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09ml熱門玄幻小說 獵諜 起點-662、爭執鑒賞-9q4eo

軍事小說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
南洋商贸的老板田村玲子就是鬼神间谍小组的组长。
这是楚牧峰最后推出来的结论。
尽管说这个结论是靠着翟峰的日记本推出来的,是没有多少证据佐证的,但楚牧峰相信这个结论应该是八九不离十的。
要是说这事成立的话,自己就能够针对田村玲子好好做一做文章。
摧毁鬼神间谍组织!
想要知道这事是不是真的,只要通过夏目樱春打听下就能确定。
没错,就这样做。
当晚。
楚牧峰就见到了夏目樱春,当他将鬼神间谍的情报说出来后,夏目樱春面露吃惊表情,“大人,你都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这些情报?”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赶紧去确定。”
楚牧峰一挥手道。
“好,我会去办这事的!”
夏目樱春说到这里后,忽然间问道:“最近华亭市闹出来的刺杀事件,和你们有关系吧?是你们华亭站的人做的吧?”
“你也留意到了?”
楚牧峰没有正面回答。
“我想不注意都难,这件事已经闹得非常轰动,我们樱花公馆经接到了特高课的命令,要在暗中尽快调查出来事情真相。”
“尤其是和宪兵队副队长矢野浩四有关系的陈布分的被杀案,更是特高课的中佐九条东岛亲自下令的。”
夏目樱春恭敬说道。
“你就随便应付差事便成,他们都是卖国贼,都是背叛者,我不过是在执行家法而已。”
楚牧峰轻描淡写地说道。
“果然是您出手,大人,您还有哪个目标?”
夏目樱春似乎好奇地问道。
“放肆!”
听到这个问话的楚牧峰眼神陡然寒彻无比,冷漠的看过去,眼神如炬,“夏目樱春,不要忘记你的身份,你是怎么坐到如今这个位置上的。”
“我对你没有其他要求,只是让你提供情报而已,你要是再敢像是刚才那样质问我的话,你清楚后果的。”
这已经是第二次的警告了。
之前夏目樱春已经有过一次这样的行为,而现在又做出来。
虽然说这样的行为在夏目樱春眼中或许是正常的询问,但在楚牧峰这里却是一种以下犯上。
夏目樱春是在挑衅和质疑。
你只是我放下来的一颗棋子,什么时候棋子敢造反?
楚牧峰心底冒出一股凌然杀意。
夏目樱春!加藤小野!黑木睿!
一个在华亭市负责樱花公馆!
一个在北平特高课担任要职!
一个易容成做生意的商人!
他们三个现在都能活着是因为自己让他们活着,所以才给了他们活命的机会,不然的话,他们早就变成一具死尸,死的不能再死。
我让你们活着是让你们对我有价值的。
谁没有价值谁就必须死。
真的当我对你们有感情吗?
也不瞧瞧你们每个人手上都沾染着何等罪恶的鲜血!你们活着是在赎罪,是在忏悔!
质疑我?
挑衅我?
都是不可饶恕的。
“不不不,大人,我没有别的意思。”
看到楚牧峰神情恼怒,夏目樱春急忙站起身来,弯着腰,谦卑而惶恐的说道。
“你最好不要有别的意思,不然你清楚后果有多严重的!”
楚牧峰漠然站起身来。
“田村玲子的事情尽快查出来,我等你的消息。”
“是!”
楚牧峰然后就离开这里。
夏目樱春恭送着楚牧峰离开后,神情有些后怕。
刚才的瞬间,她是真的被楚牧峰威慑住,她才深深的明白,一直都是不显山不露水的楚牧峰,其实手中不知道沾染过多少人命,是个如假包换的地狱判官。
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只能是谨慎再谨慎。
“南洋商贸的田村玲子吗?我这就去调查。”
……
从这处安全基地离开后,楚牧峰身边只有紫无双跟着,他冷静的说道:“夏目樱春这颗棋子我看是有点不安分了,你听清楚,她要是说敢有任何异样举动,杀无赦。”
“是!”紫无双点点头。
在她眼中,也只有血凤才能够入得法眼,其余女人一律都是可有可无的点缀品。
牧峰哥要她们死,那她们就都别想活命。
事情的进展是很顺利的。
田村玲子的身份很快就被夏目樱春确定,证明就是鬼神间谍小组的组长。
这个身份目前来说是听命于特高课武田正雄直接指挥的,而夏目樱春能得到这个消息,也是因为靠着樱花公馆的情报网。
而在确定这个消息的同时,一条消息也传来。
只是这条消息让华亭站所有人都心情低沉,每个人想到这个消息可能带来的后果就全都充满着愤怒和浓烈的担忧。
金陵城在岛国军队的猛攻下,失守了。
曾经的帝都就这样成为日占区。
消息传来后,华智武第一时间就召开了会议,在会议上他心情沉重的宣布了这个消息,然后肃声说道。
“根据总部命令,咱们华亭站从现在起要收缩起来拳头,不得和特高课的进行对抗,不得去找岛国军部的麻烦,一切等到新命令行事。”
“这种命令是总部下达的吗?”楚牧峰坐在椅子上冷漠的问道。
“是的。”
华智武点点头说道:“这是总部亲自下达的命令,内容很简单就是在金陵失陷期间,华亭站要积蓄有生力量做事。楚副站长,我想我刚才的命令应该没错吧?”
“积蓄有生力量!”
楚牧峰深吸一口气,凝视着华智武双眸。
“命令说的是让咱们积蓄有生力量,却并没有说让他们什么事情都不做。”
“华站长,我想有件事你要搞清楚,如今是全国抗日,咱们华亭站不只是情报搜集机构,更是肩负著作战任务。”
“你说在金陵沦陷的时候,咱们什么事情都不做,就这样保持沉默,传出去,真的好吗?这根本是在丢咱们的颜面!”
“楚副站长,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想要开战吗?”
华智武冷声问道。
“我没说开战,但我也不会让岛国军部和特高课就这么悠闲自在的。”
“华站长,金陵沦陷,你是不会清楚那些人会做出什么样丧心病狂的事情来。要是说他们会将金陵城当成一个屠宰场,将咱们的同胞当做杀戮的动物,你说你会怎么办?”
楚牧峰针锋相对地说道。
“所以说你想要怎么样?”华智武挑眉问道。
“以杀止杀!”
楚牧峰一字一句的说道,眼神坚决果断,“我要让岛国知道,只要他们敢在金陵城大张旗鼓的杀戮,我就敢无所顾忌,暗杀他们的军官高层。”
“我是没有办法进行大规模战场作战,但要是说暗杀的话,我可是他们小鬼子的祖宗!”
“不行!我不准你这样做!”
华智武眉头一皱,大手一挥断然说道:“你这样做分明是和总部的命令敌对的,我是绝对不会允许你这样做事的。你给我听着,这种事情想都不要想!”
“华站长,我做事不需要向你负责的!”楚牧峰淡然说道。
“你!”
被楚牧峰这样顶撞的华智武,猛地拍起桌子,怒声喝道:“楚牧峰,你不要太过分,你不要忘记你的身份。”
“你只是华亭站的副站长,你还没有成为这里的站长,你怎么就敢说出来这种肆无忌惮的话!什么叫做不需要对我负责,你不对我负责对谁?”
其余人全都保持沉默。
没谁敢在这时候插足进去,但不敢插足,并不意味着他们就会对华智武的态度支持。在这件事情上,他们都是站在楚牧峰这边的!
金陵城作为帝都沦陷之后所会面临的惨剧有多悲惨,你华智武难道说不清楚?
是,我们也知道以杀止杀未必是会管事,但要是说连这样的事情都不足,你拿什么来宣泄心中的悲愤。要知道我们可是有很多亲戚都在金陵城居住!
“我觉得!”
就在气氛陷入到僵局的时候,林忠孝举起来右手,凝视着华智武缓缓说道:“华站长,我觉得就这件事,楚副站长说的是没错的。”
“咱们不可能说眼睁睁的看着金陵沦陷而袖手旁观,无动于衷。你刚才也说了,总部的命令只是让咱们积蓄有生力量,咱们能积蓄着就成,总部也没说不准杀敌吧?”
“你这是在玩弄文字功夫!”华智武冷声道。
“我这叫做分析命令,我想这样的命令总部那边下达后,也不会说阻止咱们杀敌的!”
“要知道总部那边如今是处于焦头烂额中,他们难道说就能容忍昔日的帝都,咱们的总部就这样被岛国铁蹄践踏着吗?他们也肯定不会的!”
林忠孝在这个问题上态度坚决。
“所以说我支持楚副站长的意见,必须对岛国特高课展开袭杀,对岛国的那些重要人物进行刺杀,要让他们知道咱们华夏没有亡国,他们要是说做事太过过分的话,是会有人取走他们脑袋。”
“说的好!”
楚牧峰冲着林忠孝点点头,然后看向华智武冷静的说道:“华站长,就这事我的心意已决,我会对我做出来的任何事情负责,你要是说对我有意见的话,可以随时向总部那边反应。”
“告辞!”
说完楚牧峰就站起身离开会议室。
林忠孝紧随其后。
刘劲松和一些人也都离开。
到最后这里只剩下华智武和魏大宝孤零零的坐着。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