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s6ea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真的不是重生 愛下-第1427章 手拿把掐的事兒相伴-c3omv

都市小說

真的不是重生
小說推薦真的不是重生
“我明天下了班去找大伙说说,买不买的,让他们自己定呗,也不用劝。”
“嗯,那到是,你把话带到就行了,别的不用管,我也就是尽份心思。你弄一套吧,弄套大点的,手头税费能凑出来吧?”
“那能。这么多房子,要是都要的话,你不赔钱哪?”
“赔不着。我要是就指望着这五十来套房子挣钱可完了。再说也不可能都买。你们几个要是想来省里买也行,这边房子多,到时候我给你打个招呼。”
“那不用,去那边买有啥用啊?也不可能搬过去,班不要啦?刚才这老板说咱们这边坑木场那块儿要起房子,还说这个好呢,近。也是电梯房。”
“坑木场啊?你想在那买?”
“不是,这老板刚才说了一句。我买得起呀?”
“能啊,那也是我的,你要想买那我让人给你留套大的。不过,我还是劝你来市里,咱们那边闭塞了,以后的发展肯定不能太好,市里的话,孩子将来上学什么的也方便。”
“行,我听你的。我想着咱们同学肯定有不想去市里的,要是这边估计差不多。不是谁都想走,再说走了干什么呀?在这管着好赖能吃饭。”
“也是。那也行,两边都行,让大伙自己选吧。就是这边要等一等,估计得明年能盖好,明年上秋以后了。”
“那也行。其实我都想在这边买。这边得比市里便宜吧?”
“肯定要便宜,不过也便宜不了太多,得两千左右吧。到时候区里能要一部分,都谈好了。”
“和区里干部住一起呗?”
“对,区里分给干部住。我就不陪你聊了,你去忙吧,让大伙快点决定。有空去京城找我。”
“行,有空肯定去。那挂了啊。”
“嗯,白白。”
那老板凑过来,给班长递了根烟。班长摆摆手没要:“我不抽烟。”
“谁呀?你那个同学?”
“嗯。坑木场也是他的。这小子,现在大发了。昨天我们在一起吃饭都没说这些,我都不知道。”
“拿你们当哥们呗,说了像装逼似的。这才是牛逼的。说多少钱?”
“说得两千左右。区里买了不少。”
“哎,兄弟,帮我弄一套呗?定一套。”
“明年秋后才能盖好,到时候你自己去买呗。”
“那我还买个屁呀?能轮着啊?遇着是缘分,你看你这就跑我这打电话来了,对不?帮我弄个名额,你手拿把掐的事儿。”
“打不了折,我不可能和他张这个嘴。”
“不用打折,卖多少我给多少,就是这不是排不上嘛。到时候哥肯定不让你白忙活,行不?肯定不白帮忙。”
“那到是不用,要是有的话说一声到行。我不敢和你保证。”
“那你就开玩笑了哥们,看你们这关系,你说话指定好使。我又不图占什么便宜,就是定一套。这区里一买,到时候咱们小老百姓能挤上啊?是不?”
道理确实是这么个道理,区里虽然人口没多少,有钱人不少,挤一挤买套房子的钱大部分都能弄出来,借钱也不费劲。
要是真的知道区里买了给干部分,只要稍微有点头脑的肯定得想办法住过去。到时候一般人还真轮不上了。就那么大一块地能盖多少?
班长有点为难。但是关外人都有这么个特点,就是好面子,好说好商量的情况下不太会拒绝别人。
“要不你直接打个电话问问不就行了?行就行,不行我也就死心了。”老板把电话推了过来。
老黑想了想,也实在是落不下这个面子,拿起电话又给张彦明打了过去。这也就是张彦明始终用的是钢都的号,要不然电话费都得叫他肉疼。
“嗯,老黑,怎么了?”张彦明正和几个安保员还有小姑娘一起吃烤串儿,用肩膀夹着电话接听。
“就是,刚才打电话嘛,这个公用电话的老板听着了,他想在坑木场买套房子,让我问问你……要是不好办就算了。”
“这有什么不好办的,自己盖的房子。行,卖谁都是卖,你带他去公司签个协议交点保证金就行了。那什么,不能白帮他,你把电话给他。”
老板就贴在边上竖着耳朵听着呢,马上喜笑颜开的伸手接过电话:“喂?你好老板。”
“呵呵,”张彦明笑了一声,耸了耸肩膀:“要买房子叫我哥们带你去签协议,交两万保证金。要是不买了保证金不退啊,到时候别闹。”
“行,说好的事儿不能变。那个,老板,我问一下,房子盖多少套?区里买了多少?能问吧?”
“一共……一千来户,区里定了四百套,具体数字现在不好说。你要是想要的话就去把协议签了,到时候肯定有。
还有,我同学也不能白帮你忙,素不相识的,对吧?你给拿三千块钱吧。你把电话给他。”
老板皱了皱眉,把电话还给老黑。
“那什么,我和他说让他给你拿三千块钱,这钱你收着。我给你三十个名额,一家三千块,五千也行,你自己着摸吧。噢,就这样。”
“好吗?”
“有什么不好的,现在是别人求你。你以为好房子那么好买呀?就这样吧,我挂了。”
张彦明挂断电话。
班长有点懵。这就三千?还可以要五千?那三十套下来,我靠,那不是十来万了?马上有点冒汗。
其实张彦明就是帮他凑房子钱呢,他家里条件不太好,但是给钱他肯定不能要,也伤面子。
01年这会儿房子俏,不好买,拿着钱到处求人买房还得排号的有的是,要不然也不会把开发商一个一个喂的那么得瑟。都是惯的。
主要是好房子太少。这会儿地产业还不是大踏步到处跑马圈地粗制滥造的时候,还都聚在大城市精心打造项目。
“你这同学厉害。什么时候聚聚呗?我请。”老板点了根烟,说了一句。
“那挺难,他家搬京城去了,这次是我们同学聚会特意回来一趟。”
“他家里干什么的?”
“原来就是选厂的工人,他也是。后来做买卖发了搬走了。市里步行街那鞋城是他哥的。”
“枫城啊?枫城是他家的呀?”
“要是我有这同学,关系还这么好,还上啥班啊?随便给你个小项目,手指缝滴落点都够你吃几辈子了。”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