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kcg熱門連載小說 兇靈祕聞錄 txt-第五百三十九章:陰狠讀書-nmapy

其他小說

兇靈祕聞錄
小說推薦兇靈祕聞錄
眼前的确是姚付江本人没错,要是螝魅伪装的话通过刚才撞击他便能瞬间分辨真伪,毕竟螝魅乃灵体,就算能伪装成人类,然一旦接触的话通过肢体接触仍能轻而易举判定真假。
毫无疑问,撞击实打实存在,那么也就是说眼前这人的确是姚付江,是那预想中本该毙命多时的平头青年。
双目微微一眯,手指关闭手电,而随着手电关闭光源消失,对面,重新适应黑暗的姚付江也终于看清对面,看清刚刚撞到的人是谁了,同样非是其他,同样非是旁人,正是他厌恶已久的某人……
“你,你是……赵平!?”
………
听着对面姚付江询问,赵平不置可否冷淡回答道:“是我。”
原以为互相确认过身份后对方会首先陈述早前遭遇,不料事态的发展却完完全全超出预计,赵平言罢,刚刚还疑惑询问的姚付江却如忽然想起什么般面露惧色猛然大喊道:“糟了!快,快跑!”
面对平头青年惊慌失措的反应,赵平微微一滞,其后竟也和对方一样犹如回忆起某件事般神色大变,身体更是抢在对方之前有所动作,转身抬腿几欲逃走。
毫无疑问,男人想起了重点,想到了关键,回想起最初姚付江仓皇奔逃的样子。.
然……
太迟了,还是迟了些,并非眼镜男动作较慢,而是……姚付江的话音刚落,下一秒,阴风迎面扑来,冷意骤然席卷,眨眼间,就见姚付江身后那片草丛黑暗飘出一大群人,一大群身躯灰暗双腿透明的人!
密密麻麻遍布周遭!
孤魂,近百只孤魂!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又见大量孤魂直面扑来,赵平顿觉手脚冰凉四肢发寒,诚然一开始他虽猜测姚付江身后必定存有危险,可他依旧没想到对方身后竟尾随着大批螝物,数量更是多的吓人,不单追击至此速度还如此之快,如今更是连累自己也跟着一起陷入险境!
当然,上面这一切仅仅只是赵平看到孤魂后脑海瞬间想法,惊慌中,本欲继续逃跑,但失去先机的他实际上已在不知不觉间陷入死路,步入绝境,因螝群数量较多之故,未等中央二人有所动作,那漂浮而来的众多孤魂就以呈扇形扩散周遭,围拢而来,在把本就狭窄的山路出口堵住后急速飘向猎物,飘向现已无路可逃的赵平和姚付江。
世事无常,世事难料,谁都没想到事态会演变成这样,短短片刻间,二人就这么被螝群团团包围!
“草!”
眼见无路可逃,赵平罕见骂了句脏话,旋即咬牙切齿有所动作,当机立断伸手入怀,将身上最后5张道符一把掏出,毫无保留全部掏出!
不怪他不懂保留,而是螝物太多逼得他无法留手,毕竟过往经历犹在脑海,不知是陈逍遥道法有限还是道符威力本就如此,通过白天数番遇螝经历,眼镜男发现这些被陈道士称之为强化道符的东西虽能驱螝但效果却没想像中那样好,10只以内的孤魂1张道符即可驱离,超过10只便要多加一张,否则效果会大幅削弱,而此时此刻围拢近前的孤魂却足足多达几十近百,这种时候要是选择保留那可真是老太太上吊嫌命长了。
结果是什么?
结果是赵平的干脆果断及时救了他,顺带又救了同他置身一起的姚付江。
哗啦。
电光石火间,就在那群狰狞孤魂即将扑向二人的那一刻,随着5张道符全部祭出,随着5张符纸集体自燃,就见周遭围拢而来的大批孤魂竟如突然遭受到狂风席卷般无风自动四散倒飞,像一个个脱手甩出的塑料袋那样随风飘散无影无踪,被5张道符所叠加的驱螝力量刹那间驱离当场隐入黑暗。
螝群消失,危机解除。
不过,这也同时代表赵平最后几张保命道符至此消耗殆尽。.
确认危机消失,愣了愣,姚付江顿时大喜:“太,太好了,没想到你居然还有道符,刚刚真是差一点,差一点啊!”
如上所言,本以为这次必死的姚付江在发现赵平用道符将螝群驱离后整个人大喜过望,哪怕身体虚弱摇摇晃晃,可依旧为刚刚的死里逃生欢呼雀跃,继而用一副劫后余生语气朝眼镜男本能诉说着感激。
唯一奇怪的是……
此刻,听着姚付江废话连篇,注视着对方庆幸模样,赵平没有庆幸,未曾欢呼,反倒一言不发凝固原地,他,表情难看,难看到极点。
微微低头,最后扫了眼手中早已化为灰烬的道符残渣,沉默之际,男人脸暇肌肉不自觉抽搐数下,随后悄悄转移,偷偷转动目光,看向对面,看向正坐于地面擦拭冷汗的姚付江,不经意间,眼中闪过一抹阴冷寒光。
………
赵平愤怒了。
说是如此,实际亦是如此,目前眼镜男心里可谓充斥着怒意,填满了不忿,满是对姚付江的愤怒,因为……
正是这家伙突兀出现将他一同卷入危机,正是这家伙引来孤魂才导致他本就所剩无几的道符消耗一空!
早前曾言,赵平已打定主意,由于判官庙前存有大批阴兵之故,男人对获取招魂幡一事现已不报任何希望,正因为如此所以他才会在进行一番深思熟虑后决定下山,而身上那最后5张道符便是其下山时以备不时之需所用,可,世事无常,天意难测,未曾想没走多久却撞到了那早先失踪已久的姚付江,撞到也就罢了,不料对方还顺带引来了大群孤魂,最后逼着自己用光了残存道符。
没有了道符,如想继续下山那就只能依靠个人道具了,诚然白天时他就曾考虑过依靠个人道具单独下山,不过随着思考逐渐深入,很快他便意识到单凭个人道具不大稳妥,原因很简单,别看他拥有两样道具,一枚璀璨珠和一台灵异照相机,然而这两样东西皆存缺陷,比如灵异照相机,虽能将螝物暂时定住,但这东西却仅能使用三次,不仅如此,更为遗憾的是灵异照相机的拍照范围亦受限于屏幕视角,方向单一,万一被螝包围,受镜头限制从而无法环顾四周的灵异照相机届时将无能为力。
至于璀璨珠……
强悍,极度强悍,或者说这枚特殊型道具堪称无敌,防御无敌,只要使用就必定能完完整整保护你半小时,然而,这又能怎么样呢?璀璨珠使用后无法移动的缺陷并不适合跑路,尤其对此刻急于下山的自己而言珠子的强悍彻底失去意义,继而从根本上证明这件道具完全不适合逃跑中使用,更何况距离珠子上次使用还没过多久,如今依旧处于冷却状态,也就是说现在就算是想用都没法用。
以上便是赵平为何会一直保留那5张道符的真正原因,没错,个人道具缺陷明显,想要安全下山,必须依赖道符,依赖这几张虽不强力但也无甚缺陷的强化道符。.
如今呢?
计划泡汤了,被打乱了,被一个叫姚付江的家伙彻底打乱。
最后几张道符耗光了,自己又敢单凭一台灵异照相机下山,那样做太过危险,一不小心便会死于非命,即然如此,也就是说此刻的自己现已失去下山可能,失去逃走凭依。
下山计划被迫中止。
大脑快速运转,思绪频频转移,待想通了以上问题后,赵平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然后显露出一副和内心愤怒截然相反的淡定模样,他,一脸平静,表情淡然。
本欲说些什么,对面,兴许度过了最初惊慌,姚付江却已抢先朝他提出问题:“对了,怎么没见陈逍遥?他难道没和你一起?”
听完青年的问题,赵平沉默片刻,抬手扶了扶鼻梁眼镜,最后用一副反问式口吻淡然回答道:“你想见陈逍遥吗?”
咦?
见眼镜男回答方式古怪,微微一怔,姚付江顿觉纳闷,貌似还从对方话里听出另一层意思之故,于是便若有所悟的反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你知道陈逍遥在哪?莫非你俩早已去过判官庙了?”.
“嗯,的确抵达了,只不过由于当时我身体不太舒服,所以陈逍遥便让我原地等待,而他则一个人赶往判官庙,之前你撞到我时我正在此等他。”
果不奇然,听罢对方回答,姚付江先是一惊,随即面露喜色,整个人高兴起来,不错,由不得他不高兴,毕竟这趟阴山之行三人最终目的就是前往判官庙取招魂幡,不料陈赵二人竟抢在自己之前找到了判官庙,且陈逍遥也已进入庙宇,估计用不了多久便会出来,届时完成任务的三人无疑要结伴下山,沿途只需小心提防些,离开阴山应该没多大问题。
然而,就在平头青年兀自欣喜之际,对面,刚刚还淡然讲述的赵平却又表情一变话锋一转:
“只不过……”
“他进去也有一会了,期间差不多过去半小时,到现在仍未回来。”
听罢眼镜男的末尾补充,姚付江转喜为忧,心下亦不免诧异起来,诧异于青年道士的久未回归,是啊,为何一直没有返回?一座庙宇而已,进去将招魂幡拿出来不就结了吗?为何这么久还不回返呢?.
“这……”
目光所及,察言观色,正当姚付江心面露狐疑心下不解时,一旁,观察许久的赵平再次开口,径直提了个好建议:“干等也不是办法,要不这样吧,我带你去看看?”
姚付江本能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毕竟这一天下来他也算的上九死一生了,中途遭遇各类危险不说其目的无非就是为赶往判官庙,既然陈赵二人曾抢先发现判官庙加之陈逍遥本人亦已进入,那么便无疑代表判官庙周围应该没有危险,更何况好不容易来一趟,不进去看看心里也着实有些不甘。
“额,好吧,对了,判官庙在哪啊?”
“不远,就在前方,穿过一片树林即到,跟我来。”
主意已定,很快,二人开始移动,在赵平引领下一前一后双双前行,朝后方树林里走去,朝判官庙所在位置踱步靠近。
行走过程中,因位于后方之故,姚付江未曾发现某一细节……
即,行走过程中,前面负责带路的赵平脸孔尽是阴冷,镜片下,双眼充斥寒光。
………
呼啦,呼啦。
山风呼啸,一直未停,不,不是未停,而是长久存在,不单存在,甚至比白天下雨时更为猛烈,在这本就步入秋天的季节里格外寒冷,吹得人瑟瑟发抖,冻的人身体发麻。
如此环境换成谁皆会寒意满满抖动不休,旁人如此,陈逍遥亦是如此,单从此刻青年那不停微抖的身体便能明显看出。
可惜,但凡抱有以上观点者却错了,大错特错,青年确实抖动,然事实上他却不冷,又或者说他之所以频频颤抖并非来源于山风吹拂,而是被吓的,被硬生生吓的!.
这是陈逍遥至今为止首次被真正吓到,亦是首次遭遇生死危机。
“呼,呼,呼。”
朦胧夜色下,伴随一阵沉闷呼吸声,树林某处,陈逍遥正躲于树后靠坐喘息着,冷汗接连流淌,最终划过额头滴落地面。
努力将呼吸调整平稳,几秒后,似乎察觉了到什么,青年面色一凝,继而起身转移,用普通人既难做到又不熟悉的诡异步伐快速闪身,快速转移至前方另一颗树下,其后背依大树再也不动。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陈逍遥刚刚转移好位置,没过多久,树林后方,漆黑夜幕中出现了东西,出现了骷髅,一个个身披铠甲漂浮半空的兵士骷髅随之飘来。
阴兵!
正是早前从将军坟处追击而来的大批阴兵!
阴兵数量着实不少,黑夜中虽无法得知具体数量,但初步估计,目前进入树林搜寻的阴兵总数应该不少于两百之数。
不错,这些阴兵正处于搜索状态,像人类军队那样有组织有纪律的分散寻找!
寻找谁?搜索谁?
这还用问?百分之百正寻找自己,搜索自己,将他这个敢于靠近将军坟的作死青年彻底杀死!!!
阴气逐渐弥漫,随众多阴兵一起在树林扩散开来,后方,阴兵四散搜索着,前方,躲于树后的陈逍遥则冷汗直流心脏狂跳,虽说最初将军坟前被八名阴兵护卫攻击时自己曾及时躲过,可他还是没料到对方竟给他来了个不死不休,而这群随后追来的阴兵部队更是直接对他展开搜捕,心惊胆寒侧头扫视,就见那些阴兵果然做出一副左顾右盼模样,毫无疑问,对方在找,在死命搜索自己,一旦被这些东西发现那么自己存活的希望就基本等于零了,毕竟阴兵不同于螝物,你不触犯‘他们’的职责,‘他们’便不会攻击你,然一旦触犯,届时你就只能祈求自己最好腿脚利索点,阴兵速度超越孤魂,想从这些东西的追击下逃走可谓万分困难。
或许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阴兵感知力较差,同孤魂螝魅一样做不到精确锁定活人位置。.
不错,通过早前逃跑时观察,陈逍遥现已大体确定阴兵除纪律性极强和速度较快外,其余同孤魂大体类似,至少办不到精确查找人类位置,当然了,如硬要说其余不同之处的话倒也仍存差别,比如阴兵杀人就不会像孤魂螝魅那样缓慢吸取活人生命力,而是用兵器杀人,一击必杀,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带水,目的就是要单纯弄死你!最好例子便是早前那8名二话不说举刀就砍的阴兵护卫。.
别看猜测颇多,但事实上陈逍遥对阴兵的了解也就仅此而已了,除从师父那知晓过阴兵由来外,其余有关于阴兵能力又或是特点什么的他可谓一概不知,不同于以往对螝的了解,别看他是道士,然阴兵这种独立于螝物体系之外的特殊灵体他还是生平第一次遭遇,话虽如此,可也恰恰因对这种东西了解不深才导致沦落于此,束手无措,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倒还真应了那句话,未知最为致命,最为可怕!
举个简单例子,假如现在追踪他陈逍遥的非是阴兵而是一群孤魂的话,那么以他对孤魂的熟知和了解,自己必然有很多种方法予以应对继而摆脱尾随挣脱追赶,可惜现在不同,完全不同,如今追于身后的是阴兵,对于阴兵,他没多少了解,只知道对方速度远超孤魂,速度基本持平人类急奔,而这也是为何自己此刻会选择躲藏而非继续逃跑的关键因素,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自己跑不过对方,如一直慌不择路跑下去那么相信用不了多久自己便会因体耗尽继而被阴兵杀死。
于是乎,陈逍遥非常明智的选择了躲藏,认为只要自己足够警觉便有很大可能逃过一劫。.
待快速分析完种种一切后,强忍惧意,陈逍遥继续动了,露出半个脑袋看向后方,就见三十米开外,阴兵部队现已彻底散开,分头搜索,东南西北各处穿梭,唯有寥寥几只继续向前漂浮。
(果然,我猜对了,不愧是由军队转化而来的灵体,阴兵虽无感知能力但却懂得凭借数量优势分工合作,单凭这一点就已远比那些神智模糊的孤魂要强,我万不可大意,否则绝无可能逃过此劫!)
此刻,见后方正有三只阴兵左顾右盼缓缓飘来,树后,陈逍遥再次动了,迈动步伐猛然闪身,竟趁阴兵转头空荡一跃蹿出,抢在对方靠近前重新转移位置,用快到堪比残影的速度眨眼间闪身至新一棵树后,接着,继续闪身,如此往复,持续扩大着双方距离。
足足退了近百米,直到三只阴兵消失于后方夜幕。
“呼!”
轻拍着胸口,压制着呼吸,连番腾挪,当再次躲于某棵树下后,许是自认为距离够远之故,陈逍遥选择了休息,暂时休息,侧头瞄上一眼,待基本确认周遭阴兵一时半会找不到这里后,旋即思考起来,针对某一问题进行着重分析。.
(这还真他娘是人算不如天算啊,一路上费劲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找到判官庙,眼看着就要大功告成,不料判官庙旁边竟还挨着个生人勿近的将军坟!麻烦了,麻烦了啊,想要进入判官庙就必须穿过将军坟,可将军坟周围却有那么多见人就杀的阴兵……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就算我摆脱了了阴兵追杀,然庙里的招魂幡又该如何拿到手呢?要不干脆等一夜?等白天时在想办法?不行,阴山孤魂太多了,虽说黑夜时将军坟有阴兵存在从而导致孤魂不敢靠近,可谁又敢保证白天依旧如此?白天将军坟虽不会释放阴兵,然一旦失去阴兵威慑,那漫山遍野的孤魂野螝万一飘来……)
(白天不行,风险太大,不能等到白天,更何况时间拖得越久对执行者越不利,道理是没错,只是黑夜却又有阴兵,一样过不不去啊!)
因思绪过于纠结,想着想着,陈逍遥心态逐渐爆炸,不知不觉陷入忘我状态,继而忽略了周遭,放松了警惕。
(呼,算了,既然想不出解决办法那就干脆暂时不想了,先等一会,过会等找到那专坑队友的赵眼镜后再和他讨论讨论吧,那货虽卑鄙无耻,但脑子确实挺好使的……额,嗯?旁边,旁边是什么?)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