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1jr好看的玄幻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線上看-972、總有指紋適合你熱推-c3fpb

都市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盘山公路上。
两个穿着制服的身影,不断往山下走去。
由于道路偏僻,护栏外侧杂草丛生,沿着公路路基还有一两米的延展距离。
顾晨和卢薇薇,从小柳山农家乐岔路口,走到第二个急转弯位置时,二人坐在一旁短暂的休息。
这地方杂草丛生,一路寻来需要花费不少的精力。
眼看时间也快到中午,想着午餐吃什么的卢薇薇,顿时有些小急躁。
卢薇薇掏出水壶,咕噜咕噜的喝上两口,说道:“话说这样找下来,估计要错过中午的饭点了。”
“也快结束了,到下个车祸弯道路口,也就不到一公里的距离。”顾晨眼看搜索也快进入尾声,顿时取出腰间的水壶,正准备喝上几口时,山下一道反光,顿时闪过自己的双眼。
顾晨停止动作,径直的往山下看去。
卢薇薇见状,也赶紧随着顾晨的目光往山下望去。
“顾师弟,你看那!”卢薇薇指着在阳光下反射光源的物体道。
“看见了,好像是面镜子。”顾晨有些喜出望外,随后收回水壶,准备去跨过护栏。
“顾师弟,你干什么?”卢薇薇惊愕道。
“下山啊。”顾晨说。
“这边太陡了,我们往那边下去。”卢薇薇指着一处平缓地带说。
两人一合计,双双点头表示同意。
随后二人绕过陡坡,来到刚才的光源反射地点。
一面绿色包边的镜子,此刻就落在一处草坪中。
顾晨后退几步,抬头望着山上的公路,不由合计着说:“如果从盘山公路上丢下来,倒是正好可以滑落在这里。”
“最庆幸的是,镜子被草坪拖住,并没有摔坏。”卢薇薇也补充着说。
两人对视一眼,不由露出满意的微笑。
“如果这面镜子,真是昨晚那名男子丢弃在这里,那就很好说明,阿静昨晚的车祸为什么会发生。”
“顾师弟,你的意思是,阿静昨天根本没有碰见迎面驶来的车辆,而是因为这面镜子。”卢薇薇似乎也猜到了要点。
顾晨微微点头,说道:“如果在道路前方立上一面宽大的大镜子,这样很有可能使阿静产生错觉。”
“因为是夜里开车,光线本就不好,再加上镜子里反射出的自己车辆,光线的反射,很容易错把自己的车辆当做对面开来的车子。”
“对。”卢薇薇也非常认同的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不管阿静是往左还是往右,都有可能跟镜子里的自己驶向相同的位置。”
“她躲不开,加上自己的车辆灯光在镜中反射,导致视觉受阻,因此在慌忙中猛打右转向,为了避免撞车而冲出护栏,直接冲向山下。”
感觉自己真是个天才,卢薇薇跟上顾晨思路的反应时间越来越短,心里也是美滋滋。
而卢薇薇刚才所说的情况,也正是顾晨要表达的。
顾晨笑孜孜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很好证明,我们只要等到夜晚,将昨晚的情况再模拟一遍就好。”
“另外,那名男子要搬动镜子,镜子的边框必定会留下他的指纹,到时候对那名男子再进行指纹采集,一切就好办多了。”
“这个交给我,我让人去办。”卢薇薇爽快答应道。
之后两人戴上白手套,将镜子小心翼翼的搬上公路,驾车前往市局技术科。
……
……
下午3点。
芙蓉分局,一号审讯室里。
昨晚骑着电三轮离开小柳山农家乐的男子,被王警官带了进来。
男子面色发青,有些无辜的看向几人。
“警察同志,你们到底想做什么?我今天还得工作呢?”
“工作结束好去农家乐潇洒吗?”卢薇薇将桌上的文件顿了顿,问他。
男子目光一怔,感觉警方是有调查过自己,顿时又变得有些客气道:“瞧您说的,就那点工资,哪有时间天天去潇洒。”
“昨天去过小柳山农家乐吗?”顾晨打开笔录本,问他。
“去过,团建嘛,我们这些同事都有去。”
顾晨见袁莎莎将摄像机调试完毕,这才问他:“你叫什么名字?身份证号码报一下。”
“哦,我叫张文浩,身份证号码是……”
按照顾晨的要求,张文浩老实交代,将自己的身份信息一一道出。
顾晨抬头瞥他一眼,问张文浩:“阿静是你的同事没错吧?”
“对,她是我老乡,听说出车祸了,人还在住院。”
“怎么就出车祸了?你知道情况吗?”顾晨又问。
张文浩挠挠后脑,也是不明觉厉道:“这我也不是很清楚,就听说在急转弯会车时,不小心冲出护栏,摔到了山下。”
见顾晨和卢薇薇没有反应,张文浩也是目光一怔,赶紧又道:“你说也真是的,这阿静拿驾照也没多久,开的还是辆老二手车,也不装个行车记录仪什么的,这女司机开车还是要小心啊,不然容易丢掉性命。”
“这跟女司机开车有什么关系?”感觉这张文浩是看不起女司机还是咋地?卢薇薇有些不爽道:“我告诉你,女司机出车祸的比例,其实远远没有你们男司机高。”
“不要总是拿个例以偏概全,男司机出车祸的还少吗?”
“对对对,您说的对。”见自己是惹毛了卢薇薇,张文浩立马服软,嘴脸变化之快,也是让卢薇薇始料未及。
卢薇薇才没心情跟他贫嘴,直接问道:“我问你,阿静出车祸,是不是你干的?”
“啥?”也是被卢薇薇的突然一问弄得有些措手不及,张文浩目光一怔,也是情绪激动的反驳道:
“这阿静出车祸,跟我有什么关系?她开车不注意,怎么还赖我身上了?”
说道这,张文浩还不忘看看其他几人的反应。
见大家都是目光如炬,死死盯住自己时,张文浩顿时又是咧嘴一笑:“警察同志,你们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这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顾晨右手转笔,也是一脸认真的问他:“我说张文浩,昨天阿静来到小柳山农家乐包厢内不久后,你是不是离开过包厢?”
“呃……”
“有还是没有?”顾晨又加重了语气。
想着顾晨可能是知道些什么,不然为什么会单独把自己叫来,张文浩不太情愿的点点头:“有……有。”
“你离开包间内,又去到哪里?做了些什么?”顾晨继续追问。
“我……我就上个厕所啊,这……这也犯法吗?”
“可包厢内不是有厕所吗?”卢薇薇问。
张文浩笑孜孜的搪塞说:“因为厕所里有人啊,所以我去外头找厕所。”
“就只是去外头上厕所这么简单吗?”卢薇薇又问。
张文浩目光躲闪,也是看着周围几人笑笑说道:“那是当然的,上个厕所嘛,有必要把气氛弄得这么紧张吗?呵呵,你们真是的。”
说道这里,张文浩也是随便指了指几人,假装一副不在乎。
顾晨淡笑着问他:“所以你跑到后院杂物间,把一面绿边镜子搬上电三轮,开着电三轮跑去盘山公路上厕所?”
“噗!”顾晨说道这,身边的卢薇薇和袁莎莎,忍不住憋笑起来。
这下张文浩更加慌张了,左右看看几人,也是一脸慌张道:“这……这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啪!”
话音刚落,王警官直接怒拍了桌子,吓得张文浩心里不由咯噔一下。
“张文浩,事到如今你还在狡辩,当我们警察眼瞎啊?”王警官也是在一旁提醒着说:“你昨晚的行踪,我们都了如指掌。”
“你去过哪里?干了些什么?我们也非常清楚,我问你小柳山农家乐杂物间里的那面镜子,是不是你搬走的?”
“我……我不知道啊。”张文浩一脸苦闷,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顾晨又道:“那为什么厨房的洗菜阿姨告诉我,昨天晚上还发现镜子在杂物间,可今早却不见了踪迹?”
“那只能说明,镜子的确是昨晚弄丢的,而那个偷走镜子的人,就是你张文浩。”
“我……”
张文浩纠结的一批,刚想替自己狡辩,结果顾晨又道。
“张文浩,你昨天偷走了杂物间的镜子,将镜子搬上电三轮,然后趁着夜色,将电三轮搬走,去往盘山公路,最后你就守在阿静车祸事发地点在那等着,等着给阿静制造车祸。”
“什么?”
听到顾晨这样一说,张文浩整个人都傻眼了。
他不可思议的看向顾晨,极力狡辩道:“警察同志,你们办案,也不能这样栽赃陷害吧?我带着镜子怎么就制造车祸了?”
“张文浩,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卢薇薇取出一只迷你小手电,走到张文浩身边,递给他。
“干……干什么?”张文浩胆怯着说。
“拿着。”卢薇薇重喝一声。
张文浩有点怂,不敢造次,只能听话照做。
随后卢薇薇又折返回来,和袁莎莎一道,将审讯室内的窗户全部关闭,将窗帘拉上。
之后又将室内灯光全部关闭。
此时此刻,整个审讯室内光线暗淡。
卢薇薇取出自己的一块化妆小圆镜,说道:“你把手电打开,朝我射过来。”
张文浩犹豫不决,不过还是听话照做,将手电光源照在卢薇薇身上。
而就在此时,卢薇薇掏出那面小圆镜,直接将手电灯光反射回去。
由于反射光源打在张文浩脸上,张文浩整个人也是睁不开眼,连连求饶道:“女警同志,你……你别拿镜子照我啊。”
卢薇薇收回镜子,问他:“感觉怎么样?”
“感觉?眼睛根本看不清,还能有啥感觉。”
话音落下,张文浩顿时有些后悔,他脸色一怔,似乎也猜出了卢薇薇用意。
卢薇薇淡笑着说道:“是啊,你也感觉视线受阻,这不就跟你昨天做的事一样吗?”
“我……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张文浩目光躲闪,也是不由分说道。
顾晨重新将室内灯光打开,将窗帘拉开,这才坐回到自己座位上,说道:“你昨天带着那面镜子,在下山的第三个急转弯路口,将这面镜子准备好。”
“等到阿静开车下山时,利用夜间视线不好的特点,又在急转弯位置布置镜子,导致车速较快的阿静措手不及,在灯光反射的条件下,以为对面驶来一辆车,并且跟自己开车方向保持神同步。”
“因为是镜子的缘故,所以不管阿静如何躲闪,她最终都躲不开自己,这才导致她冲出护栏,摔到上下,而这一切都是你在捣鬼。”
“我?我没有,这些只是你们瞎说的,我昨晚根本就没动过什么镜子,你们肯定是搞错了。”
“别急。”就知道张文浩会极力狡辩,顾晨直接坦率的告诉他:“你那面丢失的镜子,已经被我们在第二个弯道的山下找到,的确就是小柳山农家乐杂物间里丢失的那面。”
“而且好巧不巧,我们在镜子上,提取到不少指纹,我相信总有指纹适合你,不如你待会跟我们一起去趟市局技术科,让技术人员对你做指纹鉴定,还你清白如何?”
“我……”
闻言顾晨说辞,张文浩整个人冷汗直冒。
他这下是真慌了。
看着面前的4名警察,他们似乎对自己昨晚做过些什么,完全了如指掌。
听到还要将自己抓到技术科提取指纹进行对比,张文浩哽咽了一下,努力吞下一口唾沫。
顾晨将笔录本一合,对着身边的卢薇薇道:“他不说,可以把他送去市局技术科检测指纹了,原本还想给他一个主动坦白的机会,看来他并不需要。”
“是啊。”知道顾晨在演戏,卢薇薇也配合着说道:“本来你顾师弟好心,感觉他应该是受人指使,没想到这傻小子,竟然勇于替他人背锅。”
“可惜咯,一旦指纹匹配成功,他等于是错过了主动坦白的机会,啧啧,可惜可惜。”
见此刻的张文浩已经是汗流满面,卢薇薇道:“老王,搭把手,一起把他带到市局技术科。”
“好嘞。”王警官双手一拍桌子,将自己身体撑起,这才和卢薇薇一左一右,要将张文浩强行带走的意思。
此刻的张文浩彻底慌了,他赶紧用双手将两人拨开:“你们别过来,我说,我什么都说,我也是受人指使,我也不想这么干。”
见张文浩有主动坦白的意思,卢薇薇和王警官愁眉苦脸的看向顾晨。
见顾晨微微点头后,两人这才作罢,重新坐回到各自的座位。
“好吧,既然我们组长同意给你一个坦白的机会,那希望你自己好好把握,可别浪费。”
“我我我……”
张文浩此刻慌张不已,全身上下竟不自然的抖动起来。
他努力扶住双腿,好让自己不要慌张,可依然没多大用处。
顾晨重新将笔录本打开,问他:“谁指示你这样做的?”
“是……是经理。”张文浩抬头说。
“你是说……你们团队的销售经理?”顾晨确认的问他。
张文浩点头:“没……没错,是他。”
“那你跟他又是什么关系?”袁莎莎也问。
张文浩深呼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复下心情,这才又道:“他他,他是我一个远方亲戚,是他带我来江南市,带我赚钱。”
“为什么要害阿静?”顾晨又问。
张文浩擦擦额角的汗珠,战战兢兢道:“是……是因为阿静有二心,她想举报经理。”
“举报经理?”顾晨微微皱眉,继续问他:“你把事情说清楚。”
“好,好。”张文浩点头,语气温柔的像只绵羊。
“昨天晚上,原本我们喝酒很开心,可是后来经理接到一个电话,整个人脸色很难看。”
“我当时就知道,他可能是遇到什么难题,于是便好奇问他。”
“那他是跟你怎么说的?”王警官问。
张文浩叹息一声,努力搓搓脸颊道:“他说,他说我们现在可能惹上了大麻烦,弄不好还有牢狱之灾。”
“我当时挺慌的,也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原本当晚我们还在包厢内潇洒,可他突然跟我说这些,这让我有些手足无措。”
“于是,我就借着抽烟,和经理一起来到洗手间。”
“他在那儿告诉我,有人要举报我们,说我们非法向客户所要茶水费,然后进行分赃。”
“要知道,经理可是分赃了将近500万,他现在是最慌的一个,感觉他当时气得都快杀人了。”
“那你当时什么反应?”顾晨问他。
“我?”张文浩眨了眨眼,苦笑一声道:“我就是个小跟班,平时跟着经理有肉吃,在他那边也分到不少好处,我当然想帮他,所以就好奇问了一句怎么做?”
说道这,张文浩直接给了自己一个耳刮子:“我特么真是够傻的,自己没事找事。”
“我要是不问他,他也不会找到我,可是当时喝酒有点多,脑子一热,他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真是够该死的。”
……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