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2m21优美都市异能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線上看-第八百九十章 交易的藝術讀書-c445x

都市小說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小說推薦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问题是这个世上如果后悔就能从头再来,那就不可能有如此多的历史悲剧了。
所以尽管埃多奥和克里尔多等人做了很多努力,想重新开启和腾飞集团的实质性谈判,然而得到的答复却是:“对不起,我们集团目前尚未有这方面的安排。”
然后就是好吃好喝好招待,把他们一行人礼送出去了事。
就这样一连拖了近五天,埃多奥和克里尔多终于是明白,自己错过的机会,腾飞集团是不会再给了。
尽管很沮丧,但也没办法,毕竟有些事情强求不得,所以埃多奥和克里尔多在各种努力无果后,只能准备回国。
只是这么一来,这帮巴西航空航天局的专家们对腾飞集团的印象直接拍进了谷底,没办法,泥人还有三分土性,更何况还是热情似火的桑巴民族,火辣辣的老脸贴了人冷屁股,而且还是接连五天变着花样的往上贴,脾性再好的人也得被激出火气。
这不,本就对庄建业和腾飞集团意见极大的克里尔多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行李,一边向埃多奥等人不满的抱怨道:“让我说就不应该去找腾飞集团,而且是应该给他们一个教训!”
话音未落,气鼓鼓的克里尔多就把手里折了一般的衬衫猛的往打开的行李箱里一摔,随即走到一旁的茶几旁,拿起上面的威士忌倒上一杯,仰头一口就闷了下去。
也难怪克里尔多会如此愤怒,这些天他们不是没见到过庄建业,在某次安排到腾飞集团食堂用餐时,他们跟庄建业碰到过,本来他们一行人想过去跟庄建业套套近乎,哪成想没说两句,就被庄建业一句话杀死了整个谈话:“我不懂工业设计,不代表我不懂航空、航天技术,相反,没人比我更懂了,所以,各位,别用你们忽悠日本和意大利那套来忽悠我好嘛?想要合作请拿出诚意,抱歉,我这个人就是这么直来直去,见谅!”
说完头也不回的就带着自己的助理扬长而去,见过嚣张的没见过庄建业这么嚣张的,克里尔多当时就怒了,也就是埃多奥等人拦着,不然克里尔多非要截下庄建业好好理论理论不可。
克里尔多终究是没得逞,但巴西这边苦苦寻觅的重启谈判因为庄建业的这席话算是彻底崩塌了,如若不然埃多奥等人也不可能就这么草草的收拾行李准备回国,怎么也要在死皮赖脸的耗上半个月再说。
正因为如此,众人听着克里尔多的抱怨不但纷纷沉默,甚至部分人心里还十分赞同。
这时克里尔多放下杯子,深深的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按照我的意思,就不给腾飞集团的这个机会,回国把我们的ERJ—140系列支线客机的研发路径和愿景蓝图全部放出去,然后引入波音,达成战略合作,尽快拿到美国和欧洲的适航证,就算在市场上的表现不如庞巴迪的CRJ—200,那也应该碾压腾飞集团的TRJ—500。
因为腾飞集团到现在都没有一款打入世界市场的载人航空器,换句话说,就算腾飞集团在优秀,充其量也就是一下优秀的航空代工工厂罢了,除了给美国的航空巨头做附庸,没有任何出路。”
说到这里,克里尔多顿了一下,旋即拿起酒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只不过这次他没有暴烈的一口闷,而是慢慢的将其抿干,闭上眼睛品味着就里的滋味,良久这才满意的张口打了个酒隔,这才重新张口说道:“这样的企业想和我们巴西航空航天工业公司竞争支线客机?以为拒绝代工就能逼我们作出妥协?
我只能说庄建业这个人太天真,腾飞集团太短视,之前我还很不理解,腾飞集团各项条件都不错,怎么就沦落到连一架飞机都挤不进国际市场,现在终于明白了,他们的脑子就根本没这样的概念,既然如此我们还怕什么?直接用手里的产品冲垮TRJ—500就是了。”
一番话说得是畅快利落,两杯酒干的是酣畅淋漓,屋内众人听得更是热血澎湃,说实话,他们找腾飞集团合作无非是为了牵制波音,好牢牢握住巴西航空航天工业公司的所有权,但并不等于不能变通。
在腾飞集团明显要发展自己的TRJ—500,借此挤压巴西航空航天工业公司的生存空间,为此漫天要价,极度轻蔑,埃多奥等人自然要另寻出路,这个时候波音的介入已经变得无足轻重,因为相较于活下去,所有权根本就不是事儿。
所以克里尔多话音即落,埃多奥把手里刚刚折好的西装放到行李箱里,手托膝盖长身而起,来到克里尔多跟前,旋即拿起酒瓶给自己满上了一杯,旋即冲着克里尔多手里的半杯酒碰了一下,旋即咧嘴一笑:“就按你说的办。”
说完便一仰头,把杯里的就一饮而尽,随即环视一圈屋里的人,沉声吩咐道:“抓紧时间,我们晚上八点准时离开。”
埃多奥早年参加过拉美左翼运动,身上本来就有着一种牛鬼蛇神,生人勿进的威势,再加上这些年身居高位,尽管只是聊聊两句话,几个动作,却展现出无与伦比的自信与舍我其谁的霸气。
瞬间就让因为失去与腾飞集团合作机会,而感到沮丧的巴西航空航天局的一众专家们稳住了的心神,气氛逐渐变得轻松,一个个的开始有说有笑,甚至有几个荷尔蒙分泌过渡的还在大言不惭的幻想回去约几个女朋友出来彻夜狂欢。
埃多奥和克里尔多见状无不是满意的点点头,随即克里尔多拿起酒瓶给两人的空杯子重新满上,准备边喝边商讨下回国后的计划,结果他这边刚拿起酒杯还没等说话,房间的门猛的便被人从外面推开,旋即那位全程陪同他们的巴西驻华使馆的工作人员火急火燎的进来,也不等人说话就冲着埃多奥和克里尔多喊道:“快打开电视!”
而此时就听乔安娜皱着眉头问对面的庄建业:“庄先生,这就是你所说的交易的艺术?”
“是的!”庄建业在乔安娜面前翘着二郎腿,面容沉静、严肃,双手自然的放在胸前,伴随着缓缓诉说的话语,有节奏的一张一合,婉如实在喝着节拍弹奏悠扬的手风琴:“就比如说我们研制生产的TRJ—500支线客机,为什么要自己生产呢?从市场和资本的角度看,完全没必要,因为我们没有这个实力承担前期高昂的投入成本,与其如此还不如卖给麦道公司,让最专业的企业做最专业的事儿,这就是我的信条……”
“啪嗒~~~”
庄建业的话还未说完,克里尔多刚倒满的酒杯便应声落地,溅起满地的酒水!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