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9gi8熱門玄幻小說 武俠世界從天下第一開始 起點-第三百一十二章 人醜就要多讀書看書-z2ah3

仙俠小說

武俠世界從天下第一開始
小說推薦武俠世界從天下第一開始
《楞伽经》说,有大悲菩萨,永不成佛。
说得是地藏王菩萨,虽说他只是菩萨果位,但是地藏菩萨在无量无边劫以来修行,早已达到佛的智慧海,功德已圆满具足,早就应该成就佛的果位。
阎罗殿里。
面对昔日的同僚,地藏王菩萨一脸严肃,阻止降龙拿到生死簿的金身身影便是他。
说实话,在家里撸了两天宠物兽谛听,打了个盹再来上班的他对灵山的套路有点看不懂了。
降龙不是下凡镀金的吗?怎么镀得这么黑,是掉进墨汁了吗?
难不成降龙也被套路了?
想当年自己也是如此,还是个鲜嫩的小光头,被如来一通忽悠。
说好的下凡历劫,然后升职加薪,出任佛陀,迎娶……咳咳,这个没有,最后走上仙生巅峰。
结果三万年又三万年,自己都占山为王了,还是个菩萨果位,也没见灵山召唤自己回去。
都怪自己当时太年轻,信了如来的鬼话,轻易许下宏愿,如今落得如此下场。
地藏摸了摸锃亮的光头,看向李修缘一脸同情,自己虽然被外派,但是编制还在。
对方倒好,直接被开除佛籍,实惨。
地藏很明显的感受到,对方已经放弃罗汉果位,堕入魔道,那份魔力浑厚浓郁,不在自己之下。
佛道大敌。
“降龙,你堕落了!”
地藏一手按着生死簿,一边看向降龙,面色严肃。
本来同是天涯沦落人,地藏对降龙心心相惜,对方堕落魔道自有如来去头疼。
但是你不去灵山找如来晦气,来我地府打秋风作甚,心心相惜可以,但是被占便宜的不能是我。
宝物自晦,虽然生死簿看起来不咋地,但是生死簿掌控众生生死,确是不折不扣的至宝。
“地藏,交出生死簿,我不想与你动手。”
李修缘盯着地藏锃亮的光头晃花了眼,当年他就觉得这发型太闪,不符合自己低调的风格,现在一看果然如此。
幸好自己的发型一直都与众不同,这也是灵山那些光头看不惯自己的原因。
“生死簿关系三界众生安宁,我不可能把它交给你。”
地藏直接拒绝。
“不给也行,那你帮我复活一人。”
“……”
你说啥?再说一遍。
你也太会顺着杆下了吧!
不过只是这样的话到也不是不行。
而且不确定让我出手?
降龙不是很确定。
“我用生死簿复活一人,复活之后我就将生死簿还你。”
让地藏复活小玉,李修缘是不放心的,谁知道对方会不会留下什么暗手。
“阿弥陀佛,出家人不打诳语,贫僧可出手救活小玉,不留后手,毕竟她命不该绝,救活她也合乎天道。”
地藏表示自己是个老实和尚,不会说谎,只救人,不暗中下手。
“呵呵!”
李修缘第一个不信,玩圣光的都心脏,他当年也是玩这一套的,对方骗不了自己。
远方偷窥的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十殿阎罗第二个不信,当年地藏也是这么说得。
他只是来渡地狱恶鬼的,帮助地府进行生态建设的,结果呢?
阎罗:我要在生死簿上写个惨字。
谈话治疗无果,地藏收起不切实际的想法,自己不可能将生死簿交于对方,对方也不放心自己复活小玉,这是死结。
“阿弥陀佛,降龙,须知回头是案,莫再执迷不悟。”
对不起,贫僧刚刚动了噫念,居然妄图与邪魔做交易。
“既然你不给,那就只有我自己取了。”
李修缘周身黑光大盛,探手向着桌案之上的生死簿抓去。
面对李修缘伸来的咸猪手,地藏眉头一皱,同样浑身佛光高涨,对着李修缘怼了回去。
金光与黑光碰撞,相互湮灭,空间发出破裂的声音,阎罗殿内狂风大作,桌案之上的文件四处飞散。
“嘭嘭!”
桌案经受不住两人交手的余波轰然碎裂,木屑飞溅,桌案上剩下的少数法典坠落在地,压在地藏手下的生死簿也落法典之上。
_×2
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再次同时将手伸向了地上的生死簿。
“嘭!”
再次平分秋色,两人均是高手,各自收敛着力量,生死簿乃是至宝,不会在两人手下摧毁,但是毕竟是地府,毗邻六道轮回。
黑色闪电疾走,黑云雷云笼罩地府,金色佛光冲天而起,欲要冲破漫天邪恶。
“呜呜呜!”
地府之中,往日凶残的恶鬼躲在角落瑟瑟发抖,十罗刹一头钻进床底下,打死也不出来。
两人交手渐渐打出的真火,金黑两色泾渭分明的能量缠绕交织,两人的战场也慢慢转移。
李修缘浑身黑光大涨,地狱的环境对他而言如鱼得水,邪恶与欲念交织让他快速熟悉自己一身无上修为。
地藏菩萨同样法力浑厚,无尽岁月的修习,他的一身修为早已不在灵山的佛陀之下,他缺少的只是那个果位而已。
随着两人气势的高涨,战斗的升级,阴气森森的阎罗殿早已破败不堪,摇摇欲坠。
不过仙佛世界,这等基建问题毫无难度,真正重要的是六道轮回的秩序,以及掌控生死的法宝。
见两人越战越远,某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秦广王悄悄溜了回来:
“生死簿!”
秦广王将手伸向生死簿,可是还有些许距离时,他的手却怎么也够不着。
忽然间一个恍惚,不知何时,秦广王竟然又回到了原地。
他他抬头一看,不知何时,自己的宫殿已经恢复原貌,自己站在大殿正中。
自己的座位之上一位看不清面容的人坐在上面,对方一身黑衣,双脚放在桌面,背靠在椅子上,手里拿着的正是自己刚刚想要拾取的生死簿。
黑衣人虽然看不清面容,但是黑雾弥漫的脸上双眸明灭不定,仿佛阴阳道则缠绕。
对方竟然在看透生死簿,窥探生死的大道法则,觊觎着六道轮回的大秘密。
秦广王悚然一惊,怎么又冒出来一个大佬,确认过造型,是惹不起的人。
这气质一看就是幕后黑手,对方黑的让自己这个身处地府的阎王汗颜,和对方相比,自己简直人畜无害。
秦广王悄然后退,刚刚退到门口,一黑一金两道身影接踵而至,是刚刚离去的地藏和降龙。
前有狼后有虎,秦广王觉得很淦。
怎么一个个的都觊觎自己的宝贝?
啥?不是我的,那没事儿了,你们随意。
秦广王化身小透明躲在角落,默念看不见我,时不时向着门外挪去。
“你是何人?”
感受到阎罗殿的异动,两人放弃争斗,免得被人渔翁得利。
“两位的表演很精彩,不过我最近沉迷看书,徜徉在知识的海洋无法自拔。再稍等一会,我看完这页就替二位鼓掌。”
黑衣人项凡尘捧着书头都没抬,摆了摆手,随意说道。
不严肃的画风令两人无语。
“回答错误!”
李修缘拳头黑色利芒闪烁,脚下一动,对着项凡尘而来,他可不想成为别人布局的棋子。
在他身侧,地藏几乎同时出手,金色的拳头直逼项凡尘而去。
“啪!”×2
拳掌相接,发出两声轻响,两人的攻击被项凡尘接下。
看着被对方轻易接下的攻击,李修缘和地藏惊诧莫名,两人惊愕的不是对方接下了自己的攻击。而是对方以与自己不差一分一毫的相同力道抵消了自己的攻击。
这代表着对方在佛道(魔道)的造诣与修为远超自己,才可以如此写意,不带一丝烟火气息的接下自己的攻击。
“两位,今天前辈教你们一个道理!”
前辈?哪里冒出来的前辈?两人都迷惑不已?
不过对方的修为确实当的起前辈二字。
还不等二人多想,就感觉手臂之上传来一股沛然巨力,与刚刚同质同量的佛道(魔道)攻击骤然而至,将两人轰出了大殿。
不同的是,此次,李修缘承受的是佛道攻击,地藏承受的魔道攻击。
项凡尘甩了甩手,重新拿起生死簿:“人丑就要多读书,你们前辈我靠脸吃饭都如此爱学习,何况你们这么丑。”
“丑?”
下一刻,两个怒气冲冲的人影飞了进来,显然两人都对自己的颜值充满自信。
“嗯?”
两人及时刹车,看向正在看书的项凡尘,两人虽然气势汹汹,但是气息都萎靡了不少,显然刚刚那一招两人都受了伤。
修仙人的事,不能算怂。
“敢问前辈,我们认识?”
李修缘搓手靠近,两人都在项凡尘身上感受到一股熟悉之感。
按说两人的级别心生感应自是不会错的,但是对明显级别更高,这种时候两人就不敢肯定了。
“佛曰:不可说!”
项凡尘摇了摇头,合上生死簿,生死大道窥探得差不多了,回去慢慢消化就是了。
见两人盯着自己手里的生死簿,又不敢硬抢,项凡尘开口:
“俗话说,书中自有黄……算了,俗话太俗,我就不说了。”
“……”
“这本册子前辈就留给你们了。”
说着项凡尘将手里的册子向着李修缘一抛。
两人本就盯着生死簿,几乎在项凡尘扔出生死簿的同时两人快速出手,对着生死簿抓去。
不过,项凡尘终究是对着李修缘扔出,加上两人修为相差不多,生死簿最终落在李修缘之手。
“阿弥陀佛!”
见事情已成定局,自己无力回天,地藏无奈宣了一声佛号。
李修缘拿着生死簿看向项凡尘不知道对方为何帮助自己。
只是,座椅上哪里还有项凡尘的身影,只余对方的声音响彻阎罗殿: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