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封王诏书第二天一大早再次送到了崇文殿,这是用了皇帝玉玺的诏书,若不出意外的话,将会传之天下,但高士廉看着面前的诏书,面色复杂,不知道如何是好。他总感觉到这道诏书来的十分怪异。
“高相在想什么呢?为何如此模样?”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就见凌敬走了进来,他大袖飘飘,说道:“陛下昨天回来的时候,传旨免了今日早朝,看样子,今天又是你我主持崇文殿之事了。咦!圣旨!”
凌敬看见了面前的圣旨,忍不住一阵惊呼,昨天下午的时候,他是没有看见圣旨的,没想到大清早的,崇文殿内居然多了一道圣旨。
“陛下昨晚让人送来的,下官写好之后送入内廷,刚刚派人送来的,估计陛下已经早起了。”高士廉苦笑道。
道心修魔传
“这么快?”凌敬想了想,最终还是打开了圣旨,看着上面的封王诏书,忍不住惊呼道:“封了这么多的郡王,有些皇子才一岁吧!也能封王?”
“只要是皇子,为何不能封王?只是早封和晚封的区别而已。”高士廉摇摇头,说道:“陛下血脉绵延,为我大夏开枝散叶,对于我大夏来说,是一件难得的好事啊!”
“高大人今日沉思,莫非是在想陛下为何突然之间封诸位皇子为王的吧!”凌敬略有深意的看了高士廉一眼,显然他已经猜到高士廉沉思的缘故。
高士廉一阵苦笑,低声说道:“凌阁老说的极是,陛下以前封王是何等的谨慎,诸位皇子以前只是封了五个,可是现在一口气全封了,除掉那些还没有出世的皇子之外,嘿嘿,一夜之间封了这么多,难道不奇怪吗?陛下高瞻远瞩,这个时候封王肯定是有深意的。”
“皇帝为自己的儿子封王,阁老认为这里面有什么含义?”凌敬迟疑了一阵,才询问道。
高士廉想了想,摇摇头,说道:“没有。一切都是正常的,陛下这么做,也是符合规矩的。只是?哎!”高士廉总是感觉到这里面有问题。
“两位早啊!”风轻云淡,岑文本走了进来,他面带笑容,面色红润,看不出一点疲惫之色,凌敬和高士廉两人赶紧站了起来。
“阁老不在家中休息,今日怎么来了?”凌敬好奇道。
神探嫁到 真水无香
“国中事务繁多,在家里休息也闲不住。”岑文本摇摇头,他已经习惯了这种日子,在家里休息两三个时辰之后,就起来上朝,他看了书案上的圣旨,轻笑道:“陛下也没休息好啊!一大早就有圣旨前来。”
“陛下已经准备册封诸皇子为郡王,圣旨昨天晚上下到崇文殿的,下官润色一番之后,转回内廷,盏茶时间之前,由高湛送到崇文殿的。”高士廉赶紧说道。
“封王?那好啊!”岑文本先是一愣,很快就笑道:“实际上,当初陛下登基的时候就应该加封诸皇子为王了,现在加封已经晚了,不是嘛?”
“是,是。”高士廉也跟着后面应了一声,只是目光深处的一丝疑虑还是没有消除。皇帝陛下做的事情总是有深意的,这件事情不查清楚,高士廉心中总是有东西压着。
岑文本扬了扬手中的圣旨,说道:“赶紧让人将圣旨传之天下吧!”岑文本语气并没有什么变化,就回到自己的位子上,静静地处理着国事。
片刻之后,就见范瑾等人也进了崇文殿,虽然天子让众人休息,但实际上,这些崇文殿大学士们并没有人休息,国事繁忙,位置越高的人,事情就越多,处理事情的时候,就越是小心翼翼,这满朝的文武大臣们都盯着自己这些人,一步错,就会酿成大错,到时候,自己的位置就会为其他人所取代。
甜妻水嫩嫩:老公,请轻吻
燕京城外,燕山脚下,李靖的大将军府就在这里,他并没有常年居住在京城中,而是住在燕山脚下,自己经营了一个牧场,养了几十匹战马。
“父亲。”李德謇走了过来,低声说道:“刚刚朝廷下旨了,册封诸王为郡王,有的王爷才一岁出头,都已经被册封为郡王了。”
“怎么,皇帝陛下册封自己的儿子为郡王,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怎么,朝中有人反对吗?”李靖虎目中一丝光芒一闪而过。
“这个谁敢反对,只是私下里有人反对。”李德謇低声轻笑道:“父亲,陛下昨天晚上刚回来,就册封诸王,看上去比较诡异。”
“以后诸王的事情你就不要掺和了,这不是你能掺和的。”李靖忽然说道:“我李氏一门仗着陛下的鸿恩,才有了今日,但你应该知道,君子之泽,三代而斩,按照大夏的规矩,你若是没有足够的军功,继承我李氏封地,只能是降一等,陛下在这方面是不会留情的,到了后来,我李氏子孙只能是没有封地的勋贵而已。”
“儿子愚钝。”李德謇听了面色微红,论军事才能,他兄弟二人拍马都比不上李靖,日后爵位降一等几乎是已经注定的事情。这让他很羞愧。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成为没有封地的勋贵,这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你没有才能,但你的儿子未必没有。”李靖万覆盖着自己的儿子,说道:“只要你活着,我李氏都有机会重新夺取属于祖宗的荣耀,但你若是死了,那什么机会都没有了。你记住了吗?”
李德謇听了面色大变,他从自己父亲的言语中听出了不一样的东西,好像随时都会丢了性命一样,难道严重到这种地步了吗?
李靖看了自己儿子一眼,苦笑道:“作为臣子,恪守自己的本分就可以了,你与为父不同,无论为父做什么,只要没有碰到陛下的底线,陛下都不会说什么的,但你不一样,有些事情可以碰,有些事情绝对不能,就比如陛下的家事,就不如太子储位之争,这就不是你能碰的,那么多皇子,你就能断定秦王能笑到最后?”
李靖心中一阵苦笑,他跟随李煜很久,又在战场上厮杀多年,潜意识中,就感觉到这里面有问题,只是不知道如何和自己的儿子说出来,只能是采取这种办法,那就是不掺和这件事情。
或许,会被下一任皇帝所厌恶,但自己已经位极人臣,还有封地,在乎这些事情做什么呢?这就是生存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