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大隋第三世
随着大隋对周边各国的影响不断加深壮大,肩负领土完整、国家安危重任的暴力机构,军队必然需要新生力量融入,这个过程有筛选、有摩擦、有批评、有激励、有纪律、有认可、有惩罚、有奖励……不管是新兵老员,还是主帅将校,都需要时时刻刻在大熔炉里接受高强度锻炼、接受严峻考验,才能成为大隋合格的军人。所以“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句话,放到大隋军队同样也是成立的。
相对于普通士卒、低层武官,杨侗对于统帅级将领的要求更加严格,不单要求他们打胜仗,还要求他们在不同环境里打赢胜仗,而杨侗自己要做的,不仅是让将士们没有后顾之忧上战场,还要为大家提供实战战场,也因此,十大军团师级以上的武将流动性极大,就说周绍范吧,不久前还是第四军副将,在辽东参与剿杀七宗五姓的私军,而今却到第七军,当起了尉迟恭的副将。他放下观望顺政城的望远镜,对身旁督战的尉迟恭说道:“大将军,有一部分唐军士兵撤下城去了!”
听了这话,尉迟恭眼中闪过一抹精光,吩咐道:“周将军,你带一支人马游弋在城周,要是唐军士兵逃出城来,你也不用围堵他们,只管跟在后面射杀便是。”
“末将遵命。”周绍范笑着点头,这法子是隋军最擅长,也是最最令人无解的流氓战术,他自然不会感到陌生,立即去安排斥候巡视城周,一旦有唐军士兵出城,便以号角相传,以便其他军队及时追杀。
“弩兵继续压制城上唐军,命令撞车全力撞击城门,一炷香内,必须撞开!”尉迟恭又下达命令。
负责指挥撞击城门的校尉接到命令之后,又加派两辆撞车,让奴兵接连不断的撞击城门。
“吼……”奴兵把吃奶的劲都使了出来,推动撞车一次又一次的冲击城门,城墙有土石嗖嗖落下,厚重城门开始发出了刺耳之声,龟裂痕迹遍布城门两边。到了某一时刻,不堪重负城门到了极限,发出“轰隆”一声巨响,瞬间就向城内倒去。
一马当先的校尉带着扔下撞车的奴兵,挥舞着武器一窝蜂的杀进城中。
“这些蠢蛋,简直不知死活。”尉迟恭见到那伙人毫无征兆的直接杀了进去,气得大声怒骂,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要是让人杀了个干净,唐军又把城门堵死怎么办?
连忙补救的吩咐道:“前军随我入城,余者继续压制城上守军。”
无妄天堂 泽枫
城门洞,校尉带着奴兵刚把城门附近的唐军杀散,正想继续挺进,但迎接他们却是一排排等候多时的唐军弓弩手。
“放箭!”看着拎把刀子就直冲进来的敌军士兵,长孙安业兴奋的一挥手,瞬间万箭齐发,刚冲进城门的奴兵们还没来得及欢呼,就让密集的箭雨射杀干净,冲在最前方的校尉死得也最惨,如同一只刺猬般倒在地上。
已经赶来救援的尉迟恭恨恨的喝道:“弩箭给我狠狠压制!”
“咻咻咻~”马背上的隋军士兵举起手中连弩,对着集结而来的唐军尽情的倾泻箭矢。
“噗噗噗~”刚集结起来的唐军阵型瞬间被打散,步了那伙奴兵的后尘,长孙安业面色大变,大声吆喝:“两翼散开!”
“甭管他们,给我狠狠地射!我倒要看看他们有多少人来挡箭。”
随着尉迟恭一声令下,立刻有人拿着盾牌上前抢占城门,其他人借着前军盾牌的掩护,把密集箭雨向敌军群中倾泄。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连弩在短距离内的杀伤力十分恐怖,三百多张连弩三排摆开,对围拢在城门两侧的唐军形成绝对压制,尉迟恭趁机杀入城中,将那些残存唐军逐一砍死!
“撤!”
眼见城门无法守住,长孙安业十分不甘心的带着残存士兵往城内撤退,尉迟恭冷笑一声,从马背上取下连弩,朝着长孙安业就是一箭。
“噗。”箭矢瞬间越过十几丈距离,没入长孙安业后脑勺,半截箭矢从他嘴中冒出,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大将军神射!”隋军将士兴奋嚎叫。
“少拍马屁,通通杀上城去,先将城门彻底拿下来!”尉迟恭笑骂一声,指挥着士兵争夺城楼,同时吹响号角,令后续大军入城支援。
……
城上的唐军士兵被城外箭雨压的抬不起头,当隋军的号角响起,城外的箭雨终是停歇下来,然而段志玄的脸色却异常难点,他和大松口气的将士们不同,心知城外箭雨的停歇,意味着长孙安业没能拦住隋军,使城门落入了隋军之手。
“杀!”就在段志玄准备回身下城之时,隋军已顺着石阶杀上城来,人还没到,一波箭雨便已疯狂的覆盖了过来,把企图上前拦截的唐军士兵射倒一片。
“将士们,随我杀!”段志玄拖着长枪向立足不稳的隋军冲去。
弩箭在相对狭隘城上道通,威力削弱了许多,已经杀上来的隋军将士迅速收起了弩,拔出战刀与唐军进行肉搏,他们五人一队,前面三人负责格挡,后面两人负责进攻,配合得默契无比,只是片刻之间,便杀出一片空白地带,站稳了脚跟。
“给我滚下去!”眼见隋军如此强悍,配合得天衣无缝,大感骇然的段志玄心知对方一旦稳了下来,便有更多的士兵上来。他手中钢枪化作一道残影,狠狠地甩在一名隋军士兵的盔甲上,只听到一声闷响,那名战士受此一击,身体离地而起,重重地撞在城垛上,惨叫着摔了下去。
“杀!”配合作战的隋军士兵丝毫不惧,更没有因为同伴的战死,而流露出愤怒或是恐惧表情,一名战士将虎啸战刀一横,便朝段志玄剁了过来。
只听到“叮”的一声脆响声中,段志玄只感到双手一轻,段志玄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的钢枪是千锤百炼铸造而成,现在竟然被一名小兵轻易的一刀斩断。
他却不知,这虎啸战刀凸出的刀身前段有聚力之效,平滑凹进的后段有助力奇效,当士兵一刀砍出,所有力量集中在中前部,再加上中后部辅助,所以威力十分强大。而且他眼中的小兵,其实是尉迟恭的次子尉迟宝琪。
尉迟宝琪年纪虽小,可他不但继承了父亲凶悍血脉,而且一直在父亲身边当亲兵,每天都得到父亲指点,所以他的武艺比大哥尉迟宝琳还要厉害三分。
“噗~”就在段志玄分神空档,尉迟宝琪战刀已经又至,段志玄本能避开一些,但胸前衣甲却已让对方战刀一刀削裂,殷红鲜血涌了出来。
“给我去死!”段志玄手中半截长枪向尉迟宝琪的咽喉疾刺。
“当”的一声响,却是一名战士上前一步,用手中小盾替尉迟宝琪挡下了这一刺,而尉迟宝琪手中战刀往上一撩,段志玄只觉得右手一凉,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楚紧跟着蔓延全身,却是手腕已被削断。
另一名主攻的战士手疾眼快,一刀把段志玄的左手斩了下来;与此同时,尉迟宝琪战刀“噗”的刺穿了段志玄的身体,另外两名战士则将周围唐军挡开。
“嗬嗬~”段志玄双目怒睁,嘴中鲜血不断涌出,喉咙里发出野兽一般嘶吼。
尉迟宝琪冷喝一声,手臂一用力,那把刺进段志玄身体里的战刀搅动了起来,同时顶着段志玄身体不断向前。然后猛地拔出战刀,一脚狠狠地踹在了段志玄胸膛上,将后方唐军士兵撞倒一片。
“杀啊!”段志玄举起失去一双手掌的双臂,嘴中发出一声低沉的咆哮,用一种祈求的目光向周围的唐军看去。
然而唐军士兵个个面如土色。
隋军的悍勇和狠辣超乎他们想象,段志玄在大唐王朝也是一员武艺不差的良将,可是现在却被几个小兵联手杀了,这让唐军士兵面对源源不断冲上城头的隋军士兵充满了恐惧,再加上城门告破、主将战死,本就低靡的士气更为低迷。
“降者不杀。”越来越多的隋军士兵杀了上来,一张张连弩对准了唐军士兵。尉迟宝琪厉声道:“我数三声,谁不放下武器,便杀之!一……”
“杀啊,求求你们了,杀敌啊……”段志玄强撑着最后一口气,嘴中发出低沉的怒吼。
“二!”尉迟宝琪没有理会段志玄,只是冷漠报数。
“当”
终于有人在死亡威胁下,丢下了武器,抱头蹲下请降。这有一便有二,当唐军士兵见到有人开了头,便成片成片的弃械投降。
“吼~”段志玄目光一瞪,气绝而亡。
……
当顺政城的武器碰撞声、呐喊声、惨叫声渐渐平息,已是月上中天。
在得知主将段志玄与副将长孙安业、司马崔君肃等人尽皆阵亡,尉迟恭便没有继续杀戮,而是在第七军将士控制全城之后,开始招降毫无战意的唐军士兵,也有些人想要趁乱突围,却让游弋在城外的周绍范一一收拾干净。
“大将军,城中乱兵、溃兵基本肃清,城内的战略要地皆为我军占据,周将军也已派人巡视全城。”一身是血的尉迟宝琪来到郡府,向正在翻看账目的尉迟恭禀报。
“我知道了,下去巡视吧!”尉迟恭看了儿子一眼,笑着点了点头。
“喏。”尉迟宝琪应了一声,转身就走。
“等等。”尉迟恭忽然又把尉迟宝琪叫住了,咧嘴嘿笑:“等到天亮,除了把这消息发给圣上,也要发往临洮、汉阳,让王伏宝、薛万彻、尧君素他们也高兴高兴。”
“喏!”尉迟宝琪十分无语的应了一声,发给圣上是正常操作,但发给另外三将将军,就是炫耀的行为了,明明是刺激那几位没多少进展的将军,这哪是让他们高兴高兴啊?
尉迟宝琪年纪还小,自是不知本朝各将关系虽好,但同样充满了不服输的竞争。
这一次隋唐对决,各军都有自己的任务和目标,尉迟恭为首的第七军、王伏宝和薛万彻为首的第十军、驻扎汉阳的尧君素主要是在益州北部作战,这三路大军各有攻击目标,除非是必要的协同作战,几乎是各自为战,尉迟恭为何要专门通知其他人?原因就是各将之间所存在的方方面面的竞争。
在今晚这一仗当中,尉迟恭率先打破对峙僵局,以微小的损伤干翻了李世民麾下重将段志玄,自然要炫耀一番。
让尉迟恭感到有些不完美的是,段志玄不是被自己亲手杀死。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段志玄竟然被自己的儿子联合四个小兵搞死,想来武艺也不咋滴,不值得自己下手。
如是一想,尉迟恭便释怀了。
恶棍法则
实际上段志玄并太弱,主要是十大军团将士太强了,首先他们是一级级选拔出来的精锐,本身就十分骁勇;其次,十大军团是以杀戮为主的职业军,在没有战事之时,天天被各级将领拉出来操练,使其实力进一步提升;第三、则是大隋的武器装备在这时代,绝对处于全球第一的地位,这让将士们如虎添翼。所以论起单兵素质,这些主战士兵可以轻松完爆唐军旅帅级武官,要是单挑的话,甚至能够放翻对方的校尉。
面对这种战力强悍、武器先进、配合默契、斗志昂扬的小团队,休要说是心慌意乱的段志玄,便是尉迟恭到了同等环境下,也未必能够把这些士兵干脆利落的摞倒。
顺政是个只有四县的下郡,随着独踞顺政城的失守、段志玄的阵亡,唐朝在顺政郡的主力被击溃,境内的唐朝势力,如今只剩下盘踞在修城县的萧景部,由于修城县位于河池、顺政、武都之交,所以刘弘基在这里部署了六千士兵,跟武都比邻而居的鸣水、长举二县,除了各有数百郡兵,没有一名正规军。但是长举县却是从顺政进入武都郡门户,所以次日一次,尉迟恭让周绍范率领一万五千精骑去夺取修城县,自己则率领主力向长举县快速挺进,至于那个横亘在必经之路的鸣水县,顺手即可拿下。
——————————————
‘书友20201005001401883’大赏,感激不尽,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