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oqk玄幻小說 食戟之蓋世龍廚-第二百二十八章、石家動物園《石家莊》。-p5tla

其他小說

食戟之蓋世龍廚
小說推薦食戟之蓋世龍廚
石客和石富的追逐战最终以看了几个小时,悠姬饿了,老爷子宣布开饭,石宽去做饭结尾。原本胜利者应该是石富的,他都开去仓库拿油桶,准备加满油继续追了。石客呢,也已经跑不动了,果断选择去厨房给石宽打下手,石富实在是不敢去厨房闹事啊,哪怕老爷子不在。
这哑巴亏,石富吃得老鼻子郁闷了,气得他开饭后多吃了两碗。
“哥,别光吃饭,来,补补体能。”石客给石富夹了块葱爆牛肉。
“牛……呕……”石富在石客的提醒下,回味起了牛尿的滋味。
“这不能怪我啊,大哥做的菜。”石客立马指了指石宽,甩锅。
“哥……你有了小的,不要老的了。喜新厌旧啊~~!”石富哭丧着脸说到。
“得了吧。你一年到头也就在石客手里吃过亏……石客没出生的时候你欺负我还少啊?谁有事没事抢了我的玩具还跟我妈告黑状说我欺负人来着?”石宽抬了抬眼,眉毛一挑,(_)。
“五六岁的事,你都还记得啊?”
“六岁那年,你抢我爷爷送我的锅的时候,还记得我挥着锅铲追了你多久吗?”
“一小时十五分钟四十秒……那是最后一次拿你的东西。拿了你的厨具就跟要你命一样……从此以后我就再没敢不经同意动你的厨具。那时爷爷居然在旁边幸灾乐祸也不帮我一把,给我的童年时期留下了刻骨铭心的心理阴影啊。从此以后,我励精图治,立下志向,自己能搞来的东西自己去搞,愣是把自己练成了我们家唯一的专职商人。”石富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这五六岁的事,你不也记得很清楚吗?”石宽挑了挑眉毛。
“这是心理阴影。”
“也就是个深刻记忆啦。”
“没我留的记忆深刻。”石客摆了摆手。
“你还提?!”石富筷子一伸把石客刚夹到碗里的油焖大虾给夹跑了,一口吃掉。
“……,不带抢饭的啊~~”石客无语了。
“略略略~~~”石富公司里的员工恐怕打死也想不到石富这个高冷总裁会在家里抢饭外加吐着舌头嘲讽。
石富石宽石客三个人扯犊子,老爷子看向了坐在石客旁边大大咧咧扒饭吃菜的悠姬,“小丫头,好吃吗?”
“嗯!!好吃!这都是顶级菜品啊!”悠姬塞了一腮帮子的菜,跟个仓鼠似的。
“不行不行,这只能算是家常菜,毕竟好菜都卖出去了。当宴席招待客人还是差了点的。不用拘束,想吃就吃,当是自己家就好了。”老爷子非常谦虚啊。
“嗯。谢谢爷爷,我会努力吃的。这么好吃的菜,我可舍不得浪费。”悠姬加油吃了起来。
“嗯。”老爷子越看越喜欢,心里默默地琢磨,“这丫头吃饭的劲头真是越看越舒坦啊~不挑食是个好孩子~”
“这么好吃的菜,我要拼命做,超常发挥才能做出来啊。这里居然是家常菜可以天天吃,能有这样的家人,石客君真是太幸福了。”悠姬一边吃一边想到。
“对了,石客。你们这次回来是要去看熊猫?”石富扒了两口饭说到。
“嗯。”石客点了点头,啃了啃红烧肘子。
“那我明天安排一下。要摸熊猫得先办手续才能进去的。防护服、工作人员、喂熊猫的新鲜笋都得给你们安排好了。”
“嗯。谢了,哥。”石客拿着肘子挥了挥说到。
“一家人说什么谢嘛。我可是动物园的大股东,这点事还是很好办的。”石富摆了摆筷子,不以为然。
“为什么我们可以进去摸熊猫啊?”悠姬停下碗筷问到。(为了照顾悠姬,大家说的都是日语。)
“因为熊猫被我们保护的好,数量多了。你要换成东北虎斑鳖白鱀豚什么的,非专业人士,别说摸了,看都别想。”
“……,熊猫不是国宝吗?”
“国宝……澳大利亚国宝是考拉。那年一场大火,你看看烤了多少?国宝代表的是独有,不是稀有。”
“可是熊猫很可爱啊。”
“嗯。的确很可爱。不养它的人都是这么想的。但是,养它的人都知道,这玩意濒危,纯粹是自己作出来的。那些几百斤重的家伙对自己多重,从来没点数,就是爱往树上窜,你说要是光爬树那也倒没啥,就是喜欢往树杈上躺着。那小树杈儿容易吗?好不容易长那么大点,愣是承受了本不该自己承受的重量咔的一声就断了啊。你说你好好一头熊非长个猫的习惯,干吗啊?!大的耐摔不要紧。小的总要去接吧。我就去接过三回,最惨的一回高估自己的力量了,被个不大不小的砸得够呛。”石富疯狂吐槽,看来养熊猫没让他少费心,怨气很大啊。
“但是,它们长得很可爱啊。这样笨笨的,多萌。胖胖的,软软的,跟个毛茸茸的大团子一样。”悠姬想了想,觉得被熊猫砸一下很值。
“……,嗯。你说得对。”石富对于颜控无语了。
第二天一大早,悠姬背着小包跟着石客、石富以及老爷子一同前往石家的动物园。
动物园的大门是仿城墙样式的,巍峨的城门楼子透着一股浓浓的古朴风气。一到门口,抬头就看到门口的牌匾上写着三个大字,《石家庄》。
“哦哦哦!石家庄!这个我认识!跟西游记里的高老庄差不多一个意思吧!”悠姬秀操作了。
“……,嗯。你说得对。”给动物园起名字的老爷子一脸懵逼,当初可没想这么多啊。
“我就说这名字迟早会被别人吐槽的嘛。”石富马后炮了。
“咋滴?要不你换个姓氏?”老爷子不爽了。
“怎么会不满意呢?既合适又贴切~!这名字起的简约大气,文风古朴啊。您看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字。那一笔一划之中所富含着的深意是多么的入木三分、刻骨铭心……”石富搓着手把平时手底下人给自己拍马屁的功夫全用出来了。
“得了吧。我丫的就是觉得起这名字可以玩玩地名梗,挺有意思的,根本没你那么多事儿。”老爷子嘴一张,泼了石富一头冷水。
“那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说明爷爷运道好啊。托您的福,我这动物园才能越办越好,咱们家的企业才能财源广进啊。”石富毫不气馁,一秒接话。
“……,做生意的就是嘴皮子利索。最大的好处就是是偶尔听听还挺让人舒坦。”老爷子斜了石富一眼。
“谢谢爷爷。”石富高兴啊。
“坏处是听多了就觉得嘴太tm碎,贼烦人,容易拍马蹄子上。有这说闲话的功夫,还不如像石客那样多干点该干的正事儿,拿业绩来邀功呢。我们走,丫头,老夫给你当导游。”老爷子摇了摇头。背着手,带头进了动物园售票处。
石宽和悠姬跟上。
“……,拍马屁拍马蹄子上了。”石客摇了摇头,跟上。
石富撇了撇嘴,一脸无语地瞅了两眼石客,撇到悠姬的时候恍然大悟,“该干的正事儿……石客有干啥正事吗?……,哦!老爷子这是想抱重孙子,催我了啊……石客这是女朋友?不太像吧?”
“小子,快点过来!这新来的门卫不认识我!不给票不让进!票都在你那里,过来验票!!”老爷子从售票处跑了出来。
“哎呀……我忘了门卫扩招了。来了!!”石富跑去解了围。
众人进了动物园,第一个地点,直奔猴山而去。
“悟空!!”老爷子朝着猴山喊了声。
一道棕色的身影直接提着一捧黄色的东西,窜出猴山跑到了老爷子面前,老爷子笑眯眯地rua起了猴头。
“哦哦哦!!这是不是你妈妈在比赛上放给我们看的那只会切菜的猴纸~?!”悠姬指着被老爷子rua的猴子说到。
“是啊。当时还能养在家里,现在嘛,法律不允许,就只好让他搬来猴山当猴王喽。”
“啊吼~~~”猴王让老爷子rua够了,端着自己提着的黄色东西给大家分了起来,是香蕉。
“嗯。真聪明呢。”悠姬接过了递过来的香蕉,被惊呆了。
“这可是我家的猴子能不聪明吗?”石客rua了rua爬上自己肩膀的猴,立马赶了下去,“喂喂喂……没好好洗澡啊。都有跳蚤了~~”
“啊吼~~”猴王落地后,撅了撅嘴,嘴一扁,跑去抱着老爷子大腿指着石客告状了。
“臭小子,干吗欺负你弟弟~!有你这么当哥的吗?”老爷子怒了,脑瓜子扇了过来。
“……,我输了。这是个来篡位的祖宗。”石客被一巴掌扇跪了,oTZ。
告别猴王,石客等人前往了狮虎园。
一进门,就看见一群胖老虎胖狮子慵懒地躺在园子里。老爷子和石宽低头瞅了瞅自己的腰身,居然没这里的老虎肥。
“哥,你这狮子老虎都给喂成猪了啊?”石客远远地伸手比划了一下,确认了,的确是老母猪的腰身。
“额……可能伙食太好了。”石富也是一脸懵。
“吃这么胖可对身体不好啊。”悠姬说出了想法。
“嗯。明天让饲养员赶着他们锻炼减肥。”
“让饲养员悠着点儿……别给饿急了,弄成喂他们了。”石客吐槽到。
“我让郝建他爸亲自来监工,不瘦下去,他就别回去了,在这里专职养老虎。”
“你这是借机报复上次郝建在法国坑你的事啊。”石客翻了个白眼,(_)。
“嗯。不行吗?几只老虎都搞不定,我还怎么把活交给他?”
“……,你这要求还真高啊。”老爷子说到。
“那是当然的,身居高位自然要有高要求,郝建他爸……”石富反应过来,刚才是老爷子答话了。
“怎么样?接着说。”老爷子板着脸眉毛挑了挑。
“郝叔叔的地位那么高都是他辛辛苦苦磨练出来的。帮这几只老虎减肥的小事,他肯定是没问题的。我相信他。”石富改口了。
“我看你平时挺闲的,要不到这里来下基层磨练一下吧?怎么样?愿意吗?平等待人这种事,你好像还需要再深刻认识一下啊。”老爷子算旧账了。
“好的。听您的。我可乐意来养老虎了。”石富哭丧着脸说到。
真想给自己两个大嘴巴子啊,老爷子说得对啊,这嘴真碎,说出的话都不带把门的。
“这些胖老虎懒洋洋的,没看头。走,去下一站。”看了一会儿,这些老虎狮子懒得出奇,动作慢得都快赶上树懒了,老爷子觉得没劲,带头走了。
第三站,野猪园。
进了园子,大伙又愣住了,赶紧走出大门看了看招牌,的确没走错,是野猪园。
里面的野猪居然有着一身棱角分明的腱子肉,健美异常。
“……,哥,你这儿的野猪是喂蛋白粉长大的吧?还是说空间紊乱了,这里的才是老虎狮子,刚才园子里的是猪?”石客一脸懵逼地看向了石富。
“我……我怎么知道啊?我又不是饲养员。”石富赶紧叫来了饲养员,指了指石客做案例,“小刘,这什么情况啊?几个月没来……这猪怎么都变他那么壮了?”
“别拿猪和我比!!”石客挥手抗议,╭(◣д◢)。
“这个……都是猴王干的。老太爷不是说了吗?只要猴王不伤害人就不用管它,不限制它的自由。我们都把它当祖宗供着啊。”小刘尴尬地笑了笑,看向了石棠老爷子。
“是啊。我是这么说的。这跟这些肌肉猪有什么关系?”老爷子一头雾水了。
“它自从来动物园后就每天都出猴山,整个动物园逛。然后,他最终确定了自己的每日目标……,每天都到这野猪园骑猪王玩,猪王一跑,其他猪也跟着跑,整个园子里的猪跟着猪王跑了几个月,就都练成这样了。不过,这也算是我们动物园的一大奇观,给我们创造了不少收入。”
“那隔壁的狮虎园里又是个什么情况?”
“猴王……它老是去仓库偷吃的,顺手还给老虎狮子们带快餐。老虎狮子们每天都不用动了,躺着就有猴王拎着食物串门。今天动物园食堂仓库门锁又被撬开了,少了三只鸡和两串香蕉……我们的巡逻设施形同虚设,这猴王整个一神偷啊。”小刘说得都不好意思了。
“……,额。你们以后还是管管它吧。这里这些猪倒没啥,多锻炼锻炼身体好。”老爷子把手里刚剥开吃了一半的香蕉藏到了背后,背着手老尴尬了。
“对对对。这后腿壮实的,做成火腿绝对给劲。”石客瞅着猪屁股说到。
“瞎说啥?小刘,以后别让猴王往狮虎园去投食就行。”
“那也要它听我们的啊……您又不让把它锁起来……”小刘哭丧着脸说到。
“我去跟它说说。你们先去熊猫园吧。”老爷子瘪了瘪嘴,跑去猴山了。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到咱们这里,有老虎也是猴子称大王。”石客无语地笑了笑,“走吧。去看熊猫了。对了,小刘,熊猫园猴王没去吧?”
“怎么说呢……猴王每天的最后一站就是熊猫园。不过,但也没闹出啥事,熊猫还挺喜欢和他玩的。”
“……,蚩尤大大的食铁兽们果然很喜欢和花果山的猴子溜达啊。”小龙的声音传了过来。
“那就好,要是它把国宝整变形了,我就只能把它送峨眉山去了。”石客擦了擦脑门上的汗。
“得了吧。它不就是不想离开老爷子才住猴山的嘛。你以为你能把他赶走?他可是花果山的猴子,大圣爷的法术他不会,偷桃盗丹的本事那可是天生的。送去峨眉山,我保证,他两天后就给你来一场猴族起义上电视,你信不信?”
“知道了。自从遇到你,我就是再见到什么传说,也不奇怪了。就让它在这里住着吧。老虎胖就胖点吧,这胖乎乎也挺萌,总比在外头风餐露宿强。到时候,让我哥多带他们跑一跑锻炼一下就好了。”
“你们还真让你哥上啊?不怕减肥变成喂食啊?”小龙插嘴了。
“爷爷下令了,除了给他多整点装备,我还能有啥办法?”石客耸了耸肩。
“得……我发讯息让猴王看着点儿,别真让老虎把你哥给吃了。”小龙掏出了一部手机,叭叭叭地按了起来。
“谢了。”
众人到了熊猫园,总算是感觉到正常了。翠绿的竹林幽深清凉,稀稀落落的阳光从竹叶间的缝隙中穿过。麻雀的叫声在翠竹的枝头响起。
“这里好像很正常啊。”石客摸了摸下巴。
话音刚落,猴王骑着熊猫从一行人面前慢悠悠地走过。一串小的熊猫在后面跌跌撞撞地打着滚跑。
“好萌啊。”石客点了点头,抱起一只小熊猫rua了rua。
“嗯,没错。太萌了。”悠姬抱着小熊猫扭来扭去的,被萌到了。
“是挺萌的。不过,好像有哪里不太对?”石宽rua着小熊猫隐隐约约觉得有问题。
“萌你个头啊!!熊猫怎么跑到笼子外头来了!?”石富第一个反应过来了。
“额?对啊。”石客愣了一下,看向了骑着大熊猫的猴王。
猴王面无表情地回过头,然后咧嘴一笑,骑着大熊猫跑出熊猫园大门了。
“我靠?”石客一个健步冲了出去,拖着大熊猫,把猴王提了回来,“过分了啊你!熊猫丢一只,我们全家都要吃不了兜着走啊!真想让我把你锁起来啊!”
“石富啊!!你们弟弟悟空不见了!”老爷子喊着跑了过来。
“在这里呢,差点带着熊猫出去游街!”石客把猴王提到了老爷子面前。
“这个……过分了啊。”老爷子很严肃地把猴王带到角落里去训话了。猴王像个小学生一样立正站好,站在角落里委屈巴巴。
石富和石客心里莫名的爽,啊,原来看别人被训是这种感觉啊。
石宽好奇地摸了摸自己的双下巴,这场面……有点新鲜啊,以往都是石客和石富当主角的。这次换猴了。
猴王被老爷子俘虏,一切回到正轨,也就老爷子治得了猴王了。
大家把熊猫们拖的拖,抱的抱,弄回了专属于它们的竹林熊猫屋。
石家动物园这里的安保措施很全面,但是对于动物的看管方面就比较宽松了。不然,弄个十几道密码锁,猴王绝不可能把熊猫给带出来,除非这猴王是齐天大圣本尊。
悠姬穿着蓝色的防护服抱着小熊猫不撒手啊。各种合影各种自拍,拍得那叫一个欢快。
悠姬通过网络一阵炫耀之后,石客的短信就没停过,都是自己认识的女生发来的,连乾日向子主厨也在凑热闹。
熊猫的魅力,势不可挡。
石客靠在大熊猫身上,一边翻着手机,一边rua着腿上睡到打呼噜的小熊猫,“明明能够靠战斗力吃饭,却非要往卖萌的方向发展。这天底下也就这独一份了。”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