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鹿先生鼓掌,他从没有想过,自己的事情会被司空昌分析的这么透彻。
“不知是你心思缜密,还是韩庄主料事如神,老夫栽在你们手上,也不算是失败,毕竟你们两个现在一条心,老夫要是不承认,那就似乎显得老夫是有多么的不地道。”
“爹,真的是你做的吗?”
鹿鸣也是很惊讶,他爹真的就是杀司南伯的人。
赶坟
“是,人确实是我杀的。”
鹿先生没有否认,他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你为什么要杀师傅?”
鹿鸣质问鹿先生。
“爹,师傅自小教我习武,我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比你还要多,你为什么要杀师傅?”
“是啊,鹿先生,我也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杀师傅?”
乔墨儿也问鹿先生。
鹿先生这才明白,为何刚刚入门的时候,乔墨儿对他的态度,没有了以往的温柔和皮性,而是一副敬畏疏远的态度。
原来是她对自己有了戒备之心。
“好一个为什么!那老夫就来告诉你,我为什么要杀司南伯。”
鹿先生激动的在位置上站了起来,他义愤填膺的说了自己和司南伯的事情。
“你,韩云熙,三岁的时候就被司南伯选中成了秘境山庄的庄主。你知不知道,你三岁本该是和鸣儿一般,玩泥巴过家家,却偏偏与同龄人背道而驰,成了拥有整个秘境山庄的庄主。”
韩云熙是知道,自己三岁的时候,被司南伯推举成了庄主,其实他带有上一世的记忆,是不想浪费自己的才华,才软磨硬泡逼司南伯要来了庄主一位。
他也不知道,自己太早的坐上庄主之位,会给鹿先生带来这般的怨恨。
“这也就罢了,你竟然还在六岁的时候,跪求司南伯收一个庄外孩童作为徒儿。”
鹿先生的言外之意,又影射到了乔墨儿身上,她就是鹿先生口中的庄外孩童。
“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这个举动,我的鸣儿就没有被司南伯选中作为徒儿。当时的我没有能力,没有办法与你抗衡,所以我花了点儿时间,与司南伯多多交好,才让他勉为其难的收鸣儿为关门弟子。”
降邪手记 黑将灬
鹿鸣想到自己的徒儿身份是爹爹这般求来的,还是蛮有感动的。
英雄联盟入侵艾泽拉斯 李静笃
“这些我都可以忍受,也都可以接受,但是韩云熙,你为何要给全秘境山庄的人下一个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宗旨,甚至还不允许我们娶外面的女子回来。你知不知道,我喜欢林傲霜,当我和以为和她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的时候,我特别想娶她进门,可是因为你的一个规矩,一句话,害我不能娶到心爱的女子。”
鹿先生的怨念越来越深,“韩云熙,你可以有你伟大的理想,有你想要守护的人,但我们也有,秘境山庄的所有人,并非能像你这般,一生一世一双人的长久下去。所以我发誓,我一定会将你踢下庄主之位,成为一个为秘境山庄考虑的好庄主。”
“那师傅呢,师傅明明是无辜的,你为何还要伤害他?”
乔墨儿不管他对韩云熙的怨念是什么,她只想知道鹿先生为何要杀司南伯?
寶貝 公主
我不是小明星啊 赵晓瑞
“要怪,就怪你们的师傅,他这个司南伯,人不做做鬼,我那么请求他帮助我成为新一任庄主,他却不同意。于是我和虎林军串通一气,决定当晚一同毁了所有人,但好气哦,那晚竟然没有人来助我。”
是啊,那晚司南伯本和鹿先生相谈甚欢。
“今日墨儿长大了,嫁给了心仪之人,老夫也算是助人到底了。”
司南伯喝着酒,眯着眼睛同鹿先生说道。
“吾家有女初长成,今日就要嫁郎君,还是挺幸福的一件儿事情。”
“是啊,司南伯,墨儿长大了,要是韩云熙对墨儿不好,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鹿先生给司南伯添酒。
“啧,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和我今晚喝这么多,无非就是想和我说,云熙怕是会太喜欢墨儿,而耽误了管理秘境山庄的事情。”
鹿先生笑着,不语。
但司南伯却不屑一笑的说,“可是鹿老头,你要知道,孩子们都长大了,他们有他们的治理之道,我们还是继续做云游四海快乐的小老头,不挺好的吗?”
“是挺好的,但是我总要为我的鸣儿考虑一下吧。”
“你别给我来这些虚头巴脑的,你肚子里的那些花花肠子,我还能不知道吗?你其实就是想要继续再争取一把,想让我助你当上新一任庄主。”
“是啊,什么事儿都瞒不了你司南伯。”
“可是,鹿老头,我们真的不是那个适任的年纪了,你别总看云熙小,他其实对治理秘境山庄,还是挺有方法的,有的时候,我都怀疑他是不是经历过这一世的人,才会把这一世的所有事情,都处理的非常好。”
当时的司南伯说到这句话的时候,鹿先生从来没有在意过,现在回忆起来,还真是话里有话啊。
“那你就帮我试一试,说不定我真的才是那个最适合的。”
“别闹了,鹿老头。我们还是继续喝酒下菜吧!”
司南伯摇头晃脑,眯着眼睛和鹿先生聊着天儿。
可喝到最后,司南伯觉得不对劲儿,发现这儿酒里啊,被人掺了药。
“鹿老头,这酒……”
鹿先生一个酒坛子砸到了司南伯的头上,他愤怒的想要杀了司南伯。
“老东西,这么多年求您办这么一件事情,你总是磨磨唧唧的,今日原本想要和你好商好量的,你却不为所动,真是白费了我这么一场鸿门宴。”
鹿先生恼羞成怒,想要杀了司南伯。
“你为何要这么的执迷不悟?这么多年了,我们不应该早点儿放下这些吗?”
躺在血泊里的司南伯,最后的善言,也无法劝回鹿先生。
司南伯绝望的看着鹿先生,嘴里无声的说着:“你始终不会如愿以偿的。”
“老东西,我等了数十年,只想要你的一句肯定,你却不能支持我一次,原本今日你要是答应了我,哪怕是哄哄我也好,兴许我都会给你活下来的机会。”
鹿先生奋力的给了他最后的致命一击,丢下利器拍手说道。
“但是很遗憾,你没有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