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人魔之路
“眼下落入困境,诸位不找办法脱困,反而全都针锋相对与我,不觉得搞笑吗。”面对众人的目光,只听骨架开口。
话音落下后,又听此人向着洪轩龙道:“反倒是这位道友,乃是当年从御兽宗还存在的远古时期,就一直活到现在的。而且真实的身份,更是御兽宗的一头魔兽。困住我等的这座九九归一阵,是御兽宗一位天道境修士所布置,或许这位御兽宗的道友,才更加了解此地才是。”
即便是以洪轩龙的修为,在听到对方的话后,也为之恼羞成怒。
眼看众人将目光看向他,并且最后几个被困入阵法中的那几人,听到“御兽宗”、“魔兽”等字眼的时候,眼中还露出疑惑不解的神情,洪轩龙便道:“本座的确是御兽宗的人,之所以找到此地来,就是为了将属于我的惊魂铃给找到。”
闻言,只听红袍老者道:“莫非下方的那位天道境的前辈,就是你原来的主人不成。”
“你想多了。”洪轩龙脸色阴沉的开口,“另外,诸位可不要将希望放在本座的身上,若是能够脱困,本座岂会被困在此地数千年之久。”
对此众人倒是并不怀疑,洪轩龙是除了那具骨架之外,第二个被困在九宫格阵法中的,若是他有机会脱困,恐怕早就离开了,可不会等到现在,而且眼下就连自身的精血都被吞噬吸收。
“既如此,现在我等还是想个办法吧,一同脱困才是王道。”只听最后被困在此地的黑面老翁沉声说到。
“依我看,还是用最初的办法,我等一同发力,让此阵的九处阵眼,分别承受最大的压力,到时候只要有一位道友能够将阵眼冲破,我等就都能跟着将此阵给破开了。”又听红袍老者开口。
闻言众人点了点头,都赞同此人的提议。并且眼下他们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也是这样了。
夕拾 于小鱼
虽然到时候他们体内的精血,会被疯狂的抽取,但是也好过温水煮青蛙也一样,被慢慢的将体内的精血给抽干。
枯木逢冬 咩咩咩瓜子
“那就动手吧!”洪轩龙道。说完后,他就第一个运转了法决,一时间周身有着强悍的波动散发。
在座的人,就属他的修为最高,既然他都表态并率先有了动作,其余人立刻闭上了双眼。
“嗡……嗡……嗡……”
在一股股震响中,众人所在的九宫格阵法,被从他们身上爆发出来的浩瀚力量给冲击,出现了震颤。所有人发力之下,此阵将承受巨大的压力,而只要有一人冲破封锁,其余人也会跟着脱困。
然而就在众人齐心协力联手破阵,一时间使得九宫格阵法光芒大亮,并且震颤得越发剧烈之际,众人却发现,他们当中有一个人巍然不动。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具骨架。
众人的联手破阵,使得他们也会被阵法反噬,这让他们体内的精血疯狂被抽取,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一时间众人全都看向那具骨架,神色变得凌厉。
“道友这是什么意思!”
只听颜珞仙子道。
她被困在此地数百年,着实已经受够了,而且眼下这种情况还不想着如何脱困,他们最终就是浑身精血被吸干的下场。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面对众人质问的眼神,那具骨架却视而不见,但是从它空洞的眼窝,众人明显感受了一丝戏谑。
如果众人发力,此人却无动于衷,那么众人就会越发的费力。此人的举动,无异于在拉后腿,这得罪了所有人。
不过洪轩龙在鼓动魔元的同时,看向那具骨架还露出了一丝思索之色。这具骨架身上必然有秘密,而且此人虽然被困在阵法中,却没有任何的担忧,如此有恃无恐,必然是有原因的。
吸血鬼伯爵:惊情四百年 [爱尔兰]布拉姆·斯托克
“不用管他,我等继续吧!”
只听洪轩龙道。
众人虽然心中恼怒,但是却不断继续发力,试图挣脱阵法的禁锢。
在众人的反抗之下,只见九宫格阵法震动得越发的厉害了,这让众人心中大喜,至少他们看到了脱困的希望。
但是在此过程中,他们体内的精血被滚滚吞噬。照此下去,必然会被吸成干尸。
“嘿嘿嘿……”
此刻只听那具骨架口中,传来了一阵诡异的冷笑声。
只因众人的挣扎,看起来没有任何的效果,至少短时间是别想从阵法中挣脱。
就在此人的笑声落下后,突然间只见九宫格阵法,剧烈的震颤了起来。同时众人还感受到,他们体内精血被抽取的速度,暴涨了数倍之多,这使得众人的脸色陡然大变。
“该死!此阵莫非是由你控制的不成!”只听洪轩龙看向那具骨架厉声开口。
“由我控制吗!这倒是错怪我了。”此人摇了摇头。不过接着他又话锋一转,“不过我倒是可以控制一部分。”
“你这是什么意思!”颜珞仙子道。
对此骨架没有回答,而是话锋一转,“诸位不是很想脱困吗,眼下我祝你们一把好了。”
语罢,此人手指掐动,口中念念有词。
“嘭!”
只听一声闷响,这具骨架的身躯陡然爆开,化作了一缕缕黑色的精气,而后融入了下方的阵法中。
仅此一瞬,只见运转的阵法陡然一顿。
见状,众人先是一愣,而后脸上就微微露出了一抹惊喜。
但是下一息,他们就同时感受到了什么,脸色猛然大变。
“轰隆!”
只听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从九宫格阵法上传来,一股毁灭性的力量,瞬间将九宫格阵法摧毁,并将其中的八尾天尊境修士,给同时淹没。在原地,仿佛升起了一朵又毁灭性撕扯力凝聚而成的蘑菇云。
前方行走不过数百丈的北河,他刚刚将时空法盘给祭出,身形就被那股毁灭性的撕扯力给淹没。
只见他强悍的古魔之体,在这股撕扯力之下,轻易的就被撕得粉碎,而后化作齑粉,逐渐消散在半空。好在千钧一发之际,他的元婴之躯,将储物戒等物给抓住,一闪即逝的钻入了时空法盘中。
而这股毁灭性的撕扯力,范围远远不止如此,以极快的速度呈现环形荡开,瞬间就覆盖了整个大陆碎片,在咔咔声中,这块远古时期就留下来的大陆碎片,开始分崩离析。而没有了大阵的守护,只见崩碎的大陆碎片,在空间风暴以及空间裂刃之下,开始化作一层层断裂,继而被混沌之气给吞没。
至此,长存了不知多少年的大陆碎片,终于烟消云散了。
强悍的撕扯力,将混沌之初都给炸开了一个大洞,但是却能够看到,一间石室,在半空飘荡着。
这间石室并没有任何类似于罡气之物守护,可吹拂的空间风暴,以及翻滚的混沌之气,却无法侵入其中分毫,这一幕看起来极为奇特。
在石室的正中,还有一具古铜色的巨大棺椁静静的摆放着。
但是眼下在那具古铜色的棺椁表面,却有四团黑色的神魂,宛如图腾一样凝聚着。
仔细一看,这四团神魂中的一团,正是洪轩龙。还有一个,是器宇轩昂的中年男子,从此人的模样,可以看出一丝那具骨架的样子。最后二人,分别是红袍老者,还有那黑脸老翁。
不止如此,古铜色棺椁的阶梯之下,还有一道魁梧的身躯横躺在地上,赫然是洪轩龙的肉身。即便此人有着天尊境后期,他的肉身眼下也变得极为残破。显然之前那股大阵爆炸后的毁灭性力量,他也无法抵抗。
另外,一面古朴的小镜,落在一根石柱下面,正是北河藏身的时空法盘。
至于其他人,则不见了踪影。多半在九九归一阵的爆炸下,凶多吉少了。毕竟就连天尊境后期修为的洪轩龙,肉身无法承受那股撕扯力的摧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