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
—————
这个可能性并非一厢情愿,而是有着充足的证据。
因为虚空监视者,在某种程度上就是真实虚空本身的写照。
在真实的虚空世界中,一切都是平等,或者说空白的。
这里没有人类之间的尔虞我诈,没有生物的物竞天择,更没有大自然的四季流转,在被外界发现之前,还不叫“虚空”的地方甚至连自主意识都没有一个。
而唤醒这个与世无争的虚空世界,令其中生物被迫做出改变的,是一抹通天彻地的金色光芒,在这个金色光芒的顶端连接着一个金银两色,虚幻缥缈的巨大建筑——金银之城,即星界!
正是远古时期星界的窥探让虚空产生巨大的危机感,才造就如今浩劫将至的局面,那星界为何要去招惹虚空呢?
领主世界 深渊恶魔
这是一个注定没有答案问题,无论是来自人类的记忆,还是虚空的传承记忆,都无法告诉道森这是为什么。
但道森知道,星界的行为带给了虚空什么样的变化。
接触到瓦罗兰世界的虚空,向生活在物质界的生命抛出橄榄枝,给予这些渺小的生命强大力量,然后希望他们打开从“里面”打开足够大的缺口,以便祂们能够冲进物质界,然后直奔金色光辉的尽头,将这种威胁彻底消灭。
所以说,一开始虚空对这个世界就不存在恶意,他们只是路过,只是想要消灭那些觊觎虚空的星灵,然后令世界重新归于平静!
虚空也的确如此做了,祂们在凡人的帮助下打开巨大缺口,于巨神峰附近汹涌而出,却又被潘森召唤来的星空之龙一击毁灭。
星空之龙的存在,让虚空真正感受到覆灭危险,于是祂的意志开始蛰伏,所有监视者也因此冷静下来…虚空开始对人类投入更多的支持,希望能够更多了解支配着这个世界,又觊觎着他们的星灵。
在这个支持者中,丽桑卓出现了。
暗中观察着这个世界的虚空监视者,看到了她的潜力以及她被古神毁去双眼,对神明有着强烈不满的事实,便对她投下命运的垂青。
于是乎在虚空强大连支持下,冰裔诞生在了弗雷尔卓德。有了这份强大力量的丽桑卓三姐妹,顺利推翻了古神的统治,建立了一座庞大无比的弗雷尔卓德帝国。
然而建立的庞大帝国的丽桑卓三姐妹,却出尔反尔的背弃支持她的虚空,丽桑卓更是用献祭的方式解决了两个姐姐与她们带来的大军,建立一个名为「嚎哭深渊」的地方。
丽桑卓这个建筑的内部建立了一座“失落之桥”,利用献祭带来的巨大力量,将本该依照约定来到物质界,如星灵一般享受人们信仰的数十位虚空监视者一举封印其中,让他们既不能抵达物质界又不能返回虚空,只能夹杂两界之间进退两难。
一舞倾城之璃殇 果味多
也正是因为这种封印的强力与苛刻性,才导致被封印其中的虚空监视者不断衰弱,只能靠“相濡以沫”,也就是吞噬彼此的方式来渡过危机。
只不过这种吞噬行为,仅仅只会发生在死者身上…只有虚空监视者顶不住臻冰封印带来的冲击死亡,他们才会联合起来将臻冰封印效力暂时压制,然后令进食用的细小触手将其分食。
同类相噬对虚空监视者来说并没有什么,祂们虽然各自有着独立的意志,但又同为一体,就如同婕拉那样的意志共同体:同一时期只会有一个主体,除非主体意外死亡,其他虚空监视者才会成为主体。
辭花破:寵後很傾城 璃諾辰闌
驚悚奇聞錄 滴血的手
虽然这个主体,来自独眼的传承记忆并没有提及,只能隐约感受到其存在着,可道森知道这个主体指的是将艾理斯作为分身的神秘存在。
来自于丽桑卓的背叛,让虚空明悟“背叛”是什么,明白了人类无法相信,祂们只能靠自己来解决自身的难题。
于是物质界上的虚空世界诞生了,虚空生物也因此而来…高居九天之上的星灵对此也做出应对,那就是建立太阳圆盘,让恕瑞玛帝国对上经过长久休养生息,爆发第一次浩劫的虚空,打得刻画出“千神绘”壁画,拥有着上千天神战士的恕瑞玛帝国人才凋零。
也正是这一次的大败亏输,让虚空意识到人类的重要性,明白他们并不单单是神明的附属品,而是一种更为可怕的对手,无论是对他们还是对神明…毕竟每一个天神战士,都来自于人类之中的佼佼者。
本着人类“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的想法,一种能够适用于物质界,并与人类共存的黑白独眼诞生,但它远远不如紫色独眼强大。
因为绝大多数的虚空监视者,都倾向于用最直接的手段毁灭笼罩在神明光辉下的人类,从根源上先灭掉星灵持续不断的信仰力量来源,再吞噬人类、融合,完成更进一步的进化对星界发起攻击,从而完成最初的心愿。
所以虚空并非邪恶,也不正义,祂只是一个为完成目标不择手段的意志共同体。
武道天尊
如果这次的直接进攻失败,虚空世界的黑白独眼就会派上用场,届时虚空将会作为物质界的一员,成为第三方大势力与人类、星界两方势力你争我逐。
在这种情况下,道森所设想的共存可能性便不在是天方夜谭,而是可以确切实现的事情。
只要他能让虚空整体受到重创,又或者是令黑白独眼有所重大变化,就能让浩劫进一步的推迟,甚至是阻止这种直接进攻,转而变成与人类的合作。
前者事到如今已并非难事,100颗封印法球现在还剩32颗,他再埋藏12颗就能满足最基本的发动需求,将深海之下的这处虚空世界彻底封印镇压。
可这也不过是解一时之需,拖上个十来年…但只要虚空监视者不亡,虚空大军便终有卷土重来的那一天。
十多年的喘气功夫,与一劳永逸的共存,哪个选择更好一些不言而喻。
天神荒蕪
“竟然想选择与虚空共存,我真是疯了。”
漫步在这怪异世界的道森唏嘘着,漆黑双眸闪动不休,他很清楚这种想法是何等的胆大包天,除了能够看透时间长河的基兰,恐怕就是他的老师贾克斯都不会理解。
但道森还是想做,因为比起接受星灵的统治、并为他们造成的危险行为买单相比,他更愿意与从头到尾只有“消灭星灵,安静沉睡”这个念头,看起来相当一根筋的虚空意志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