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人魔之路
心中暂时压下对于中年男子的杀机后,北河踏入了石室中。这时他抬起头来,看向了头顶的九个漩涡。
中年男子还有黑面老翁被空间坍塌给推着走,二人落入了九宫格阵法是迟早的事情,到时候那二人被困,他就要第一时间冲出去。
他所在这间石室中的时间流速,是外界的十倍,所以北河只是等待了小片刻,他就看到在头顶九个漩涡中的两个,骤然大亮。
但是对此北河并未着急,而是继续等待着,因为如果是那些天尊境修士搞的鬼,他现在出去绝对是送死。
他又在原地静等了小半柱香的时间,而后他就看到了,他头顶的九个漩涡,突然间光芒大亮,而后他所在的整个石室,都在嗡嗡震颤,幅度前所未有。
北河立刻咬破了舌尖,并一口精血喷出。
随着他发出了一道道法决,他头顶的半空,就形成了一道空间之门。
不过就在这时,他所在石室中,不管是地面、石柱、还是穹顶上的灵纹,全都光芒大涨。
“嗡!”
随之一股浩瀚的波动,充斥在了石室的每一寸角落。
在被这股惊人的波动给笼罩,北河的心跳不知不觉的就加快了,而且这一刻的他,还有一种浑身血液不受控制,逐渐沸腾的感觉。
他顿时明白,此地的阵法,应该是一种类似于血祭的大阵。这也能解释的通,为何开启此地空间之门的秘术,也是血道秘术了。
甚至北河还想到,后方棺椁中的那位天道境修士,莫非也是一位血道修士不成。
这个念头蹦出来后,他就觉得并非没有这种可能。
不过北河很快就反应过来,现在不是他想这些的时候,他手指掐诀的动作更快,随之头顶的空间之门,越发的凝实。
就在北河准备冲天而起之际,突然间他看到,石室中的每一道灵纹,都化作了血色。而这并非是诸多灵纹的变化,而是每一道灵纹当中,都有鲜血充斥的原因。
这些鲜血中,还散发出了强悍的波动,以及一股慑人的气息。
诸多的鲜血,全都顺着亮起的灵纹,没入了正前方的那具棺椁。而在吸收了诸多澎湃的精血,那具古铜色棺椁,没有丝毫气息散发,依然显得极为平静。
见此,北河脸上的紧绷之色越发的明显,只见他体内魔元鼓动,身形猛然一窜,嗖的一声就没入了头顶的空间之门。
当他再度出现时,已经在头顶的九宫格阵法之外。
不出他所料的是,在阵法之外的四面八方,都充斥着空间坍塌。并且眼下的空间坍塌可不算平静,宛如海浪一般起伏,波涛汹涌的样子,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
絶世 唐 門
北河随着空间坍塌的波动方向,不断荡漾着自己的身躯,如此就不会承受空间挤压之力了。
同时他下意识的向着身后看了一眼,而后他就看到,在九宫格阵法中的九位天尊境修士,除了那具骨架之外,其余人身上全都被鲜血给浸染,看起来极为恐怖。
这些鲜血都是被硬生生从他们的体内给抽出来的,而且很快就化作了血雾,融入了他们身下盘坐的阵法灵纹中,继而没入了下方的那间石室的棺椁中。
见此一幕,北河很快就收回了目光,而后转过身来,开始迈步向着阵法之外行去。
他可要抓紧时间,不然不管是那天道境修士苏醒,还是诸多天尊境修士脱困,他的命运都将掌握在他人的手中。
虽然后方的九宫格阵法被彻底的开启后,周围的空间坍塌更加的猛烈,但是北河依然能够缓慢的前行。
就这样,北河一步步的迈步行走。同时也在分神注意身后九宫格阵法中那九人的动静。
方 想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因为他的速度实在是太慢,所以他能够仔细的观察后方九宫格阵法中每一个人。
而后他就看到,不管是刚刚突破到天尊境修为数百年的中年男子,还是有着天尊后期修为的洪轩龙,都无法抵挡自身精血被强行抽出来。唯独不同的是,洪轩龙面色看起来只是有些阴沉,而那中年男子,眼神深处有一抹惊惧和痛苦。
很快的,北河的注意力就落在了那具骨架的身上。这时他惊骇的发现,就在九宫格阵法中的八位天尊境修士,都在被阵法给汲取精血之际,此人所在之地竟然极为平静,没有看到任何的血雾或者是精血的气息。
这让北河猜测,莫非此人乃是一具骷髅之身,所以体内根本就没有鲜血不成。
不止如此,那具骨架此刻正抬起头,看着周围的洪轩龙等人,此人空洞的眼窝中毫无波动的样子。这具骨架表现得跟其他人完全不同,此人虽然处在阵法中,但是却仿佛置身事外一样,周围众人体内的鲜血被不断的抽出来,但是他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可是如果此人能够置身事外,整个九宫格阵法就不会运转才是,毕竟此阵需要同时抽取九个天尊境修士的精血,还能够正常的运行。所以这又让北河心中生出了一丝狐疑。
当然,他也只是有些疑惑而已,可管不了那么多,眼下他自己的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
就连他都注意到了那具骨架的异样,九宫格阵法中的其他人,第一时间当然也发现了。
醫 女 驚 華 夫君 請 接 嫁
只是就听阵法中的洪轩龙道:“这位道友当真是好手段,就连本座都难以自保,你却能置身事外。”
闻言,其余人的目光具是落在了这具骨架的身上,眼神深处有些不善的样子。
在众人看来,此人必然是有什么特殊的方法和手段,才能够如此处变不惊,若真是如此,他们当然希望让此人将方法给分享出来。
他们都是天尊境修士,体内的精血何其浑厚,以他们身下阵法的抽取速度,要将他们体内的精血给抽干,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之前他们强烈反抗过,甚至还试图将阵法给轰开,但越是这样做,他们体内被抽取精血的速度就越快。这打破了他们原来的计划,让他们所有人不得不停了下来,只能从长计议。
在他们看来,或许阻挡体内精血被抽取的办法,就在这具骨架的身上。
在众人的注视下,只听这具骨架道:“诸位看我也没用,我的修炼之法剑走偏锋,本身体内就没有精血存在,但是眼下我的神魂之力,却在逐渐的流逝。”
“这种话就不用说了,妾身的目力神通可以清楚的看到,你的周身可没有神魂波动。”
此人话音刚刚落下,就听颜珞仙子道。
闻言洪轩龙等人眉头一皱,看向那具枯骨时,眼中的不善之色更甚了。
“此九九归一阵法,每一格都被彻底的隔开,仙子的对自己的目力神通也实在是太过于自信了吧。”骨架道。言语中对于颜珞仙子的轻视,极为明显。在此人看来,即便是颜珞仙子的目力神通再了得,也不可能看到他的情况。
“你……”
颜珞仙子有些震怒。
就在这时,又听洪轩龙开口:“道友早在本座踏入此地前,就在九宫格阵法中了,是第一个踏入此阵的人。想必道友对于此阵,应该有一些了解吧。亦或者是,道友的身份,其实颇为特殊……”
话到最后,洪轩龙言语中的意味深长,已经极为明显了。
经过他的提醒,其余人的神情也有些凛然,尤其是红袍老者还有颜珞仙子等先于最先被困在此地的几人,他们都知道那具骨架对于此阵极为了解,所以洪轩龙所说或许有道理,此人说不定身份特殊。
结合当年北河曾在此地捡走过一块御兽宗的惊神铃,可以推测他们所在的这块大陆碎片,多半是当年御兽宗的一角。那具骨架身上散发出死气,所以此人会不会是当年御兽宗的人,仗着某种苟延残喘的秘术活到现在,或者是借尸还魂之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