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3ul9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生活系遊戲 起點-第七百九十三章 逆襲閲讀-6xfnb

都市小說

生活系遊戲
小說推薦生活系遊戲
截止到晚上十点,粥铺的菜品基本上都卖的差不多了。
剩了一些粥和绿豆汤但不多,全被刘倩喝了。点心基本上都是现包的,一点没剩下,到了快十点的时候店里依旧有客人在等,想要打包多带些点心回家。但孙茂才忙了整整一天,精力有点跟不上,江枫便出面跟那些客人说粥铺十点钟就要打烊,不再营业,让客人们早些离去。
几乎是十点一到,江枫几人就停下了手中的活,把停止营业的招牌挂上,收工不干。
实在是太累了。
哪怕是干了几十年厨师的孙茂才,也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累的一天。
孙茂才其实是最累的,从中午宣传立牌摆在门口开始孙茂才就没停过,一直在包点心,各色点心跟流水线生产一样源源不断地从他手中诞生。
就算是机器这样连续运转近十个小时也得停下休息维护,更别提人。结束手上的活之后孙茂才连手机都不想玩,静静地坐在大堂的桌子上发呆,等待工作人员统计结果,宣布第一周各大餐馆的积分与排名情况。
其余三人也没好到哪去,也就江枫稍微好一些,有刘倩帮着打包外卖他的工作量少了很多。在其他人都休息的时候江枫简单收拾了一下后厨,收拾完后厨后才惊觉其实自己现在饿得厉害。
他们四人今天一天基本上都没怎么吃东西,早上随便吃了点,中午因为生意不好没胃口,后面是直接忙得没空吃饭。就在江枫琢磨着要不要出去买点东西给大家垫垫肚子的时候,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打电话通知他们去咖啡厅集合,统计结果已经出来了。
“结果已经出来了,他们叫我们去咖啡厅。”江枫高声道。
疲惫的众人顿时打起精神,起身准备去咖啡厅。
“什么咖啡厅?我们现在去咖啡厅吃饭吗?”刘倩没搞清楚状况,不明白为什么大家要去咖啡厅。
江枫这才想起来刘倩什么都不知道,只能简单的同她解释:“嗯,其实今天我们是在录一个综艺节目,今天是一个测试,我们现在要去咖啡厅那边,等结果排名出来。”
刘倩似懂非懂的点点头:“那咱们等下还吃饭吗?”
江枫:?
不愧是你。
刘倩忙了这么久,于情于理江枫都该请她吃顿好的:“要不你跟我们一起去咖啡厅,你在外边等一下,等结束了,我在请你吃饭。”
“好呀。”刘倩跟着江枫他们一起去了咖啡厅。
此时的咖啡厅和早上的咖啡厅又有一些不同,里边的仪器还有一些杂物,甚至很多占地的装饰全都被挪开了,取而代之的是七张圆桌。每张圆桌边上都有四把椅子,显然是给七家餐厅的参赛选手准备的。
江枫注意到,咖啡厅里多了很多人。
有很多他没见过的生面孔,也有一些从来没有来过但他认识的人,比如许成,彭长平,凌广昭和卢晟。凌广昭正笑呵呵地同许成还有彭长平套近乎,这个场景被刚迈进咖啡厅的佟德晏看到了,发出了非常不屑的冷哼,很显然他和凌广昭的关系并没有缓和,只是因为一些不知名的原因回来帮八宝斋站台帮忙。
虽然佟德晏依旧是老样子,凌广昭却态度大变,一见佟德晏便热情的迎上去嘘寒问暖,问他今天有没有累着,问完佟德晏问郑思源,然后在关心另外两个不配拥有姓名的八宝斋厨师,俨然一个当代好老板。
凌广昭突然从黑心资本家变成了当代好老板,这使得在场的另外一个老板卢晟显得有些尴尬,便有样学样地上前对永和居的厨师嘘寒问暖,问完之后还顺道来关心了一下江枫。
“恭喜啊,我一开始听说你们挑了那家粥铺还以为你是出了一记昏招,没想到居然是绝杀,看来这次你们泰丰楼有望出线了。”卢晟笑着道。
他这么说江枫顿时就明白今天泰丰楼的测试成绩应该相当不错,实现了来自倒数第一的惊天大逆转。
“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江枫问道。
“刚来不久,这不是想来听个结果嘛,想看看永和居有没有戏,现在看来估计是没戏了。”卢晟有些无奈。
就在他们聊天的功夫,各个摄像的机位已经架好,主办方的工作人员也拿小喇叭喊了两句,示意大家坐好安静下来现在要宣布结果了。
看过综艺节目的人都知道,宣布比赛结果的时候主持人的说话速度都会变得特别慢,该停顿的时候不停顿,不该停顿的时候仿佛失了声,用这种大家都非常不爽的方式来制造紧张焦灼的氛围。
宣布结果的主持人有两个,一个说中文,一个说英语。
“经过为期一周的积分赛和今天单周测试,目前第一周的积分和排名情况已经统计出来,现在由我宣布排名第一的餐厅。”主持人在宣布排名的时候旁边有一个贴了纸的白板,每宣布一家餐厅就会揭开一条,上面会有测试积分,周一至周五的经营积分以及总积分。
“本周排名第一的餐厅是知味居,总积分8762分,恭喜知味居的四位参赛选手。”
江枫看了一下,知味居先前五天的经营积分非常高,足足有6300多分,也就是说今天知味居测试的分数只有2400多分,连一千份糕点都没有卖到。
其实仔细想想也正常,测试是从上午十点开始的,但白案糕点所需的准备时间很长,到了晚上糕点铺的生意反而不会有白天那么好。寻常早餐包子铺如果五六点钟开始卖包子的话,凌晨一两点就要开始准备,糕点蒸制也需要时间,今天孙茂才包了那么久点心其实也不过百来笼——越到后面速度就会越慢。
但无论如何,8762分绝对是一个超高的分数。
“本周排名第二的餐厅是顶层餐厅,总积分6197分,恭喜顶层餐厅的四位参赛选手。”
顶层餐厅的经营积分是3700多分,测试分也是2400多分,作为一家西式甜品店这个积分可以说是相当不错了,江枫觉得顶层餐厅能有这么高的测试分,应该是因为天热卖出了不少饮品的缘故。
甜品的制作时间也不短。
话说回来,性价比最高的要数粥了。一熬一大锅,卖能卖很多,最关键的是能同时熬,只要锅和灶够多想熬几锅熬几锅。
“本周排名第三的餐厅是八宝斋,总积分5313分,让我们恭喜八宝斋的四位参赛选手。”
江枫:?
???
八宝斋???
江枫下意识看了一眼凌广昭,凌广昭已经喜形于色,笑得合不拢嘴,嘴角都快撇到天上去和月亮肩并肩。
八宝斋的经营积分为2300多分,测试积分足足有近3000分,很显然他们今天的炸串生意真的很不错,八宝斋这四位厨师中绝对有一个是炸串高手,凌广昭也是真的走了狗屎运。
“本周排名第四的餐厅是泰丰楼,总积分4999分,让我们恭喜泰丰楼的四位选手。”
泰丰楼的积分纸条一揭开现场就发出了小声的惊呼声,原因无他,泰丰楼的测试积分太高了,足足有4380分,这个分数可以说是一骑绝尘。
泰丰楼能拿到这么高的分主要归功于外卖满减,这年头的人为了凑满减,什么菜都能点出来,从怡宝到可乐到橙汁到绿豆汤,只要能凑满减,不管爱不爱吃什么都敢点。原本可能只想点份点心点份粥,点完之后发现居然还差六块钱满减,于是乎饮料和小菜就安排上了。
江枫离开粥铺之前简单的估算了一下,今天光矿泉水和碳酸饮料就卖了不下两百瓶。
其他店可能就输在了他们不卖矿泉水和碳酸饮料上。
毕竟今天是按份算钱,只要卖出去了,哪怕是一瓶水,都算三个积分。
知道了自家店的积分后江枫对剩下的餐馆的积分就没那么在意了,淮阳楼排第五,永和居第六,程记酒家第七。也难怪卢晟刚才跟江枫说话的时候笑容有些苦涩,永和居第一周就排第六,十有八九是出局了。
公布完积分和排名也就完事儿了,大家忙了一天都挺累的,只想各回各家吃饭休息。
节目组最后宣布了下周的比赛时间,由于今天的测试比较劳累,所以周一定为休息日,比赛时间为周二到周六。外地餐厅的参赛选手周一还要赶回去,在休整方面多少要吃点亏。
说完这些话,大家也就都散了。
“恭喜啊。”
“真是恭喜了,下周加油。”
“恭喜恭喜。”
在场的基本上和江枫还有孙茂才认识的,都会跑过来跟他们道一声恭喜,泰丰楼一下从板上钉钉的出局组变成了有望出线组,参赛选手的实力又是有目共睹的强,在这种时候大家自然要锦上添花,多说一句恭喜也不会少点什么。
“社长你们好厉害呀,那个什么测试积分居然有四千多分是最高的。”刘倩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跑进来了,也没人拦着她,可能是节目组的人把她当成了好味道的工作人员,好味道的工作人员把她当成了节目组的人。
“多亏了你今天帮忙,不然我们哪能有这么好的生意。”江枫笑着道。
“是啊,今天我们都要谢谢你。”孙茂才现在缓过劲来了,露出笑容,“我知道你饭量大今天点心没吃够吃过瘾,改名儿有时间来泰丰楼,我给你做一桌正宗的粤菜,管饱管够绝对让你吃过瘾。”
刘倩此时还不知道孙茂才的这个承诺有多诱人多让人羡慕,高兴地道:“好啊好啊,谢谢孙叔,我也想尝尝正宗的粤菜是什么味,我还没去过粤省呢。”
“我叫我爸明天寄两罐泡菜过来给你,倩倩你现在不是上班了吗,要是觉得公司附近的外卖不好吃就在吃饭的时候配点泡菜。”吴敏琪笑着道。
“哇,琪琪你太好了!”刘倩欣喜若狂。
孙继凯和刘倩完全不熟,想了想觉得自己的粤菜手艺在孙茂才面前不值一提,没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犹豫了许久才道:“下次有机会我请你吃干炒牛河。”
江枫:?
老孙你变了,你曾经最引以为豪的可是你的文昌鸡啊!
虽然老翻车。
大家的承诺都很诱人,但那毕竟都是以后了,做人最重要的还是要专注眼前,刘倩就是这样一个活在当下的人。
“那我们现在吃什么呀?”刘倩问道。
江枫看了眼手机,主办方做事比较磨叽,现在都十一点了。除了烧烤店,炸鸡店和少数会营业到凌晨的饭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比较好吃的饭店正在营业。
“我爸应该还没睡,要不我打个电话让他炒几个菜在炒点炒饭,咱们凑合凑合垫吧吃了。刘倩你现在住哪?我看一下距离远不远。”江枫提议道。
“不远的,不远的。”刘倩连江枫家住哪都不知道就表示不远,“我明天九点上班,公司离我住的地方很近,可以八点钟再起床,今天晚点睡也没关系,到时候我打车回家就行了。”
“累了一天吃什么炒饭,晚饭我都做好了,本来是想着某些人今天忙了一天肯定辛苦了得吃点好的,但现在看来他们应该没那么辛苦,你们要是不介意的话去永和居一起吃吧。”彭长平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江枫身后,笑眯眯地道。
韩贵山和许成这两个本该日理万机的大脑,非常淡定地坐在不远的桌子边,脸上写满了我要蹭饭。
“当然不介意,能蹭您的饭我们高兴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介意呢?”
“那就走吧。”彭长平打了个哈欠,摇摇头,“你们录个综艺节目可真是太累了,每天都要忙到这么晚,连饭都没工夫吃,也难怪有人饿到脑子都不清醒,明明不会做饼非要选饼店。”
这显然是在骂徒弟了,永和居的参赛选手里有一位就是彭长平的徒弟,只不过没教几年彭长平就出国了。
不曾拥有姓名的徒弟惭愧地低下了头,不敢说话。
“社长,咱们现在是去永和居吃饭吗?”刘倩问道。
“对,去永和去吃大餐。”江枫一时没忍住也打了个哈欠,想了想还是多嘴叮嘱了一句,“你到时候少吃点,别吃多又吃撑了。”
他实在是有点困了,不想这么晚还要送刘倩去医院洗胃。
刘倩:?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