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隱私
小說推薦妻子的隱私
我们正说笑着呢,销售员走了进来。
“左先生,请您签字。”他说着,双手递给了我一支笔。
帝王攻心計 下
我看了看这支笔,并没有接过来,而是笑着说道,“李经理,这个合同我们很想签,但是。”
销售员诧异地看着我们,“您二位什么意思呀?”
子璋 吳沈水
苏晴咳嗽了一声,“我们来的时候,公司里交代过,让我们多走几家看看,不要盲目的做决定,所以,这个单子,我们今天可能签不了。”
销售员一脸懵逼地看着我们,脸色十分真诚地说道,“左经理,我敢保证,除了我们公司以外,您找不到第二家这样功能齐全,物美价廉的设备了。”
我交叉着将双手放在膝盖上,“众妖货比三家的。”
我看了苏晴一眼,“咱们还是走吧。”
说着,我站起身来。
那名销售员,一脸嘲笑地看着我,“左先生,您如果想要点回扣就直接说吧,何必这样呢。”
剑辰
“全国生产这种设备的也没有几家,而我们又符合您的要求,如果你去其他的厂家考察的话,我不拦着,另一家和我们生产相同设备的厂家,在川贵省呢,但是你想想看,这么大的设备运输的路费多少钱?”
这个销售的嘴巴很厉害,居然直接挑明了。
苏晴背对着他,一脸笑意地冲我说了一句,“被打脸了吧?”
打脸?
不能够!
“运费的事情,公司报销,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满不在乎地说道,“我们要的是设备质量。”
靈童記 成都楊
销售员呵呵一笑,“这样,我给您们百分之零点五的回扣,行不行?”
跨越地球
扯了半天,才给零点五,这和我们的预期相差太大了。
我立刻摇了摇头,一本正经地说道,“还是要多走走,多看看的嘛。”
销售员一摊手,“那您随便吧。”
这句话把我噎的够呛。
苏晴憋着笑,她一定心里想,经常玩鹰,这下被鹰啄了眼。
正在我骑虎难下的时候,忽然有人闯了进来。
进来的人,我和苏晴都认识。
“是你!”安寒一愣,随后眼睛里露出了凶狠的神色。
她一定很恨我,这我可以理解。
可是,如果不是他们主动招惹我们,怎么会遭受这灭顶之灾呢?
“安小姐,好久不见。”我冲安寒点了点头。
安寒转过头去,“我以为,你这种恶人,早就死了呢。”
“安小姐,请你说话注意一点!”苏晴立刻不乐意了,“虽然我们曾经有过过节,但是,事情总有个原因,我们从来不招惹别人,但是,别人挑衅我们也不害怕!”
听苏晴这么说,我连忙拉了她一把,随后笑着说道,“苏经理,没有必要这样。”
随后,我扭头问安寒,“安小姐,您有什么事情?”
“用得着你管!”安寒白了我一眼,随后走到销售员的面前,“我的设备一次都没有用过呢,你就给我退了吧!”
大清帝女
销售员脸色轻蔑地说道,“你还有完没完了?”
“我们都已经说过了,想要退的话,运费自理,我们给你打五折,这已经是最大的优惠了吗,你还想怎么样呀!”
安寒急的快要哭出来了,“你就行行好吧,五折我们太亏了,还要付运费,相当于我们赔了六成的钱呀。”
我和苏晴站在门口,相视一眼。
从我们彼此的眼神中,我们都知道,机会来了。
苏晴立刻想要上去说话,却被我拉住了。
他们现在还没有商谈完呢,我们着什么急呀?
那个销售员忽然表情猥琐地凑到安寒的耳边说了句什么。
“啊!”安寒脸色大变。
冷魅首席的放肆宝贝 枫叶
“不行啊?”销售员歪着头,一副吃定安寒的样子,“如果不行的话,那就算了。”
安寒咬着嘴唇,许久才点了点头,“今天晚上,你来我酒店吧。”
随后,她有紧跟了一句,“我们要先签合同。”
销售员立刻摇了摇头,“那不行,我可以拿着合同去,伺候好了我,立刻给你签合同。”
这个无耻的东西!
我心中暗骂,早知道这个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果然狐狸尾巴露了出来。
哥在日本混社團
“咳咳。”我咳嗽了两声,然后走到安寒的身边。“你是要卖设备吗?”
安寒诧异地转过身来,冷着脸说道,“不管你的事,你最好赶紧走,否则我要骂人了,我看到你就觉得恶心!”
这个小丫头,还是一如既往的伶牙俐齿。
“你的设备,如果能够正常使用的话,我们愿意八折买下来。”我一脸平静地说道。
富貴小姐 桃憩
安寒诧异地扭过头来,“你说的是真的?”
“咱们认识这么久了,我有必要骗你吗?”我笑着说道。
安寒的眼珠晃了晃,“那运费呢?”
“一人一半。”我抱着肩膀说道,“这样还算合理吧?”
“喂!”一旁的销售员顿时不乐意了,“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我们之间谈事情,你插什么话!”
“李经理,有没有搞错,我们也是认识的好不好?”我指了指安寒,“我们之前有过合作的,再一次商谈合作问题,好像没什么不妥吧?”
“你如果不想让我们在这里谈的话,安小姐,咱们换个地方吧。”
丢下这句话,我转身向外走去。
安寒立刻追了上来。
销售员立刻挡在了我们的面前,他陪着笑脸说道,“左经理,咱们借一步说话。”
这个小崽子,不给他点颜色看,永远不知道韭菜是绿色的。
我和他走到了一旁,笑着问道,“什么事情,你说吧。”
“我被你百分之二的回扣,您从我这里买设备吧。”销售员说道。
我的头一摇,“人家打八折呢,你这是百分之二,相差十倍呢,有机会咱们再在一起合作吧。”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走掉了。
出了门之后,我们打了一辆车,去了安寒的酒店。
一路上,安寒都没有怎么说话。
也是,她曾经豪情万丈地要将我们分公司搞垮,最后却被我们玩死了,败军之将,有什么可说的呢?
我的亲亲吸血鬼老公
单看安寒身上的着装,如果没有来安寒的酒店,或许我不知道她现在已经混得如此悲惨了。
她住的酒店,是类似于青年旅社的那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