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l7xw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頭狼 起點-3888 互相心疼-eb26t

都市小說

頭狼
小說推薦頭狼
办公室里,我和张星宇大眼瞪小眼的犯着楞。
刚刚他把这些天的所作所为简单跟我沟通一番,另我意想不到的是这犊子短短不到一周内,竟多次往返粤港澳七八次,不光负责帮第九处出谋划策抓捕几个潜逃的达官贵人,还替天弃组织也搞掉一个跨境的偷渡大团伙。
尽管他说的轻描淡写,但任人拿脚指头也能猜到其中的凶险。
张星宇不是地藏,没有他牛逼闪电的高超武艺,也不是姚军旗,走到哪都能朋友无数,呼风唤雨,他顶多就是个智商比平常人高点的普通人,说句不好听的话,别说十夫长、阿飘之流,随随便便一两个街边混子都足以让他缺胳膊断腿。
所以当听到他说自己干的这番“大事业”时候,我是既惊又怕,惊诧这狗日的胆大包天,后怕丫真有个三长两短。
“唉,妈嘞个臭卖批!老子辛苦这么久,结果到头来是为人民服务,奶奶个孙子得,真想找块豆腐撞死得了!”
彼此沉默好一会儿后,张星宇愤愤的跺脚臭骂一句。
一直以来,他都算得上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性格,很少会哈哈大笑,也基本不会被什么事情所激怒,此刻会忍不住爆粗口,足以证明他心态有多失衡。
“录音笔已经丢了,再着急冒火也回不来,而且上头有密码,一般人打不开,你忙活这么长时间,肯定累屁了吧,待会好好冲个澡,剩下的事情咱们再慢慢想辙补救吧。”我递给他一杯茶,努努嘴示意。
“不是特么补不补救的事儿,是家里有鬼!”张星宇咬牙切齿的低吼:“只要这个鬼一天没被抓到,咱们就有可能继续被卖!最重要的是录音笔找不出来,咱们就等于在向李响和他背后的家族宣战,为啥会有人偷走录音笔?说明他指定清楚那些录音的重要性,那段录音就是定时炸弹,随时可能把咱们炸的粉身碎骨!”
“咣荡..”
办公室房门被推开,只见魏伟拎着一塑料袋早餐走了回来,见到张星宇时候,虎犊子马上兴冲冲的打招呼:“宇哥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在胜记买粥时候,我恰好下车。”张星宇轻声回应一句,随即摆摆手道:“来,给我个肉馅包子,对了,待会帮我把陈晓喊过来,我记得他说他有个朋友在数码城搞电子产品修理,之前我手机里也录了一点,看看能不能倒腾到录音笔上,暂时先把李响家族那群人精搪塞过去。”
说着话,张星宇又扭头冲我道:“咱偷的那个录音笔是蓝白相间的吧,好像是索尼的,我意思是咱先把我手机里的录音找陈晓的朋友倒腾出来,装成啥事都没发生过,把李响那茬给应付过去,万一哪天被偷走的录音笔遭人曝光,咱们尽可能推卸出去责任。”
听到张星宇的话,魏伟立即开口:“宇哥,陈晓他…”
我瞬间皱起眉头打断:“你刚才陈晓有这方面的朋友?”
“对啊,前段时间我手机总卡顿,就是他找朋友替我整好的,现在特别流畅。”张星宇点点脑袋,从兜里掏出来自己手机,来回滑动几下屏幕。
“咣当..”
正说话的时候,房门再一次被人用力推开,杨晖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进来,表情也变得极其难看。
“监控调出来了吗?”瞅着他的表情,我已经差不多猜到了那个“家贼”的身份,但还是不太死心的想再问问。
“嗯。”杨晖点点脑袋,抽吸两下鼻子低喃:“确实是他干的,他昨晚上潜进你房间偷走的,就是你昨晚回来一个多小时左右,当时他从医院逃走,打了个时间差,昨晚上值班的几个保安亲眼见过他,我们谁也没想到他敢跑回公司。”
“谁呀?怎么回事?”张星宇手里抓着包子啃了一口,含糊不清的念叨:“怎么几天没回来,你们唠的神仙嗑,我都听不懂了呢。”
“你先吃着,晚点我再跟你说!”我拍了拍张星宇的肩膀,招呼上杨晖和魏伟,拔腿就往门外走。
张星宇满脸迷糊的追了出来:“诶不是,你们特么到底搞啥呢?咱不带藏着掖着的,好歹跟我知会一声行不!”
杨晖忍不住回头解释:“宇哥,陈晓有问题..”
“别跟他说,让丫也好好感受一把蒙在鼓里的感觉,快走快走!”我拽了一把杨晖坏笑着示意。
“擦的,裤衩王你特娘报复起来,不分时间和场合是吧!”
等我们几个钻进电梯里,外面传来张星宇恼火的拍打声。
魏伟拿胳膊肘轻轻靠了靠我出声:“哥,这种时候您跟宇哥置气是不是有点不合适呐?宇哥的智商在线,说不准他能想到咱们想不到的东西。”
“置个毛线气,他东跑西颠折腾了差不多小十天,你们看不着他刚刚坐那儿都快睡着了吗。”我压着嗓子解释:“他太累了,脑子根本分不过来神,现在让他帮忙想招,那就是强迫他超负荷运转。”
听到我的话,小哥俩互相对视两眼,谁也没吭声。
“真兄弟,除了互相成就,更多是相互心疼。”我叹了口气道:“你们以为他上蹿下跳整这些是为了啥?出风头还是确立自己的地位?都不是,他就是心疼我一个人扛得太累!”
我不知道他俩到底能听懂多少我的教导,但却总是乐此不疲的想要把自己懂得、经历得一股脑灌输出去,我想或许这就叫承上启下吧。
从电梯里出来,我深呼吸两口道:“小伟去趟数码城,打听一下刚刚胖砸说的那个跟陈晓关系不错的朋友,不用抱太大希望,十有八九是假的,小晖跟我走一趟。”
“哥,用不用找人到车站、机场、高速路蹲点?”魏伟忙不迭又问一句。
“没意义!”我直接摇头,想了想后道:“你这样…待会去大a.队找下赵海洋,让他想方设法给陈晓挂上通缉,并且开展一次大规模的抓捕行动,总之搞得强势越浩大越好。”
“好!”魏伟犹豫几秒,声音很小的应了一声。
我明白他心里肯定有些不忍,长叹一口气道:“我在竭尽全力的给他留活路,你们也知道,如果非要被抓,他落在巡捕手里,肯定比我手里强。”
“我懂。”魏伟重重点头。
“另外再组织咱家的兄弟全城抓捕陈晓,让叶小九和高利松也多派点人手。”我又叮嘱一句。
魏伟咳嗽两声劝阻:“哥,这么整的话,陈晓可就彻底没有回头路了啊!你要不再考虑考虑,万一他只是一时间鬼迷心窍,也许现在已经想通了,只是没有台阶回头。”
我瞄了眼旁边的杨晖,比起来焦躁的魏伟,他似乎从公司里出来以后就彻底恢复平静,完全就是一副局外人的架势。
我沉声打断:“按我说的办!”
五六分钟后,我们在公司门口分开,魏伟不情不愿的依照我的叮嘱去进行,而杨晖则驱车载着我,慢慢朝前行驶。
“昨晚离开医院后,我曾经给高利松发过信息,让他安排谢鸿勇给我盯死陈晓。”我点点头,很直接的承认:“给他缝针的医生告诉我,他的伤口外翻,刀口朝内,极有可能是自残导致,我就对他产生了极大的怀疑,但也只是怀疑,直到他逃出医院,我才第一次确定他有鬼。”
杨晖皱了皱鼻子发问:“所以,你也知道录音笔被他偷走的事情?”
“不知道,谢鸿勇把他按下来以后,并未告诉我这个。”我摇了摇脑袋道:“刚刚我和小伟说的是真话,我想给他留条活路,他落在巡捕手里比我强,如果他愿意…或者说你能说服他,把他知道的全告诉我,我可以只把他送进巡捕局,至于你会不会运作,我没看见,也懒得看见…”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