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srz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巡靈見聞錄 愛下-第1316章 墓塔舍利看書-u7lii

靈異小說

巡靈見聞錄
小說推薦巡靈見聞錄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先渡过今夜再说吧!我跟你们讲,塔林那里藏有法珑寺高僧的舍利子,我建议咱们挖它几枚出来,用来驱邪再好不过了。”
邱铜锤缓过劲儿了,说出终极打算。
“我去。”金苑都爆了一句:“感情邱道友打的这个主意?
她一脸见阴灵的看着邱铜锤。
“舍利子藏在墓塔中就是暴殄天物,再说诅咒振幅到何等地步不是你我能估算到的,既如此,还是尽可能的利用一切资源吧,你们觉着呢?”
邱铜锤不以为意的撇撇嘴。
“我记着道友是法珑寺俗家弟子的出身吧?”
刘绕点了一句。
“没错,但那又如何呢?现在当务之急的事儿是保命。”
邱铜锤摊摊手,一副光棍样。
“好吧,你说服我了,走吧,去塔林翻找舍利子,不过,那玩意咋用?”
金苑好奇心大起。
“找到了再和你们细说。”邱铜锤不置可否的,刘绕和金苑也就不再追问这话了。
我始终保持沉默,将自己当个隐形人较好,反正,他们都没有和我商量事儿的意思,同时心底产生疑惑:“舍利子这个话头,邱铜锤可不是首次提及,早在他坑大船锚和衮哥的时候就提过一次。
他当然不知道我暗中观察到了那一幕,所以说的很是来劲,但我却直觉感到这厮极为重视舍利子。莫非……?”
心底涌起一个念头来。
“法珑寺中禁制处处,塔林那里肯定也有,动高僧舍利子难道不会触动禁制吗?邱道友,还请你给予解释,不然,只能得出你想用我们之命去换舍利子的结论了。”
不等我想清楚,刘绕已经语气阴寒的问了出来。
“呃?”金苑一愣,下一刻脸就黑了,杏眸圆睁的盯住了脸色不变的邱铜锤。
我噤若寒蝉,这三人有当场火拼的架势,若果真的发生了,那我的任务就是躲的远远的。
“你们不要误会,墓塔周边当然下了禁制,但我研究透了的,找到了破绽所在,可以不触动禁制攻击的取走舍利子,但我道行低,只凭自己的力量还是有些困难,所以,嘿嘿……。”
邱铜锤说出这话来。
“原来你早就打舍利子的主意了,我们只是适逢其会?”
刘绕眼神森寒的锁定了邱铜锤,但杀意敛去。
毕竟,邱铜锤说的清楚,这种事可经不起检验。
不管是刘绕还是金苑都有能力置其于死地,所以说,他若撒谎,很可能会死的很惨。
“实不相瞒,正是如此,其实,我当年费尽心机拜入法珑寺,就是冲着舍利子来的,因为有一位高人告诉我,舍利子是提升实力的捷径,他还将使用法门传授于我了,我能不到处寻找舍利子吗?就盯上了法珑寺;
可惜,直到今日也没能得手,今儿有你们在,或许我能得偿所愿了,那东西的数量不止一枚,找出来之后,我教授你们用法,大家实力就能被舍利子力量加持!
不是道行升级,而是武力值提升,等同生存几率提升了。
我就是这么个打算,没有瞒着的地方了,你们可以和我寸步不离,要真是有陷阱,你们可先杀我泄愤。”
邱铜锤一番话出口,刘绕和金苑眼底的杀意消散八分,但该有的警惕还是要保留的。
“邱道友,希望你所言属实,不妨和你直说,舍利子这事上你若是欺骗于我,那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别以为这是危言耸听,我可不会对叛徒手下留情,这话说在前头,免得后面发生什么事儿时不好分说。”
金苑眼神幽幽的,说着和她年龄不符的话来,杀意隐隐的。
我在一旁听着,就感觉后背的毫毛都竖立起来了。
若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听,谁敢信这么个天真烂漫的小姑娘还有这般阴狠的一面?‘金氏符箓’在法师中的名头不好,果然是有缘由的。
看到金苑的做派,我就知道那金家的老祖母绝不是好说话的,怕不是杀人不眨眼?
金苑耳濡目染的,她身上自然有那位老祖母的影子。
“金道友这话说的好,我没啥意见的,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咱们用事实说话就是了。”
邱铜锤不以为然的回应。
“那好,走吧,快点去塔林,地道中越来越不安全了。”
刘绕出声。
“保持队列,我们走!”
邱铜锤继续打头前行,行动间更加小心了,谁敢说地道前端没有阴灵邪怪等着呢?
还真就没有!
很是顺利的就到了地方,沿着向上的石阶行走,当拉下石板的那刻,满天繁星的光倒映入了眼中。
到塔林区了。
我们挨个的钻出了地道。
呼吸一口空气,感觉比地下清新了太多,果然,优点什么的都是对比出来的。
就像是幸福感一样,拥有他人所没有的好东西,那就是幸福。
要是人人都有,哪有幸福感可言?那叫大众化。
后半夜的风非常阴冷,它们穿梭于林之中,发出极端瘆人的死动静儿来。
阴风阵阵指的就是这等环境。
我心头一个劲儿的发毛,但只能迫着自己胆大起来,不见三法师毫无惧色吗?
“刘绕岁数大,邱铜锤是个男的,我就不说啥了,但金苑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是在搞啥呢?我难道还没有个二十啷当岁儿的小姑娘胆大?”
这么一想,愣是壮起了胆子来。
“事到临头是无法逃避的,那就横行吧。”
我是这样想的,但能不能保持住这等雄猛姿态,心底是没谱的。
横行已经很难了,至于霸道?谁能耐谁来吧!
“趁着还没有邪物来围攻咱们,赶快挖舍利子,据我多年调查,这片塔林中至少藏着十枚以上的舍利子,地点分别是……。”
这念头一生出来,就在我心头疯草般的蔓延,不可遏制了。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