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0wfr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司禮監》-第二百九十六章 汗王嘴歪了鑒賞-n1qfk

歷史小說

司禮監
小說推薦司禮監
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西撤八旗集团在落兔岭迟滞不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局面是高瞻远瞩的魏公公早前就料定的。
他老人家在前天与刘綎的第一次会面时,就断言奴尔哈赤绝对回不了黑图阿拉!
事实映证了天赐大珰魏公公的智慧与谋略的确是举世无双的,七旬老将刘綎对此表示认可,监军文官康应乾等人亦深表赞同。
朝鲜中正师团的旅团长崔容石与其弟崔容柱发出如此感慨:“天使阁下,算无遗策,当世军神矣!”
……..
落兔岭以南,辽阳副总兵杨一科也有类似感慨,只是说法不同。
在监军马祥德的督促下,此路明军一反李如柏在时磨磨蹭蹭,拖延进军的现象,加快速度往黑图阿拉方向疾行。
行军途中与从阿布达里岗过来的刘綎部探马联系上,得知刘綎部已经进至阿布达里岗牛毛岭后,马祥德心中更是大定,将此消息通传各部,并命继续行军。终于10日进至黑图阿拉以南地区,并于11日在通往黑图阿拉的要地小岔沟设伏。
对此,辽阳副总兵杨一科等人表示困惑,认为大军既已深入建奴腹心地区,要么便增援刘綎部与建奴主力决战,要么就直接攻打黑图阿拉,彻底端掉建奴老巢。
两个方案无论选哪一个都对明军有大利,但监军却是一样不选,反而要在小岔沟设伏,这让诸将有些无法理解。
最大的担心就是如果不增援刘綎部,万一刘綎部败于建奴主力,那他们在此设伏就毫无意义,甚至弄不好反而会被东边的建奴主力和西边的黑图阿拉建奴合击。
马祥德却坚持就在这小岔沟设伏,并信誓旦旦说东边的建奴主力一定会大败,因为提督皇帝亲军太监魏良臣公公已经率军赶到。
“有魏公公和皇军将士在,建奴必败无疑!我部就在他们撤退必经之路设伏,定能杀他们个人仰马翻!”
监军大人信心是足,可没跟魏公公打过交道,也不知道皇军是个什么玩意的将领们哪能也跟着信心十足。
铁岭参将杜福总原是李如柏的亲信,李如柏被杀一事他没敢出头,因怕真是圣上旨意诛李如柏。可现在却是事关大军成败得失,他身为参将便有建言之权。
杜福总提出便是真要在小岔沟设伏,也应当派一支兵马东进,以探明阿布达里岗虚实。
然而,马祥德却不听杜福总等人意见,执意就在小岔沟设伏。说什么伏击讲的就是隐蔽,动静越小越好。这要是派兵到阿布达里岗去,不是摆明了告诉建奴西边他们回去的路上有明军吗。
杜福总他们不干了,嚷嚷着监军大人这是瞎指挥,要军中二号人物、辽阳副总兵杨一科据理力驳。
关键时候,又是那言称奉旨诛杀李如柏的厂卫杨寰带着一帮番子出面,以皇帝中使的名义强行压制杜福总等人。
杜福总等无奈,只好听从行事。
马祥德虽是监军,但是文官,只定方略却不知究竟如何部署,他倒也好,知道自己不是指挥打仗的料,便命辽阳副总兵杨一科全权指挥。
在杨一科的部署下,明军被分成两路兵马设伏。
一路由杨一科亲自率领、辖游击尤世功、都司张应昌、中军招降官李尚仁等部,计有兵马七千余,火铳2000杆,炮7门。
另一路由中军督阵万人英率领,辖铁岭参将杜福总、千总麻进忠等大小将领,计有兵马一万出,火铳2200余杆,炮5门。
杨一科一路兵伏于小岔沟东南,为第一道;万人英一路兵马伏于小岔沟西北,为第二道。
部署妥当后,诸将便各自率部行事。
在等了一天后,东边的阿布达里岗方向传来人马声,当时设伏的明军各部都很紧张,因为他们此前要么就没有和建奴作战的经验,要么就是被建奴吓的狼狈逃跑过。
尤其是戴罪立功的游击尤世功,先前李如柏在时,他的武精营被十几个建奴探马惊溃,进而导致全军大乱。
事后统计,死于自家人马践踏的竟有上百人,这让尤世功颜面丢尽。他本就是败将,从张承荫往援抚顺,结果张承荫阵亡,他脱归坐夺职,若非杨镐将他启用,怕现在还在沈阳牢中听侯朝廷处置。
因此发生那件丢人的事后,尤世功以为李如柏一定会拿他杀鸡给猴看,谁想李如柏被皇帝派来的人给杀了。
代行李如柏指挥权的监军大人又给了他尤世功戴罪立功的机会,这一次他要是还跟上两回一样闻奴就溃,堂堂七尺汉子也真是没脸再回去了。
因此,尤世功把这次出军时武精营得到的饷银全拿了出来,重赏之下士气自然就能恢复。
其余各部将领们也都用的重赏一招,并与部下们宣称建奴此是溃兵,根本无须害怕。
如此种种,再有监军马祥德亲在一线督战,明军官兵才能打起精神准备伏击。
建奴果然来了,前面是大队骑兵,后面是大队步卒,远远看去,怕是绵延十几里都不止。
各种旗号都有,还在远距离的时候看起来人马汹涌扑来,尘土飞扬,好像杀过来一般。
待得近了,明军将领和老卒们却能一眼看出来的建奴果然是败军,因为他们连前哨的探马都没有撒出来,不管是骑兵还是步兵都在疯狂急行,行军队列也是闹哄哄的跟赶集似的。
“放炮!”
随着杨一科一声令下,第一道伏击的明军立时炮声、铳声大作。
正疲于往都城撤退的八旗兵不防竟然有明军在小岔沟设伏,一开始就被打懵了。
都司张应昌、游击尤世功见伏击得手,辫子兵大乱,趁势杀出,辫子兵被杀的丢盔弃甲,四处逃窜。
眼见被伏,己方又一次大乱,在叔叔雅尔哈齐的支持下指挥八旗的代善急令前方兵马不惜代价挡住明军。
阿敏和莽古尔泰二人也亲率披甲死士奋勇还击,在回过神来的八旗兵反扑之下,伏击的明军弱于搏杀,不得不后撤,只以火铳和弓箭远射八旗兵。
阿敏和莽古尔泰见明军后劲不足,都想带兵冲散这股明军,但代善却怕在此地耽搁久了会被后面的魏阉部和刘綎部追上,又怕设伏明军还有后手,便急令两个兄弟不要和明军纠缠,赶紧整顿所部冲过小岔沟。
阿敏和莽古尔泰不敢耽搁,便各率本旗兵与伏击明军脱离,但很快就遭到了另外一股明军的伏击。
可惜的是,这股明军虽然兵马多于第一道伏击的明军,但士卒战斗力却不如,导致不仅没有得创建奴,反而还让建奴冲垮了几部。
最终,在丢下三四千具尸体后,代善指挥西撤的八旗兵冲过了小岔沟,一路往西。
此时,天命汗奴尔哈赤已经清醒,但却中了风,导致嘴巴上扬,歪了。
沟上,眼看着大队辫子兵从自家眼皮底下一队队的冲过,马祥德也只能直跺脚,除了埋怨朝廷给李如柏拼凑起来这路兵马实在是太差劲,就只能埋怨老天爷为何不多给他两天时间。
这样他就能学皇帝亲军那样,把这小岔子沟的路给挖断了!
杨一科、张应昌、万人英等将领也都觉可惜,然而事已至此也没有补救的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差不多两三万辫子兵穿过小岔沟跑掉。
………..
三十几里外的落兔岭,许显纯看着从黑图阿拉方向过来的十多个建奴探马翻身下了马,然后两人一队开始搜索起附近的山林。
可能是之前黑图阿拉开出来的那支建奴兵马被明军和叶赫部突袭,联手全歼的缘故,这一次黑图阿拉的建奴明显学聪明了。
不过,许显纯无所谓建奴是否变得聪明,对方越是谨慎就越说明黑图阿拉没有多少八旗兵。要不然,何必这么小心翼翼。
因为趴伏的时间不短,许显纯的嘴巴有些干渴,但他只是舔了舔干渴的嘴唇,并没有去取系在腰上的水袋。
在他四周,几百名隐蔽的明军士兵们和他们的长官一样一动不动,从上空看去,这一片完全就是草地,根本没有人。
所有的明军士兵都有树枝和绿草编织的伪装衣。
远处搜索附近的建奴探马在没有发现后,又纷纷从林中钻出继续上马往前。随着探马的不断前进,一支约摸有两千人的建奴骑兵出现在了明军视线中。
这个身份也使得硕弼基不得不接受大哥禇英给予的任务——为阿布达里岗的八旗主力运去粮食。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