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8sn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超級保安在都市 ptt-第3589章 誰的債相伴-t1pol

都市小說

超級保安在都市
小說推薦超級保安在都市
白天的樱城繁荣兴盛,乃是绝对的一流大都市。一栋栋摩天大楼耸立,且造型各异。海滨大道上,经常会有名流飙车,惹来无数美女尖叫。海滩上更有诸多的异国风情美女……樱城吸引的不止是北天星上的生灵,还吸引了其他星球的一些外星人过来。
海面上长期有诸多的豪华游艇存在,时而就有快艇朝大海深处驰骋而去。
整个樱城中,最美丽的建筑乃是无可争议的。那就是……城主府!
城主府可以说是城中之城,雪白的城墙,琉璃一样的瓦片。城主府的大门宏伟而壮观,黄金石铺就的一条大道从外延伸向城主府的内部深处。
一长排的黑色轿车从黄金大道鱼贯进入城主府里。
鲜花盛开,喷泉冲天。
樱雪妃坐在轿车里,她从车窗看外面,一切都是熟悉而又陌生。城主府已经有了许多的改变,变得越来越美丽了。
她看着左边十米处的那条青石小道,想起自己小时候总是在前面奔跑,后面几个凯瑟女仆焦急的喊着,唯恐她摔出个好歹,不好向自己的父亲交代。
那些记忆明明已经很远,但此刻却又很近很近。
快速的甩了甩头,收起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她想到马上就要见到樱天正了,也会见到……母亲。
自己该以怎样的表情去面对呢?
她想不出来。
“听说姬文秀和樱天正成婚后又生了一个儿子,两个女儿。最小的女儿也有二十岁了。”樱雪妃忍不住笑了笑,这个笑容却是那样的渗人。
“姬文秀,你还记得我吗?记得樱鸿一脉的人还没死绝吗?”樱雪妃在心中冷冷的问。
黑色轿车在正天殿前停下。
那正天殿前鲜花满簇,一条绣着金丝边线的红色地毯从百米开外铺就,一直铺到了正天殿的大门口。
两边则是站了一长条的仪仗队!
车还未近前,鼓乐声已经先传了过去。欢庆的乐声让樱雪妃有些恍惚,恍惚觉得好像那是在真心的欢迎自己归来。
樱无端毕恭毕敬的服侍樱雪妃下车,然后又在前带路。
正天殿前,站了七人,男男女女……为首的那人是中年男子,威严无比,不怒自威。
樱雪妃的眼中却只盯着其中一名美貌的女子。
那女子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身材苗条,红裙上锈着淡淡金线,雍贵无比。
樱雪妃在梦里梦见过无数次这个女子,梦里的她时而温柔,时而狰狞。
她便是……姬文秀。
为首的男子自是家主樱天正,樱天正虽威严,但此刻也露出了亲切的笑容。而姬文秀的面色淡冷,甚至眼中还有一丝冷漠,丝毫没有见到自己女儿的欢喜。
樱雪妃走上前去,露出礼貌的笑容, 拜见。
拜见城主,拜见母亲,拜见两位叔叔。剩余三人则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和妹妹们。
待客套三两句后,姬文秀冷淡道:“你还知道回来?你父亲去世,弟弟遇难,我三番两次与你书信,你皆不回。电话过去,也是不接。你父亲在世时最是疼你,养你这样的女儿又有什么用?想来我这当娘的,你更不会放在心上。”
樱雪妃闻听此言,胸中顿时怒火难忍,她很想说,你还有脸提我父亲与弟弟。言语已经快要脱口,终还是吞了下去。只是脸上的微笑就再也难以保持了。
樱天正轻声责怪,道:“文秀,孩子终于回来了,有什么话咱们关上门再说。”说罢之后,又一笑,道:“雪妃,你母亲是太思念你了,而你又多年不归,这才有了些怨气。你做儿女的,多谅解一番,好吧?”
“是!”樱雪妃应了一声。
“是啊,大姐,妈妈经常提起你的。”樱家最小的女儿樱宁走上前,挽住樱雪妃的手臂,笑着说道。
“进屋说话吧,我已经让下人去快速准备宴席了。”樱天正道。
随后,众人就在樱天正的带领下进得正天殿中。
樱家的各房亲戚,叔叔伯伯们,以及其子侄辈们都来寒暄。大殿之中,挤了百来口人,站不下的则在外面庭院里说话。大家都是含笑说话,喜气洋洋,这让樱雪妃觉得有些怪异。
好像自己的父亲真的是练功走火入魔而死,好像这中间从来都不存在什么仇恨一般。
樱天正和姬文秀生的儿子叫做樱轩,樱轩也修炼到了无为境上品。他今已经五十余岁。樱雪妃算过樱轩的年龄,倒是父亲死后两年,樱轩才出世。但樱轩的年龄是有疑点的,很可能是母亲生下之后,先藏匿了一段时间才公布出来。
樱轩对樱雪妃很是客气尊敬,但也不多话,是个腼腆的少年。
姬文秀和樱天正生的第一个女儿叫做樱素,樱素全程都没怎么说话,似乎觉得参加这样的聚会颇为无聊。
这一日热闹喧哗,摆酒都有二十余桌。
吃酒之前,樱天正带领众人以及樱雪妃前往祠堂拜祭先祖,同时也拜祭樱雪妃的父亲樱鸿。
吃过饭后,众宾客各自闲聊,也有许多亲戚上来关心樱雪妃这些年如何,在审判院过的怎样。
也有不少人八卦她和战神司司长宗寒的关系。
“听说你和宗寒是结拜的姐弟,如今他是战神司司长,应该对你多有照顾,是吧?”一位远房叔叔问樱雪妃。
樱雪妃觉得这样的聚会让她如坐针毡,但又不得不相陪。便也回答:“司长与我确有私交,不过也没大家传的那么邪乎。”
小妹樱宁看出樱雪妃不愿意疲于应付,因此找了个缘由,拖着樱雪妃的手,带她离开了正天殿的庄园。
出了庄园后,总算来到了一块稍僻静的后花园里。
此时已经是午后,夕阳正在西下,但花园里的花儿还是在争相斗艳。
樱宁是个天真烂漫的姑娘,脸蛋儿红扑扑的,身着绿裙,如个人间小精灵一般。她带着一丝兴奋,道:“大姐,我一直都想去原始学院读书呢,听说那里面有许多的好玩人儿以及事物。你见到过明知夏吗?那位宗寒大人是不是真的很是英俊,听说他的脑袋长得特别大,所以才格外的聪明是不是?”
樱雪妃对樱宁这种自来熟是厌恶的,主要是她厌恶樱天正,所以对樱宁也没有好感。当下淡淡道:“明知夏我见过,宗寒的脑袋也没有特别大,我还有点事,先走了。”说完便径直离去,只留下樱宁呆在原地,一脸愕然。她自不明白,为什么大姐对她这般冷淡,只觉心中有些说不出的难过。
樱雪妃逃离了樱宁,转角来到一个人工湖泊前面,她大口喘气,觉得这城主府里的一切都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半晌后,樱雪妃去往天鸿殿。天鸿殿以前是她的家……按着记忆里的方向,一路上不理那些过往的仆人,很快就来到了天鸿殿。
天鸿殿前的庭院荒草已由两米之高,城主府里到处都是鲜花盛开,但这天鸿殿却是残破无比。
樱雪妃见此情状,心酸难忍,泪水大颗大颗的朝下掉。
她身形一闪,虚空穿梭,直接进得天鸿殿里面。
殿中蛛网遍布,灰尘味儿扑鼻而来。
许多的陈设都还是她记忆里的样子,只是都沾满了蛛网和灰尘。
寝宫中,父亲的照片还挂在正墙上。照片里的父亲温和微笑……
她凝视父亲的照片良久,悲恸之余,一股子悲怒开始从心底蔓延出来。
这股悲怒渐渐发酵,最终难以抑制!
许久许久之后,樱雪妃才将悲怒镇压到了心底。就在这天鸿殿里坐了下去。
这一坐,就到了月上中天。
寒气渐重,殿中有虫鼠横行,殿外荒草中也有蛇蚁爬动。
樱雪妃虚空穿梭,离开了天鸿殿。接着又来到了正天殿前……
宾客皆已散去,正天殿内却依然灯火辉煌。
守卫们都识得樱雪妃,见到她便说主母一直在找她呢。
樱雪妃便进了殿里,又到寝宫处求见母亲姬文秀。女仆上前将樱雪妃请进了寝宫里。
寝宫之中,灯光温和。
姬文秀躺在单人软塌上,两名女仆正在为她按摩头部。
樱雪妃走上前来,眼神冷漠,也不说话,如见仇寇一般。姬文秀让女仆们停止按摩,她坐了起来,看向樱雪妃,冷冷道:“怎么,现在入了审判院,已经不将我放在眼里了?这么多年来,你一封书信,一个电话都没有。今日回来,又满腹怨气,我倒想问问你,是我们哪里对不起你了?”
樱雪妃落座之后,淡淡一笑,道:“我知道,你肯定永远都不会承认你做过的事情。只是,你这样质问我,真的让我觉得无比恶心。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你也不用再说什么,你演戏不嫌累,可我看的累。有些事情,你心里明白,我心里也明白。毕竟,谁都不是傻子。我今日回来,不是想听你数落我的。白天,人前我给你留了面子。现在,收起你那一套。而且,我明确的告诉你,不可能就这么算了。所有的债,我都会一点一点讨回来。”
姬文秀脸色微微一变,接而厉声道:“你嘴里都是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你好好说说,是什么债?是你欠我的债,还是我欠你的债?你这个小畜生,当初生你的时候,若是知道你这般忤逆,就该当场将你丢进水桶里闷死你!”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