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bqpd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非洲酋長笔趣-第三百九十四章 跟蹤-myywu

都市小說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
丁肇强直接将晚上的庆功宴安排在丁家大宅里。
在中环一座庭院就占地有三四亩大小的独栋别墅,别墅宽敞的餐厅以及外接的露台足够开阔,可供三四十人同时用餐。
丁肇强这么安排,也是希望尽快拉近彼此的距离,能尽可能快的结束当前的混乱,让东盛各方面都走上正轨。
不过,大家都还要比较拘谨,庆功宴上喝酒都不怎么放得开,曹沫他又不喜欢喝得醉醺醺的感觉,而夜里才被拉过来当陪衬的曹雄,与钱文瀚、葛军及丁肇强他们也没有到放怀大喝的地步,因此庆功宴举办到八点半就杯盘狼籍结束了。
总体来说,也是算是兴致而归,而对他们绝大多数的人来说,夜晚当然不会就此嘎然而止。
钱文瀚、葛军以及曹雄、陈蓉等人都陆续离去,曹沫又跟丁学盛、丁肇强聊了一会天,正准备搭陈锋顺风车离开的曹沫,沈济喊住他:“你这个点准备干嘛去?”
新鸿、天悦都没有往东盛地产、东盛集团管理层里塞人,有关两家公司的经营管理方向等具体问题,就得是沈济负责居中沟通。
特别双方在卡奈姆等国的投资要进行整合,有太多的事需要讨论。
沈济这段时间不一定能脱身去卡奈姆,而曹沫则未必能在国内留太长的时间,趁着专门负责种植园管理的李齐虑在国内,沈济就想拉住曹沫多谈谈。
“……”宋雨晴不愿意跟曹沫当着这么多人同进同出,前脚先开车走了,曹沫正好有些事跟陈锋说,准备先搭他的车,然后找个地方下来再去找宋雨晴,见沈济从后面追过来,摊手说道,“我回国两天都没有歇过一会儿,我现在当然是找个地方买根鱼竿在我家院子后的沟里支起来,坐等鱼儿上钩啊!”
“曹沫!”许欣拿着手袋走过来。
虽说她跟郭建分道扬镳,彼此再无干涉,但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情,要说她心里一点都不好奇,那是自欺欺人。
之前曹沫都是跟钱文瀚、丁肇强以及丁学盛、沈济等人在一起谈笑风声,上前敬酒的高层接踵不绝,她想问一些事都没有机会,好不容易挨到庆功宴结束,她也是迫不及待的赶过来说几句话。
许欣走过来,听到陈锋在那里说“鱼儿来得好快”,再见沈济、曹沫两个家伙不怀好意的笑起来,莫名其妙的问道:“什么鱼儿,什么好快?”
“没什么,你喊我什么事?”曹沫手插裤腰袋里问道。
“我刚约了宋经理一起喝咖啡,你有没有空?”许欣是失婚少妇,她有事找曹沫打听,想要避嫌只能将宋雨晴拉上。
“啊,我才想起要回家辅导我儿子作业……”陈锋跟张俪的小孩都还没有上幼儿园,谎话张口就来,拿着车钥匙跟沈济挥了挥手,就钻进车里扬长而去。
“得,有什么事明天再聊吧,不打扰你们喝咖啡了。”沈济拍了拍脑袋也走回庭院里。
“……你的车呢?”曹沫等了一会儿,见许欣还在愣神想什么,问道。
“啊?!”许欣还在等曹沫有司机开车过来接,这会儿拍着光洁的额头,说道,“我的车停在东盛大厦,傍晚坐公司的车去酒店订酒席过来,都没工夫将自己的车开过来——我还在等你的车呢,你不是随时都有保镖开车跟着?”
“这倒是的!”曹沫习惯在车上谈事情,也不想表现出保镖前保镖后簇拥的感觉,因此在国内都不怎么坐保镖开的车,只是让保镖开车在一旁跟着,这时候见许欣没有将车开过来,便打电话给宋雨晴。
宋雨晴接到许欣的电话后,就直接开车上了高架桥,此时在赶往东盛大厦的路上,她想着在东盛大厦附近找家咖啡馆。
曹沫便让保镖开车过来,送他跟许欣去追宋雨晴……
…………
…………
宋雨晴先到东盛大厦对面的咖啡馆坐下,曹沫就让司机直接送他跟许欣进东盛大厦的地下车库取车。
他心里想着这样喝过咖啡后,许欣就可以自己直接开车离开,省得宋雨晴到时候还要好心送许欣过来取车或送许欣回住处,浪费他们春宵一刻值千金的时间。
东盛大厦看着高大堂皇,但跟任何一座写字楼一样,下班之后,特别是夜里的地下停车场都显得特别阴森;地下停车场的入口,冷寂得就像巨兽张开的嘴。
今天发生的事,给许欣造成的冲击太深,她平时绝对不会忘记的,但今天却死活记不起她早上到公司将车到底停哪个角落里了。
他们坐着一辆雪弗兰在地下车库一层、二层都兜了两圈,都还没有找到许欣那辆代步小车,曹沫问道:“你真确定今天将车开公司来了?”
“我忘了将车停哪个角落里了,但早上开车到公司,我怎么会忘呢?”许欣也有些焦急,说道,“我平时也习惯将车在几个固定的位置,但几个位置都没有我的车,难道我今天真被这么多事搞糊涂了?不应该啊!”
“得,我们先停下来,你慢慢想,今天的事情确实有些多,我脑子都有些糊,”
曹沫看到偶尔有加班的人下来取车离开,不想太引人注意然后传出流言蜚语来,便让司机将车停到车位上,让许欣冷静下来想她的车可能停什么地方,见许欣秀眉蹙起来,似在担忧的怀疑着什么,开玩笑安慰她道,
“你别瞎想担心了,你那辆卡罗拉没有哪个贼会惦记着——新海的偷车贼也是有眼光的!我妹妹将她那辆迈伦凯都停公共车库里。”
“不是的。”许欣有些忧心的说道。
“怎么了?”见许欣眼眸里忧色更深,曹沫问道。
曹沫话没有落,就见一辆湖蓝色的卡罗拉从车库的一个入口驶过来,许欣的美眸骤然睁大,难以置信的盯着那辆卡罗拉,下意识抓住曹沫的手,曹沫能直觉感受她内心的惊恐。
曹沫之前就知道许欣的车是辆卡罗拉,不会特意去记车牌,但这一刻也知道驶过来这辆卡罗拉就是许欣的车。
曹沫也是震惊的盯着那辆卡罗拉驶入斜对面的车位里,但可惜视角不对,看不清到底是谁在开许欣的手。
许欣手里正拿着车钥匙,对方能打开车门、启动开出去,但这时候又开回来,显然又不是偷车贼?!
“我就记得早上到公司,将车停那里,谁会将我的车开走还开回来,他怎么会另外还有一把我车的钥匙?”许欣吓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一手握住车钥匙,一手拽紧曹沫的手掌,盯着斜对面。
片刻之后,就见眼角、嘴角抹上碘伏、贴有创口贴的郭建,从那辆卡罗拉里走出来,手里提着一只印着“某某大药房”字样的塑料袋。
他下车后先到车位左右前后看了好几眼,似乎确实车停得正不正,又打开车门往里巡视了好一会儿,似乎确认车里也没有异样,才最后将车门关上。
然后郭建走到一旁的柱子旁蹲下来,似乎在地下停车库等了很久……
曹沫感觉到许欣的身子都在发抖,抓紧她的手,安慰她说道:“你们离婚后,车的备用钥匙在郭建手里也很正常。”
“不,离婚后,他特意将这车的备用钥匙给我了,还说过从此再无牵涉之类的话,”许欣深吸一口气,都感觉骨子里有难以自抑的寒意,说道,“而这段时间我总感觉有什么人在盯着我,我还以为工作太累才变得疑神疑鬼,都准备下个月将年假给休了,调节一下心情。他平时都隐瞒得很好,这时候却装作一副特意在车库等我很久的样子,大概是下午时我让他误会了什么?我要不要去跟他说清楚?”
“……”曹沫抓住许欣的手,没有让她下车,说道,“他已经变得不可理喻,你不要去跟他接触。”
今天下午许欣看到郭建被陆家叔侄暴打,于心不忍才出声制止,郭建误以为许欣余情未了,夜里赶过来想见许欣,或者心里期待重续前缘,这倒也没有什么,也是人之常情。
不过,郭建除了平时暗中跟踪许欣的生活外,手里竟然还藏有许欣的车钥匙,这个怎么想都有些恐怖了。
郭建刚才定然以为许欣不会这么早回来,才开许欣的车出去买药,然后回来又将车停回原处。
他这心思怎么也太碜人了,难怪许欣会被吓住。
更关键的是下午时,他们亲眼看到郭建打车离开东盛大厦,那郭建又怎么确认许欣没有将车开出东盛大厦,夜里有可能会回到东盛大厦来取车呢?
最大的可能就是郭建在许欣车底盘或者哪个角落装了跟踪定位设备!
许欣跟这种人有可能说得清楚吗?
…………
…………
曹沫也不想让郭建看到他这么晚跟许欣在一起。
一是对这种人解释不清楚,二来他随时有保镖跟随,倒不怕郭建敢对他怎么样,就怕郭建走极端,会去伤害许欣。
曹沫给宋雨晴发了条短信,简单说了一下缘由,想让她先回去,然后他陪许欣就安静的坐在车里等候。
宋雨晴知道这样的事情,哪里肯一个人先回去,她坐上另一辆有保镖跟随的奔驰商务车,就在车库入口的林荫大道等候着曹沫、许欣。
过了半小时,郭建接了一通电话似有什么事情找他,一脸不情不愿的离开——守在车库入口外侧的宋雨晴也确认郭建坐出租车离开,曹沫才让保镖兼司机开车,送他跟许欣离开东盛大厦。
“到底怎么回事,郭建怎么可能会有许欣你的车钥匙?”宋雨晴坐上车,刚才曹沫在短信里说得比较简略,很多事情她都没有理清楚,关心的看着许欣问道。
借着路灯光,曹沫看着许欣苍白的小脸,将许欣这段时间怀疑被人跟踪等事都说给宋雨晴知道。
“郭建疯了?”宋雨晴震惊问道。
“也不是今天就这样子了。”曹沫叹了一口气,自从在德古拉摩知道郭建向陆彦建议买凶-杀人,他就知道郭建彻底走上邪路了,但当时没有想到他会对许欣有这种心理扭曲的举动。
“你们送我到附近的酒店吧……”许欣特地喊住曹沫,就想了解郭建被韩少荣收买的细情,她怀疑曹沫早就知道这事,但现在这些问题似乎都不再重要,她也无意关心,就想着先找家酒店住下来。
“你怀疑你的住处,郭建也有钥匙?”曹沫问道。
“我现在住的房子,虽然是后租的,但有几次从公司回家,总感觉有些东西移动过,跟早晨出门时有些变化——我一直以为是自己工作压力太大。”许欣双手捂住脸,有种想痛哭一场的感觉。
“你今天先住我那里去吧!”宋雨晴知道许欣父母家就在附近,但想到许欣也许是担心住父母家,郭建纠缠过去时有可能给她父母带去不可预料的危险才决定先住酒店的——不过,她怎么可能真让许欣孤零零的一个人去住酒店?
“许欣你今天晚上先住雨晴那里也好,明天我跟沈济打个招呼,直接调你进西非分公司,暂时先离开新海一段时间再说……”曹沫说道。
许欣的事,曹沫不便替她出头,但也不忍心真将她一个人扔哪家酒店里去。
而在国内,他也没有办法用一些简易粗暴的手段去收拾郭建。
很显然安排人暗中痛殴郭建一顿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那他就只能暂时先安排许欣离开新海。
安排许欣调入西非分公司,再前往德古拉摩工作也非常的顺其自然。
毕竟双方合作接下来的一个重点,就是整合双方在卡奈姆的项目资源,许欣一直跟进双方在科奈罗食品、天悦工业等项目的合作,又曾在卡奈姆短期工作过几个月,无疑也是派往西非的最佳人选之一。
…………
…………
“苏姨早啊,这么早就去公园锻炼身体啊,我发现苏姨你越来越漂亮了,我要是早生十年,啊,早生十年还不够啊,我还以为苏姨你就比我大十岁呢——我这不早上起床买早点,一不小心买多了,想着雨晴姐可能还没有吃早饭,就给她送过来嘛?你去忙,我自己进院子喊雨晴姐——都七点钟了,她怎么还睡懒觉啊?”
宋雨晴还没有起床,听到曹沫跟她妈在楼下说话的声音,粉脸有些发烫,怕许欣睡隔壁也已经醒过来了,穿着睡裙就赶忙下了楼,将曹沫堵在楼下。
“你干嘛来了?”宋雨晴下楼见曹沫站在客厅门外,贼头贼脑的往里看,伸手敲了一下他的脑袋问道。
宋雨晴还没有梳洗,丰密的秀发披散下来,半遮住鹅蛋美脸,长翘的睫毛下,明媚动人的眸子里藏着甜蜜的浅笑,俏直的鼻梁下那丰润红艳的嘴唇,有着勾魂般的妩媚。
跟诸女关系越深,曹沫越能发现她们不同的美来。
雨晴穿着睡裙,下摆有些短,露出丰腴长腿以及将睡裙都明显拱起的丰隆臂部,是最引诱曹沫的地方,皮肤是那样的紧致、光滑、雪白……
“你说我干嘛来了,不是担心你们吃不到早餐吗?”
曹沫将早点扔茶几上,迫不及待的将佳人轻搂入怀,感受那惊人的柔软跟弹力,调笑问道。
曹沫也知道许欣在楼上,拉着宋雨晴往一楼的客房里钻,狠狠的享受过一番后,再美滋滋的一边在楼下吃早点一边等宋雨晴以及许欣洗漱下楼,赶往公司,约沈济在天悦总部见面。
“这事也好麻烦,要是直接撞破了,是可以报警给他一个教训,但现在还是假装不知道为好,”
沈济得知昨夜发生的一幕,说道,
“我昨天在大宅坐到十二点钟,聊西非分公司的人事调整,赵新宇可以调回来任海外部副总裁,王建中接替赵新宇出任西非分公司总裁——赵玲之前是跟丈夫闹离婚分居,才愿意调到西非分公司的,出国后夫妻又和好了,一直想调回来,我还头疼换谁过去呢,现在这个问题就直接解决了……”
在中国还是倾向女性守家、照顾家庭,西非分公司这么多派遣员工,前后也就宋雨晴、王文、赵玲等屈指可数的几个女职员。
而王文跟冯睿走到一起,被调回国内来后,赵玲在德古拉摩连个说话的伴都没有,就更不愿意留在海外;虽说派遣海外的收入颇为可观。
双方在卡奈姆等国的项目要进行整合,大的思路还是尽可能缩减中高层派遣人员规模,但西非分公司一下子调两名高层回来也不现实,现在正好将许欣安排过去顶替一段时间。
而许欣随时可以名正言顺的直接出发去卡奈姆,不用再提心吊胆的在国内逗留。
许欣不要说取车,现在连住处都不敢回。
这事也简单,车子直接丢东盛大厦的地下车库里不理会就是,然后拉上有心想去卡奈姆跟冯睿团聚的王文,回家收拾行李就可以了,甚至可以直接安排公司的小车司机接送……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