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4rte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有一座恐怖屋-第1207章 唯一的願望-ya6uf

靈異小說

我有一座恐怖屋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恐怖屋
镜中的孩子见陈歌神色平静,好奇的问了一句:“知道转盘奖励是个骗局,你不生气吗?”
“一开始我确实很生气,以为自己运气特别差,后来我才明白,原来我这辈子所有的运气都用在了遇见她的那一刻。”陈歌朝张雅身边挪动了几步:“她是我见过最美的人,也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运,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会感谢你。”
张雅似乎在发呆,她见陈歌靠近了自己,也收拢黑发,主动朝陈歌身边凑了凑。
他们一起站在镜子前面,可是镜子却映照不出两人的样子。
“这么说的话,你确实应该感谢我。”镜中的孩子感觉陈歌就像是在故意炫耀一样:“张雅在没有成为红衣之前,被一位红衣追杀,误入血城深处。我见她能力极为罕见,便在暗中引导。当时我要分心对抗院长的诅咒,很难在混乱的血城里护住一位连红衣都不是的厉鬼,所以我分出一丝血城意志放在了她的身上,然后让她躲藏在血城的恐怖屋当中。”
镜中的孩子看着现在的凶神张雅,脸上出现了一丝无奈的笑容:“结果谁知道那一丝血城意志竟然和她融合在了一起,连我也无法抽出,张雅就成为了血城里最特殊的存在。如果有一天我因为某种意外消失,那她将接替我成为新的血城意志,这也是我应对院长的后手之一。”
“所以你为了避免被一网打尽,将张雅送出血城、让她躲藏在了现实里?”
“除我之外,只有寥寥几人知道张雅曾进入过血城。”镜中的孩子上下打量张雅,他还是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我知道她很特殊,但她能这么快成为凶神,还是有点出乎我的预料。”
“要说天赋,高医生成为凶神的速度可不比张雅慢。”陈歌朝旁边看了一眼,高医生一直没有离开,他跟随陈歌进入了恐怖屋。
对于这位怪谈协会前任会长,陈歌还是非常忌惮的。
没办法,高医生不仅实力恐怖变态,智力方面也足以碾压绝大多数人。
“高医生为了成为凶神,用二十年的时间来谋划,从生前到死后,他付出了你们无法想象的代价。”镜中的孩子看向了高医生。
抬起头,高医生嘴唇微动,自院长死后,他第一次开口说话:“我完成了你交代的事情,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你们之前也见过面?”陈歌发现高医生和镜中的善念似乎也有过某种交易。
“高医生曾通过你鬼屋的门进入过这里,他在血城最深处迷失,是我救了他。也正是因为他知道了真相,所以在地下尸库场景他才会选择自杀,把自己的女儿托付给你照顾。”镜中孩子指着厕所隔间的门板:“那门板上的梦魇图案就是他留下的。”
“梦魇图案?这个长着三个头颅的恶鬼就是梦魇?”
“有人叫它梦魇,有人叫它心魔,它是生活在黑雾深处的怪物,以噩梦和负面情绪为食,能够引动人心底的恶,可以破坏血门,拥有和血城完全相反的力量。”镜中孩子这么一说,陈歌立马明白了。
高医生临死前曾进入过自己鬼屋的门,他在门上刻印梦魇图案为自己留了一条后路,毕竟那个时候高医生也觉得门只有推门人可以控制,如果他被困在门后世界无法离开,那就干脆毁掉血门逃离。
当初常雯雨想要破坏通灵鬼校的门时,也在那扇门上刻画梦魇图案就是同样的道理。
现实当中,血门代表着血城,梦魇代表着黑色雾海。
很多过去的疑惑都有了答案,陈歌又询问了几个问题之后,将自己的父母背到了镜子前面:“我在诅咒医院的血海里找到了他们,现在院长魂飞魄散,可他们依旧没有醒过来。”
“灵魂上的创伤很难修复,我尽力试一试吧。你带他们去道具间,那里有一个血池,你将他们放入血池里,剩下的就交给我。”镜中的孩子转身离开,陈歌也带着几位凶神离开卫生间,进入了道具间。
和第一次进来相比,这里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
可仅仅只过了几秒钟,道具间的角落便被一股外力撕开了一个血口。
那个角落陈歌也很熟悉,每次他从黑色手机里抽到什么物品的时候,那些物品总会在鬼屋道具间的角落出现。
一根根黑红色的血丝涌出,将陈歌的父母拖拽入房间角落的血池,那座血池似乎连通着血城地下。
浸泡在黑红色的血液里,陈歌父母皮肤下面浮现出了各种各样的诅咒和黑色文字,随后这些残留的诅咒被血液冲刷掉,陈歌父母的脸色逐渐变得红润,看起来多了几分生机。
整个过程足足持续了一个小时,当陈歌的父母被送出血池的时候,他们看起来状态已经好了很多。
“等离开门后世界,他们就会苏醒。”道具间摆放的道具镜子中出现了一个孩子的身影,善念似乎是不愿意让父母看见自己现在的样子,所以没有让他们直接醒来。
“多谢。”
“该感谢的人是我,原本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们了。”镜中的孩子注视着血池下面翻腾的血海,若有所指的说道:“血城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力量,差不多还能够彻底修复一个残损的灵魂,帮助她迎来新生。”
“什么意思?如果张雅进入血池,她就还有成为人的机会?!”陈歌抓住了张雅的手,瞬间变得激动了起来:“灵魂被修复,再加上我的活偶天赋……”
“是有这个机会,但对于凶神来说,成功率只有万分之一。反倒越是弱小普通的灵魂,成功率就越高,你确定要让张雅进入血池吗?”镜中的孩子操控黑红色的血丝,道具间被割裂,露出了下面汹涌的血海。
重生为人,就能弥补过去的所有遗憾,就有机会去拥抱未来的美好,所以就算成功率只有万分之一,这也是非常宝贵的一次机会。
牵起张雅的手,陈歌询问张雅的意思。
站在他旁边的张雅,眼中血色消退,流露出了一丝渴望,不过片刻后,她轻轻摇了摇头。
苍白的手指从心口牵出一根血丝,张雅取出了自己凶神的心,将其重新放在了陈歌的影子当中。
她没有说话,但是已经做出了选择。
“如果错过这个机会,以后可能就再也无法成为人了。”陈歌抓着张雅的手,将她拉到了走廊上,不断的劝说着。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陈歌和张雅重新回到了道具间,他们已经做出了决定。
“确定要让张雅使用这个机会吗?倾尽血城之力,或许能将成功率再提升一点。”镜中的孩子准备全力以赴,这算是他对陈歌的补偿。
“不用了,我们把这个机会让给高医生。”陈歌话音刚落,身后就传来了锁链掉落的声音,高医生似乎没想到结局是会这样。
“陈歌,血城无数年的积累才蕴育了这样一次机会,你真的要让给我?”高医生的心在剧烈跳动,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凶神、红衣的成功率太低了,而你的妻子只是一位普通人,这么宝贵的机会,不能被浪费。”陈歌没有开玩笑,他也是询问过张雅的意愿之后才决定这么做的:“你犯下的罪孽,自己来承受,但你的妻子是无辜的。对了,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高汝雪现在很安全,她还嘱托我帮她捎句话,她说她很想见你。”
早在地下尸库,高医生当时完全有机会杀死陈歌和张雅,可他并没有那么做。
无论高医生是出于什么原因,这是无法回避的事实。
“谢谢。”高医生还是第一次露出这样的神情,他扯断胸前的锁链,用手指剖开了自己的心,从心尖上取出了自己妻子残缺的灵魂。
“她的身体被血城和黑雾里的鬼怪毁掉了,不过我的血肉还完整保留着,你就用我的肉来为她做一具活偶吧。”高医生捧着妻子的残魂,院长死后,他妻子灵魂中的诅咒已经散去。
“没问题。”
得到陈歌肯定的答复后,高医生把妻子的残魂放入血池,那血池深处隐藏着从无数负面情绪和亡者灵魂中剥离出来的最纯粹的能量。
随着无边血色不断冲刷,高医生妻子的残魂逐渐变得完整。
“我的血肉藏在血城某栋建筑里,你们稍等片刻,我这就去取回来。”高医生保留了自己的血肉,可能他也在等这一天。
没过多久,高医生就带着一位特殊的红衣回到了恐怖屋。
看到那位特殊红衣的时候,陈歌也有些惊讶,因为对方正是活棺村的投井女鬼。
“她是含江存在时间最长的红衣,为了找到复活妻子的办法,我就去寻求她的帮助。”高医生让投井女鬼放下自己的血肉:“想要在门后维持血肉的活性很难,我自己无法分心,只好委托她帮我照看血肉。”
高医生说的很平淡,投井女鬼也没什么异常表现,如果陈歌不是去过活棺村,知道门后的活棺村已经被夷平,他恐怕还真信了高医生的话。
在几位凶神的帮助下,陈歌很快就利用高医生的血肉制作出了活偶。
高医生妻子的残魂也在血池中被修复,当那道灵魂被放入活偶当中的时候,整座血城忽然震动了一下。
生与死的界限被打破,高医生妻子的心再次跳动了起来。
看着那张熟悉的脸,高医生的目光第一次变得那么温柔。
他轻轻帮妻子整理头发,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高医生要唤醒自己妻子的时候,他却悄声对着陈歌说道:“我想请你再帮我最后一个忙,只要你完成了这件事,我会永生永世帮你镇守血城,赎清身上所有的罪。”
“什么忙?”
“你带我妻子离开血门之后,帮我修改一下高汝雪、我妻子和周围一些人的记忆。”高医生眼中带着万般的不舍,他轻轻站起身:“就改成,十几年前死在车祸里的人是我。”
用将近二十年时间布局,杀死了血仇院长,复活了自己的妻子,高医生最后的心愿只是想要妻子和女儿忘记自己。
陈歌没想到高医生最后的愿望竟然会是这个,他没有直接答应:“我觉得你还是亲自去见一下她们比较好。”
“这些年我杀了无数的人,吃掉了无数的鬼,我犯下的罪连血海都无法清洗。”高医生望着自己的妻子,眼神一刻都没有离开:“我不想让她们看到这样的我。”
眼看自己的妻子要苏醒,高医生却默默向屋外退去:“我会帮你镇守血城,或许等我赎完了身上的罪,我会去找她们。”
高医生离开了,他没有再回头。
“诅咒医院害人不浅,要是一切都能重来就好了。”陈歌看着高医生离开的背影,很是感慨。
“过去事情很难改变,我们要做的是避免同样的惨剧再次发生。黑雾不断蕴育着诅咒之种,或许未来还会有新的院长出现,我无法离开血城,到时候恐怕就要麻烦你了。”镜中的孩子对陈歌说道。
“成长环境不同,就算是诅咒之种也会开出不一样的花朵。”陈歌看着镜子里的孩子:“我知道该怎么做。”
“院长没有魂飞魄散之前,我大部分时间都浑浑噩噩,他一直在利用我的血肉和我对于家的执念来影响我。高医生进入门内的时候,我恰巧保持了清醒。”
“假如高医生是在你不清醒的时候进入了血门,那会发生什么事情?”陈歌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镜子里的小孩眼中闪过一丝愧疚,他没有具体说明,只是简简单单的说了一句话:“你的影子也曾偷偷溜进门内,那个时候我便处于不清醒的状态,院长通过诅咒感知到了它,把它骗进了一个时间流速很慢的房间里,折磨了它很久、很久。”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