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y3r精华都市小說 後漢長歌 ptt-第514章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展示-epr2x

歷史小說

後漢長歌
小說推薦後漢長歌
场面顿时静了下来。
刘备前几天本来还沉浸在大败曹操的喜悦之中,谁知这才过去不到几日的功夫,形势就急剧直下。曹操和郭嘉的联手固然让他手足无措,但郭嘉单独给他准备的这份大礼更是让他胆颤心惊,不敢收下来。
而糜芳、糜竺、孙乾等人何曾听说过如此凶险的局面,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
徐盛倒是在水军方面颇有建树,可是,一来他刚刚经历了一场败仗,又丢了刘备的亲卫头子,二来他在众人中威望最低,实在不敢站出来,以免被他人当做了标新立异。
关羽扫了众人一眼,长髯齐飞,在案桌上猛地一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那郭嘉也不过是两只眼睛一只鼻子的文弱书生,有什么可惧的?
他帐下的那些大将张辽、黄忠乃是插标卖首之辈,甘宁、周仓原本水鬼执刀之流,关某一人便可劈杀了他们,你们一个个战战兢兢,究竟是操得哪门子心!”
一席话说的众人脸红面赤,关羽又转向刘备道:“兄长,你放心吧,军师既然已经猜中了郭嘉的下一步打算,他心中一定已有了退敌之计,而且小弟也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
刘备倒并非胆小怕事,否则他又怎么可能成为一军之主,甚至还在巴蜀上打下一个偌大的疆土,让成都这座悠闲的城市成为历史中的千古名都?
实在是诸葛亮话中的信息量太大,他一时消化不了,也接受不了。
自从他从军以来,他就一直在江湖上流落飘零,雒阳、清河、徐州、荆州这些都是他昔日曾经涉足过的地方,而今他好不容易才稳定了下来,也有了自己的地盘,结果郭嘉那个短命鬼一来,他或者又将重新走上以前的老路。
刘备拍了拍关羽的手,强颜笑道:“放心吧,愚兄百炼成钢并不是那么容易塌下来的,我们还是先听听孔明的思路吧!”
关羽点了点头,他明白自己对诸葛亮纵有多少的不满,此刻也必须放下所有的成见坦诚相待,因为他和诸葛亮都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只有他们齐心协力方能助兄长渡过难关。
不然,他适才为何又会在众人面前称其为军师?
诸葛亮清了清嗓,指着冀州的地图说道:“十余日前,双袁一战败北,王德玉已经名副其实的成为了冀州之主。等他清缴完冀州的反抗残余势力后就将南下,再次将剑锋指向豫兖。
而这一次,他也不再与过去同日而语,他的威望和势力将空前的强大。不但包括了赵云、太史慈、张郃、高顺之辈,袁绍军中投效过去的骁将颜良、文丑以及鞠义等人也会随他出征。”
听到这里,关羽的卧蚕眉一挑转瞬皱了起来,虽然他一直笑傲天下,甚至也未把昔日的吕布放在眼里,但是这一次王黎麾下诸将齐出,的确也给他造成了莫大的压力。
更何况,这其中他还听到了那个名字,那个他认为的一生之敌常山赵子龙!
诸葛亮瞧了他一眼,并未打断他的沉思,继续说道:“王德玉来势汹汹,其锋难缨,纵使我们依托城池守护,纵使云长和翼德两位将军齐聚,也绝对不能与之硬拼!
我曾听闻王德玉昔日说过: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此言深谙用兵之道,只要人在,何愁疆域不能重建?所以,我的建议是趁着郭嘉还未合围之前,立即撤出新息!”
撤离新息?
好不容易打下来的疆域难道因为听到了“王德玉”三个字就要拱手相让吗?难道我们这些年在沙场上打下来的威名都是小娃儿玩的水泡泡一戳就破吗?
哼,望风而逃可不是我关某的为人!
关羽霍地站了起来,满脸通红的指着诸葛亮:“军师,一战未打便逃之夭夭,这恐怕不利于兄长的名声以及将士们的军心吧?难道以后只要碰见王黎大军我等就得退避三舍当一个缩头乌龟吗?”
诸葛亮微微一怔,刘备已经来到他的面前,面向着众将神色肃然而又坚定。
“云长说得不错,我刘备生来贫贱,空流着高祖的血脉,甚至这些年以来也并没有给诸位带来安宁、富贵的日子。刘某虽然文不成武不就,可也绝对不是一个怕死之人。
让我放弃新息,放弃在这里建起来的荣耀和疆域,这是顾全大局,我没有意见。但是,一剑不拔却不是我的作风,因为我刘备站起来也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
“可是主公,明知不可战胜,却偏要拿着鸡蛋去碰石头,这不是明智之举哪。主公,还请你务必三思!”
诸葛亮苦口婆心的劝导着刘备,可惜此刻的刘备又怎肯听诸葛亮的建议呢?
诸葛亮并非行伍出身,不能够深切的体会到军中儿郎们的热血和骄傲,一旦这一次他们不战而逃,那么将来只要有王黎的地方就没有他刘备的立脚之地。
因为,他的军队甚至军团连和王黎一战的勇气都不会有!
这将是绝对的灾难,这也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他和他的将士可败,可伤,可死,唯独不能失去战斗的勇气!
想到此节,刘备神色猛然一正,说不出的肃然,不容置疑的向诸葛亮挥了挥手:“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孔明,此事毋庸再议,就这么说定了。
刘某与那王德玉昔日也曾相交一场,甚至还因此受了许多的骂名,知道他狡若银狐猛过虎豹。但是,今日哪怕他变成了一只真正的猛虎,啸傲山林的猛虎,刘某也要与面对面的他战上一场!”
“一定要打?”
“一定要打!不战而逃,毋宁死!”
牛不喝水强按头,诸葛亮看着刘备斩钉截铁的神情,知道现在就算是有十匹马也将刘备拉不回来,更何况他现在不要说马,就连一头拉车的牛也没有,无奈的叹了口气:“既然主公心意已定,那么属下遵命就是。不过,主公必须与属下约法三章,否则属下宁死不从!”
“你说,刘某都依你便是!”刘备很清楚诸葛亮能够同意他的观点实属不易,点头应了下来。
诸葛亮正了正色说道:“第一、此战主公不可亲领战场,必须撤回弋阳;第二、主公当授予属下虎符,此战由属下全权统率,任何人不得违背;第三、不管属下做何事,设何计,主公都不得阻挠!”
“孔明,你这第二条和第三条刘某都依得,但是第一条绝对不成,你问问在座诸公,哪有打仗之时主帅临阵脱逃的道理?”
一听诸葛亮要将他从新息城中“赶”出去,刘备心中百十个不愿意,好不容易才劝说诸葛亮同意了他的部署,结果他又成了一名吃瓜的群众。
看着众人一副誓不罢休的神态,刘备愤愤的甩了甩衣袖:“就依你等!”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