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iiq優秀都市言情 木葉七味居討論-第三百六十二章 詢問閲讀-vatab

其他小說

木葉七味居
小說推薦木葉七味居
两天之后,佐助离开了。
“真修哥!佐助叛逃了!他居然去追随大蛇丸那个家伙了!”
鸣人震惊。
“那么,你想怎么做呢?”
“当然是将那个混蛋追回来了!大蛇丸有什么厉害的,佐助怎么这么想不开,要去追随那个家伙。明明真修哥你更强啊。”
鸣人满脸的不解。
“佐助他有自己的想法,选择走什么样的路,也是他的自由。”
“可是真修哥,这条路是错的。他追随的可是大蛇丸,大蛇丸是要佐助的身体当做容器的。”
鸣人激动道。
“放心吧。佐助的身体可没有那么容易被拿走。不过你想要去追逐找佐助,那就去吧。如果追不回来,就说明你还不够强大。在佐助成长的时候,你也好好努力修行吧。”
“我一定会把佐助带回来的!”
鸣人坚定地说道,随后转身离去。
这是鸣人的决心。
不论在什么世界,这一点都不会改变。
看着鸣人离去的背影,真修同样什么都没有做。
“你就这样让他这么去了?不怕他遇到危险吗?他若是真的对上大蛇丸,现在可打不过。”
肉球低声说道。
“我跟大蛇丸说好了,他会有分寸的。”
“你就这么相信大蛇丸?他可不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
真修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肉球忽然觉得,真修最近变得越来越神秘了。
“该到尾声了。”
真修看着那门口的风铃,若有所思。
一天之后。
卡卡西带着重伤的鸣人回到了木叶。
佐助还是走了。
鸣佐大战,只是拉开命运的一脚而已。
七味居。
“你让我带着鸣人外出修行?”
自来也诧异地看着眼前的真修说道。
“不错。大蛇丸会指导佐助三年,三年之后,佐助应当会具备影级的实力。而鸣人自然不能输给佐助,那自然就需要你去做这件事情。我想你也不会想输给大蛇丸吧。”
真修笑道。
“真修老板,我现在还真是搞不懂你的想法。你似乎在谋划着什么大事情,但我却一点都看不透。”
自来也更加疑惑了。
“让鸣人变得更强,总不是什么坏事吧。”
“自然不是坏事。这小子身上也有一股惊人的潜力。只是我的修行方式,只怕未必能够让他短时间内变强。这一点上,我可比不了大蛇丸。”
“放心,你只要让鸣人学会仙术,就算是成功了。”
“仙术?那种东西可不好学。我学了十几年了,也不能完全掌握。当初的水门够天才了吧?结果也不能将仙术完全掌握。鸣人这个智商,我觉得很悬。”
“相信他吧,毕竟他也是你的徒弟,说不定是预言之子也不一定。”
说到预言之子,自来也沉默了。
或许真的有这种可能呢。
一番交谈,自来也还是同意了真修的请求。
一切都走上了原本的轨迹。
夜色渐浓,七味居来了新的客人。
“欢迎光临。”
来者白发绯红眼,正是五代目火影旗木扉间。
“真修小鬼,一碗国士无双面。”
扉间说完,直接坐下。
“好。”
真修做着料理,扉间在一旁看着。
两人都没有说话。
十分钟之后,一碗热腾腾的面条已经放在了扉间的面前。
扉间也没说话,拿起筷子,直接吸溜了起来。
不一会,那一碗面就已经被消灭了。
“味道还满意吗?”
真修笑着说道。
“还和从前一样。真修小鬼,这么多年了,你的手艺还是很好,甚至可以说,更好。”
扉间也难得露出了一丝笑容。
“真是难得,今天居然会夸我。”
真修露出了诧异的神色,随后也坐了下来。
“怎么了?有事情要跟我说?”
真修接着说道。
扉间点了点头,他那绯红的眼睛紧紧盯着真修,说道:“我只是忽然很怀念从前大哥在的日子。”
“因为这次见到姐夫了吗?”
“是。恢复了记忆之后,我对这个世界总是有一种又熟悉又陌生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是一场梦。如果不是你还在,我想这对我来说,就是一场梦吧。”
真修笑了笑,拿出了一个酒壶,一人倒了一杯。
“其实对我来说,来到这个世界,活到现在,同样也是一场梦。只是这场梦太漫长,也似乎永远都醒不过来。”
“你的心里,好像永远藏着心事。”
扉间的目光何等尖锐,真修那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自然无法瞒过他。
只是扉间从来不说。
但今天,他忽然很想聊聊。
因为这今天发生了很多事情。
鸣人和佐助相继离开木叶,扉间当然知道这里面有真修的影子。
所以他才好奇。
真修为什么会这么做。
他很清楚,真修对鸣人和佐助这两个孩子灌注了很多心血。
这个时候却又安排他们离村修行,实在是奇怪的很。
鸣人还好,跟随的自来也,安全和成长都不需要担心。
但佐助就真的算是进入了龙潭虎穴之中。
哪怕真修和大蛇丸有交易,但是又如何保证大蛇丸不反悔呢。
“心事?不至于。只是知道了太多事情而已。你,想要知道吗?”
真修似笑非笑地说道。
似乎扉间只要说想,他就会告诉扉间一样。
扉间的脸色变得更加严肃了。
他想要知道吗?
当然,他很想知道。
从他复苏记忆的那一刻开始,扉间就对真修充满了疑惑。
这样的手段,怎么会是一个普通人。
如果说这是禁术,扉间还会相信。
但这不是。
这只是一道料理而已。
料理能够让人转世投胎,这实在是太诡异了。
就算是六道仙人也未必有这样的手段。
这……很奇怪。
但扉间一直没有问。
因为他不想让真修为难。
因为他足够相信真修。
不管真修有什么手段,那都是他的朋友。
但是今日,扉间仿佛看到了真修那面具之下的痛苦。
既然是痛苦,那他便想要看看。
这痛苦到底是什么模样。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