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x1rf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元始諸天 起點-第六五七章潛龍出淵鑒賞-xw6qi

仙俠小說

元始諸天
小說推薦元始諸天
————
“是吗?”
刘季面色不变,漠然道:“未来发生的事,谁又能说得清楚,所谓的承载天命第二帝,不过是一个空头支票。”
“现在是既没实惠,也没好处可拿,还要被仙秦的一众大能惦记,刘季可不是项籍,出身在显赫的古楚贵胄之家。”
“要不是老兄吾还有些急智,混入仙秦体制内,成为仙秦一亭亭长,勉强算是吃了官家饭,否则还未必能藏得住。”
听着刘季口中的牢骚,项籍轻唑了一口热酒,丝丝缕缕的热流,自口腔划入腹腔,形成丹田上一团散化的热气。
这一股热气团团成圆,在丹田之上通透之极,引得四万八千毛孔大开,额头上都有丝丝热气白烟,自头顶溢散。
不一会儿,就出了一身的好汗,虽然这一点浊酒灵机寥寥,对刘项二人也没多少好处,可是这一番痛快淋漓确实难得。
这还是刘项二人压着修为,才出的这一身汗,不然以二人近乎于先天的道业,区区一壶浊酒焉能让他二人有感觉。
“刘老兄,才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你是名正言顺的赤帝子,身后有火云洞诸贤撑腰,祖龙不死自是要躲着祖龙。”
“可祖龙一陨,没了祖龙的始皇之气掣肘,老兄可谓潜龙出渊,气运勃发,各方大才纷纷来投,帝业旦夕可成。”
项籍幽幽道:“哪像某家,某家可是注定的失败者,前半生一路高歌猛进,后半生就走下坡路,没有老兄际遇。”
“某家留下的,只有‘乌江自刎’的传说,虽然世人多怜悯,可是实际的好处,却是一点也没到手,徒留一点虚名。”
刘季哈哈大笑,不断的摆手,道:“项兄……项籍兄,说笑了,咱刘季是何等样人,旁人不知,你还能不知?”
“什么‘乌江自刎’,什么‘阴雄鬼雄’的,都是子虚乌有,没影的事……咱们可不能信这些谣言,谣言不能信呐!”
不朽大罗者俯瞰时光大河,过去、未来、现在三生三世,在大罗者眼前从无一点遮掩,无穷变数都由大罗者而生。
在一尊不朽先天大罗的眼中,任是无量量变数演化,都必定有一注定的恒定存在,赤霄神汉就是这一恒定之数。
因此,对这些大罗不朽者们而言,现在发生之事也许不全在‘现在’,过去发生之事也许并非‘过去’,无穷未来可变。
祂们玩弄宇宙于鼓掌,操纵世界线,重启时间线,一念之间就能开辟一方小天地,种种手段恐怖的难以想象。
“是啊……谣言万不可信!”
项籍若有若无的点了点头,突兀道:“以某家与刘老兄一杯浊酒的情分,怎么也不可能看着某家死无全尸吧?”
“怎么的,也该给某家一具全尸,要是再有‘得项首级者,封万户侯’的赏格,某家能存一块整肉,都是托刘老兄的鸿福。”
“项兄可是让刘季无地自容啊……未来全是没影的事,什么‘乌江自刎’、‘十面埋伏’,都是戏说一场,谁又真见过?”
刘季面对项籍的调笑,心态不是一般的出色,面部变色心不跳,哪怕二人都知道这是事实,依然是一如往常。
虽然此项籍非彼项籍,可是对时光大河中‘乌江自刎’这一段,这二位来来回回看了不知多少遍,早就做到心中有数。
“是啊……谁又真见过!”
项籍饶有意味的叹了一口气,真等到二人见到的时候,就是项籍输的一败涂地,刘季成为人生赢家的高光时刻。
反正项籍是不期望见着的,而刘季这位大赢家,自然是巴不得那一刻到来,那将会是刘季承载第二帝天命之时。
刘季与项籍相视一笑,笑容中都带着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让人属实难以捉摸,怕是只有彼此才能看懂。
这二位是在仙秦崩塌之后,在仙秦废墟之上,开辟两个强大神朝的强人,楚汉之争亦将成为一个时代的名词。
自此,天下人非汉既楚,汉与楚将会在仙秦之后,留下的一个璀璨烙印,光照万古无穷岁月,遮耀一个时代。
祂们二位是宿命的对手,只有一位才能获取祖龙的天命,也唯有一位才能鞭苔天下,挥斥方遒于宇内八荒之地。
项籍道:“祖龙崩后,吾等也该早做准备了,不早做准备,只怕……天下蛟蛇起路,让那些小蛟小蛇抢占了先手。”
从始至终,项籍与刘季就不认为,祖龙能扛得过周天大罗者的怒火,欲以人道升格为天人之道,着实是前景渺茫。
道门三清、佛门二圣只是反对者中的一员,还不是祖龙最大的威胁,周天大罗者只有寥寥几位,站在祖龙仙秦一方。
这几位身居仙秦高位的大罗者,只是代表小势,大多数大罗不朽者是不会看着祖龙成功的,祂们才是当之无愧的大势。
莫说祖龙只是一位‘混元无极’,就是祂是超脱宇宙玄黄的无上彼岸者,在面对太虚宇宙的浩荡大势下,也只得退让。
三千大神通齐心协力,就是整个太虚宇宙上下协力,在三千先天大道伟力之下,一方宇宙爆发的力量何其可怖可畏。
这就是道祖、魔祖、佛祖等无上超脱者,在登临彼岸之道后,没有镇压一切‘混元无极’者,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故此,非是不愿,实乃不能,道祖、魔祖、佛祖的法力神通,确实堪称不可思议,唯有道门三清‘半彼岸’方能企及。
可是一方大宇宙庞大体量,又该是何等难以想象,就是无上超脱者之身,也需耗费大代价,才能支撑起这一份‘沉重’。
在这一股滔天的大势之下,祖龙固然是强绝一时,可是大势不可违逆,任何敢逆之辈,都要做好粉身碎骨的准备。
“是啊……祖龙虽强,可逆大势乎?”
刘季幽幽的念叨着:“祖龙死,而地分,咱们也该早做准备,可不能让陈胜吴广之流,拔了头筹,陈楚……嘿……陈楚!”
“陈楚!!”
项籍与刘季二人默契的将先前话题一语带过,至少祂们现在还没到兵戎相见的时候,祂们还有着共同的利益。
楚汉相争是在天下诸侯十去八九之后,项籍、刘季才会彼此攻伐,在如今仙秦一朝犹在之时,还是需要团结。
要是现在就因为楚汉之争,进而大打出手,先不说会不会成为万古笑柄,只是祂们背后的支持者也会大为不满。
赤帝子与白帝子之间的争锋,现在还不到最佳的时候,毕竟仙秦这个最大的敌手不亡,谁都不愿意抢先露头。
轰——隆——隆——
阴沉沉的苍穹之上,忽然有着一声惊雷,劈开这一片苍茫,雷光闪烁极致光辉,照亮这一方天宇,风云为之变色。
哗——啦——啦——
一阵阵黑云鼓动风浪,在眨眼之间就笼罩了整个天色,一道道霹雳雷霆绽放惊人的力量,劈开一道深深裂缝。
一粒粒雨点在黑云鼓动时,恍若亿万顷水倾倒而下,无数水滴自上而下,形成一道水幕‘砸’下,落在枫晚亭上。
一片片飞溅而起的水雾,在短短时间之内弥漫开来,略带冰冷的气息,扑打在项籍脸庞上,带着丝丝凉意上头。
“胜负已分,”须臾之间,项籍、刘季二人的脑海中,同时浮现这一丝念头,面皮一紧的抬头,唯看着惨白一片。
这在寻常人眼中只是一片惨白,但在项籍、刘季等强人眼中,又是另一番恢宏气象,九爪祖龙横空张牙舞爪。
每一次伸爪探爪,都有无穷神力酝酿,风雨呼啸而起!
轰——隆——隆——
一尊尊周天神圣自虚空中走出,凛冽的大罗威势浩浩荡荡,一道道大道枷锁套在九爪祖龙的身上,酝酿晦涩的神力。
一口杀剑贯穿十方世界,遥遥垂落宇宙一角,刺入九爪祖龙的真身,引得龙吟铮铮而起,震的枷锁簌簌作响。
一十二尊堪比先天大罗的仙秦金人,早就被各方先天大罗不朽打得粉碎,一块块不灭仙金、不朽神金洒落无穷世界。
祖龙始皇帝可谓是输得彻底,输的亲家当场,连挽回局势的本钱,都被祖龙始皇帝输的一空,途留满目疮痍。
“祖龙与周天神圣的这一战,分出胜负矣!!”朦朦胧胧之中,项籍的呢喃低语,语气中带着一丝丝遗憾的意味。
祖龙终究是一个时代的象征,祂开辟了皇帝之尊位,祂自诩‘功盖三皇,德超五帝’,功业之大几乎超乎任何人想象。
项籍与刘季在某种意义上,一起见证了祖龙的辉煌,祂们日后开辟的太阿霸楚、赤霄神汉,可以说是延续了仙秦帝祚。
如今亲眼目睹一个时代的落幕,项籍、刘季这二位自是有着一番感触,而且始皇帝龙御归天,天下又将拉开新的局面。
虽然对祖龙的失败,周天大罗不朽都有一定的准备,可是这一位祖龙如此直接的落幕,还是让他们大为感叹。
遥想祖龙始皇帝是何等的威严,横扫六合诸国社稷,开辟人道仙秦伟业,世人提到这一位始皇帝,无不战战兢兢。
“祖龙落幕,合该吾等奋进……”项籍轻轻捧着太阿剑,望着这一场突然的暴雨,暴雨夹杂沛然灵机洒遍仙秦疆域。
身为中年人的刘季,豁然击节长叹,抽出腰间的赤霄剑,剑身铮铮鸣响,道:“是耶!是耶!合该吾等奋进矣!”
“刘老兄所言极是,哈哈哈……”这二位相视一笑,个中的默契着实让人直感诧异,彼此气氛不似宿敌,倒似知交。
既然祖龙的路尽了,秦二世又不是个守成之主,正是刘季与项籍这二位崛起之机,这不仅是天数,同时也是人心。
谁也压不住项籍与刘季的起势,就是祖龙再度走出龙渊,也要看周天大罗不朽者,能否坐视祂搅乱天地秩序。
“唉……枫晚亭一会之后,你我再度相见,不是在战场之上,就是生死博弈之时,太阿与赤霄终究要分出胜负的。”
项籍幽然一叹,轻抚着太阿剑,道:“刘项之争,必有一存,刘老兄保重,他日各据一方之时,切勿言项籍无情。”
刘季嘿嘿一笑,对项机的攻心之言毫不放在心上,道:“项老弟的本事,项老弟的英明,刘季也不是不知道。”
“可是,项老弟能逞一时之快,能得一时之利,但看最后的大赢家是谁,还要瞧你我的手段如何,谁更高明。”
“那就看你我,哪个能笑到最后!!”项籍与刘季彼此相视,异口同声的说道,随即哈哈大笑,笑声回荡在暴雨中。
就在项籍与刘季枫晚亭相会时,两道至大至刚、宏大无穷的气机,自冥冥之中垂落,似是两两不相容,又似同根同源。
这两股恢宏气机广大莫测,一者为一团炽烈的神火,爆裂火性猛烈之极,以过去残骸为燃料,焚烧一切过去残余。
另外一股气机则是无尽兵戈,铮铮杀伐之音恍若亿万甲兵相随,在一呼一唤之间,就有一场场兵锋肆虐宇宙。
“刘老兄!”项籍若有所觉,却又无从察觉这一股恢宏气机会的存在,只能模模糊糊的感受着,其中的惨烈杀伐。
“项老弟!”同时刘季也若有所思,面上的笑意不仅‘真诚’了几分,拱手还了项籍一礼,一股炽热火气一闪而逝。
有着赤帝血脉在身的刘季,可不会给项籍动手的机会,就是有机会摆在项籍的眼前,那也有很大可能只是一陷阱尔。
裹着蜂蜜的诱饵虽甜,可是等人吃下去后,怕是就没人会感觉到甜了!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