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兇猛
小說推薦玩家兇猛玩家凶猛
看见小笠原将之沉默不语的模样,李昂摆了摆手,平静说道:“而你所谓的终结,其实是把自己也沉入那个金属方箱,和藤村真澄共同被归泉水腐蚀,一同消亡。
你同样对自己的兄弟藤村凉介有着强烈的感情羁绊,如果现在是你来执行因缘祭的话,说不定就能让这一切回到正轨。
我说的对么?”
“…”
小笠原将之沉默良久,低着头,艰涩沙哑说道:“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未必。”
李昂微微一笑,说道:“如果因缘祭只需要斩断感情羁绊的话,那么兄妹、父子之间相互杀戮,也是可行的吧。”
“?!”
小笠原将之猛地抬起头来,不敢置信地看着李昂。
“按照平塚家族的方法,其实有很多种选项可以存活下来。
或是拿上钥匙等你去死,或是我们之间相互杀戮,或是杀死地表之上的藤村修平——他身上应该还有一把钥匙,可以打开藤村家保险箱里的铁盒,铁盒里大概率放着和你一样的地道钥匙。”
李昂摇了摇头,“不过我一种都不打算采用。”
王丛珊看到李昂脸上的表情,立刻明白了什么,“你是要…”
“嗯,过来搭把手。”
李昂轻松地呼了口气,脚掌稳稳踩踏在不断摇晃的平台上,靠近悬崖,双手握住了那根系着藤村真澄棺椁的麻绳。
王丛珊也走近过来,两人一起握住麻绳,慢慢往上拽。
金属方箱摇摇晃晃,缓慢上升,
里面清晰传来水声以及重物翻动的声响。
伴随着方箱上移,
深渊中黑雾更加激烈的翻腾起来,
漆黑如墨的气态粒子凝结成一张张充满怨恨的模糊人脸,在深渊中纷飞乱舞,发出刺痛耳膜的尖叫嚎哭。
千万道哀嚎人声重叠在一起,直袭心灵,
李昂紧急给二人施加灵能庇护,王丛珊也操控枢机魔方,吐出两部降噪耳机,匆忙戴上。
哐啷。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金属方箱终于被提上平台,王丛珊深吸了一口气,手掌一翻,拿出了一把餐刀。
她已经明白了李昂的意图,
既然藤村真澄的怨念与爱意,是维系黄泉国脆弱封印的唯一关键,
那么将藤村真澄从深渊中取出,打破平衡,主动释放黄泉国之中的怨气,
一样能完成第四阶段任务中提到的“结束缘刻村事件”——这本身就是一个多选项的结局。
嘶拉。
麻绳割裂声,在山体震颤的震耳欲聋巨响声中,依旧那么清晰。
伴随着麻绳被王丛珊手中的餐刀彻底割断,深渊中的怨气也沸腾上涌,直冲穹顶,如同暗黑天幕,遮蔽高空。
【玩家限制已解除】
系统的通知声,机械而悦耳,
王丛珊深吸了一口气,
李昂拧了拧脖子,身躯骨骼发出无法抑制的咔嚓声响。
“…”
小笠原将之下意识地前踏两步,伸手按在那不断渗出漆黑污水的金属方箱表面,怔怔看着夹杂在满天怨气中的千万恶灵,
心底没有了恐惧与胆怯,反而平静如水,有所明悟。
他转头看向李昂与王丛珊,轻声道:“平衡打破了,你们快逃吧,也许还来得及。”
“逃?”
李昂歪了歪头,笑道:“为什么,不是他们逃呢…”
他衣服的袖口之中,延伸出海量藤蔓,深深扎进周围土壤,肆意生长,眨眼间便铺满了整片平台。
大量植物纤维,凝聚成参天大树,如同王座一般,承载李昂向上升起,俯瞰深渊。
高空中,难以计数的怨灵呼啸着俯冲而来,
王丛珊手掌一翻,解除了限制的枢机魔方立刻吐出大量金属构件,眨眼间便组成一道层层叠叠、火力交错的机枪炮塔防线。
王丛珊站在其中一座机枪炮塔后方,扣动机炮扳机,
周围十座连接着火控系统的机炮,齐齐开火,
将数以千计的附魔子弹,朝着天空倾泻出去。
砰砰砰砰!
附魔子弹的弹雨如同散播死亡的钢铁链条,所到之处,由黑色雾气凝成的怨灵被打得不断后退,
弱小一些的怨灵甚至直接被当场打散,化为烟尘。
小笠原将之抬着脑袋,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铺在地面上的植物藤蔓如千万条长蛇般穿行延展,其中几根扎进他的体内,改造身躯,将他体表的黑色毛发褪去,
另外一些藤蔓,则将金属方箱渗出的黑水吸收殆尽,并撬开方箱一角,探入其中。
“黄泉?”
李昂踩踏在树冠之上,俯瞰下方急速旋转的黑色旋涡,手掌缓慢攥紧。
他的意志,贯穿整片树界,
数以万计的藤蔓如同钻头一般,钻出土壤,在空中纷飞狂舞。
“如果说黄泉就只有这种程度的话,还真是…让人失望啊…”
李昂喃喃自语着,抓握心猿,朝其中注入灵力。
心猿棍棒见风就长,一息过后,已然化为百米巨柱。
李昂的手掌,以及千万条藤蔓,牢牢攥住心猿棍棒上端,
朝着深渊的斜下方,重重一杵。
轰!!
心猿戳入山体岩石之中,如同定海神针一般,斜横于深渊上方。
终极修真者
李昂握着心猿,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件完美级别的武器,除了两项被动特效、一项主动特效之外,还有一个没在物品描述之中的特质。
那就是,对于能量的优良传导效率。
通过心猿,他能冥冥中感觉到从深渊中传来的那股悠远古老、晦暗阴郁的气息,
对于生者来说,充满恐怖绝望意味的死者国度,
现在在他眼前,已经没那么神秘不可揣测。
血肉生物,死者怨灵,都只是生命的不同种存在形式而已…
不断坠下的山岩,并没有给到李昂太多感悟的时机,
他眨了眨眼睛,操控藤蔓沿着心猿棍棒表面延展,涌向斜下方的深渊岩壁,刺入山体之中。
然后,启动炼金术。
藤蔓就是他身体的延伸,
灵力如洪水般倾泻出去,所过之处,坚韧山岩迅速坍塌液化,化为泥浆,滑入深渊当中。
小笠原将之双眼圆睁,看着这一切的发生,大脑仿佛陷入了死机停顿。
数条藤蔓先是冲破了穹顶岩层,开凿出孔洞,
再勾住他的腰部,将他与那个金属方箱,
以及王丛珊,
一并带到地表之上。
地表上方的平塚家族宅邸,依旧是百鬼夜行的模样,只不过那些妖鬼,也仿佛感觉到了末日来临一般,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只有体表长满黑色毛发的藤村修平,抱着母子地藏木雕,盘腿坐在原地,不断喃喃自语着什么。
“…”
小笠原将之抬头看向缘山山顶,只见那座高山,以微妙的幅度,缓缓沉降,此时此刻,他终于理解了现在正在发生什么。
李昂,要用整座缘山,压住黄泉入口。
轰轰轰轰轰!
地动山摇的末日景象,持续了数息之久,
平塚宅邸乃至整个缘刻村,都已化为建筑废墟,不知道多少树木折断,岩层断裂,只有这片区域,因为藤蔓牢牢巩固泥土,没有彻底倾覆。
终于,一切平息。
噗!
地表土壤突然破裂开来,一根藤蔓,卷着小笠原哲也的腰部,将他慢慢托举,升上地表。
小笠原将之本能地踏出一步,
紫 伊 281
下一秒,周围所有藤蔓齐齐枯萎,而小笠原将之,也伸手拉住了即将晕厥倒地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