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天戰王
小說推薦驚天戰王惊天战王
祖孙三人将被当场射杀,腹中胎儿也难逃一死!
这一幕,令围观民众痛心疾首,但却无能无力只能远远看着,也有不忍围观的民众含泪闭目,心底默默祈求上苍,能派人拯救无辜的祖孙三人!
“杀!”
突然,闫天星一声令下。
道无止尽
围观民众皆是一颤,祖孙三人同时惊惧,负责行刑的禁卫军,手指直接放在了枪械扳机上。
但当扳机扣响的瞬间,一把三菱刺破空飞来!
网王王子们的爱 无琼爱
从左到右,瞬息之间,便贯穿了三名禁卫军的太阳穴。
重生之金牌导演
噗通!
枪声未响,三名已经毙命的禁卫军,带着一片血花摔翻在地。
这一幕,令所有人惊骇,致使全场死寂!
混在乱时空
这一刻,仿若时间凝固,连一名围观妇人怀中抱着的宠物狗,都是双眸瞪圆,狗嘴大张,尽显震愕!
谁也没想到,祈求上苍真的能应验。
真有神兵天降,拯救祖孙三人,这简直就是影视剧中的情节照在了现实,怎能不令人倍感惊愕万分啊!
“乱杀无辜,罪该万死!”
随着一声怒吼乍响,手持另一把三菱刺的萧扬,从围观民众中站出,阴沉面色,向祖孙三人径直而去!
他身后,是情绪激动的宁无缺等人。
他们完全没料到,萧扬能不顾隐匿行踪,招致皇傅派兵围追堵截的风险,毅然决然施以援手!
其实,萧扬此刻的所作所为,也完全在他们意料之中。
如若萧扬是个见死不救的冷漠之人,那他们又岂会心甘情愿,为他抛头颅洒热血、忠贞不二?
这一刻。
看向萧扬杀意滔天的背影,宁无缺等人不禁热血沸腾。
“这就是战王殿的王,这就是夏国亿万民众信仰的神,他不愧惊天战王之名,他值得所有人追随!”
而闫天星。
看到萧扬突然出现,尖叫连连的同时,颤抖的双腿不断后撤。
“你……你是什么人?你怎么敢阻拦我们执法?你真是狗胆包天啊!”
紧盯萧扬面孔,他忽然感觉有些熟悉,但一时间却想不起,在哪儿见到过萧扬。
同时,心底的害怕,令他根本没功夫对萧扬样貌,产生更浓郁的兴趣!
末日之钢壳系
因为凭他实力根本无法做到,在瞬间秒杀三名禁卫军,此刻令他感到莫大危机,仿若萧扬出现的瞬间,就在他头顶就悬了一把刀,随时能将他一刀毙命!
接着。
眼见萧扬对自己的问题视若无睹,闫天星禁不住怒吼出声。
雾都孤儿 [英]查尔斯·狄更斯
“你们还傻愣着干什么,开枪啊!”
“啊?是是是!”
百名禁卫军猛地回神,收起脸上震愕,抬起枪口直至萧扬。
修真技术人员 脚丫白白
呯呯呯!
无上血尊
一阵枪鸣过后,他们全部懵了逼。
只因,破空而去的子弹,根本无法射中萧扬分毫,便在转瞬间被炎天狼、祭游鸣等人,用各自手中的武器,一刀两断,打在地面,迸溅无数火花。
懵了!
闫天星及百名禁卫军懵逼,连成千上万的围观民众,和险些被处死的祖孙三代,都因此一脸怔愣。
区区肉体凡胎,竟能用手中武器,打掉所有射来的子弹,行为简直难以置信,就连影视剧中都不敢所以这么演,因为根本不符合逻辑!
然而,现实就摆在眼前,不允许任何人质疑。
但更可怕的还是萧扬!
能被刀劈子弹的数人护卫,他究竟是谁?究竟有什么身份?凭什么敢多管闲事?
难道他不清楚,夏国国主已是九军之首皇傅,不知道闫天星是皇傅的狗腿子,残害无辜,也是因为民众在背后对皇傅,这位一国之主说三道四?
这一刻。
惊疑之色填满所有人的面颊!
而闫天星。
眼看对萧扬构不成伤害,又明知此人来者不善,他忍不住怒吼出声。
异世的平淡生活 陈秋三少
“你们这些混蛋,胆敢对这家人施以援手,是想犯上作乱吗?给你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立刻跪倒在地束手就擒,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这里,距离城门口仅有四里之遥,那里驻守着我统帅的十万禁卫军!此刻你们若不投降,我立刻带兵折回,杀的你们片甲不留!”
“哼哼!能刀劈子弹又怎样,莫非你们还能挡下十万禁卫军同时射击?怕是一瞬间就会把你们射成筛子吧,哈哈哈!”
藏在百名禁卫军身后,他狂妄大笑,因为坚信自己已立于不败之地!
同时,他也禁不住想到。
嘿嘿~
不管他们投降不投降,我都要把他们全部弄死,然后给他们编造一个莫须有的大罪名,去找皇傅国主邀功请赏去。
说不定,皇傅国主一高兴,还能给我加官进爵,再赏我黄金万两!
此刻。
他的心声无人能知,但听完他的威胁,成千上万的民众纷纷倒抽凉气。
“十万禁卫军同时射击,即便是神仙,怕是也会陨落于此!”
“这个王八蛋实在太可恶了!”
“完了,如果他带来十万大军,乱枪之下,咱们怕是也会被波及啊!”
一时间,他们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尽皆惶惶不安。
而萧扬,一言不发的他,终于来到了祖孙三人身前,缓缓蹲在孕妇面前。
伸出手指,在孕妇腹部点了两下,瞬间封住了孕妇下体的流血不止!
而后,他瞥眼和自己一点都不像的‘惊天战王’玩具,接着,神色坚定的向,已被射杀的男人许下承诺。
“谢谢你对我的信仰,自此刻起,你家人由我守护!”
此话一出,祖孙三人同时色变。
“你在说什么?”
“这话的意思难道说……!”
“爸爸信仰的是惊天战王,你居然说,爸爸是对你的信仰,莫非你是……!”
祖孙三人同时开口,但话音未落又猛然看到,她们死不瞑目的至亲之人,竟在这时缓缓合上了双眸。
这诡异的一幕,直接坐实萧扬身份,也令祖孙三人泪如泉涌。
抗战之我是炮兵
“您真的来救我们了?我不是在做梦吧!对不起,实在对不起!当初我老公着魔般的信仰你,为此,我还打碎了你的神像,不允许他供奉在家里,我真是混蛋啊!要知道今天……”
孕妇声音戛然而止,因为腹部传来剧痛,令她感到孩子将要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