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劍獨尊
小說推薦一劍獨尊一剑独尊
冰封领域!
当雪山王施展出这冰封领域的那一瞬间,古愁周围所在的时空直接一点一点冰封凝固!
即使两人与叶玄等人隔了无数个时空,但叶玄等人依旧感受到了一股刺骨寒意!
场中,叶玄等人神色无比凝重。
这雪山王一出手就是领域啊!
所有人看向古愁,这个来自恶祖的绝世天才,他能够挡得住这无敌的雪山王吗?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古愁右手缓缓抬起,然后轻轻落下。
轰!
一瞬间,他所在的那片时空直接沸腾起来!
如果说刚才那片时空是一片万里雪山,那么此刻,这片万里雪山直接变成了万里火山,而且,还是一座正在喷涌的火山!
渐渐地,雪山王那冰封领域一点一点破碎!
见到这一幕,凡涧等人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他们现在生死,其实都系在雪山王身上,如果雪山王战败,这古愁会毫不犹豫斩杀他们,而面对这恐怖的古愁,他们就算十人联手,也没有任何意义!
因为光古愁那个时间领域,就不是他们能够破解的!
就在这时,远处那雪山王突然一拳轰出。
就是简单的一拳!
轰!
而就是这一拳,直接破碎了那片沸腾的时空,整片时空瞬间沉寂下去!
一招破!
无敌雪山王看着古愁,眼中依旧很平静,没有半点波澜!
古愁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笑意,很显然,双方都并没有认真!
外面,叶玄身旁的雪玲珑突然沉声道:“你觉得谁会赢?”
叶玄直接道:“不知道!”
闻言,雪玲珑眉头微皱,“你怎么会不知道?”
叶玄翻了翻白眼,“你觉得我很厉害吗?”
雪玲珑看了一眼叶玄,不再说话。
远处那片时空之中,古愁微微一笑,他朝前踏出一步,这一步踏出,他身体直接变得虚幻起来,下一刻,他与雪山王四周的时空直接快速穿梭起来!
见到这一幕,一旁的凡涧眼瞳骤然一缩,“这是……时空领域吗?”
武灵牧死死盯着那片正在穿梭的时空,“他是想用时空撕碎雪山王!”
那片穿梭的时空之中,雪山王身体竟然开始剧烈颤动起来,如果细看,就会发现一股极其恐怖的力量正在疯狂的撕扯着他!
时空领域!
就在这时,雪山王突然朝前踏出一步,一步踏出,他四周那片穿梭的时空竟然直接静止,下一刻,他突然一拳轰出!
轰!
无数穿梭的时空在这一刻直接化为虚无!
力破!
雪山王看着面前不远处的古愁,“就这?”
就这?
声音很平静,但却透着一股毫不掩饰的不屑!
外面,武灵牧与凡涧相视了一眼,两人眼中皆是带着一丝惊骇!
他们没有想到,这雪山王竟然如此轻而易举的就将这古愁的时空领域给破掉了!
最重要的是,他们看不出雪山王那一拳的不凡之处。在他们看来,那就是简单的一拳,根本没有蕴含任何的力量!
但显然,并不是这样的!
雪山王对面,古愁沉默片刻后,笑道:“力量真谛!”
雪山王朝着古愁缓步走去,“还有让我惊喜的吗?若是没有…….”
说到这,他突然看向远处的叶玄,“让他将剑借你,你拿着那柄剑,我觉得会有意思一些!”
此言一出,场中所有人愣住!
让叶玄借剑?
凡涧与武灵牧眉头皆是皱了起来,他们最担心的是什么?就是叶玄借剑给古愁,若是那柄剑在古愁手中,那会是何等的恐怖?
而他们没有想到,这雪山王竟然主动让古愁去找叶玄借剑?
无敌的自信?
又或者,无敌的自大?
叶玄看了一眼那雪山王,没有说话。
就在此时,那古愁突然大笑道:“借剑?雪山王,你觉得我需要吗?哈哈…….”
声音落下,他突然朝前踏出一步,下一刻,他人已经出现在那雪山王的面前,接着,他一拳轰出,直奔雪山王面门!
雪山王同样一拳轰出!
两人出拳都很平静,也很简单,半点力量波动都没有!
轰!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两人同时暴退,这一退,双方各自坠入了一片时空深渊之中。
见到这一幕,那凡涧与武灵牧脸色皆是变得难看起来。
力量真谛!
这古愁也领悟了力量的真谛!
时空深渊内,雪山王朝前踏出一步,这一步踏出,他竟然直接走了出来!
雪山王看着远处同样走了出来的古愁,微微点头,“现在有些意思了!”
声音落下,他突然消失在原地,而几乎是同一刻,远处的古愁也是消失在原地。
轰隆!
那一片时空突然像大爆炸一般直接炸裂开来,无数时空沸腾,然后一点一点湮灭!
而此刻,众人已经看不到这古愁与雪山王!
因为两人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太快了!
场中,那些恶族人死死盯着那片正在消亡的时空。如果古愁赢,那么恶族将洗涮掉这无数万年来的耻辱,并且,重新登顶这片宇宙的顶端。
但如果古愁败,那么,今日出世的恶族将永远消失在世间!
出世即过世!
恶族所有人的生死存亡,全系古愁一人!
叶玄此刻心中也是有些不平静,不管是这古愁还是这雪山王,真的都太强太强了!
北枝 寒
这时,叶玄身旁的雪玲珑突然又道:“你那妹妹有他们强吗?”
叶玄看向雪玲珑,笑道:“玲珑姑娘为何突然这么问?”
雪玲珑看向远处那无数破灭的时空,轻声道:“我就是想知道一下…….因为我觉得,这古愁与先祖,真的太强太强了!我实在想象不出这世间还有比他们更强的人…….”
叶玄沉默。
确实,如这雪玲珑所说,如果他不是见过青儿与老爹还有大哥,他也不敢相信,这世间还有比雪山王与古愁更强的人!
就当下而言,这古愁与雪山王已经上命知境的天花板了!
可惜,青儿她是命知之外的!
雪玲珑又道:“不管是这古愁还是先祖,他们都是命知境,我也是命知境…….”
说到这,她摇头苦笑,“见到他们二人,我才知自己是多么的弱,我们这种,根本不配称之为命知境!”
叶玄笑道:“被打击到了?”
雪玲珑看向叶玄,“你难道就没有什么想法吗?”
叶玄有些疑惑,“什么想法?”
雪玲珑有些怒道:“看到人家那么厉害,你就没有一点点自愧不如与自卑吗?”
叶玄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们厉害是他们的事,我为何要自卑与自愧不如?你脑子抽了吧?”
雪玲珑表情僵住。
叶玄又道:“人不要跟别人比,因为人比人会气死人!”
雪玲珑淡声道:“你就没有啥追求吗?”
叶玄有些无语,“你想让我有啥追求?无敌?我也想无敌啊!可是,实力不允许啊!”
雪玲珑:“…….”
叶玄看向远处那片还在湮灭的时空,“看到他们,我不会觉得自愧不如,也不会觉得自卑,因为,我觉得我也挺厉害的!”
雪玲珑看了一眼叶玄,“你哪里厉害?脸皮吗?”
叶玄哈哈一笑,“玲珑姑娘,你活了多久?”
雪玲珑指了指远处那片时空,“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说你年轻,可是,那古愁不年轻吗?他好像跟你一样吧!而且,你还是个妥妥的二代,但是,你好像并没有别人强哦!当然,我知道,你肯定会说古愁得到了恶族的所有资源,还有他们历代先祖的培养,但是,你也是二代啊!都是二代,你为何这么弱?”
叶玄摊了摊手,“没办法,我爹实行的是放养!如果他把我带在身边培养……我觉得,我应该就能用实力装逼了!而不是一天天花里胡哨的!如果有实力,谁愿意一天天的花里胡哨?你以为我不想像我大哥那般,见人就来句,‘跪求一死?’又或者像青儿那般,来句‘你家在何处?指个方向?我让你们全家大合葬?’”
说到这,他摇头一叹,“实力不允许啊!”
雪玲珑:“……”
叶玄低声一叹,“就像世俗普通人一样,一个男人若是没有权利,没有财力,而你脸皮还薄,哪个女子会看上你?凡是单身的男子,不是没钱的,就是脸皮薄的!”
雪玲珑看着叶玄,已经无语了。
叶玄继续道:“你们都说我不要脸,说我靠爹靠妹…….玲珑姑娘,我又问你,你如果不是雪山王的后代,就凭你自己能力,没有大雪山的资源,你能够走到今日这种程度吗?能吗?”
雪玲珑沉默。
如果没有大雪山的资源提供,她绝对无法达到如今这个程度!
叶玄摊了摊手,“你看,其实,你自己也是个二代!”
雪玲珑冷声道:“我是靠了雪山的资源,但是,我并没有让我先祖帮我出手杀敌,而你,刚才那牧摩…….”
前夫 迷果果
叶玄直接打断雪玲珑的话,“我让青儿杀他了吗?我好像从始至终都没有主动联系过青儿吧?而且,明明是他自己去找我家青儿的吧?我还提醒过他,让他不要去找,但是,他听我的话了吗?”
说着,他很无辜,“凡是被青儿杀的,基本都是他们自己要去找她的,有些人,我是拦都拦不住啊!就像刚才那牧摩……你拦他,他就觉得你看不起他……我能怎么办?我告诉你,现在的敌人还好些,之前的敌人是,他们不来针对我,而是去针对我爹与青儿……我其实挺怀念这种的,我特别喜欢那种不仅要弄死我的,还要斩尽杀绝灭我满门的敌人!带劲,刺激!真的,只要我听到有人要灭我九族,我就神清气爽,浑身带劲!”
雪玲珑死死盯着叶玄,“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有人比你爹还要强,又是你敌人,你怎么办?”
叶玄眉头微皱,“那不是我爹该考虑的事情吗?跟我有什么关系?”
青衫男子:“…….”
….
PS:昨天坐出租车,司机正在看我小说….你们知道我当时是怎么跟他聊的吗?
他不知的我是作者,我跟他聊小说,他说青鸾峰上是他见过最不要脸的作者…..我在读者心中就是这种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