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i3e火熱連載小說 獵妖高校笔趣-第一百七十六章 燕返看書-f1n9g

玄幻小說

獵妖高校
小說推薦獵妖高校
一颗炽热的火弹带着低沉的风声,穿堂而过。
斜地里,三五根晶莹剔透的冰枪呼啸而出,重重的扎在了那颗火弹上。
冰与火的碰撞,瞬间的气化与爆炸,在半空中掀起一道狂暴的气流,向四面八方扩散。但很快,这股狂暴的气流,便被周围涌动的更加强横的气息所淹没。
而这支猎队的队长,那位壮硕的男巫,就站在这片仿佛十八级风暴的正中心。
他的脚下,那些平日里绵软的长绒地毯,此刻伸出了一道道追命的绳索,努力想要缚住这头蛮横的暴龙,却收效甚微。
砰,砰,砰!
绳索崩断的声音混杂在矮人怀里机关符炮的怒吼声中,显得非常微弱。但就算再微弱,那些绳索也给猎队的队长造成了一定的阻碍,让他挪动的每一步,都像在泥沼中,异常费力。
“换弹匣!”矮人大吼一声:“给我争取一点时间!”
话音未落,机关符炮的咆哮便戛然而止。
几头干瘦如柴、皮包骨头的老巫妖趁着弹幕消散的空儿,在茶几与沙发间飞快跳跃着,活脱脱像群老山猴。
须臾间,它们便突破了猎队的防御结界,冲到了几位年轻猎手身前。
然后扯掉了身上那件宽大的袍子,露出它们那瘦骨嶙峋的身子。
“嘎嘎嘎嘎!”
老巫妖们的怪笑仿佛乌鸦一般难听,它们看向年轻猎手的目光中充满了贪婪,仿佛饿虎看到迷路的小羊,狼群围住受伤的母鹿。
呼!呼!呼!
冲上来的几头老巫妖齐刷刷长大嘴巴,呼啸的风声席卷整座大厅,将那些冒着寒气的冰枪、散发火光的岩浆、以及电光隐隐的雷球一扫而空,齐刷刷吞进肚子里。
充沛的魔力灌入身躯,那几头干瘦的老巫妖仿佛注水的气球般骤然膨胀,布满皱纹的老皮舒展开,重新变得光滑结实。它们赤裸着上身,肌肉虬结如铁,体魄庞大如山,张开的手掌,仿佛苍鹰的利爪,寒芒四射,抓向场间的年轻巫师们。
唰唰!
数道刀光在那利爪的寒芒间绽放,不分先后,劈了出去。却不防老巫妖顺势召唤出几块岩盾,挡在刀光之前。
碎裂的砂石如摔打在礁石上的浪花,携带着巨大的动能四散开来。冲入猎阵的巫妖们被漫天飞溅的砂石挡住视线,忍不住眯了眯眼。
就在那一瞬间。
一个散发着微黑光芒的拳头,已经从浑浊且汹涌的空气中冲了出来,迎面撞上那些老巫妖的面孔。
似乎只是一拳,却同时出现在所有巫妖的身前。
一头闯入猎阵的巫妖眼睁睁看着那拳头上缭绕的气息越来越黑,也越来越大,直至最后,竟像一面幕布般遮住整个世界。虽然是在屋里,却仍旧给它一种日月无光、天地翻覆的感觉。
它尖啸一声,拼命凝聚力量,双手叠加迎向那枚砸落的拳头。
“番天印!”
壮硕男巫那低沉的吼声这时才传入它的耳膜,但为时已晚。
那一拳落下,如一座泰山被洪荒巨人倒拔起后向下砸来。巫妖双手承接的一刹那,便有一道沉闷的雷声在场间响起。
雷声过后,就是暴雨。
噼里啪啦!
巫妖双拳、双臂、双肩、从上到下的骨节噼里啪啦一片爆响。粉碎的血肉被那黑色的拳头裹挟着,速度丝毫不减,重重砸在了老巫妖的胸腔,再次响起一串连珠炮似的爆破音。
砰!砰!砰!
几口破碎的肉皮口袋从猎阵中倒飞而出,重重的贴在脏兮兮的墙壁上。壁上挂着的图像里,一群眼中闪烁着红色光芒的妖魔尖笑着,蜂拥而上,将那几个破碎的‘皮口袋’拖进沉沉的画像里。
直到此刻,被另一位年轻猎手劈碎的砂石才缓缓落在地上。
尘埃落定。
露出这支猎队队长那泛着油光的结实上身。
“呸!”他冲地上吐了一口浓重的唾沫:“一群老不死的,也敢跟我比拳头……拳怕少壮没听过吗?!”
地毯上,之前被猎队队长丢弃的斗篷下钻出一个小脑袋,露出一名小女巫的脑袋。
她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左右张望着,虽然身子仍旧在瑟瑟发抖,但声音却比她的身子勇敢许多:“还打不打?还打不打?!”
“打个屁!”猎队队长满脸晦气,回头嚷嚷了一句:“原本只想打乌利希那老鬼一个措手不及,没想到撞到铁板上……准备跑路!”
“好的!”小姑娘顿时兴高采烈起来。
“只不过……”猎队队长紧了紧手上的拳套,两眼发亮的看向屋子尽头那面黑墙:“好不容易来一趟,总要做点什么吧。”
黑墙上,那些装饰着的、干枯的头颅仿佛听到了他的声音。
在一片寒意中微微飘摇。
……
……
乌利希爵士睁开双眼,表情有些困惑。
它转头,看了迷雾号船长一眼。
船长先生低着头,似乎在思考妖生的哲理,丝毫没有与老巫妖对视的想法。老巫妖把目光向旁边挪了挪,落在旁边的小女妖身上,尼基塔似有所查,脸上立刻露出讨好的笑容。
乌利希爵士摇了摇头,收回目光。
不论是矮人四处乱射的符炮、还是女巫狂暴的雷咒、年轻猎手的刀光,亦或者刚刚那位猎队队长撑霆裂月的一拳、打成一锅粥的大厅,都不在乌利希爵士的目光中。
或者说,眼前的这一切,都不在两位大妖的视线之中。
在它们看来,任何偶然的背后,都是一连串的必然。面前这支冒失的猎队只不过是干扰它们视线的小虫子。他们选择在这里出现,那么一定有更加庞大的黑手,隐藏在他们身后。
那只黑手的目标可能是迷雾船长,也可能是爵士自己。
屋子里打的热闹。
大妖们的目光则早已越过这片混乱,落在了更为深远的地方。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