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归于平静的术门。
好像并没有发生什么事一样。
该寂静如常,依然如常。
而在一个多时辰后,云罗寺的人带着众江湖人士也出现在了术门外缘。
不过。
云罗寺的人,好像特意避开这术门所在地一般,愣是止步于术门外围。
至于何因。
估计也只有云罗寺的人知晓了。
而那云罗寺的几位殿主。
对于所追查到的痕迹,来到这术门范围之后,他们就已是不敢再往前走了,纷纷止步不前。
此时。
那云飞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自己的同门。
同门们也随之相互看了看他。
“诸位,看来,那一法宗的贼子有可能无法再抓住了,我等先回灵州,然后再想办法。”云飞心领神会般的大声喊道。
云飞不敢再往前走了。
他知道。
再往前,就是术门的山凹了。
那里,不是他能涉足之地。
而那守元,海漓他们,也纷纷点头附和。
如此之地。
他们虽说不是很明明白白,但也是听闻过此地乃是术门之地。
术门是何门?
据他们所知。
这术门乃是与巫门齐名一般的宗门。
而这术门与巫门就坐落于贺兰山中。
至于术门有什么样的高手,他们不知道,只能任着对这个术门的了解,规避着。
云飞的话。
或许有不少人不同意。
可不同意又如何?
云罗寺的人都说话了,就连浮云宗以及上清派的人都附和,即便谁有意见,此时他们却是不敢反对的。
顿时。
众江湖人士在这些大佬们的带领之下,只得返回灵州了。
而此时。
灵州百家楼。
百事通也已得到了消息。
穿越晨光裏
“百事通,看来那太乙门的人与那术门有勾结,此事我等该如何应对?”百家楼地底之下,众人又聚在一块商议着。
百事通左思右想后,看了看众人道:“勾结到没有可能,我怀疑那太乙门的人,有可能是被术门的人给抓了,大家想来也知道,那术门长期盘踞于北山,也不知道在干什么,但灵州附近,时不时总会丢失一些人员。”
众人闻话后,有点头的,有思索的。
对于百事通所言的,他们也知道。
在灵州这么久。
他们又哪里会不知道灵州附近时不时有人员丢失的情况。
而且。
就连江湖人也会时不时的丢失。
虽说不多,但依然还是有的。
对于术门。
百家楼中的记录不多,但也不少。
但绝大部分的消息,都是关于丢失人员的消息。
反到是这术门内部的情况,哪怕就是以消息为主的百家楼,也是记录的少之又少。
就更别提江湖中的人了。
随着云罗寺的人,以及众江湖人士的返回后。
百家楼中再一次的出现不少的声讨声。
不过。
这些声讨的声音,基本都来自于江湖人。
反观云罗寺的人,除了几个弟子之外,他们基本都已经不在这百家楼的大堂内了。
此时。
离着百家楼只有不到十丈之距,百家楼所开设的客舍当中,云罗寺的几大宗门人,全部相聚于此,正在商议着那一法宗的事情来。
魔臨三界 天外壹邊
百家楼在商议。
大宗门在商议。
江湖人士也在商议。
而此时。
灵州城中,一家客舍内,于宇派的向问几人,却是背着包袱,准备离开了,“诸位,相识一场,这寻奇药之事,我天宇派自认为没有那份能力,再加上今日听闻已死去数百人,我天宇派派小人少,所以准备告辞返回了,诸位多多保重。”
百家楼发出的这么一次召集令。
吸引来了不少的小宗门小派教。
除了天宇派之外,还有着很多类似天宇派的小宗派。
而此时,天宇派的向问,正向着众刚认识不久的同道中人道别。
“向道长,如此大好时机,你天宇派却是选择返回,真是可惜了,如果以后还有机会,某定要向向道长讨教计教。”
“是啊,向道长,真是可惜了啊。”
“向道长,我还准备与你大喝几碗酒呢,你这就要离开了,以后如再遇上,你可得与我畅饮一番啊。”
“……”
可惜之声片片。
可一样留不住天宇派几人。
情人攻略
随着天宇派的人离开后不久。
灵州城中,却是疯传着一个消息。
就如此时。
某处客舍当中,一样在传着这么一个消息来。
“你们知不知道,那天宇派的向问,好像有地火果,也不知道这事是不是真的,如这消息是真的话,那这天宇派可就发达了,有着一位无上高手的一个承诺,即便是我,我也得赶紧离开前往太一门献药了。”一位尖嘴猴腮般的江湖人士,正两眼放着红光,羡慕的说道。
众江湖人士一听这么一个消息,纷纷有些不相信。
“我说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么一个消息,谁要是有如此奇药在身,那还不得藏着掖着,哪里还会让别人知道。”
“就是,要是我有这奇药,说不定我都早就离开灵州了,哪里会等到今天才离开灵州。”
“……”
不相信的人太多了。
地炎果哪里是那么好得到的。
即便七大宗门的人,这不也都想得到那些奇药来,好换来一个无上高手的承诺。
那尖嘴猴腮之人,见众人不相信,随即又是大声辩解道:“你们还别不相信,这事在灵州城传得到处都是了,你们要是不相信,可去百家楼听听,那里肯定有人听说过了。”
有了这等话。
众江湖人士纷纷奔出客舍,往着百家楼去。
而此时。
百家楼那底地之下。
又是相聚着几十人,在说着这地炎果之事。
“楼主,如此消息属实,我希望我百家楼赶紧派出人员保护,那天宇派的人已经离开灵州有一个时辰了,真要是有地炎果,那必然会遭来杀身之祸的。”一百家楼门徒急声道。
“好,派出人员,赶紧随身保护,如能劝返他们最好,如不能劝返,尽量护送他们赶到龙泉观去,另外,赶紧让人去龙泉观通知长老。”百事通思虑再三之后,有了决定。
總裁的落難千金 冰糖楊梅
对于钟文已经离开龙泉观好长时间,百家楼还真的没有任何的消息。
毕竟。
龙泉村的高药,已经被钟文一顿警告了。
就算是百家楼再找高药要消息,估计高药也不敢递了。
那一夜。
高药的世界观都被颠覆了。
再者有了钟文的警告,他真心的不会再给百家楼递消息了。
况且。
百家楼也得了钟文的警告,更是不会再找高药要消息了。
这也就使得百家楼到现在为止,也不知道龙泉观的任何消息,更是不知道钟文已经离开近一月的时间了。
而此时。
从灵州赶往原州的一条小道之上。
天宇派的向问数人,已是被一群蒙面客给拦住了。
那一群蒙面客,手中的兵器明亮闪眼,一看就知道是来截杀的了。
这让天宇派的人,纷纷也亮出了兵器。
对于这一群蒙面客的出现,天宇派的人第一反应,就是这一法宗的人又出现了。
万物寻灵
对于一法宗的人出现,要么死,就是死。
向问他们心知肚明。
而此时,那些蒙面客中,却是走出来一人,指着向问,“交出地炎果,我等饶你一命。”
随着那人的话一出。
向问这才明白。
原来这伙蒙面客,并非那一法宗的人,而是为了地炎果而来。
而此时。
向问也好,还是他那弟子也罢。
这脑中纷纷闪动着,到底是谁把这个消息透露出去的。
天宇派前来灵州百家楼的人员,也只有五人。
而知道地炎果的人员,除了他向问,就是他那弟子了。
向问此时看向他那弟子,他那弟子伊来,也看向他。
众蒙面客见向问他们此时的状态,顿时又是一声喝道:“给你们十息时间,要是不交出地炎果,那么就死。”
“诸位大侠,我等乃是天宇派之人,这地炎果,我天宇派也想得到,可诸位大侠之言,是怀疑我天宇派有地炎果?要是我天宇派有地炎果,我又何需离开灵州?诸位大侠是不是搞错了?”向问再看向自己弟子后不久,心中已是有所决定,随即向着这些蒙面客说道。
对于自己的弟子,向问相信。
而当下五人当中,也只有他自己,以及他那弟子知道地炎果之事,
至于这个消息怎么传出去的,向问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而且。
官路法則 深藍的國度
他向问也从自己弟子的脸上,瞧出了疑惑。
这才使得他心中有了决定。
“哼!整个灵州城都在传,说你天宇派有地炎果,要是你再不交出来,以后可就没有天宇派了。”那蒙面客得到这么一个回答,心中甚急。
“诸位大侠,我天宇派也只是一个小宗派,诸位大侠真要是想借此口灭了我天宇派,我向问无法可说,可我天宇派真的没有什么地炎果,而且,地炎果如此奇物,又哪里是我天宇派所能得的,还请诸位大侠明鉴。”向问继续解释道,同样也是在拖时间。
这群人能从灵州追来,那江湖之下,那必然是已经疯传着这件事情了。
他相信。
百家楼不会不管他天宇派的。
爱上独宿情人
即便是百家楼不管,只要越来越多的江湖人出现,他向问自信,这些蒙面客也不可能当作这么多人的面杀他们的。
也着实。
丫头,你逃不掉了
向问的拖延真起了作用。
这不。
远处也确实奔来了十数名高手。
而这十数名高手,一看其纵身术,就知道其境界绝不低于先天之上的境界了。
而当那些蒙面客见到来人后,知道他们的截杀,只能暂停了。
六零小军嫂
只得恨恨的看了看天宇派的人,随即纵身逃离。
孤女迷案 謎樓
向问瞧着远处来人之后,心中大定。
来人也真如向问所猜,正是百家楼的人。
随着百家楼的人一到不久后。
大宗门,江湖人等等,也都纷纷奔来。
所有人的目的,无非就是想从天宇派人手中夺得地炎果。
而向问见如此多的人出现后,心中更是大定了,心中也同时暗道,看来,我这次千里送药之行,要中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