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道长去哪了
顾佐的两仪螺旋图一经展示,满场皆惊。
探寻事物的本质,始终是修行者孜孜不倦的追求。对于在场听法的所有人来说,能够亲眼目睹顾佐演化的微尘构像,这是百年、千年可遇不可求的机缘,所有人的心里都冒出个念头来——今天这一遭来得值了!
看着空中旋转漂浮的两仪螺旋图实景,钟离权忍不住向李玄道:“药王,这不是你上回跟我说的两仪之本象么?”
李玄激动道:“就是这个,我一直在思索两仪之间究竟如何相生相伴,思索了多年未果,不想今日怀仙展示出来了。你看,阴阳二性是纠缠向上的,旋转之间,阴阳互相变化,阳非永阳,阴非永阴,阴阳环绕却并不相交,而是自身于环绕中更迭。环绕之中为空,实则非空,就是不知此为太极?亦或虚无?若是太极,为何不见实形?若是虚无,为何其路笔直向上,似有冥冥之推力……”
一旁的普济仙人执掌地府幽冥司后,修为突飞猛进,几乎就要将生死轮回大道规则领悟完全,此刻望着两仪螺旋图,他规则中的最后一块拼图终于补全,当场趺坐掐诀。
三道白光自普济仙人脑后溢出,扇面散开,扇中演绎生老病死轮回之道,奎宿星府中微微一颤,普济仙人睁眼,已入真仙帝君之境。
入境之后,身旁却无人喝彩,其他人都在全神贯注的感悟微尘之妙,哪里还有余力说这些闲话?
何仙姑手中荷花盛开,开了又谢,谢了又开,苦思不得,抬头四顾,见到张果正在角落的廊柱下,双掌来回翻转,也不知在忙些什么。
走到张果面前,正要向他请教,何仙姑忽然“啊”了一声,一只蝙蝠正在梁上倒吊着,只有半个身子,张果正捏着一团血肉往蝙蝠身上添加捏合。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那蝙蝠晃动着半个蝠翼,不停的扑扇着,张果捏合上去的血肉渐渐与它原身融为一体,但就在只差另外半个蝠翼便告功成时,那蝙蝠四肢一通挣扎,自梁上坠落,停止了呼吸,随即化作一阵黑灰吹散不见。
张果一屁股坐在地上,长叹片刻,又重新抬头,凝目望向空中悬浮的两仪螺旋微尘图,对何仙姑的到来浑然不觉。
见他如此,何仙姑也不好向他讨教了,转去找普济仙人演绎荷花盛开和衰败。
赤脚大仙、昴日星君、牛宿星君、女宿星君、仙人王子乔、剑仙空空儿,这些已经领悟了大道规则或者离完全领悟大道规则只差一步的,无不冥思苦想。
其余合道则努力从这幅图卷中仔细感悟,希望能触碰到大道规则的片鳞半爪。
顾佐自己也在观察刚刚创建的两仪螺旋结构图,不断微调着其中的大沟、小沟等构造。良久之后,自觉构造趋于稳定,便将其纳入洞府世界。
两仪螺旋图消散的时候,殿前一片失神,很多人还沉浸在刚才的一幕中没有醒过神来,发出了阵阵哀叹遗憾之声。
顾佐微微一笑:“今番讲法便到此为止,与诸君的研讨暂时告一段落,将来有暇再与诸君交流。”
苏仙公、闾丘子等都极为不舍,仙人王子乔道:“神君演法,大道莫测,于我辈有大启发。只是何时再行讲法却无定期,令我等无所适从。每次神君讲法完毕,我等都想闭关感悟,可又恐错过下一期,好不痛苦。神君可否定下个日子,不拘三月、五月,亦或三年、五年,只给我等一个定心丸就好。”
他说完,众仙皆笑,无比期盼的望着顾佐。
顾佐沉吟少时,道:“承蒙诸君厚爱,我这些谬见浅理能入诸君法眼,也是佐之荣幸。佐未有藏私之意,但三月、五月于佐而言太过频繁,三年、五年于诸君而言似乎又等得久了些,不如一年一次,就在每年的今天,三月朔日,诸君以为如何?”
众仙轰然应诺,这才各自散去,很多人都匆匆离开,准备赶回洞府抓紧印证修行。
昴日星君、牛宿星君、女宿星君皆为二十八宿之一,以半个主人自居,指挥苏仙公、闾丘子和贾贵、莫五、伍胖子、空仓道人四位金童往外送客。
顾佐则下了高阶,与虚空藏菩萨见礼:“一别经年,见过菩萨了。适才讲法,未能出门迎迓,还望菩萨恕罪。”
虚空藏菩萨忙道:“岂敢如此!神君演法,贫僧能亲耳与闻大道至理,已是福缘。神君今日所推大道之回衍法门,当真出人意料,却又发人深省,于贫僧而言极有助益,唯有感激而已。不知明年三月朔日法会,贫僧还能来否?”
顾佐笑道:“菩萨愿意来捧场,可谓蓬荜生辉,佐欢迎之至!”
虚空藏菩萨合十告辞,上了顾佑的宝盖香车,仍由四位金童相陪,送出南天门。
离别时,车驾穿行于天庭各处宫苑之间,虚空藏菩萨望着飞逝向后的层层殿宇、重重宫阙,不禁陷入沉思之中。
这次上天庭听法,他也是顶着巨大压力而来,来了之后果然不虚此行,被顾佐演示的两仪螺旋微尘图着实震撼得不轻。这是直溯天地本源的东西,从理论上探讨万物产生的方式,是迈向金仙大道的成道之基。
别看他建立了佛国世界,但他的香集佛国是在须弥天中建立的,依靠须弥天而成,很多地方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如今总算见到了“其所以然”的冰山一角,有此所得,回了须弥天后受再多的委屈也值当了。
一根元阳烟递到了菩萨眼前,菩萨下意识接了过去,身后的贾贵弯腰递过来一朵火苗,帮菩萨点上。
菩萨无师自通,深吸了一口,吐出缕缕青烟——别说,似乎还真适于思考问题时享用。
将菩萨送走后,顾佐立刻被张果一把拽住:“怀仙,我按你的两仪螺旋微尘图构造蝙蝠,可是没有最终完成,仔细思索其中的每一个步骤,似乎都没有差错,那么差错究竟在哪里呢?”
炮灰女配的仙侠路
顾佐问:“没有最终完成是什么意思?”
张果道:“没有活过来,死了。”
顾佐很是震惊:“您老……这就开始构造蝙蝠了?完成了多少?”
张果皱眉道:“八成,就差一个蝠翼了。”
顾佐顿时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