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ai1精品小說 大國名廚討論-第994章 困獸之鬥(3)!讀書-eyn7q

都市小說

大國名廚
小說推薦大國名廚
乔智摇头,“比你差远了,杀人放火的事情,我是不敢干的。”
韩斌冷笑,“我变成这样,都是被逼的。如果不是你,我当初就不会被医院辞退,我也不会遇到肖芸,阴差阳错地成为肖家的女婿。”
乔智道:“一切都是你自己的选择。我很好奇,肖芸那么爱你,你为什么要杀了她?”
“爱?”韩斌眼中露出恶毒之色,“你会给自己所爱的人,每天灌各种各样的药吗?你会限制他的人生自由,压迫他去做不愿意做的事情吗?在看到肖芸失去生机的瞬间,我感觉解脱,一点也不后悔。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我还是会那么做。”
乔智平静地凝视着韩斌,“为什么明知那些药有副作用,你还选择去吃?作为一个已婚的男人,难道不应该对婚姻和另一半忠诚吗?你出轨,利用情人杀死了肖芸,明明责任都在你,你却将诸多责任推卸在死人的身上,还真是可笑。”
韩斌冷笑,“事已至此,没有什么好争议的。你给陶茹雪打个电话吧……”
乔智错愕地望着韩斌,“你想做什么?”
韩斌用刀尖刺入胡菁菁的肌肤,“立即打电话!”
乔智叹气,拨通了陶茹雪的电话。
“把手机丢给我!”
乔智依言,将手机抛给了韩斌。
“老公,你人在哪儿呢?都这么晚了,还没回家?”
听到陶茹雪那熟悉的声音,韩斌的眼中满是凶厉之色。
“我不是你的老公……”
“韩斌……乔智的手机为什么在你那儿?”陶茹雪浑身颤抖,熟悉的声音,让她毛骨悚然。
韩斌眼睛布满血丝,“我和他正在聊天,他将手机借给了我。”
“聊天?”陶茹雪激动地从床上坐起身体,“真心奉劝你一句,不要一错再错。”
韩斌眼角湿润,“茹雪,我想问你,你恨我吗?”
陶茹雪沉默数秒,“说实话,对你一点也恨不起来,相反,我甚至还觉得你可怜。你其实本性并不坏,只是在选择的岔道口,走错了路,而且没法回头了。”
韩斌声音沙哑,“我还不坏吗?我杀了肖芸,还越狱……我现在甚至想杀了你的丈夫。”
“不要!”陶茹雪紧张道,“别伤害乔智,我求你了。你如果想要报复一个人,那就报复我吧?当初我不应该脑袋一热,请你帮我演戏,欺骗伤害乔智。如果没有那件事,我们就不会再相遇,你也不会得到错误的信号。后面也不会被我频繁伤害。”
韩斌叹气道:“你很聪明,知道这样说,我会心软。”
陶茹雪耐心道:“不,我说的都是肺腑之言。韩斌,别让我恨你。如果你真的伤害了乔智,我会恨你一辈子。”
韩斌沉默数秒,“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
陶茹雪知道乔智在旁边,轻声道:“如果没有爱过你,我为什么要跟父母说,此生非你不嫁?不过,那已经是过去式了。我早就已经放下那段感情,把珍贵的回忆放在脑海中,难道不是最好的选择吗?”
韩斌哈哈大笑,“谢谢你给我一个还算完美的答案。放心吧,这辈子你我再也不会见面,你不用担心,我对你纠缠不休。”
“韩斌,你别做傻事,别伤害……”
陶茹雪还没有来得及反应,手机里传来“砰”的一声枪响……
深夜里的一声枪响,打破了寂静。陶茹雪脑海轰鸣,韩斌开枪了吗,乔智会不会有事?
如果乔智死了……
自己岂不是成了寡妇。
泪水从眼角滚落,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慌盘旋在心头。
她不敢接受这个后果,从不信神佛,这一刻却跟耶稣基督,玉皇大帝,元始天尊,释迦摩尼请愿,愿意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换取乔智的平安。
从来没有如此确定,乔智是自己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从来没有如此担忧,乔智出事了,世界会不会变换了颜色。
陶茹雪拼命地对着手机,“喂喂喂,说话啊……”
没有任何回音。
寂静在这一刻是如此的可怕。
胡菁菁在枪响之后,闭上了眼睛,她不忍看到枪口瞄准自己,也不想看到子弹击中乔智。
但如果真要二选其一,她情愿子弹射中的是自己。
胡菁菁缓缓睁开眼睛,松了口气,乔智站在不远处,没有倒下,身上没有明显的血窟窿。
乔智趁着韩斌和陶茹雪激烈交流的过程中,突然启动,朝韩斌冲了过去。
韩斌在情急之下扣了一下扳机,因此准头不够,子弹击中了后面的墙壁。
电光火石之间,乔智靠近了韩斌,用手捏住了韩斌的喉咙,另一只手拍向了韩斌的手腕。
枪在空中翻滚几圈,在地上滑行了十多米,韩斌对之失去了控制。
没有了手枪,并不代表韩斌会此束手就擒。
韩斌吃痛之下,本能地飞出一脚踢中了乔智的腰部。
乔智结结实实地吃了这一击,胸口发甜,嘴角溢出血水。简单的一脚踢出了暴击伤害,乔智只觉得腰部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
乔智很是错愕,没想到韩斌的身手变得如此好了。
乔智捏住韩斌喉咙部位的手指下意识分开。
韩斌大喝一声,身体猛然而上,朝乔智扑了过来,与乔智厮打在一起,毫无章法。
韩斌一口咬在了乔智的肩膀上。
乔智疼得惊呼出声,心中暗骂,果然是特么的属狗的,一拳打在韩斌的面颊。
那丑陋的面孔,扭曲变形,仿佛一点痛感都没有,用手去抠乔智的眼睛。
卧槽,全是特么的下三滥的招术。
乔智又惊又怒,抬腿顶向了韩斌的胯下。
韩斌的要害被击中,整个身体宛如煮熟的龙虾蜷起了尾巴。
只是短暂的停滞,韩斌猛地扑向乔智,咬向乔智的耳朵。
乔智被韩斌这狠辣的打法弄得有点害怕。
韩斌是多么痛恨自己,才会变成禽兽一样,想要将自己撕咬成碎片啊。
乔智躲开了这一击,耳朵得以幸免,反手抽了一记,韩斌的下巴被击中,嘴巴里飞出不知多少碎牙。
韩斌的右手则在乔智脖子上抓了一下。
皮开肉绽,留下了森然可怖的血痕。
乔智挺身,将韩斌掀翻在地,骑在了他的身上,再次用手掌卡住了韩斌的脖子,韩斌的面部狰狞,肤色变得涨红。
乔智正以为这下收拾了韩斌,突然大腿吃痛,韩斌从腿管理摸出了一把匕首,扎到了乔智的肉里。
吃痛之下,乔智只能松手。
韩斌挥舞匕首,状若疯魔,乔智躲闪跳开,韩斌借此机会从地上爬起来,眼神复杂地瞪着乔智。现在这个结果,让韩斌难以接受。
回溯过去的半年时间里,韩斌每天都在接受地狱般的训练,接受各种各样的强化药剂,面临各种各样非人折磨。
但与乔智交手后,他竟然的发现,自己没有任何优势可言。
乔智的力量太恐怖了!
刚才抓自己喉咙的那两下,如果换做以前,自己肯定就束手就擒了。
他没想到,乔智不仅心智恐怖,而且身手也极为惊人。
乔智没想到自己会弄得遍体鳞伤,韩斌的打法看似没有章法,但都是以命搏命的杀招,这是经过生死锤炼而成的本能反应。
韩斌慢慢弯腰,将自己的重心放得很低,样子很古怪,像是一只螳螂。
他知道自己必须要赶紧拿下乔智,等外面的人进入,自己就没有机会了。
乔智经过刚才那番缠斗,虽然吃了不少的亏,但至少已经站在胡菁菁的身边,胡菁菁脱离了危险,而且韩斌手中的那把枪,已被自己踢飞到了远处。
“韩斌,奉劝你一句,赶紧放弃吧,不要做困兽之斗了。”乔智压低声音劝道。
“别再跟我玩什么心理战,我不吃那一套。”韩斌冷笑。
再次原地弹射,朝乔智冲了过来。
好快!
乔智心下骇然,朝右边躲闪。
韩斌是虚晃一招,目标是胡菁菁。
乔智想要救胡菁菁,无视他手中的匕首,刀刃在胳膊上划过伤口,仿佛拉链被拉开口子,发出嗤啦一声,让人头皮发麻。
不过,接下来韩斌愣住了,他想要抽出匕首,抵在胡菁菁脖子边,却发现根本拉不动,手腕被乔智顺势捏住,匕首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度,插在了自己的腹部。
韩斌难以置信地望着自己的腹部,鲜血汩汩流出,他不敢拔出匕首,因为匕首拔出的瞬间,会引起大出血,会让他的生机更快消失。
“你赢了!哈哈,果然,过了半年,我依然还是你的手下败将。”韩斌踉跄着朝后方倒退靠着那堵墙壁,然后从怀里摸出了一个炸弹引爆器,“我的确打不过你,但那又如何,只要我按下旋钮,你得给我陪葬。黄泉路上有你跟我作伴,我不亏啊。”
乔智眼神变冷,从地上捡起自己的手机,调出了一段视频。
韩斌目光被视频吸引,上面的主角是自己的父母。
父亲坐在椅子上,背景是自己老家的房屋。
父亲眼中噙泪:“至今难以置信,他会做出这种事情,大家肯定误会了。我儿子是救死扶伤的医生,怎么会变成杀人犯呢?”
母亲坐在母亲的身侧,泪水模糊了眼睛,“他从小品学兼优,对人特别礼貌。对待妻子也是百依百顺,我也不相信他是杀人犯。但,如果真的有一天,他做了违反道德和法律的事情,即使千万人指责他,他依然是我的儿子。我会站在他的身边,愿意帮他赎罪,一命抵一命。”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