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y0a都市言情 全職國醫 愛下-第一千三百一十三章 假的?相伴-4zufc

都市小說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
阮云飞的心中瞬间就有些不是滋味了。
原本自己只是个配角,方寒却是主角,就已经很让阮云飞吃味了,没曾想江中院的这个节目竟然还有一期,这就更让人不是滋味了。
最主要的是,在阮云飞看来,江中院这边是抢了他们的一期节目的,原本他们深海这边是两期的,没想到拍了一期就去了江中院,而且还是两期。
一直以来,阮云飞可都是把自己当做是杏林界年轻一辈中的领袖的。
嗯,是的,领袖。
常言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争斗是好事,良性的竞争其实是有助于社会的发展的,倘若每个人都很佛系,呃,事实上佛也是有好胜之心的,不是有句俗话这么说的嘛,佛争一炷香,人争一口气,由此可见佛也是有好胜之心的,也是会争斗的。
倘若人人都没有什么争斗的欲望,那么整个世界也就是一汪死水,毫无波澜。
现今中医式微,这是事实,厉害的中医人是越发的稀少了,特别是年青一代,四十岁以下,有名气有本事的中医人更是少之又少。
如果说杏林界算是一个江湖的话,阮云飞自问也算是年青一代中的佼佼者了,算不上武林盟主,却也堪比南慕容北乔峰一类的存在了。
当然,事实上阮云飞也确实很厉害,方寒没进入江中院之前,一些老一辈的名家医手提起年轻一辈,往往都会提一嘴阮云飞、冯冬云等人。
阮云飞出身中医世家,有出身,有资历,有本事,有名气,也确实算是年轻一代中的领头羊了。
要说世家,因为特殊原因,现如今真正的世家真的已经不多了,类似于阮家这种几代行医而且还都名气不小的中医世家那就更少了,放眼全国一双手都数的过来。
可正是因为少,这些世家的影响力却显得更大一些。
所谓师出名门,中医人想要学到真本事,想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单靠在学校学习是远远不够的,类似于关宝成那样的已经算是其中翘楚了。
因而哪怕是一些学院派的尖子生,行医之后也都会寻求名师,而在杏林界,极具影响力的名师那就是类似于阮家一类的世家名医了。
郭文渊门生弟子不少,阮家的门生弟子那就更多了,毕竟郭文渊只是一个人,阮家却是一个家族,阮云飞的爷爷阮尚坤也就比郭文渊年轻四五岁,七十八岁高龄,年近八旬,阮尚坤还有弟弟,虽然已经过世了,可依旧是一位名家医手,在世的时候也有门生弟子,而阮尚坤也只是第二代,阮尚坤的父亲同样有门生学生,而学生也有学生,这都算是阮家一系,到了阮云飞的父亲一辈,同样有门生学生。
这么算的话,和阮家有干系的人有多少可想而知。
而且名医收徒那都是要求很高的,收的都是人才,换句话说非学霸不可入。
单说郭文渊的学生,哪怕最差的,都不会比关宝成差多少,阮家那也差不多。
现在虽然没有什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那种说法,可既然拜了师,香火情分大多数人都是要认的,如此下来,这些门生可以说是一张相当庞大的关系网。
在广云深海一代,阮家绝对是相当庞大的庞然大物了,最起码在广云一代,稍微有些名气的中医人,可能都和阮家多少有些干系。
而阮云飞作为阮家这一代最出色的一位子弟,肯定也是多人吹捧,阮云飞的本事自然是有的,可名气能那么大,不少老一辈的名家都知道,像冼奋、彭朝凯等人都听说过,肯定有阮家的那些关系吹捧的因素在内。
这人一旦被吹起来,多少就会有点膨胀的。
阮云飞肯定也是有些膨胀的,不说目空一切,最起码在年轻一辈的中医人中,阮云飞还真瞧不上几位,哪怕是晋博、冯冬云等人,比起阮云飞也差了些。
这突然间冒出个方寒,不仅仅比自己年轻,还比自己待遇好,阮云飞就相当不舒服了。
是的,在阮云飞看来,方寒上华夏医药就是待遇,郭文渊的学生,郭文渊如果愿意帮衬的话,上这个节目还是不难的。
“方医生好厉害!”
“是呢,好了不起,肝癌转移,竟然都治愈了,真是厉害呢。”
边上两位女住院医还有两位同样凑在边上看电视的小护士情不自禁的感慨。
这个声音让阮云飞的脸色变得更加不自然了几分。
还好有眼力劲不错的男住院,正好看到了阮云飞的脸色,急忙道:“什么厉害,肯定是郭老的患者,这个方寒最多打个下手罢了。”
“是的,这吹得有点过了。”
边上那位资深主治也点了点头:“要是选个别的病例,或许还能让人信服,肝癌转移,明显就是吹嘘了,二十来岁的小年轻,打娘胎里开始学医的?”
方寒这种男神级的青年医生,自然是很容易让女性获得好感的,当然,也很容易让男性心声嫉妒和不满。
原本大家也就看个热闹,又不是自家医院的医生,爱咋咋地,和自己其实关系不大,阮云飞想当领袖,别人又不想。
可边上的女医生和女护士这么感慨,男医生们就不爽了。
哪怕不是自己的女朋友,男人们也见不得女性在自己边上吹捧别的男人。
别说别的男人了,你就是说你自己的老公如何如何,有些男人可能也会不爽。
“左医生说的不错,是有些假了。”
其他的住院医也纷纷开始出声。
“看这个方寒的年龄也就二十来岁,这怎么可能!”
“就是,假的过分了,捧人的也没脑子,像咱们阮主任,那就是实事求是,上一期节目无论谁看,那都是很真实的,这一期节目,很显然弄虚作假了。”
“人家患者都说了是方医生。”有小护士辩解了一句,替方寒说话。
“患者肯定乐意了,肝癌转移能被治愈,肯定是郭老的手笔,郭老治好了人家的病,人家能不感谢?”
“就是,这种绝症,被治愈了患者肯定是相当感激的,郭老授意,患者肯定愿意配合的,在治疗的过程中方寒肯定也打下手了,毕竟是郭老的学生。”
“也有可能郭老根本就没露面,出了方案,方寒负责治疗,这治好了,功劳肯定是方寒的。”
边上的男医生这个一句,那个一句的,小护士和女医生们根本插不上嘴。
小护士还有底气偶尔反驳,女医生们那是完全不敢吭声的,护士那是护理部的,他们住院医那可是科室管,别说阮主任了,左医生都能让她们生不如死。
在医院,上级医生那是真的不能得罪的,真得罪的狠了,人家是能让你正常辞职都没办法正常辞职的,离职走人吧。
“阮主任您怎么看?”
左医生笑呵呵的问阮云飞。
“确实有些假了!”
听边上这个一句,那个一句讨论着,阮云飞这会儿倒是舒服了一些,笑着道:“应该是郭老出的方案,听说郭老现在已经很少出诊了,不过方寒是郭老的学生,还是请的动郭老的,郭老也不可能时时盯着,出方案让方寒负责吧。”
“嗯,阮主任这个说法我是赞成的,这才是比较靠谱的。”
左医生点了点头,笑着道:“方案真要是郭老出的,这个方寒可就有些不要脸了,侃侃而谈,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现在的年轻人……..”
说了一半,左医生觉得这个打击面有点广,急忙改口:“现在的年轻人能像咱们阮主任这样脚踏实地的真的是不多了。”
“是啊,咱们阮主任家里那可是四代行医,阮主任更是从小就接触中医,已经算是相当厉害的了,这个方寒二十来岁,难道还能比咱们阮主任厉害,明显是假的。”
左医生看了一眼阮云飞,拍着马屁:“毕竟是郭老的学生嘛,郭老年龄大了,也容易被人糊弄。”
阮云飞笑了笑:“行了,不过是个节目而已,既然是节目,也就存在猫腻,存在炒作,不算什么稀罕事。”
听边上人说了这么半天,阮云飞心结已去,舒服了,完全舒服了。
他刚才不爽的原因除了方寒上节目比他时间长,其实还是因为从节目上看方寒比他厉害,如果节目上的都是假的,那就无关紧要了。
没有真才实学,爱怎么炒作怎么炒作去,阮云飞是不屑一顾的。
身后站着阮家,阮云飞有着不屑一顾的资本,如果真不要脸的话,他可以比方寒的更离谱。
在阮云飞看来,像方寒这种能把郭文渊的功劳完全揽在自己身上,脸不红,心不跳的家伙,那就是虚伪的不学无术之徒,郭文渊老了老了,竟然看走眼一次,收了这个一位学生,真是一生英明毁于一旦啊。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