稠之物。单论死状来说其实很一般,就算是路上大卡车碾过的尸体都比这可怕数倍,真正吓倒那些男生的是这种具有诡异宗教仪式感的死状。
那一头金发像是被人暴戾拉扯过一般沾满了血迹,成年人的身体被悬空鼎在高处,整个身体都被重力拖直了,像是死而未僵一样,睁着的双眼无神又呆板,原本立体英俊的脸庞上每一道线条都流淌着血迹。
“兰斯洛特。”曼蒂念出了她的名字,眼里满是震惊。十几个转校生她几乎都认完了,毕竟她总需要知道自己敌人的一些情报,而这个金发的男生正是转校生中的一员,经常跟在那个楚子航身边。
但他现在死了,死得那么突然
“我记得他。”林年点头,“早上他挨过我一拳头,没晕,算是条硬汉。”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可这是怎么挂上去的…”曼蒂轻轻后退了几步看了看周围,没有任何可供攀爬的踩踏物,厕所的大门也是往外推开的,无法拉到里面来利用门板作为踏板。
“把尸体丢上去,然后丢出一根铁钉穿过侧脑,将人钉死在墙壁上?”
“你在开玩笑吗…那得需要多大的力气…这根本就不是人能完成的。”
“那我们的凶手就不是人咯。”林年注视着尸体说,“如果不靠任何器具将一个成年人钉死在墙壁上,那只能是怪物能做到的。”
火爆青春 叶星尊
“器具…对,凶手可以搬梯子来进行尸体的悬挂!”
“你才笃信阿玛拉是怪物带走的,现在又拒绝相信怪物二度作案是不是有点矛盾?”林年看了她一眼问。
“我只是…”曼蒂还处在震惊之中,思维有些混乱,可话还没说出口,厕所外又再度冲进来了两个身影。
恺撒·加图索和楚子航,两人问询后几乎是飞奔而来的,脸色铁青,在人群中还挤出了剩下的十几个转校生,近乎堵死了洗手间的入口,将这里封闭了起来。
“你的人?”林年看着走进来的两人,抬头示意了一下墙壁问。
在看到墙壁上的兰斯洛特后,两人几乎第一眼就看向了林年。
“看我干什么?我们也是刚到的,外面的所有人都可以作为人证。”林年有些莫名其妙,“监控录像也可以证明我们在赶到之前一直都坐在食堂里,没有任何作案时间。”
恺撒和楚子航都没说话,算是暂时相信了这套说辞,就这个情况来看林年和曼蒂并不大可能是凶手,早上才起了冲突,中午就死人,傻子才会挑这个时机作案,动机不要太明显了。
他们驻足凝视着惨死的兰斯洛特,眉头紧皱着像是遇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危机,但在眼眸中的深处却也燃起了火焰…那是终于看到凶手动静的悸动,他们寻找凶手那么久都没有收获,却没想到在这个时候凶手主动出击了,并且一来就矛头直指他们这群‘外来者’。
恺撒和楚子航对视了一眼,前者踏步向了大门与墙壁形成的夹角微微蹲下双手重叠在了一起,后者一个垫步上去被送到了近乎三米的高度,四肢并用撑在了墙壁的夹角中,几乎与挂着的尸体高度持平。
“…嗯,不错的技巧。”林年点头看向曼蒂小声说,“其实之前我还准备让你趴下让我踩一下的…但感觉高度还是不够就没这么做。”
曼蒂扭头古怪地看了林年一眼,总感觉对方说的这种操作怪熟悉的…
“尸体还很新鲜,具有一定温度。”楚子航探出用衣袖包裹的右手,轻轻触碰检查了兰斯洛特的身体,“没有尸僵,死亡时间不超过一小时。”
“贯穿伤…暂时只找得到这一处伤口,应该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铁定贯穿了脑袋,反应都没反应得过来就直接脑死亡…敌人的速度很快,特别快,符合混…的特征。”
“并且跟踪技巧也很强。”恺撒说,“能跟踪狮心会的精锐不被发现,并且成功偷袭,有一定的暗杀经验。看看凶器。”
“帐篷钉,实铁,贯穿大脑后继续贯穿墙壁,一气呵成…墙壁上甚至没有裂痕出现,只经过了一次碰撞,并且入射点是与墙壁垂直的直角。”楚子航的声音很低沉,有一些难以置信在里面。
“总不可能是遇见犯人被吓得跳起了三四米高,然后被铁钉钉死在了墙壁上吧?”曼蒂低声说。
“暂时只能分析出凶手速度快、且力量强悍…暂时无法还原遇害过程…等等!”楚子航正准备从上面跳了下来,但忽然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停住了身形,不惧尸体地探头了过去,伸手轻轻拨开尸体的身体…
还好那根铁钉刺得够深,力量足够挂住尸体才没让尸体摔下来,楚子航将尸体微微掀开露出了后面的墙壁,在看了里面一眼后瞳孔紧缩如针。
“你看见了什么?”下面的恺撒迅速问道。
“有血字…凶手留下的。”楚子航说,“一个数字,‘3’。”
洗手间外响起了骚乱声,楚子航低头看了一眼,立刻跳了下来,他身旁的恺撒忍不住多看了林年一眼…
“‘3’?什么意思…凶手下一次要杀‘3’个人吗?”林年也回看了一眼两人,“不管谁动的手,我劝你们小心了,很显然动手的人是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
“真是多谢提醒。”恺撒低声说。
这时警察也终于冲出重重包围涌进了厕所,开始厉声驱逐守在洗手间门口的一众转校生们,他们从得到消息就开始往这边赶了,教学楼外全是警笛的声响,如果不是走廊里人满为患他们早就已经封锁现场了。
曼蒂和林年几乎也是在恺撒和楚子航的注视中离开的,无论如何…凶手已经开始走向台前了,如果这是一场恐怖电影,那么从现在开始电影就逐渐进入了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