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ey8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逃命吧作者君 線上看-第202章 超級,無敵,強看書-m74hp

都市小說

逃命吧作者君
小說推薦逃命吧作者君
看完电影,整场的观影体验出乎意料的好,秦路明感觉这是自己从小到大看的最融入的一场电影。以前看电影,主要是看剧情,看特效画面,看演员的表达张力,还要分一些心思来留意左左和菜菜的突发状况。
今天看电影,享受的是整个过程,是看电影这件小事,旁边坐着美丽的摄政王,一如既往的优雅,但是压低声音和秦路明说话,没有了那份摄政王冷淡的强势,温婉轻柔的嗓音,让秦路明有点飘飘欲仙的感觉。
原来一个像摄政王这样魅力十足的女人,在耳边说话就能够让人陷入云里雾里,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了。
难怪世界上有那么多舔狗,女人竟然是该死的甜美动人,让人只想舔一口就死。
有点夸张了,秦路明很快理智地认识到,只有摄政王有这样的魅力和资格,这个世界上大多数舔狗,都舔的不值得,所以最后一无所有不得房子。
走出电影院,金师太眉眼间有些淡淡的笑意,看着身旁的秦路明,平常挺稳重的一个年轻人,这时候明显的眉飞色舞,仿佛依然沉浸在某种高亢激情的情绪中难以自拔。
倒是没有感觉他对电影有多投入,他说的话题还是她问的那些事儿,和电影故事内容没有多大关系。
也就是说他更多的在意和她的互动,瞧把他高兴的……金师太有点拿他没有办法的感觉,他肯定十分期待说好的在他家的影院看电影这件事情了,要是爽约了,只怕他会很失望。
毕竟是在地球上发展的第一个盟友,也共同经历过一些生死紧迫的事情,算得上朋友了,那么他有这样的愿望,满足一下他也不耽误什么事,也很正常吧。
只要不让皇帝陛下知道了就好……没有别的原因,单纯的就是不想听皇帝陛下一次又一次地讲“他想骑你”,“你想被他骑吗”诸如此类的话。
好在皇帝陛下现在有的是事情去关注,不至于整天闲极无聊来观察金师太和秦路明的正常交往。
在氛围不错的餐厅共进晚餐,再看一场电影,这似乎是约会的标准流程,对于很多情侣来说,接下来大概就是到奢华酒店的套房里继续浪漫之夜了。
秦路明想到这一点,不敢多想,纯粹只是类比一下而已,他开车和金师太一起回去。
住在同一个小区,当然就是直接开车回去,没那么方便找理由去酒店之类的。
当然,只要有心,什么理由都可以,只是金师太不可能和秦路明去酒店而已,秦路明也有自知之明。
还是今天晚上的感觉太好,让他蠢蠢欲动了,毕竟是蛰伏了二十二年的欲望之兽,闻到一点恋爱的气味就被荷尔蒙支配的狂躁也很正常,就像鲁迅写的那样,看到白胳膊就什么什么之类的。
秦路明开着车窗,看着坐在副驾驶座上安安静静的金师太,心中燃烧出更多的冲动,自己要是向她表白会怎么样?
这个念头刚刚生出来,就被他掐灭了,太荒唐了,像摄政王这样的女人,她只属于周国,不会属于任何一个男人。
他应该满足于现在这样的状态,人生难得遇见摄政王这样优秀的人,能够和她来往交际约会,已经是非常圆满的状态了,看到她依然止不住往男男女女的事情上想,只能说自己的境界还是太低了。
“十分感谢今天晚上的招待。”秦路明送金师太到顾家的别墅前,金师太下车以后对秦路明说道,“我有点希望出现你来到周国,而我在接待你的情景了。”
“我也希望有这样的机会,能够去异世界……只要还能够回来,谁不愿意呢?”秦路明期待地说道。
“不能够回来,就不想去了吗?”金师太看着秦路明闪闪发亮的眼睛,“或者说需要长时间留在周国,就不愿意了吗?”
秦路明愕然,总是下意识地觉得不愿意在异世界长久停留,落叶归根是最传统的观念,只觉得不管自己前往哪个世界,都会渴求回归,只有被当面问这个问题时,才会真正思考一下,自己能否撇弃这种根植于灵魂之中的思想?
“我随便问问。”金师太笑了笑,转身往前走去,“晚安,期待下次的腊肉饭。”
秦路明回过神来,看着金师太柔美的背影,天上的月色已然朦胧。
金师太走进别墅,两位佣人迎了上来,表面上金师太和周南都是“顾清安”的贵客,暂住在这里,但佣人多是会察言观色之人,看得出来成为植物人多年,正得老爷子顾承心疼的大少爷,对两位贵客非常尊敬,甚至带着些畏惧,佣人们自然知道这贵客怠慢不得。
换了佣人送到脚下的鞋子,金师太看了看,偌大的别墅当然不可能一眼窥见全部人的动静,感应了一下,甚至连皇帝陛下都不在。
“人都哪里去了?”金师太随口问道,除了金师太,周南和冒充顾清安的马世龙住在这里,顾水云和顾家兄妹的后妈陈扣儿以前也住在这里。
“顾清安”完全脱离植物人状态,失踪后又回来了,顾水云和陈扣儿便搬到小区里的另外一栋别墅里了,她们这么做的目的主要还是避嫌。
毕竟这位顾家大少爷好像命运多舛,谁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再次失踪,又或者出点什么幺蛾子,顾水云和陈扣儿并不想和他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以免横生事端,被老爷子顾承怀疑。
只是顾承又要求顾水云和陈扣儿必须经常来看看顾清安,以维系“家人”的感觉和状态,帮助顾清安恢复对顾家的归属感,重新熟悉下家人亲朋。
顾承也来过,但是他自己似乎不打算花费很多精力在帮助儿子恢复这件事情上,那是普通的父亲才有功夫耐心处理的事情,顾承有一个偌大的企业集团要管理,还有许多业务会牵扯他的精力,让病人康复那是医生和专业护理人士的工作,不是他擅长的领域。
像顾承这样的经历许多风风雨雨的成功人士,理智到近乎冷血,做事情只讲究效率和结果,他内心深处对亲情,子女和家庭到底有几分热乎的心头血,谁也无法确定,只是发生在顾清安身上的事情,让他越发觉得“三个子女有任何一个意外身亡,其他人都将丧失财产继承权”的规矩,立的十分有必要。
金师太还没有见过顾承,但是既然住在这里,以后肯定会经常遇见顾水云和陈扣儿,听说顾清安请来了两位贵客,顾水云和陈扣儿也过来打探了一番,和金师太与周南见过面了。
白天这里还挺热闹的,“顾清安”其实是马世龙,此人原本生活环境单纯,常年独居不爱社交,遭逢变故……也就是变猪之后,心性大变,自认为际遇非凡,言谈间倒是放得开了许多,总把别墅里的女佣撩拨的花枝乱颤,讲一些和猪有关的黄色笑话,让人觉得此人莫非猪八戒转世,把猪作为主角的故事讲的让人十分投入,深陷其中。
马世龙即便被阉割以后,也没有恢复人性,丧失了人类的正常情趣和审美,呆在别墅里最多的还是思念他在黄土梁水坝里的后宫。
除此之外,作为智慧生物,倒和普通人类区别不大了。
“大少爷呢?”金师太问道。
“在楼上书房。”
金师太左右看了两眼,依然没有感觉到皇帝陛下的存在,便往书房走去。
书房在二楼边角,空间很大,还附带着一个绿竹环绕的阳台,原本使用最多的是陈扣儿,里边依然放着许多她看过的书。
这些书多是什么古代言情,都市虐恋之类的,也包含了《十个妈妈生一儿,天帝降临》之类的神书,至于稍有深度的书籍那是一本也没有。
陈扣儿嫌弃手机看书刺眼,又用不惯电子墨水的屏幕,于是依然保留着她未进入顾家门之前热爱租书屋的习惯,只是从租书变成了买书,老头子的少妇娇妻总是有大把闲暇时光需要打发。
现在书房归马世龙使用了,房间里多了一把太空舱保健按摩椅,一台激光电视和专用幕布,一台顶配外星人电脑和五十四寸外星人显示器,这些东西并没有追求至极奢华,以实用和适用为主。
马世龙也没有以顾清安的身份肆意挥霍,他觉得人有人品,猪有猪品,人们的文字中总是把猪和贪婪的形象联系起来,其实是不对的,例如现在马世龙购买的太空舱保健按摩椅就只要二十来万,不要百多万。
金师太走进书房的时候,马世龙正躺在按摩椅上眯着眼睛看显示器上的文字,键盘放在身上,鼠标放在托架上,一副宅男终极梦想状态的样子。
“摄政王有何贵干?”马世龙打了个哈欠,舒畅地拱了拱鼻子,眼睛依然瞄着屏幕。
他的身体外貌已经被完全改造,眼睛也不再近视,高分辨率屏幕上的文字也看得……调试调试以后也看得清楚。
这屏幕还是用来玩游戏更好,想到这里,马世龙关掉了WORD,准备万一把游戏先。
“你在干什么?”金师太面无表情地问道。
马世龙和秦路明不一样,各方面都不一样,所以金师太对他的态度当然也不一样。
马世龙这个人大毛病没有,各种普通人的小毛病和恶劣习惯却是集于一身,现在让他背负一定的责任,如果不经常监督敲打他,他很快就会忘乎所以,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我准备写小说。”马世龙握着鼠标,在屏幕上一阵乱点。
“你不是在玩游戏?”金师太已经接触过手机上的游戏了,知道电脑也能够运行许多游戏。
她已经学会用手机斗地主了,毕竟听过“斗地主之王”的名号,总想知道这个“斗地主”到底是什么玩意。
马世龙只好把原来的文档又打开,给金师太看他准备写的小说。
“重生成猪……”金师太看了看,就这么四个字,“这就四个字。”
“四个字也可以是小说啊……先写个标题嘛,标题便是大纲,是全文的主旨,很重要的,我今天想好了标题,玩几把游戏等会儿说不定灵感一来,就干上一万字。”马世龙懒洋洋地说道,也懒得和金师太多解释,外行哪里懂得码字这件事情,急不得,催不得,本就是文章天成,妙手偶得,没有那种感觉的时候怎么都写不出来,真到时候了,那就是噼里啪啦瞧着键盘停不下来,一天两万字都轻轻松松。
把“重生成猪”这四个字,扩展成几百万字,想想都有成就感,马世龙把这四个字复制了,然后一直粘贴粘贴,铺满了整面文档。
“你别忘记了,你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接近顾承,一步步地进入顾家产业管理的核心中。”这马世龙明显已经开始不务正业,金师太必须提醒他,“你别忘记你在黄土梁水坝的那群猪。”
马世龙抬起头来,伪装的放荡不羁和慵懒顿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眼眸中的深邃愁绪,在黄土梁水坝的日子不长,却仿佛会贯穿他的一生。
在水坝中纵情奔跑,青草的味道中有她们留下的痕迹,清澈的水中映照她们美丽的影子,每每自己抬头望去,看到她们欢快的步子和踩着土路留下结实的脚印,马世龙总有一种愿意毕生守护的感觉。
猪在食槽前,不得不低头,无论是威逼还是利诱,马世龙知道自己没得选择。
马世龙对人类已经没有归属感,但是他对这个星球依然有归属感,依然是这个星球上的生物进化亿万年后诞生的高级生命,而周南和金师太是外星人一样的东西。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马世龙属猪,但是放在各大世界的文明中,那他就是属于地球土著这一大类。
周南和金师太交给马世龙的任务,就是让他接近顾承,从而渗透进顾家的产业,以此为基础,形成周国的隐形渗透网。
像这种异世界文明,势力,神明,恶魔,修仙门派等等通过扶植代理人的方法,对地球进行渗透,马世龙见多了。
在小说里看见无数次了,那也是见多了,套路基本就是这么回事,没什么新鲜感,马世龙也不觉得有多大压力,反正这些反动势力,最终都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可是为了自己的后宫,马世龙不得不努力做出成果啊……仔细想想,最后吃亏的人类,马世龙只是曾经的人类,而他现在是猪了。
如果人类在这个星球上灭亡,自己怕是更加能够走上猪生巅峰,让猪族统治地球也不是不可能。
想想还挺带感的……马世龙胡思乱想着,没有办法,这是职业习惯,一开始思考问题总是容易不着调的扩展和延伸,最终思考的问题已经和最初遇到的问题毫无关系了。
脑洞乱开是很简单的事情,大开脑洞后还能收放自如,那就是优秀的作者了。
马世龙现在已经不优秀了,他只是一头猪,猪做什么,做到什么程度,都是理所当然的。
“摄政王,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你别忘记了。”马世龙继续在那里整版整版地复制“重生成猪”四个字,感觉自己一瞬间就写了几十万字的小说一样,十分带感。
“你什么意思?”金师太走近按摩椅,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马世龙,她皱了皱眉头,眼前的马世龙似乎还不如当初微胖中年男子的造型顺眼。
马世龙扭头看着金师太,这个女人堪称绝代尤物,在他写的小说中出现的各种女主角中,绝对能排第一……因为其他的也没有出现在现实中,当然是亲眼目睹的最能够加分。
你说一千道一万,用几十万字的篇幅去描写一个女人多么美丽,身材多好,那也不如亲眼看一眼她,看那波澜壮阔在自己眼前起伏跌宕来的有冲击力。
“陛下和摄政王,你们都对我们地球的科技文明很感兴趣,其中信息网络是一个覆盖全球的世界级工具,这样的工具对于国家,对于统治者,对于被束缚其中人民,有什么样的价值,什么样的意义,其实你们尚未真正了解和深入思考过。”
马世龙眯了眯眼睛,他失去了猪的肉体,被束缚在这具孱弱的人类身体之中,心中本就充满了愤懑,对于周南和金师太,也没有曾经那么多敬畏和恐惧了。
只是希望依然在束缚着他,让他不得不为她们干这样的脏活,但是他并非心甘情愿,想要嘲讽和戏谑的冲动难以抑制。
反正她们也不可能杀了他,更不可能把他再阉一次……此时的马世龙无比纯净,他对黄土梁水坝的牵挂,无关荷尔蒙支配的欲望,只是单纯的怜惜和爱。
“你说的没错,一个陌生的世界,我们能够了解的深度有限,即便仔细思考,也有太多的关键要点无法纳入,得到的结论都过于浅显和偏颇。”金师太承认这一点,执政者过于自信,总觉得自己什么都懂,自己一眼看过去的都是真理在绽放,听到的都是真言诉说,未免太幼稚了。
金师太并没有腹诽周国皇帝陛下的意思。
周国皇帝陛下,英明神武,盖世无双,必将带领周国成为无数世界中唯一的神国。
“我知晓这一点,所以我一直在尝试着接触更多,从更多的角度去观察,避免得出结论和所谓的主意要点,你也大可不必站在自己的角度,想当然地觉得我会犯你所说的常识性错误。”金师太承认马世龙说的有点道理,但是他说的也只是浅显的道理。
要指点摄政王,眼前的这只生物还欠缺了一些自知之明,太过于自信的不是摄政王,而是他自己。
其实金师太知道最适合帮助周国渗透进人类世界的是秦路明,只是秦路明不会原意罢了,金师太希望自己表达的是友善,所以既没有威逼秦路明,也没有利诱。
“不,不,摄政王你误会了,我并非指点你,只是觉得好笑。”马世龙略显苍白的脸色上泛起夸张的笑容,“我的意思是,你们对这个世界很感兴趣,却在什么都不懂的时候,涉入的范围超过了安全阀值,贸贸然地进行了并不怎么合适的活动。”
马世龙把手机连接上投影,在墙壁上的大幕布上显示出了一些照片。
照片的内容是金师太和秦路明。
书房里雪白的灯光映照在金师太的脸颊上,垂下的发丝如同一片遮羞的黑色绸缎,藏起了耳根上的粉晕,然而更多的羞涩却终究蔓延开来,爬满了摄政王精致优雅的脸庞,原本点缀在眉眼旁边的那份从容和淡然,犹如被阳光扫射过来的阴影,被摧枯拉朽地抹去。
她沉默着没有说话,贴服在后背及臀的长发却丝丝飘扬,犹如狂乱的魔女,散发出碾碎一切的气势。
看到那种在战场上千锤百炼的力量犹如活物一般在压迫所有,马世龙仿佛听到了战马的嘶吼,狂暴呐喊,还有凄凉的哀鸣,他紧张地呼吸着,原来真要面对这些沙场归来,犹如战神一般的强大存在,是如此的艰难。
写在小说里,主角面对谁都可以淡淡的,淡淡的,根本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对方的气势就可以压迫的人骨头发软,血肉破碎的感觉让人只想着跪倒求饶。
可马世龙是躺在按摩椅上的,被压迫也就是更加陷入舒适的太空舱包裹区域里而已,舒适的缓冲区能够帮助他低压这种强势的碾压感。
他还可以挣扎一下。
“这就是我说的信息网络是一个世界级工具的原因之一,如果我来做一个神器层级的设定,信息网络就是一个对界宝具,世界对世界时使用的强大神器。你在这个世界的一举一动,都在它覆盖全世界的无形网络之中,你是它的一个节点,其他人都可以通过这张网络,关注到你这个节点,或者说窥视,或者说追踪……随便什么了。”马世龙看着金师太依旧威压重重的姿态,毫不犹豫地播放了下一张图片。
刚才金师太看到的第一张照片是秦路明殷勤地打开后车门,手挡在车厢上沿,看着金师太上车的情景。
秦路明脸上的表情有着按捺不住的兴奋和喜悦,而金师太拨开发丝露出的脸庞,也有着微带羞涩的笑容。
看起来像是一对相亲的男女,对彼此都很满意,正准备进行下一步的接触……马世龙是这样的感觉,至于金师太是什么感觉,他无从得知。
看金师太的表现,她感觉大概不怎么好吧,哈……
马世龙播放的第二张图片,是金师太和秦路明在餐厅了,餐厅里氛围灯控制着映照的范围,让每一张餐桌仿佛一个独立的小世界,有着专属于两个人的浪漫。
金师太的表情和第一张相似,只是更明显了,看得出来她的心情很不错,有些甜蜜溢满的味道,按照马世龙从未真实约会但是丰富的理论经验来分析,一般下一步就是牵手漫步江边,或者在黑暗的电影院里偷偷摸摸地试探身体接触,又或者遇到什么下雨下雪沙尘暴顺便去开房了。
看到这张照片,马世龙不禁感慨,原来投胎才是真正的起跑线,秦路明这家伙就是典型的潘驴邓小闲啊,什么女人拿不下?除此之外,他还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连摄政王都敢撩拨。
至于为什么肯定秦路明是“驴”,主要还是马世龙和秦路明也见过很多次面了,对他的鼻子,手指头,站姿等方面有所了解,进而分析得出。
写书的嘛,基本就是啥都不精,啥都懂一些,乱七八糟的知识点掌握不少。
马世龙有点后悔的是,他得罪秦路明太狠了,否则完全可以和秦路明联手,要是秦路明把周国二人组,皇帝和摄政王都拿下,马世龙不也安全了?
秦路明这等人,心地不坏,但是也不傻,更不是天真的小白花,他被坑过一次,要想再和他合作,基本没有什么希望。
第三张照片,便是金师太和秦路明在电影院里了,黑乎乎的,只是借着幕布的反光拍摄到了能够分辨出金师太和秦路明的两个背影。
照片上可以看得出来两个人凑得很近,金师太在秦路明耳边说话,亲昵的姿态要说不是情侣,那女方一定是个撩骚爱好者。
摄政王自然不是撩骚爱好者,那马世龙凭借这张照片断定他们是情侣又有什么问题?除非她承认她喜欢这么撩骚,喜欢这么吹着气,让人耳朵痒痒,心里痒痒地听她在耳边吹气如兰,轻言软语。
好想说这些话去膈应摄政王,去揶揄她啊,马世龙遗憾地想着,他还是有点害怕激怒摄政王,一怒之下不顾一切把他给搓死的。
“你跟踪我?”摄政王的手按在腰间,声音低沉,眼眸沉静如黑夜。
马世龙再看了一眼摄政王,顿时吓的弯腰弓背如虾,只见摄政王的腰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长刀,已经拔出了三指宽,刀锋如雪,杀气溢出让整个房间的空气都凝结了似的。
更可怕的是摄政王的眼睛,完全没有了眼白,只有占据全部眼眶的瞳孔,里面映着马世龙缩在按摩椅里瑟瑟发抖的样子。
她原本洁白的脸庞,这时候已经红的发紫,紫的发黑,毫无疑问在任何幻想骑摄政王就会被杀的这些年里,位高权重的金师太,从未被刺激到羞耻心爆炸的程度,现在已经不堪忍受了。
刀,已经出鞘。
“大王,大王……大王饶命。”马世龙战战兢兢地说道,看来自己真的会被砍死……小说里反派叽叽歪歪,最后主角心悦诚服,不得不接受和反派合作的那种桥段,现在不流行了,大家都只喜欢看主角出其不意地一刀斩杀自以为是反派。
金师太显然已经不受控制了,她的长刀扬起,伴随着她飞舞的发丝,犹如收割生命的冰冷死神。
“你手机响了……你手机响了。”马世龙按住按摩椅的边沿,挣扎着爬了爬,像听到“喂⑤喂⑤”的救命铃声一样。
金师太停滞了一瞬,谁会打电话给她?她的电话号码只有秦路明知道……周南只会发QQ信息,皇帝陛下不喜欢打电话。
马世龙紧张地盯着金师太,只见她拿起手机看了一下,就放在了耳边,手上的刀不知道怎么就消失了,那狂乱的发丝柔柔地贴服在后背,脸颊没有黑乎乎的,只有着淡淡的粉色,眼眸也不再是一片黑瞳占据满眶,眉眼间那淡淡的羞涩,还有让人恶心的温柔。
恶心,真的恶心,一个地狱深渊中杀人狂魔似的家伙,一瞬间绽放出温柔,这是何等矫情,矫揉造作到让人恶心的场景?
让人庆幸的是,金师太拿着电话,一边说一边就走出了书房,把马世龙撇到了一边。
马世龙浑身冷汗地从按摩椅里爬了出来,身上的键盘和托盘上鼠标都掉在了地上。
太可怕了,刚才的摄政王比马世龙在黄土梁水坝基地天牢中遇到的那些蚀骨吞魂的怪物还要气势凶煞。
刚喘了两口气,马世龙按着书桌站直了身体,金师太已经挂断了电话,从门外走了进来。
马世龙留意着她的脸色。
面无表情。
这幅样子比刚才好多了,马世龙松了一口气。
“今天我饶你一命……下次我也不会杀你,我会送一群健壮的公猪到黄土梁水坝里。”金师太冷冷地说道。
“千万不要!”马世龙眼皮子直跳,脚跟发软,果然最毒妇人心,别看摄政王出身军旅,这行事作风还是像女人一样阴狠毒辣,一点也不讲究。
“你给我解释清楚!”金师太厉声喝道。
“我只是在阳台上看见你和秦路明在说话,便想试探一下我现在这个顾家大少爷能不能指挥动顾家的人……我派了个保镖去跟踪你和秦路明,利用你分心和对拍摄器材的不熟悉,得到了这些照片。”马世龙老实了,哎,饶是自己足智多谋,但是敌不过暴力至上啊。
面对摄政王这样的杀神,兼且恶毒心肠,能有什么办法?暂且蛰伏吧。
“我和他的交往,属于渗透的一种,可以加快我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进程。”金师太没有必要向马世龙解释,她只是说给自己听而已。
“是,只是现在终究是信息网络覆盖全球的时代,这个世界发生的一切,都会成为传播的信息,所以除了我派出去的人拍到了,还有其他人拍摄到了你和秦路明。”马世龙说完,开始播放他在网络上找到的其他人偷拍的照片。
除了有照片,还有一些评论:
天啊,太好看了吧,这什么神仙颜值?
摆拍吧,炒作
小哥哥一脸宠溺呢!
摆拍司马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这颜我受不了
姐姐一回头杀啊啊啊啊啊我死了
我宣布这是我的新老公
不知道说啥了就是好帅好美好甜我好酸我想和他结婚
有GET到甜!啊啊啊,三秒钟,我要康到他们的资料
真是路人?怀疑
……
……
看了看这些乱七八糟的评论,金师太皱着眉头,指了指那个喊秦路明老公和想和秦路明结婚的评论。
“啊?”马世龙并不明白她指着的意思。
“既然这是信息网络宝具掌控的世界,每一个人都是网络上的一个节点,那么你帮我找出这两个人来,喊秦路明老公,想和秦路明结婚的这两个人。”金师太冷笑道。
“你要干啥?”马世龙又觉得房间里的空气凝结了。
“要渗透进这个社会,总要找到节点切入,随机和偶然性决定的节点,最是安全。”金师太说完便离开了书房,不再理会马世龙,想必在公猪的威胁下,他能够做到。
马世龙只觉得自己纯粹是没事找事,何必去招惹摄政王呢?这种女人一般都有闷骚属性,现在正处于春心萌动的时期,更是敏感多疑暴躁狂乱。
只是她布置的这个任务倒也不难,能够在今天突发的街拍下面留言,而且也不是什么营销号买来的流量留言,那就是活人,要在现在这个社会找两个活人还是不难的。
马世龙修整了一番自己的微博,弄了几张自拍照上去……马世龙本人长相对微博母人当然没有什么吸引力,但是顾清安的皮囊还是不错的。
豪宅图片当然少不了,书房的照片也来一张,再加上车库的几辆豪车也拍上去,一个富二代精致男孩的微博就初成雏形了。
当然,这些自拍和炫富微博都是今天发的,只要对方稍具警惕,难免会怀疑他是骗子之类的。
其实如果是广撒网的话,上当的就多了去,但是要特地针对那两个人,她们是完全没有戒心的白痴的几率不大。
不过也难说,会发这种评论的,普遍智商都不怎么高。
保守起见,马世龙关注了那两个女孩子以后,就给她们发了两个红包吸引她们的注意力。
大家都很忙,费尽心机地想很多套路太累了,直接发钱多简单直接?在得到好处之后,许多人的即便不明所以,但是警戒心依然会下降许多。
尤其是他的微博上那么多证明实力的照片,再以大红包作为辅助证明,更是会让人不由得想,看来真是有钱人,也许他只是闲的无聊,他都发这么大的红包给我了,骗子一般都是嘴花花,说的天花乱坠,不会有实际付出的。
马世龙等了一会儿,便有一个女孩子领了红包,开始和马世龙聊了起来。
马世龙尽管对母人已经不感兴趣了,但是写小说时那些撩妹段子还是记得了,用起来也是得心用手。
许多擅长写都市言情的写手,其实只要给他们机会,往往能够把屠龙术实用化,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女人总是容易在得到和满足的时候,拒绝去思考别人到底怀着什么目的,自己是否值得对方这样的付出。
每天都在做梦自己遇到偶像剧一样的男追女剧情,真的遇上了,哪里还有脑子去多想有的没的?机智而警惕的女性,早早就遛了,让骗子根本没有机会开始。
看到对方怀着极大的兴趣和好奇,马世龙开始在谈吐间有意无意地显露出更加强大的财力和奢华的生活环境,甚至主动让对方提出验证方法,以证明他是在实地拍摄,而不是盗图狗。
尽管已经很晚了,但是马世龙依然成功地约到了两个女孩子一起吃夜宵,第二个女孩比第一个晚了十分钟联系他。
马世龙也没有什么心理障碍,虽然不知道金师太到底要干什么,但以摄政王的秉性,总不至于是把人找出来杀掉。
马世龙换了衣服,坐上轮椅,一副病弱公子的形象,更加显得人畜无害,出门约会去了。
……
……
秦路明和金师太分开以后,在楼下转悠了许久,尽管她最后的那个问题,让秦路明想了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是今天晚上的约会,总体上来说非常完美,让二十二岁的秦路明第一次感受到了那种恋爱的心动。
这是一种在以往的人际交往中,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感觉,仿佛饥渴的旅人尝到了一口水以后,只想咕噜咕噜地灌下去,秦路明也只想继续和金师太这样相处下去。
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这样的机会,秦路明没有太过于兴奋而忘乎所以,金师太最后的那个问题并不是问题,仿佛是一种提醒和警示,把两个人之间本就存在的沟壑和障碍点了出来。
秦路明也无法确定,摄政王对他是否也抱着同样特殊的感觉,万一他只是自作多情呢?
患得患失。
想到了这个词,明白自己的心理现状属于自找烦恼和没事找事,秦路明也无法冷静下来,去理智的判断,去完全相信自己的结论。
回到家中,秦路明却听到了周南的声音。
“你这只鱼王只是普通的鱼而已,我一锤子下去就把它砸成鱼肉酱!”
秦路明有点后悔回家了,和摄政王再在小区的花园树荫月色下走一走聊一聊多好,何必打扰这群小神经病的聚集活动?
姜仙子:“它已经被我贴上了生命符,就算砸成鱼肉酱,那也是能够游动的鱼肉酱。”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