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ngl1火熱連載小說 紅樓春-第五百三十四章 槍殺林如海!讀書-7dx1p

歷史小說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布政坊,林府。
“呀!怎这会儿来了,爹爹还没回来呢!”
清竹园内,黛玉惊喜莫名的看着从天而降的贾蔷,尽管昨儿才见过面。
但是,本以为又要好几天才能见着的心上人,昨日檀郎今又来,自然欢喜。
贾蔷自然不会沙雕一样说因为有事,而是弯起嘴角,眸光中蕴满喜欢的看着黛玉,柔声说了句:“我想你了!”
“噫~~~”
紫鹃和雪雁是想忍来着,可实在忍不住。
二人听闻此言,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冷颤,看到对方手腕胳膊和脖颈处,起了一层密密的鸡皮疙瘩。
黛玉却不同,一颗心如同掉到蜜罐里了,虽然她比紫鹃、雪雁更清楚,贾蔷必是有事才赶来的,但能有这样一句话,一样甜蜜。
如今的她,已经渐渐领悟了,过日子难得糊涂的真谛……
原本以她的性子断然不会,但为了心上人,她愿意。
似乎好久没仔细看看黛玉了,这一会儿,贾蔷静静的看着黛玉那双似氤氲着清洌晨露的明眸,黑白清明。
看到这双眼中,对他的丝丝想念和浓浓的关心。
那是,将身心都托付给了他,至死不渝的一份情意。
贾蔷轻声道:“这一段丧事已经忙完了,我天天都能来瞧你。除了有皇命外,以后再忙也来。”
其实两人都不是性情黏糊之人,并不需要无时无刻都在一起。
各自都有自己的事做,不说贾蔷,黛玉也会做做针凿女红,读读书写写字,偶尔提几句诗联,又或是帮贾蔷誊抄话本小说。
自有她的生活乐趣,并非是依附贾蔷而生。
但,若是每天都能见一面,聊几句,黛玉心里就会很踏实。
听闻贾蔷这般说,她心里当然喜欢,只是……
“便宜不便宜呢?”
那双蕴着风流韵的星眸,看着贾蔷含笑问道。
贾蔷立刻拍起胸脯,砰砰作响道:“怎么不便宜?若不是先生和姨娘不许我住这,我早搬到林府来过了!”
“呸!”
黛玉本是轻咬薄唇忍笑看着他,听闻此言,登时忍不住笑出声来,啐道:“又来哄人!”说着,明眸又是轻轻一转,笑道:“就怕你往布政坊来得勤,丰安坊那边不喜呢。人家又是帮这,又是帮那,还巴巴让人送去了补汤,可不是为了让你冷落人家孙女儿的。”
这醋味哟……
贾蔷看着黛玉,温声道:“林妹妹,在你跟前,我从不虚言。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再说别的都是矫情。但我要表明的是,我敬重着那边,也感念那边对我的好,当然,偶尔得闲也会往那边去看看,不会故意去冷落那边……但是!在我的心里,我的心的正中,只有你始终在那里,没有一刻离开过……我知道,你必是明白我的。”
黛玉对贾蔷这些话,似越来越没抵抗力。
原像她这样极聪明的女孩子,等闲不会被这样的话哄骗。
但再聪明的女孩子,在情关面前,也会甘愿不那样聪明……
眼见二人不知不觉中距离越来越近了,正这时,紫鹃端着两盏旧窑十样锦的茶盅走来,恰好从二人中间插过,堆笑道:“侯爷,姑娘,快来吃茶罢!”
看着贾蔷黑着脸看紫鹃,让紫鹃都有些笑不下去了,黛玉俏脸羞红的咯咯笑着轻轻推了他一把,嗔道:“你少作怪!不许欺负紫鹃!”
贾蔷这才作罢,还是哼了声……然后又来了兴致,笑道:“你猜我给宝玉寻了个甚么活计?”
黛玉眉尖轻轻一挑,笑道:“甚么活计?你可别总是欺负他了,宝玉……被老太太和太太娇惯着,虽看着像是大人了,心智还是个孩子。”
贾蔷摆手道:“并不曾……这回果真给他寻了个好差事,他也喜欢做。”
说着,将宝玉将要化身女频写手的事说了遍,最后哈哈笑道:“宝玉一听,可以在书里化身女儿家,就登时心动了。你也知道,他这辈子最大的憾事,就是没能托生成个女儿身。如今能在书里圆梦,岂有不喜欢的?再一听,这些书可以卖给天下的女孩子们看,还能排成戏给她们看,如此一来,她们必十分敬仰崇拜作者,天天想要见他……啧,宝玉觉得已经达到了他人生的巅峰,光想一想,人就嗨了起来。”
黛玉和紫鹃、雪雁闻言,都笑的不成。
黛玉横嗔了贾蔷一眼,道:“你虽有好心,可若是老爷知道了,未必会高兴。”
贾蔷耸耸肩,道:“管他呢,反正能做的我都做了,家里有一个算一个,我算是都关照到了?”
黛玉闻言一怔,随即开始算了起来……
大房且不必提,二房这边,从大嫂子李纨起,贾兰被送入了族学,还帮着李纨娘家父亲解了厄难。
当然,贾政也是那一回吃了苦头,但同样被救。
二嫂子凤姐儿就更不必提了,命都是贾蔷请了尹子瑜救回来的。
贾琏和贾赦妾室乱搞,也要靠贾蔷摆平……
再加上贾环也会再入族学受益,外面吃了亏受了委屈,也是靠贾蔷才讨回了场子。
更不用说小惜春了……
总之,贾蔷看似不近人情,处处桀骜不驯,可就是他最不喜欢的王夫人,都关照了王家的两个庶子,跟着他当了官……
这才是真正的有情有义好郎君!
黛玉眸光闪动,看着贾蔷道了声:“辛苦你了呢。”
贾蔷笑道:“我原是不准备和西府多来往的,连五服都算好了,准备切割开来。可谁让你亲近那边?为了你,我也愿意和不喜欢的人来往。”
黛玉闻言,眼泪一下都落下来了,也不顾紫鹃就站在一旁当眼线,轻轻投入贾蔷怀中。
贾蔷微笑着将黛玉抱在怀中,轻轻嗅着她流云髻间的清香。
紫鹃看到这一幕,俏脸登时涨红,看着贾蔷欲言又止,却不知该劝甚么。
幸好此时,雪雁脚步轻快的从外面跑进来,报信道:“姑娘,侯爷,姨娘来了!”
黛玉闻言,这才赶紧放开了手,用绣帕抹了抹眼角,偏着螓首嗔了贾蔷一眼后,往外面迎去。
紫鹃轻轻舒了口气,心里也是恼火!
干脆早早成了亲娶过门儿拉倒,到时候想怎样就怎样,也省得她一个丫头提心吊胆,还当坏人……
“姨娘怎过来了?”
黛玉看着梅姨娘上门,含笑问道。
梅姨娘先是杏眸往里看了眼,见贾蔷正赖兮兮的藏在里面不肯出来,没好气道:“都这个时候了,还在这里,不怕让人笑话……老爷回来了!”
本想再多留会儿的贾蔷闻言,忙走出来,正色道:“幸亏没走,刚就想走来着,就怕前脚走后脚先生就回来了。看看,幸好幸好!紫鹃还催……”
紫鹃满脸冤枉,无言以对。
黛玉轻轻拿帕子打了贾蔷一下,笑道:“快走罢!看看爹爹,这奔波了一天,也不知受得住受不住。”
梅姨娘道:“瞧着脸色不大好。”
听闻此言,贾蔷黛玉也不再说俏皮话了,急急赶往忠林堂。
……
林如海的脸色,不是不大好,是很难看!
倒不是全因为身子疲惫劳累导致,而是脸色十分肃穆,凝重。
贾蔷一行初入忠林堂,看到林如海如此,他心里便是一沉,忙问道:“先生,你可还安康?”
林如海看到贾蔷后,轻轻一叹,开门见山道出了石破天惊的一事:“蔷儿,今日景陵前,赵东山以火器刺杀于我,被随行赵东林所阻。赵东林为救我而死,赵东山被皇上下旨,当场斩杀。”
贾蔷听闻此言,整个人都懵了。
梅姨娘惊呼一声,连忙上前,黛玉则摇了摇身子,面色惨白,几不能立。
贾蔷先一把搀扶住黛玉,随后完全无法理解道:“先生,赵东山纵然恨,也不该刺杀先生!下有宋昼,上有……刺杀先生算甚么?”
林如海说出这番话来,许是为家人的亲情所温暖,面色反倒舒缓下来许多,温声道:“皇上那边他距离太远,又有诸多御前侍卫护着。宋昼……他怕是看不起宋昼的。而为师,杀了为师,却是会让皇上新政未开,先陨大将。士气大衰不说,连皇上的威望,都要受到打击。毕竟,许多人都在传,皇上与我,君臣相得。所以,赵东山偏在皇上即将完全主掌皇权之时,刺杀于我。此心,不可谓不毒也。若非其弟赵东林……倒是让我未曾想到,他会替我挡死。”
贾蔷沉声道:“赵东林先前曾上门求助,被我拒绝后,又想让我帮着藏匿些钱财,我自然不肯。最后,托付其子赵博安与我。因有一份师徒名义在,且赵博安不通世务,只沉迷织染一道,所以我就应下了。先前,也同先生说过。赵东林得到答允后,临走时同我说过,会报答于我。我却没想到,他会用这种方式报答我……这个赵家,实在该死!”
顿了顿,他忽又惊道:“不对,先生,赵东山不过一个文臣,只凭他,岂有此等血勇?再者,他从哪来的火器?这背后,必有人支持怂恿他!”
林如海轻声道:“你能不被一时之愤迷住眼,想到这一点,很不容易。但是眼下,已是死无对证。绣衣卫在查,但这种事,多半查不出甚么名堂来。眼下这个时候,含而不发,比大兴诏狱更合适些。”
贾蔷皱起眉头来,虽也知道,隆安帝刚刚将大权独揽,又拿下赵家,已是杀鸡儆猴,既打痛了景初旧臣,可以大大清理出一批位置来,又能取赵家之财,填补朝廷亏空。但又不能任这把火再烧下去,不然惹得景初旧臣人人自危,反而抱起团来,那形势就不利了。
可,林如海被刺杀,仅仅杀赵家,而因投鼠忌器,就放过背后的始作俑者,实在让贾蔷心中不服。
他问林如海道:“先生,那荆朝云呢?”
林如海缓缓摇头道:“荆朝云请辞相位,乞骸骨致仕,未被准许。皇上不仅为其开脱,还特赦了其妹,也就是赵东山之妻,准许她回荆家。”
梅姨娘闻言,登时不乐意道:“怎好如此?”
贾蔷却面色古怪起来,看着林如海眨了眨眼,隆安帝这招有些狠啊……
林如海轻笑了声,道:“此事,绝非荆朝云所谋。因为,荆朝云被这样的事害的最惨。他绝不愿看到,这样粗糙的事发生。”
贾蔷对梅姨娘解释道:“而且,赵家族灭,只留荆朝云的妹妹一人活着,她两个儿子也要被处死,回到荆家后还不闹翻天?有的时候,人活着,比死去更难。这个女人越难,荆朝云也就越难。不过……”
他话锋一转,又看向林如海道:“就这?”
林如海淡淡微笑道:“你还想如何?对了,皇上本是要派御辇送我回来,我自然不能接受。又赏下四名龙禁尉护从,四名宫人服侍……也都被我坚辞了。好了,皇恩深重至斯,为臣子的再有不满,就是不知好歹了。蔷儿今日来,是有事?”
贾蔷闻言,眼睛往黛玉处瞄了眼,黛玉心有所感看过来,美眸狠狠瞪他一眼,让他不许胡说。不过,心里也有些小小的期盼。她原就有些小叛逆来着……
贾蔷干咳了声,笑道:“就是来看看先生,还有师妹……”
林如海见他不自在,看着黛玉笑了笑,只笑的黛玉俏脸通红,低头不语。
梅姨娘便拉起黛玉的手,笑道:“让老爷和蔷哥儿爷俩儿说正经事罢,姑娘随我去厨房瞧瞧。”
二人离去后,贾蔷立刻变了面色,神情肃重的将贾母从薛姨妈处得到的消息说了遍,最后咬牙恨道:“先生,贾敬那一起子,到底是怎么想的?这种事他们也敢沾?”
林如海也皱了皱眉,缓缓道:“正道往上走,既怕苦又怕累,自然就想往邪道上走。”
贾蔷气笑道:“那他们就不怕死?”
林如海摇头道:“自以为是之人,通常都以为别人是傻子……”又见贾蔷脸色实在难看,林如海却笑了笑,道:“蔷儿也不必过于担忧,当年那些人都死的差不多了。即便果真有活着的,以此来威胁贾家甚么,那也是东府大房那一脉的事,你一概是不知的。以你和宫里的情分,这点事,只能算小事。若是大房人在承爵,那才是泼天祸事。”
贾蔷闻言,脸色舒缓了些,道:“如此就好……先生,还有一事。漕帮帮主丁皓进京了,今天中午时候送来了拜帖,说是晚上来登门。漕帮,有利有弊。若是一家独大,绝非幸事。当然,这是于公,于私,我想让名下的船队,进去分一杯羹。如今每年漕运进京的粮大约是四百万石,每运一石粮耗费的经费不下二十两。”
他先前特意看过《户部漕运全书》,中有记载:“惟起运本色每正粮一石,加耗三斗、四斗不等。此外有补润、加赠、淋尖、饭食等米,又有踢解、稳跳、倒箩、舱垫等银,在丁则有行月,在船只则需修理、打造,在起纳则多轻赀、席板,而衙役之需诈与粮里之藉端科扰,水次之挑盘脚价,犹不与焉。”
总之,运一石粮的代价,要远远超过一石粮本身。
所以漕运业守着的不只是一条运河,而是一条金河!
最重要的是……
“先生素来有志向,要以海运取代弊端丛生的漕运!然前朝就曾有人尝试过,四百万石漕粮的成本大约在一千二百万到一千六百万石粮食之间,而海运成本,只四百万石。之所以革新不成,便是因为一条漕运,牵扯了太多人的利益。断人钱财,犹如杀人父母。先生直接去搞海运,是决计不能行的,势必阻力重重。不若我先入漕运,一来可麻痹敌心,让他们放下心,不认为户部会搞海运。二来,也是更重要的一点。海运不会一日成行,必要周转试验许久。这个时间段里,漕运一定会罢工罢运。如果有一支自己的漕运队伍,那就稳妥的多。”
林如海闻言,缓缓道:“这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计?”
贾蔷嘿的一笑,道:“思量的并不成熟……”
林如海笑了笑,问道:“若果真如此,那等改漕运为海运后,你的船队又将如何?据我所知,河船是入不得海的。”
贾蔷摇头道:“我不会做大,实际上也做不大。所以即便有朝一日,漕运改海运,可运河上一样还需要运力。海运是从长江口出海,至天津。而运河两岸诸多城市,需要的商业河运就足够养活我的船队的。”
即便是他穿越来之前,大江大河之上,仍有密集的船只运行。
就算运河大部分河段已经废了,那也是铁路网兴起之后的事……
林如海看着贾蔷笑道:“你既然有此谋算,那可有良法,说服丁皓,让你入漕运分一杯羹?”
贾蔷嘿嘿一笑,道:“无非是拉虎皮扯大旗,就用海运、漕运之争,来吓唬吓唬他。这一次,我要扮一回高衙内的角色,以势欺人!敢不让我入漕运,我就去搞海运!”
“哈哈哈!”
……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