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bvf7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異界之武力傳說 txt-第四百四十九章 艾文的想法鑒賞-xywfw

玄幻小說

異界之武力傳說
小說推薦異界之武力傳說
马修的回来,让蒙迪特家中所有人都欣喜若狂了。
当年,他随军前往塔罗帝国,但回来的,却是让马修的母亲,艾尔玛整日以泪洗面的噩耗。
而且,之后因为身处精灵帝国的皇宫,时隔一年,也没法传信。
随着时间的推移,除了莉维亚和阿姆外,其余的人,包括马修的父亲伯恩和大哥艾文在内,都已经觉得他任然存活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了。
哪怕作为奴隶的雪蜜和祖鲁,并没有因为马修的失踪而被奴隶刻印杀死,只是,一直没有马修的消息,让所有人都怀疑,是不是因为某种原因,导致了奴隶刻印的效果消失了,毕竟,正常情况下,别说是马修失踪了,就算是在没有他的授意下,他离两个奴隶比较远的距离,也足以让这两个奴隶被奴隶刻印惩处。
在阔别多年的自己的房间里,马修将一个纤细的身影逼到了床角。
“咕嘿嘿嘿嘿,雪蜜,看起来这几年里,你很不安分啊~。”
虽然时间不长,但他仍然听到一些这几年里,家里的事,其中有一些,就是关于雪蜜的事。
雪蜜不是自愿成为马修的奴隶的,也没几个人愿意自己成为不自由的奴隶。
当奴隶刻印的效果消失后,雪蜜自然无时不刻不想着逃离蒙迪特家,过上自由快乐的生活,然后再回到自己的部落里去。
只是,在莉维亚离开帝都,出门寻找马修时,就特意向伯恩和艾尔玛提到过雪蜜的事情了,也十分清楚,没有自己在,即便是大战士的伯恩,也不一定能看住狡猾的狐人族少女。
只是当时,她更急切找到马修,也不方便带着没有魔力和战气的雪蜜。
而且,因为雪蜜身上的奴隶刻印,也无法再次刻印更为低级的奴隶刻印。
这几年里,尽管在蒙迪特家上下严防死守,甚至一度让更加忠诚的兽人奴隶祖鲁的看守下,雪蜜还是能经常跑出去。
好在,在帝都生活多年,她还知道,自己是兽人,在这种城市里一旦暴露身份,非常危险,因此,每次逃跑,都会计划周密,只是,这么多年里,没有一次能够逃跑成功的。
毛发银白的雪蜜,漂亮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努力想着借口,讪笑道:“哎呀,我其实是想去找你的,毕竟只有莉维亚和阿姆去,这个世界这么广阔,不一定能找到你,多一个人,也多一分希望嘛,可是他们谁都不相信我,都认为我想逃跑。”她转过身,露出自己雪白的屁股,露出屁股上那占据半个屁股的奴隶刻印:“有这东西在,我怎么可能想要逃跑?你说是吧。”
虽然说得自认为有理,但心中,却懊恼不已,马修回来,自己就更难以跑掉了。
她原本是想趁着马修回来之前,跑出去的,只要能跑出伊卡斯帝国的帝都,这个世界这么大,自己怎么可能还会被抓到?
可,她使出了浑身解数,都无法逃脱。
刚开始,还被蒙迪特家里严防死守,让自己逃不掉,之后,自己好不容易逃出了蒙迪特家,不是撞上了那个花花公子,马修的狐朋狗友诺撒公爵家的第三继承人凯思.坎帕,然后被送回了蒙迪特家,就是撞上了撒纱.阿雷特,被那个一头金发的女怪物轻松逮到。
距离成功最近的一次,已经到了城门处了,只要能够混出城门,就能天高任鸟飞,山高任狐窜了,但却被一名路过的大战士给逮到,送回了蒙迪特家里。
之后,她才打听到,那名路过的大战士,是那个伊卡斯帝国的三公主爱丽丝.伊卡斯派去的,那个绝美漂亮的三公主,不知道怎么知道了自己的行踪,派遣人,专门堵了自己。
再之后,自己就没有更无法逃脱了,甚至就连蒙迪特家里的一些大力女仆,都能将自己堵住。
不过,这都是之前的事了,现在,她最大的危机,就是要面对眼前这个失踪了几年,看起来在这几年里一直禁欲的男人的摧残,自己这几天试图逃跑的小事,看起来会让这个男人更加残暴。
这一刻,雪蜜再次想起眼前这个男人曾经有过的一个骇人听闻的名头:彻法斯卡恶魔。
“你看,为了庆祝你回来,今晚无论什么姿势我都依你,怎么样?”在人类社会中混了这么多年,狐人族少女,也学会了向恶势力低头,更何况,装可怜是她的天赋。
正当马修准备先小小的惩罚她一下,让她知道自己厉害时,房门被敲响了。
打开门,门外是大哥艾文.蒙迪特。
艾文在听到马修时隔多年,终于回到了家里,并且听报告的侍卫说,没有任何伤势,和当年离家去北方战场时没有什么两样,十分激动的立刻丢下了手中的工作,跑了回来。
“马修!!!”
当看到马修后,艾文立刻激动的一把抱住他。
“大,大哥,轻一点,轻一点,我要被你勒死了~。”
马修艰难的将勒住自己脖子的手拉开一点,让自己得以喘气。
不过艾文那激动的心情,他是能体会到的,因此没有太抗拒。
与很多贵族家不同,蒙迪特家算是很有亲情味的了。
否则以马修这个次子的身份,即便他能安然无恙的回来,蒙迪特家也不会如过节般热闹。
激动的抱了好一会,艾文才松开手,虽然已经听报信的侍卫说过,但现在亲眼看到马修安然无恙,才让他彻底的放下了心来。
他向屋内扫了一眼,看到了缩在床角里的雪蜜,露出了个男人都懂的笑,随后立即劝道:“你好不容易平安回来,以后有的是机会,今晚陪我好好喝上一次,这几年里,除了那次有人送了信回来外,我们一直都没有你更多的消息,也没法向在精灵帝国里的你传递任何消息,十分担心你啊,今天,你可要好好说说你的经历。”
“走,先到我房里,在晚宴开始前,我们兄弟两先聊聊。”
艾文强硬的将马修拉走了。
房间中的雪蜜,在看到两人离开后,不由得松了口气。
“对,这是个好机会。”她握紧了自己的小手:“他们都在做庆祝的准备,现在应该没人注意到我,我可以逃出去了。”
来不及收拾东西,将自己的私房钱拿好,就准备逃跑。
只是刚一拉开门,门外,就出现了一只熟悉的狗堵在了门外。
“嘿嘿,你还太嫩了~。”阿姆的狗嘴咧开一笑:“主人早就猜到了你的想法。”
……
虽然艾文已经搬出去住了,但在蒙迪特伯爵家中,他还是有自己的房间,并且经常都有打扫,以方便他们夫妻两人随时住的。
艾文将马修带进自己房里,让仆人送来一些酒和下酒菜。
两人在房里喝了起来。
“马修,你能平安回来,真是太好了。”
这句话,艾文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了,明确的表达了他激动得难以平复的心情。
“让你们担心了。”
马修没有解释自己的困难,以及心中当时有些不想和家里联系的想法,所以就一直没有让人时常送回消息。
他举起杯子,和艾文碰了个杯,一口干了杯中的酒。
这酒,并不算是多好的酒,但也有四十多度,不过这个度数的酒,即便是对普通的平民来说,也不过是低度数的酒而已,只比啤酒高些。
“马修。”艾文的表情变得很认真:“将来你来继承父亲的爵位吧。”
“大哥,你怎么这么说?”马修毫不犹豫的使劲摇头:“你是长子,你才该继承家族的爵位,如今你已经是子爵了,如果继承了家里的爵位后,你的子爵爵位,能为家族换来不小的好处呢。”
“哈哈哈。”艾文笑了起来:“马修,别忘了,你也已经是男爵了啊。”
随即,他收起了笑容感慨:“其实我知道,你并不是真的看不上家族的爵位,你是个很聪明的人,自小就很聪明,我知道,从小时候起,你就知道贵族间的龌龊,所以,你故意败坏自己的名声,四处宣传自己对爵位没有信心,选择去做佣兵,主要原因,就是不想让爵位争夺,造成蒙迪特家的分裂。”
他对马修很照顾,不止是因为马修是自己的弟弟,也因为猜到了马修的一些想法,因此对马修有些内疚,毕竟自己继承了蒙迪特家后,对马修来说,是没有任何好处的,哪怕自己继承了家族爵位,能给他留下一些利益,但与一个当时的子爵家族的整体利益相比,都少得可怜,这也是很多贵族家中,为了家族爵位,兄弟姐妹相残的原因。
艾文并不是一个很看重家族利益的人,他心中非常阳光,只是作为长子,继承家族既是规则,也是为了家族的未来,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不过现在,他有了自己的出路,自然就考虑放弃蒙迪特家的继承权,让给马修了。
“大哥,我没你想得这么好。”马修笑:“我的确是对爵位没有什么兴趣,贵族有什么好的,成了贵族,整天需要面对勾心斗角的,太累了,你知道的,我喜欢自由自在的感觉。”
他心中略微有些诧异,没想到自己的一些想法,居然早就被艾文给看了出来,他还以为自己一直以来,隐藏得很好的呢。
当然,不想面对勾心斗角,的确是有一点,不过身在贵族家,他的确曾想过自己继承蒙迪特家爵位的不少好处,毕竟,这并不是个和平的世界,且阶级之间的差距,非常明显且残酷,如果不是贵族,哪怕有着诸多金手指的帮助,生活也会更不舒服,那种自由可不好受,所以才有无数人,削尖了脑袋,想要成为贵族中的一员,即便能成为勋爵这种不是贵族的贵族,也不惜代价。
只是,当知道自己只是贵族家的次子后,他很快就放弃了家族爵位的继承权,因为,要争夺继承权,就意味着自己要将蒙迪特家变成那种残酷的利益家族,在家中,就没有了本就不多的亲情,而是不断的冷酷争斗。
那种生活,想想都让人不舒服。
他好不容易重生了一次,上辈子活得比死人还不如,这辈子可不想再过那种绞尽脑汁拼死拼活才能喘口气的生活了。
有着贵族的背景,哪怕只是贵族家的次子,再加上金手指的帮助,就能过得很舒适。
“不要想得这么复杂,把问题想得太复杂了,并不一定就能解决问题啊。”马修意有所指的教导自己的大哥:“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
艾文喝了口杯中的酒,眼神复杂的看着自己的弟弟:“马修,我已经是子爵了,虽然这个子爵的爵位,其中更多的,是因为你在北方的战功,才提升的,但我自信凭借自己的能力,也可以拥有这个爵位,或者成为伯爵,乃至侯爵,不需要继承家族爵位,所以……。”他没有继续说下去。
“大哥。”马修说道:“别忘了,我也是个男爵啊,虽然只是一个名头男爵,但以我和爱丽丝公主的关系,就算弄点实权,也不是不可能,对我来说,也足够了,我没想在爵位上往上爬,用不着继承家族的爵位,伯爵对我而言,太大了,压力很大,也不自由啊~。”
他说完,自己就笑了起来:“我们都不想继承家族的爵位,哈哈哈,那干脆让父亲和母亲,再给我们增加一个弟弟或妹妹来继承爵位好了,反正父亲是大战士,以大战士的年龄来说,现在还是壮年,再生个十个八个的,也不在话下。”
“十个八个?”艾文顿时啼笑皆非:“你当父亲和母亲是什么了?”
不过眼见马修不愿意继承家族的爵位,他也没有再强求,只是心中有些好笑,在无数人眼中珍贵的伯爵爵位,到了他们兄弟俩这,就变成了可有可无的鸡肋,这要是让人知道,还不得将许多人活活气死。
甚至他可以想象得到,当父亲知道了两兄弟的想法后,会有怎样的反应了,毕竟在父亲伯恩的心中,壮大家族,是最重要的,如今蒙迪特家成为伯爵家族,甚至家中还有着魔导师和除了父亲以外的大战士,将来成为侯爵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可兄弟俩不继承家族,那蒙迪特伯爵的头衔,要么只有从分家找人来继承,要么,在伯恩死后,被皇帝收回,而虽然艾文说得轻松,但他要想再凭借自己的能力,从子爵成为伯爵,除非他能成为战爵,或是运气极好,否则这辈子希望都很渺茫。
兄弟俩在艾文的房里,喝酒聊天,很快,一小桶酒就被喝了个一干二净。
傍晚,有女仆来敲门。
“大少爷,二少爷,晚宴就要开始了。”
两人虽然喝了四十多度的十多公斤酒,但除了有些酒气外,并没有半点的醉酒,意识非常清醒。
一同离开了艾文的房间,由女仆来收拾房中。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