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ifbl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蘭若仙緣 起點-第四二六章 傳法 斷因果推薦-xx98r

仙俠小說

蘭若仙緣
小說推薦蘭若仙緣
接连遭受如此重创,这慧悟和尚居然还未死去,当真是生命力顽强的很。
虽然他看上去已经不行,没了还手之力,但是无生还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生怕这位曾经兰若寺慧根超凡的高僧,佛、道、魔三修的天才还有后招,还会临死反扑。
慧悟和尚盘膝而坐,脸上露出几分笑容,只是看上去有些渗人,身后显出一尊佛像。
还来?
无生身后大日如来法相金身显现出来。
却见那慧悟和尚双掌变化不停。
先是佛掌,而后是佛门手印,最后变为佛陀一指。
“你可记下了?”他问无生。
嗯?无生一愣,这是在传法?
“佛门的神通还要到佛经中去参悟,但佛经也只是参详,不可尽信。”
“你还有何疑惑?”话语仍旧不急不躁,就像在和一个晚辈谈心。
“当年你为何叛出兰若寺?”无生想了想问道,他还真是有些问题想要问问这慧悟和尚。
“道不同自然不必留在那里。”
“道不同?你是入了魔!”
“何为魔?何为佛?佛魔之间,只隔一线。”
“你欲取罗刹王的肉身?”
“不过一具肉身,锁在那里,耗空了兰若寺千年的气数,只剩如今断壁残垣。”
慧悟和尚望着无生。
“大日如来真经修到高深处便可破掉那罗刹肉身,千百年来兰若寺高僧辈出,但是修成此经者寥寥无几,这是你的机缘,要好好把握。”
无生怎么听都觉得这慧悟和尚是在说临终遗言。
“帝王之家,心思莫测,因果已生,趁早了断。”而后他又说了一句。
无生嘴唇动了动,他还想问这慧悟和尚如何尽快的毁掉罗刹肉身,但是生怕他给自己下套,话到嘴边就停住了。
“我观是南阎浮提众生,举心动念无不是罪。佛,度不了众生!”
慧悟说了一句奇怪的话,然后口诵经文,无生细听却是华严经。
他就小心翼翼的守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慧悟和尚,考虑着是不是该趁机给他再来一下子。
却不料慧悟和尚身上突然散发出琉璃光彩,片刻之后又熄灭,紧接着有火焰从他身体之中燃烧了起来,那火焰由内而外,将他的身体点燃,他就端坐在火焰之中。
这是“自焚”?
不,涅槃!
他欲自行了断。
无生将法力笼罩此方天地,神识扫遍四面八方,生怕这慧悟和尚再元神遁走,那他可就功亏一篑了。
慧悟这肉身坚固,烈焰燃烧却极难毁掉,火焰慢慢的将他自身炼化。
烈焰之中突然升起光华,浮空而起,欲要飘向半空之中,无生见状伸手一按,袖中昊阳镜打出一道金光,将那团光华打散,然后又是一道金光落在慧悟身上,接着隔空渡佛法入这火焰之中,一手凌空画符,一道道佛门法咒落在那残躯之上。
他这不是在鞭尸,而是在消除隐患。
最终将这一具尸体化为了灰烬,在其中有几颗珠子,有的似白玉,有的似血玉,好似舍利一般,散发着光彩。
无生走到跟前,没用手去触碰,而是以佛剑渡魔尽数斩碎,然后以佛法将它们都化成了灰烬。
曾经的天才佛修,兰若寺心头大患似乎就这样被消除了。
无生还是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就没了?!
他又仔细的看了看,确认并无什么残留,方才收起慧悟和尚的“如意袋”离开。
一步踏空而起,一阵风起,他消失不见。走出去没多远,他便立即悄悄地折回来,躲在暗处,静静的盯着那摊灰烬,一阵风起,吹得四处都是,地上只是剩下一片烧焦的泥土,显示着这里似乎发生过什么。
一场大战之后这附近一片狼藉,却十分的安静。
无生一直静静地躲在暗处,他还是不太敢相信,那慧悟和尚就这么被他“超度”了。
毕竟不管是从兰若寺里遗留下来的传闻,还是斗法之中的所见,无一不显示出那慧悟和尚的超凡脱俗、绝顶慧根,饶是无生修行的乃是佛门最高神通,却仍旧是差点被他伤了神魂,夺去肉身,这还是修为大减,十不存一的慧悟。
当年能够在那一众高僧的围攻之下逃出来,然后又苟活了百余年,岂能没有点保命的手段?
他就坐在不远处的山峰之上,静静地望着那片地方。
远处,一座山中,身中幻象的几个人陆续从幻象之中摆脱出来,无不面色难看。
好厉害的神通,好可怕的幻象。
“他为何不开始就使用这门神通?”曲东来心有余悸的同时也很是不解。
若一开始他们身中这等幻象,一时半刻无法从其中清醒,那定然是命丧此处。
“许是他大意了。”叶琼楼道。
“哎,王生呢?”
两人四下张望,却不见无生的踪迹。
“不好,一定是他比我们早一步从那幻象之中清醒,去追那应望了。”
“那他岂不是有危险?”
两人想要离开,又看看尚未清醒过来的东海王和那两位供奉,对视了一眼。
“你留下,我去追。”说完,曲东来拔地而起,瞬间远去。
过了不长的时间东海王和那两位供奉也清醒了过来,脸色都很难看。
叶琼楼见他们醒过来了,急匆匆向东海王萧禹告别,去寻无生踪迹。剩下东海王和他身旁两位供奉看着四周被毁掉的山峰树林,入眼一片的狼藉,整片山都被毁掉了。
“两位先生,适才那幻象可是幽冥血海?”
“回王爷,应该就是了。”其中一位供奉道。
“只是一点幻象就讲我们捆锁其中,真正的幽冥血海该是何等可怕!想不到啊,本王身边居然潜藏着这样一个可怕的邪修,还被尊为了供奉,这是本王识人不明,还好发现的及时,未酿成大祸。”
刚才他们深陷幻象之中不能自拔,这个时候随便来一个修士或许就能够要了他们命,这样一个人就在他的身边,呆了一年多,细想想,东海王是出了一身的冷汗。
太可怕了!
“叶琼楼、王生和那位修士想必是去追那应望了,还请两位先生也去帮忙,务必除掉那个邪修,免得他为祸人间。”
“我们先护送王爷回府,再去追那邪修。”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