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vbra人氣玄幻小說 扶明錄 浪得虛名-第1416章 不一樣的高傑閲讀-grtx7

歷史小說

扶明錄
小說推薦扶明錄
夜半,扬州城外码头上喧嚣尽去,任民育率一众官员及汪兆义等人前来为常宇送行,静悄悄的来,静悄悄的走,在扬州城匆匆停留一日,谈了一笔大买卖借了一笔巨款还挖走几个忠肝义胆的人才。
挥一挥衣袖该走了,京城那边事情多,宫里头那位也催的急。
古时行舟浅水靠篙深水靠桨或橹,运河不深不浅可三件齐用,但即便如此其速度也远不及陆地行马。
夜风习习水面行船不多,常宇的大船上史可法已睡了,陈家兄弟和几个亲侍在船尾同莲心在低声说着笑,船头李慕仙盘腿而坐闭目养神。
虽已入秋,天气依然燥热即便河风清凉但船舱里依显得闷热,常宇从船舱走出来透了口气,便在李慕仙身边坐下:“夜已深,道长还不回仓休息”。
“舱里闷的慌”李慕仙睁开眼,朝船尾看了一眼叹口气:“那小天仙是个麻烦精啊”。
“怎么说”常宇眉头一皱,果然李慕仙说了让他非常反感的话:“红颜祸水,陈家兄弟早晚因莲心弄得兄弟不和甚至翻脸”等美女有罪论……
常宇很想激烈的反驳一下,但想着这个时代男人的男权思想极为根深蒂固,说了也没用反而将气氛搞的很尴尬,便转移话题:“一方道长平日清晨修炼吸纳天地精华一整天都神采奕奕,怎么今儿看上去不光脚步浮虚不定整个神情也萎靡不振,是今早没修炼还是你那精华都被别人吸去了”。
咳咳咳,李慕仙轻咳几声掩饰尴尬:“或许是近日四处奔波操劳过度了吧”。
常宇还没得及接话,就见高杰从船舱钻了出来:“莫非清月楼里有个叫‘劳’的姑娘么”常宇噗嗤一声憋的眼泪都差点崩出来,李慕仙以手遮面,“咳咳咳,高总兵莫要消遣贫道了,贫道乃修道之人从不去烟花巷柳”。
是么,高杰一屁股坐下,似笑非笑道:“今儿在清月楼听里边的姑娘说有个道士能掐会算厉害的紧,只是最后却骗吃骗喝还骗了姑娘睡,却不知是何人所为”。
“应是冒充我道门招摇撞骗之徒”李慕仙哼哼唧唧:“贫道乏先告退了”转头入仓去了。
常宇捶了高杰一拳:“你这嘴可比吴中还够毒的,莫不是今儿真瞧着他了?”高杰嘿嘿一笑:“之前听那吴中说一方道长好这一口,故而出言诈他,但好像真有那么回事……”
两人在船头说着李慕仙的闲话,低声乐呵着许久,不知不觉船又行了十余里,两岸河畔黑漆漆一片不知是草丛还是庄稼,常宇躺在甲板上看着夜空,天色有些阴没有几颗星光,用脚蹬了一下旁边的高杰:“有点事给你商量商量”。
“是要粮食么?”高杰淡淡一笑,却让常宇略感讶然,翻身坐起看着他:“你怎么猜到的”。
高杰笑了笑:“你这点心思不难猜,近日你提到最多的话题就是粮草不济,眼下无战事能让眉头紧锁的也只有粮食了”。
常宇叹口气:“那你……”
“不管是借还是要,我那仓里你尽去,什么时候有什么时候还,但要给俺那万余张嘴留够吃的”高杰淡淡一句话却让常宇感动不已:“大哥你……”
“有你这一声‘大哥’什么都值了”高杰拍了拍常宇肩膀:“抛去你的身份不说,虽年少却义薄云天,论品行你忠君护国事事为百姓着想,便是这点已是多少人拍马难及,你位居高位却没一点官架子更无那些文官虚伪和迂腐,亦无宦官的阴冷薄凉,所以即便你不是东厂的督公,我高杰能与你结拜也是三生有幸的事,你我既为兄弟,眼下你需要帮忙又是为国为民的大事,哥哥我自是尽力而为”。
常宇从未想过高杰这么一个粗人能说出这么一番掏心窝子的话,这让他真的感慨万千,说实话刚穿越来那会,高杰都是记在他小本本上的黑名单。
然造化弄人,这个明末的桀骜不驯的军阀此时竟……
“大哥仗义”常宇拍着胸口保证:“你且放心好了绝对不白借,这粮食不管是以我个人名义还是朝廷名义借,该多少利息绝对给你算的一清二楚,兄弟我虽然喜欢赖账但绝对不会赖你的也不会让你倒贴的”。
“俺信的过你!”高杰摸摸头:“哥哥我是个粗人也不会算计这些,回头到了徐州你和你嫂嫂商定就是了哦,她善于此道”。
常宇其实早有向高杰借粮的想法了,只是一直不知如何张口,毕竟南下时高杰已经捐了些也借了下,虽说他储备不少,但高杰手底下有兵马万余要自供自足两年的呀。
哪知高杰竟出人意料的爽快,这让常宇惊讶之余也是心生感激:“此番南下你亦有战功傍身,但尚不足保你封爵,若硬为之,少不得闲言碎语,以至你我二人皆落人把柄,不过只要打西安时你有拿的出手的军功,我必保你封爵!”
高杰一脸淡然的笑了笑:“说实话之前我高杰有心攀附你当然也是想着升官发财,不过眼下不同,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是真心交你这个兄弟,至于封爵不封爵的事你自个看着办就好,若能封爵自是件美事,若封不得俺也绝无怨言,实话说了,有你这样的兄弟,和封爵又有什么区别”
啧啧啧……常宇夸张的摇摇头:“真不敢相信这些话出自你口,真怀疑是不是李岩教你说的”高杰撇撇嘴:“李岩对俺可没这么好心,他同黄得功走的近,似乎对俺不喜”。
常宇翻个白眼:“你就不检讨一下他为何不喜你……”
且,高杰一脸鄙夷:“俺为何要去讨好他”。
常宇一怔,倒也是,做好自己保持自己的风格最重要,若变成了一个到处看人眼色唯唯诺诺谦谦君子那还是高杰么。
常宇不需要这样的高杰,也不需要这样的个黄得功,更不需要这样的吴三桂,这些悍将之所以入他法眼本就是因为各自强烈的个人性格和风格。
在常宇平定白旺匪患班师回京的这几日,京城自然也躁动起来了:果然东厂那个太监一出手就没有摆不平的战事,大闹长江中下游直逼南京的贼军被连窝端掉,贼首白旺的首级就挂在城北德胜门外示众,每日因无数百姓前去围观,几乎万人空巷。
东厂历来都是朝野最为恐惧又唾弃所在,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地方出了个让人又爱又恨又佩服的小太监,争强斗狠会打仗,也会整人。
京里的朝臣和勋贵几乎都吃过他的闷亏,恨不得他早点嗝屁,然而却又不得不佩服这太监的本事,战场上无论对手是谁,包赢。
若说先前在京畿硬撼逼近的闯贼和入关的鞑子是因为朝廷举国之力的配合才成就他的战绩,可这次南下就真的堵住所有人的嘴,要钱没钱,要粮没粮食,全靠他自己要饭要到地面上,竟然还势如破竹。
而那些内阁大佬们知道的就更多了些,这太监自己带着兵要饭去平乱,还硬生生的从要来的军粮里挤出一部分来赈民,此举真的令一些人汗颜至极,以至于在常宇征战的这月余见,朝堂弹劾他的声音竟然消失了七七八八,只有一些不知道受谁指使的御史还不清不楚的从鸡蛋里挑骨头弹劾他。
只是,直接就被内阁和皇帝忽视,根本没人搭理他们。
朝堂如此,民间对常宇的吹捧那就更甚了,但凡有一丁点和常宇沾边的八卦瞬间就能传的面目全非且满天飞,据说这段时间京城里说书的,十个有十个在说有关小太监的各种传闻八卦,内容五花八门,当然以打仗为主,什么太原大战,保定大战,宁远大战,青州大战……战战斗有小太监,都成连续剧了。
老百姓如此倒也罢了,但又那么一群人的态度也开始发生了改变,文人士子。
据说用到最多也最具杀伤力的一句话就是:东厂的太监在阵前浴血奋战杀敌卫国,你们在干嘛,你们为大明贡献了什么?
舆论上的对抗,加上战场的碾压,不管是东厂还是太监的名气都如日中天,现在不管是普通的文人墨客还是国子监的士子又或复社的那群公知们,对东厂对太监对常宇都被动或自动的将火力调小。
当然,一个人无论做的多好,背后都会有人指指点点说三道四,只因为有些人他总以圣人的标准去要求别人,而以贱人的标准要求自己。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