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霍格沃茨,麦格教授办公室之中。
木质桌面在钢铁刻划之下,残留下狰狞丑陋的痕迹。
而另一边,艾琳娜手中的“羽毛笔”不断变幻。
钢笔、刻刀、匕首、木棍、铜筷、金条、火腿肠、蟹肉棒……
近乎所有的可以和“棍”、“棒”、“笔”这些元素关联的事物,在艾琳娜手中都可以随时变化出现,就仿佛是不定型的许愿器,而那“给我变”的可笑咒语简直像是在嘲笑什么。
“你这是怎么做到的,等等——你到底想明白了什么——”
麦格教授不可置信地盯着艾琳娜,哪怕大部分毕业生也无法如此随心所欲的变形。
“原来这么简单——没想到——”
艾琳娜神色古怪地摇着头,声音中有几分说不出的玩味和感慨。
“我刚刚才意识到,原来变形术,根本就不是变形……”
“不是……变形术不是变形?那是什么?”
麦格教授皱起眉头,急不可耐地飞快追问道。
在魔法界之中,判断一个魔法是否有效,最直观的就是依照结果评判。
而从艾琳娜如今流畅的变形来看,她显然找到了一条前人不曾踏足的捷径。
在霍格沃茨担任了几十年变形术教授,艾琳娜这种近乎顿悟的突破,几乎在一瞬间吸引了麦格的全部注意力——她有种愈发清晰的预感,变形术可能要迎来一场学术革命了。
艾琳娜没有马上回答,她摩挲着手中不断变化的羽毛笔,完善着脑海中的顿悟……
自从踏入这个魔法世界以来,变形术一直是艾琳娜无法攻克的难关。
尽管她误打误撞地重现了炼金魔法,但还是没能如同赫敏等人那样施展变形术,哪怕是最简单的【火柴-针】转化,对于艾琳娜而言都是违反常识的逆天魔法。
而现在她终于弄明白了一件事
——并不是这门魔法有多么高深,而是它简单得让人难过……
艾琳娜抬起头,看向麦格教授,语气中夹杂着些许嘲弄。
“真是的……这么多年,变形术到底都在学些什么?”
“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在学什么?”
麦格教授紧紧抿起嘴唇,正前方的那名小女巫脸上的神色让她有些说不出的烦躁。
“我说,变形术到底有多少复杂、繁琐的知识要学,教授?”
“浩瀚如星海,永无止尽——正如同这个无穷无尽的世界一样。”
麦格缓缓回答道,她的语气中充满了骄傲。
“您这是在偷换概念,麦格教授,世界当然是无穷无尽的……我好奇的是变形术。”
“但是,”艾琳娜竖起手指,一脸认真地看向麦格教授,轻声说道,“如果我们要把一只匈牙利火龙关进盒子,我们只需要三步——找到一个足够大的盒子,打开它,将火龙丢进盒子里面——我刚刚意识到,变形术也是这样……我们在学习如何制造盒子……”
一边说着,艾琳娜晃了晃手中的那支钢笔。
“譬如说这个东西,它看起来像是钢笔,摸起来像是钢笔,功能与钢笔一样,质地、硬度也全是钢笔,但它就是根羽毛——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因为我赋予了它名为‘钢笔’的外壳。”
“变形术并没有改变任何,它用魔力制造的概念暂时吞掉了目标而已……”
“够了!别用,麻瓜思维来揣测、研究魔法——”
麦格教授冷声说道,她仿佛又回到了一年前那个洛蒙德湖畔的石头小屋。
而相比起去年那场让人耿耿于怀的争吵,如今的这个话题更加危险。
麦格教授似乎有些紧张不安,但她在说话时却努力保持着冷淡和强硬的上课模式。
“变形术蕴藏着相当深奥的知识,卡斯兰娜小姐,它蕴藏着世界的所有秘密,而这些事情永远不可能如同你想象中那么简单易懂——您明白无限的意义是什么吗?”
“略知一二。”
艾琳娜矜持地轻声说道。
“人类是有限的,世界是无限的,我们一直在以有限去描述、理解无限。
“因此对于人类而言,那个可以诠释有限临界点的东西就是‘无限’——而变形术就是这样的魔法,我们用魔法画出了一个有限的盒子,用它去收纳和放置无穷无尽的世界……”
“换而言之,知道‘结果’是‘什么’,就等同于知道怎么完成它。”
稍微停顿了几秒,艾琳娜随手翻动了一下右手边的变形术课本。
“但是从目前的情况看来,此前的变形术课堂并没有很清晰地确定这个教学目标。”
从火柴变针,到甲虫变纽扣;从老鼠变鼻烟盒,到时钟变成圆脸胖鸡;从召唤附近物体的转换咒,到移除当前施法目标的消失咒;从“快给我变”,到“我不当人了”……
巫师们创造的是一个个“盒子”,而解咒则是拆开盒子。
而麦格教授在课堂上的加分项,则更加耐人寻味——成功的施法会得到奖励,精致、漂亮的施法结果也会得到奖励,这个行为奖励的是“盒子”,它的优先级甚至等同于“成功”。
星之国
或者,它本身就是成功。
显而易见,魔法界依旧以那熟悉的蛮不讲理对待着世界,从未有过变化。
“每周的最后一天,霍格沃茨学园都市会拟定下周的科研小项目。”
艾琳娜轻轻打了一个响指,手中的羽毛笔恢复原状。
她手指翻转过来,捏着细长的笔管向前方递去,郑重其事地继续说道。
“我希望您可以与前来进行旁听、指导,您知道如何让事物变化,而另外有些人可以回答另一个——唔,我们在课堂上寻找着的答案——为什么,以及有什么用……”
“为什么?”
麦格教授扬起眉毛,轻声问道。
她的目光停留在艾琳娜手中的那支羽毛笔上,看不清眼中的神情。
“您是霍格沃茨的变形术教授,这门课程未来应该何去何从,理应由您决定。”
“所以……卡斯兰娜小姐,您认为变形术的未来,会由麻瓜们的理论基础而发生新一阶段的巨大变革?由无法感知、释放魔法的人,来告诉我们应该怎么学魔法?知道么,在魔法界有句谚语:陆行鸟永远无法去描绘追球手眼中的魁地奇球场——”
“但我还听过另一个谚语: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艾琳娜悄声说道。
“今天先到这里吧,下周六同一时间、还是这里——”
麦格教授平静地说道,接过艾琳娜递过来的羽毛笔,在羊皮纸上刷刷地写了几笔。
“这些是你下周要开始看的书籍、准备的道具、查询的月晴表……等你这些所有的准备工作全部完成,并且在心理、生理上调整好了后,我们就开始阿尼马格斯的学习。”
“好的。”艾琳娜说。
关于变形术研究立项的邀请,她刚才不过是顺口提了一句。
无论是在哪个领域,越是有成就的顶尖学者越不容易被人说服和打动。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而在魔法界,这还得额外考虑到巫师与麻瓜之间的隔阂,相比起从麦格教授这里直接撬动现代变形魔法教育的基石,先让那些前苏联学者单方面捣鼓一些也没什么坏处。
【某科学的霍格沃茨】待完成的课题太多了,有些东西,必须要主动抢才会有的。
“除此以外,既然你现在勉强可以完成魔法变形,下节课开始补课——”
麦格教授敲了敲那一摞放在桌面上的课本,若有所思地补充道。
“你落下的课程太多了,我得想办法让你跟上教学进度,顺便看看你的极限。考虑到你的安全问题,在课堂之外的地方,你最好还是先暂时别施展变形术,明白吗?”
“明白。”
艾琳娜点了点头,她迫不及待地想回到卧室整理发现了。
这仅仅是神秘魔法世界的冰山一角,而探知、猜想到‘非魔法侧’的原理,也不过是进行后续实验的入场券,等待她去揭开和书写的内容还有很多很多。
但可以预见的一点是,每当她往前破解一步,世界就会猛地往前挪动一大截。
“注意,卡斯兰娜小姐……偶尔成功与熟练掌握,有着相当大区别!”
看了眼有些心不在焉的艾琳娜,麦格教授声音略微提高,无比严肃的说道。
“但你的情况,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作为你的教授,我不允许你在私下练习——哪怕你成功了九十九次,但凡有一次错误偏转到了炼金魔法,就有可能伤害到自己,或许还有你周围的人……当你失去控制时,你根本无法及时救援和挽回……”
“我明白,那么教授您觉得我刚才——”艾琳娜眨了眨眼睛,试探地轻声问道。
“不少巫师在学习魔法时都会找到看似‘规律’的捷径,不仅仅是魔法,魁地奇、魔药学……乃至于考试,恋爱,人们很容易总结出经验,但绝大部分是毫无根据的巧合。”
麦格教授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锐利的目光扫了眼艾琳娜。
“今天的课程结束了,你该回宿舍睡觉了——探索魔法本质,并不是你的事情,至少是不你现在要考虑的——你在这里的任务就是学会阿尼马格斯,补上之前落下的变形课。现在拿上我放在桌子上的那些变形术课本,你可以离开了……”
“是。”
艾琳娜小声说,乖巧地应了一声。
紧接着,她拿起桌面上的那一整套变形术课本塞进胸口,快步走向门口。
开门时艾琳娜回头看了眼麦格教授,她正在看着那支羽毛笔出神,她的魔杖在右手中无意识地轻轻上下摇晃着,似乎在头脑中模拟着施法过程。
作为研究了变形术大半辈子的顶尖巫师,麦格教授不可能听不懂她刚才的猜想。
而在魔法世界,当一名巫师好奇、犹豫不定时,她的选择必然只有一个。
“变——”
在艾琳娜关上门的瞬间,她听见身后传来一声极轻的呢喃。
同时,还有细微而熟悉的魔法波动。
————
————
好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