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
大雨之后,晴空万里。
深山之中拥有北境之地、华丽长安和水泽荆楚所不一样的天空。
很高,很蓝,很纯粹。
王七麟抬头看去,很少能看到白云,即使偶尔有白云吹来也会飘走,但白云在晴空短暂停留的时候,那种原始而纯净的白色给他留下深刻印象。
四周山上是高低起伏的大树小树、绿草红花,放眼望去它们如同汪洋中恣意的波浪,浩瀚的群山是最大的浪头,绵延向远方几不可见。
王七麟心里突然有一种感觉,自己不是在山里而是在海里,这是一座海,绿色的海。
当然,也是凝固的海,浪花并不动弹。
海洋总是喧嚣的,绿海也是如此,林中飞鸟多、小兽多,鸟啼虫鸣很热闹。
但这会没有声音了,他们侧耳倾听,群鸟远飞、小虫息声,它们像是被什么东西吓到了。
向来懂事温柔的九六变得焦躁不安起来,它歪头往四周倾听,听了一会后原地蹦跶起来。
王七麟摸了摸它的脑袋安抚道:“没事,六儿,爹在这里,爹守着你。”
九六摇头,继续蹦跶。
绥绥娘子对它招招手说道:“六儿,到这里来。”
王七麟拍拍它屁股说道:“去吧,去你娘那里。”
绥绥娘子翻了个风情万种的白眼:“奴家可不是天狗的娘亲。”
九六不去了,可怜兮兮用脑袋一个劲的蹭王七麟膝盖,蹭一阵又蹦跳一阵,嘴里声音轻微:“嘤嘤嘤。”
见此绥绥娘子无奈了,说道:“行吧行吧,别装腔作势、撒娇卖俏啦,到娘这里来。”
九六立马跑过去了。
绥绥娘子伸出手指点了点它的脑门:“小蹄子不是好东西。”
徐大狐疑的问道:“七爷,九六蹦跶什么呢?它想干什么?”
王七麟心里一动,他正要说话,吞口嗷的一声惨叫,原地蹦起六尺高。
见此胖六一傻乎乎的说道:“嘿哟,口哥还挺能跳。”
一股寒意从心头辐射全身,王七麟的汗毛一下子立了起来:“地下有东西,都小心!”
他立马放出听雷神剑,直接跳了上去。
有青凫哎哟一声抱着一只脚蹦跳起来,跳了几步没站稳顿时摔倒在地。
这一摔倒又是一声惨叫,伸手摁地跳起来捂着屁股单脚跳。
王七麟喝道:“地下有东西能伤人,恐怕有毒,快点、快点躲避!”
青凫们立马开跑,向培虎抽出一枝香点燃将香气插在脚下。
白猿公反手将剑插在地上单脚踩着剑柄站立,他站上去后看到吞口还在惨叫,又很讲义气的去将他给扛了起来站在剑上。
于是吞口又趴在他肩膀上惨叫……
众人各找办法躲避脚下石头缝里的东西,巫巫这一次展示出了她的彪悍,一脚踢开一块石头伸手进去往外一抽,指缝之间夹着一只蝎子!
这蝎子有她中指长短,寻常山蝎通体漆黑,这蝎子却是有红黑白三色,大螯强壮、尾刺残酷,看起来分外狰狞。
——————
徐大见此咧了咧嘴,他跑着蹦跶几下一看没有地方可以躲避,索性一记助跑冲王七麟跳起,直接给他来了个老树盘根。
王七麟差点被从听雷神剑上撞下来:“徐爷,嫩娘!”
徐大叫道:“七爷你见谅,大爷最怕这玩意儿,这里石头缝里都是五毒虫子啊。”
王七麟也叫道:“主要是这不对称,不平衡啊。”
徐大说道:“这不简单?二弟你傻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来,你从后面!”
保命要紧,徐小大也助跑着跳起。
冲击力来自身后。
王七麟闷哼一声,这下子真是左右为男了。
哲学三明治,成型。
徐大两兄弟个头魁梧,这样他前后视野都被挡住,只能困难的往外看:“那我家娘子和黑豆怎么办?你们俩滚蛋,绥绥你快来。”
绥绥娘子摆手道:“你们自己来、自己来,奴家没关系,奴家不怕这些小虫,黑豆和九六交给奴家就好。”
舒宇和沈三已经看出这点,他们两个默默的跑到了绥绥娘子身边。
杨大眼去和向培虎待在一起,向培虎以香驱虫,附近也是安全的。
辰微月飞天后往一片林子中俯冲,闷吼一声挥拳砸出,一棵梧桐树被拦腰砸断:
“藏头露尾,滚出来!”
谢蛤蟆两指夹起一张符箓扔出,符箓化作火蟒迅疾的蜿蜒穿入林子中。
王七麟见此困难的伸出头去,双手捏剑诀御使飞剑,然后徐小大一声惨叫:“哦草!”
八门剑在王七麟背后插着,他趴在王七麟背上,下巴正好挡住飞剑去路。
王七麟忘记这一茬,开门剑出的太快,剑柄撞在徐小大下巴上给将脑袋撞的往后仰,然后飞空而去。
这把王七麟吓得一哆嗦,幸亏开门剑是剑柄朝上飞起的,如果是剑尖朝上……
徐小大现在就被做了开颅手术了!
开门剑瞬间出现在林子中,空气门打开,其他四把剑争先恐后杀出。
王七麟御剑开轰,就跟火箭弹落入一样,神剑屠戮林带发出轰鸣声,好几个人影飞快的窜出来。
不朽道果
这些人打扮一样,身穿黑衣、头缠黑巾,脸上是花花绿绿的刺青,手中握着一个古怪的兵刃:像是长笛,前端带葫芦,通体多有开口。
王七麟这边正要喝问他们,胖五一嗷的一声叫估计也中招了,飞快的奔向王七麟窜了上来。
听雷神剑压力很大。
他趴在了徐大背上,徐大惊恐的看到其他青凫也冲自己一方而来,赶紧叫道:“胖仔咱们是亲兄弟,你千万别硬啊……”
王七麟怒道:“去虎哥巫巫他们那里,别它娘往我身上挂了,已经挂满了!”
他一开口,气机外泄,听雷神剑顿时摇摇欲坠。
马明那边满脸茫然:怎么回事?地下有毒虫咬人吗?为什么没有咬我的?我一直站在这里明明没事呀。
巫巫很担心他,喊道:“大马哥你快过来,小心毒蝎子!”
女人絲絲扣心弦 滿月莎葭
马明纳闷的用脚踢开地下的石头,问道:“哪有毒蝎子?没有呀,难道我运气好,没有蝎子来攻击我吗?”
林子中被逼出来的人影越来越多,见此马明抽刀上去准备开打。
谢蛤蟆挥袖飞下落在他们之间喝道:“慢着!无量天尊,这是误会,都停手!大黑峒的朋友,将你们的秘宝收回去,一切是误会!”
削瘦的汉子们被逼出来后虎视眈眈的看向他们,听到这话有人怒喝道:“误会?你们闯我族秘境、惊扰我族先民宁静,现在说是误会?是误会的话那就让误会进行下去,咱们必须得死一方!”
谢蛤蟆稽首行礼,傲然道:“无量天尊,尔等休要将我听天监的谦逊当做软弱!若要开打那就开打,等到你们被灭族的时候莫要后悔,就凭小小毒物能奈何的了我们?”
“笑话!我们昨天刚刚重创黎贪寨,杀黎贪寨看护黎贪山勇,再灭掉个你们大黑峒的小寨子还不是轻而易举?”
听到这话汉子们顿时面露惊色:
“你们杀了黎贪寨的人?还杀了黎贪山勇?”
“黎贪山勇小角色,杀了他——能杀了他算你们有点本事。”
“他们是黎贪寨的敌人,仲苦达,那可能真是误会。”
“仲苦达别听他们胡言乱语,这些汉人最会骗人,他们昨天若是与黎贪寨发生过大战,今天怎么会进入咱们三尖虿寨的秘境?”
谢蛤蟆冷冷的说道:“无量天尊,这是因为我们修为高,速度快。”
领头的瘦削汉子惊疑不定的看向正在狂奔的青凫们,看着这些货一个个跑的跟狂风一样,他心里琢磨了一下,有这样坐骑好像还真能日行百里。
辰微月飞身而回,双手掐着两条汉子的脖子,就跟拎着两只鸡。
他飞在空中冷漠的看着三尖虿寨一行人,手中两个汉子跟被吊在空中一样,猛翻白眼猛吐舌头。
领头汉子仲苦达咬咬牙,喝道:“你们到底什么人,为何要闯我们三尖虿寨之秘境?”
王七麟叫道:“先把你们的蝎子收回去!”
仲苦达犹豫了一下。
巫巫微笑道:“五个数,否则你们就准备做我的人肉蛊盆好啦。五……”
仲苦达看向她谨慎的问道:“你是蛊娘?”
“四、三……”
妙手邪醫
仲苦达咬咬牙,举起手中兵器含在嘴里吹奏起来。
有空气微弱震荡的声音响起,王七麟侧耳倾听,依稀能听到地下有爬虫快速在石头上攀爬的声音。
巫巫笑吟吟的看着他们说道:“算你们识时务,否则我就要放出本命蛊来对付你们寨子了。”
仲苦达猛的眯起眼睛仔细扫视巫巫,问道:“你是苗荒古地的蛊娘?”
巫巫摇头:“只有苗荒古地才有本命蛊吗?”
仲苦达没有继续问他,他沉吟了一下又问道:“你们是听天监的官员?那谁是带头的?”
王七麟推翻徐大和徐小大走出去,喝道:“是我。”
仲苦达看着他从两个大汉之间走出来,一时之间没搞清楚情况,眨着眼睛发懵。
他身后的汉子低声说道:“仲苦达,他们惊扰咱们先人的安宁,必须得处置他们。”
谢蛤蟆抚须笑道:“无量天尊,你们说我们在干什么?惊扰你们先人安宁?”
“难道不是吗?我们亲眼所见,你们汉人即使能信口雌黄,也休想欺瞒我们。”一个刀疤脸汉子走出来愤怒的说道。
徐大对胖五一说道:“你看看你看看,人家是深山里的部落百姓都懂成语,你们还天天读书呢,都读狗肚子里了?”
捂着屁股哀嚎的青凫说道:“能不能先给我看看屁股?我感觉不到我的屁股了。”
向培虎快步过去撕开裤子用银刀在皮肤上开了个十字花,有紫红色血水冒出来。
他使劲挤了挤往里撒了点香灰,然后对王七麟说道:“很复杂的蝎子毒,我要治好他的话得耗费一番力气。”
谢蛤蟆对仲苦达说道:“给我们的人解毒,我们是来帮助你们的,结果你们不问青红皂白就对我们出手,真是一群莽人!”
仲苦达狐疑的问道:“这话什么意思?”
谢蛤蟆叹了口气说道:“无量天尊,你们部族的白棺,在这山下,是么?”
仲苦达皱起眉头看着他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白棺所在是机密,只有我们一族的伯苦达和天师、大长老才知道,我们都不知道,你怎么会知道?”
谢蛤蟆淡淡的说道:“那你赶紧去通知你们的伯苦达吧,有人摸进了你们白棺所在,正准备打开白棺,偷取你们千百年来的陪葬品。”
神醫毒妃:無良皇家商女 錦羽
所有人面容都扭曲了。
显然谢蛤蟆说出了一件对他们而言有些惊世骇俗的大事。
仲苦达目光直直的看着他,脸上依然有犹疑之色。
谢蛤蟆冷笑一声飞身上去抓住他肩膀,转身飞向一座棺材洞。
其他面带刺青的汉子下意识亮出武器,王七麟说道:“这位大人是带仲苦达去验证此事。”
过了好一会之后谢蛤蟆和仲苦达才归来,谢蛤蟆淡淡的说道:“我们观风卫便是得到密信后追踪此事而来,先前我们进你们先祖秘境,就是去确定此事。”
仲苦达瞪大眼睛、喘着粗气,双拳紧握,看起来要气炸了。
他对刀疤脸说道:“安奇德,你守护好贵宾,我马上回去找天师和伯苦达。”
刀疤脸叫道:“里面真的有人?那会不会是逃跑的……”
“别废话,守好这里!”仲苦达转身几个跳跃,身影失踪在丛林之中。
徐大对刀疤脸喝道:“还看什么看?赶紧给我们的人解毒,我们的人要是出了事,一定要拿你们治罪!”
刀疤脸不悦的怒视他一眼,却不敢违背他的命令,从怀里掏出个小瓶倒出药粉敷在伤口处。
王七麟看向谢蛤蟆问道:“道爷,白棺到底是什么?怎么会在山腹之中?”
谢蛤蟆指向悬崖各洞穴中的棺材说道:“无量天尊,老道刚才说过了,七爷你看这些是黑棺,它们是用来葬人的,大黑峒的名字便与此相关。”
“与之相对的则是白棺,白棺只有一座,而不像黑棺这样是许多座、每个人一座,因为白棺是用来葬大黑峒山民们本命毒虫的所在。”
“山民死掉,最珍贵、最厉害的本命毒虫被送入白棺里头,也属于是一种安葬。”
谢蛤蟆说道:“所以江湖有传言,大黑峒各族的每一座白棺都是宝贝,里面死了无数本族最强毒虫,毒虫会往外吐毒水,死后尸首腐烂也会化为尸水,于是会诞生出一种全新的毒水。”
“如果毒虫没有死,有在里面活下来的,那它们会彼此厮杀争斗,最终诞生出最强的一只毒虫。”
“这个毒虫,就叫虿,大黑峒的另一个名字虿寨便是来源于此,虿山之名也来源于此!”
王七麟恍然点头。
谢蛤蟆说应当是有人知道了白棺位置,正在偷偷挖洞要找到白棺,取出里面的毒水或者是找到里面的虿。
虿是很厉害的毒虫。
就跟巫巫她们蛊娘拥有本命蛊一样,大黑峒山民也有本命毒虫,以精血饲喂,与自己生命相连,只要本命毒虫不死,山民们即使脑袋心脏遭受毁灭性打击也不会死。
虿除了毒性强悍,还有个厉害之处就是生命力特别顽强,所以以虿为本命毒虫,意味着人会拥有特别顽强的生命力。
三尖虿寨距离此地有段距离,足足半个时辰的时间,仲苦达才带着一队人奔行着赶来。
这队人里有两个头人,一个是发须皆白但面如童子的怪人,另一个则是个面色赤红如血的大汉。
其中面色赤红这大汉的脸上也满是刺青,他脸上就是血色刺青,所以被他血色肌肤掩饰,不是很能看得清刺青的纹路。
大汉现身之后一个飞身跳到近前,他抱拳问道:“敢问诸位是听天监什么人?”
徐大掐腰说道:“听天监观风卫,这位乃是我观风卫的卫首王大人!”
大汉诧异的问道:“观风卫?你们这个衙门不是让皇帝陛下给取缔了吗?”
王七麟说道:“又恢复了,今年刚刚恢复的,陛下让我们入蜀来调查一些事。”
这件事本来要机密进行,但是人家祯王早就知道他们打算了,甚至连当地土人都知道他们身份,再想隐匿也没有必要,还不如索性大大方方的承认,从明面去与祯王交锋。
至于交锋不利被皇帝治罪?
王七麟已经做好坐船跑路去外海的准备了。
后面鹤发童颜的怪人笑道:“伯苦达,对待贵客当有礼貌,莫要失了礼数惹得大人怪罪。”
伯苦达再次抱拳,很客气的向他们致歉。
仲苦达走上来给他们介绍了一下,鹤发童颜的怪人便是他们寨子的天师,名字叫做苗松云。
见礼之后还是伯苦达露面与他们交流,他问道:“仲苦达说,你们知道一件消息,有人在打我寨白棺的主意?”
寡人的王牌 異靈靈
王七麟正要说话,谢蛤蟆抢着走上去说道:“不错,诸位若是不信那便随老道进棺材洞里倾听一番,白棺位置你们两位最清楚,听听声音你们便能知道我们所说的真假。”
伯苦达沉着脸说道:“不必听了,我们相信诸位的话,听天监的观风卫怎么会来欺骗我们一个小小寨子呢?”
谢蛤蟆指向悬崖对面问道:“那里有什么建筑?”
伯苦达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长为何如此问?”
谢蛤蟆淡淡一笑说道:“挖开山体找一条隧道来接近你们的白棺可不是容易事,这得是长年累月的活。如果山里有人长年累月挖洞,你们三尖虿寨不至于毫无所觉。”
“所以事情很简单了,这座山的对面有一座建筑,他们是用这建筑来掩饰自己的所作所为,欺瞒了你们。”
伯苦达凝重的点头,他说道:“对面是一座道观,亲人们跟我走,给我去拆了它!”
谢蛤蟆:“无量天尊?”
沉一走上来用肩膀撞他,冲他挤眉弄眼嘿嘿笑:“阿弥陀佛,你老家要被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