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idhp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我老婆是大明星-第五百三十四章 摘星-smtd5

都市小說

我老婆是大明星
小說推薦我老婆是大明星
一旁,陶琳和负责人了解好一切,吩咐好了以后就跑到张繁枝身边,神色有点激动。
“怎么了,高兴成这样了。”张繁枝在化妆,慢慢悠悠的问道。
“自然是因为演唱会。”陶琳说道:“我以前也带过人,他们也开过演唱会,但是跟你这规模比起来那就是个普通歌友会,差得太远了。”
几万人的场,一票难求,她以前从没想过。
之前已经惊讶过一次,此时见到现场粉丝这么多,那种高兴自然止不住。
“你第一次开演唱会,就没点激动?”陶琳问道。
张繁枝嗯了一声,“还好,以前参加不少演唱会,现在习惯了。”
“这跟那些不一样,这可是你的个人演唱会。”陶琳可不信,这几乎是所有歌手的梦想了吧?
仔细看了看,张繁枝呼吸其实也有点快,她有些口不对心,至少不像是看起来这么淡定。
陶琳没话说,这时候高兴就得了,还傲娇什么劲儿。
张繁枝妆容就差最后的没化好,陶琳在旁边等待的时候说着,“我看了看网上,现在很多人都说没买到票,希望你开巡演的呼声很高,要不我跟他们公司商量,年后就开启巡演怎么样?”
“不用,等过完年再说,现在忙不过来。”张繁枝可不同意。
“又不是说现在,说的是过完年以后!”陶琳强调一句。
这次张繁枝没作声了。
陶琳顿时知道劝不动,也没再继续劝,从桌子上摸着手机噔噔噔的跑出去,外面粉丝已经入场了大半,她对着人数最多的拍了一张照片,回来以后将照片发了一个朋友圈,并且把平时屏蔽的人特意放出来。
毫无疑问,这是炫耀。
她的微信里面很多同行,以及一些工作上的朋友,陶琳可不是一个喜欢发朋友圈的人,除了某些时候外,就比如现在炫耀的时候。
张繁枝也没觉得奇怪,当初琳姐跟着她离开繁星,被人说了个够,心里还是憋着气,现在她成了一线明星,不仅是她自己的成就,也是琳姐的成就。
琳姐这炫耀就理直气壮,这时候不炫耀什么时候炫耀?
也得让之前一直不看好她们的人嫉妒嫉妒,这样心里才痛快。
陶琳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什么高大上的人,她就是虚荣,这时候就想看到那些人羡慕她。
妆容化好,换好了衣服,张繁枝打开门出去,前往嘉宾那边。
此时陈然和李奕丞以及杜清在说着话,都是陈然在请教一些关于音乐圈的一些事情。
杜清当初还以为陈然是为了买蒋玉林的音乐公司才有这些问题,可现在明确不买,既然不入这行,还打听这些做什么,他也问了出来,“陈老师问这些,难不成是想来乐坛发展?那可是乐坛一大幸事。”
突如其来的吹捧让陈然没反应过来,他刻意找话题也有点缓解紧张的想法,哪里会想着进乐坛,忙摆手道:“杜老师也太抬举我了,就是随便打听打听,乐坛有诸位前辈,不缺我一个划水的,我还是安心做好本职工作好。”
李奕丞闻言笑了笑,这陈老师也太谦虚了。
热销榜上还在顶上呢!
这也是划水,那其他人怎么说?
之前陈然在圈子里面名声本来就不小了,毕竟这样一个高产且差不多首首大火的人音乐人不多,可以前陈然也只是专门写歌,这次《稻香》突然爆火,直接让陈然出圈了。
人家这歌,写一首火一首,而且还不挑人,一个不对劲儿自己唱都同样能爆火。
别说其他人,搁旁边听着话的王欣雨都有点心思,想要跟陈然邀歌,只是碍于没有理由,交情也不是太好,所以一直没有开口。
这时候杜清也反应过来,“莫非陈老师的新节目,也是音乐类型的节目?”
陈然摇头笑道:“还早着,只是有点想法,还不确定。”
倒是杜清和李奕辰对视一眼,知道对方的想法,如果真是音乐类的节目,那华夏音乐榜单可又要遭殃了。
上次引起很多音乐公司和音乐人的抗议,逼得华夏音乐改了规则,特意给《我是歌手》开了专区,不知道这次会不会出什么风波。
陈瑶虽然知道哥哥在圈内名声不错,此时见到人李奕丞一个一线明星对他都这么和善,都有点咋舌,这要是陈然全力进入乐坛会是啥样?
不过这场景这辈子估计看不到。
她对自己哥哥了解的很,如果真想进入乐坛,就不会跟现在一样对乐理一直一知半解,早就努力琢磨个通透了。
嘉宾们正说着话的时候,张繁枝和陶琳进来。
张繁枝今晚上的妆容非常精致,配搭上黑色的长裙,看起来非常有仙气,屋里所有人都看得顿了一下。
哪怕同为女人的王欣雨都是一样。
颜值党,这可不分男女。
陈然看着自家女朋友,心脏跳得有点快,今天她脸上不是一直绷着,表情柔和很多,可能也是因为高兴。
陶琳笑道:“今天要麻烦各位老师了。”
“琳姐客气了。”
“应该的。”
“……”
……
外面工作人员在忙碌,演唱会马上就要开始。
粉丝已经陆续进场,体育馆差不多快坐满了。
很多观众显得尤其激动。
“不知道神秘嘉宾会是谁,竟然比李奕丞还神秘。”
“感觉希云的演唱会嘉宾太少了,怎么不多请一些明星过来。”
“不少了,我还巴不得一个都不要请,光听希云唱就好了。”
“那不得把人累死!”
“要开始了,我从这么远跑过来,希望不要让我失望,我就想听希云现场唱一首《后来》。”
“……”
眼瞅着演唱会要开始,一个个都有点激动,从语气里面听出来,还带着颤音,不是冷的,是激动的。
贵宾区,陈俊海和宋慧脑袋有点发懵,“这么多人啊!”
他们以前没去过演唱会,只知道人很多,可从没想到会跟这样,这么大个体育场,竟然都坐满了,黑压压的全是人。
张主任夫妻俩也在,他听到老陈的感慨也说道:“那可不,好几万人来着,听说票还不够卖,很多人都没来。”
云姨又看了看四周的粉丝,有点喃喃的说道:“这些都是冲着咱女儿来的?”
“今天是女儿的演唱会,不是冲着她来的是冲谁来的?”
云姨不知道怎么说好了,几万人听起来没多大感觉,毕竟就是一个数字,现代社会人们对数字早就不敏感了,可真要在现场看到这么多人,感觉那就震撼。
以前他们只知道女儿是大明星,很出名。
但是怎么出名,也只能是在网上了解,哪怕是走在路上被人认出来,也没有多大感觉。
此时亲眼看到几万人为了听张繁枝唱歌,从全国各地赶了过来,这才真切让他们感受到了。
陈俊海和宋慧都有点口干舌燥,可反应过来之后,心里还有点自豪。
这个明星,可是他们儿媳妇!
张如意听着四个老人在说话也没作声,她早就有心理准备,此时正悠哉的拿着手机跟编辑聊天,随手发了一个表情包以后,这才关上手机。
终于,时间到了。
舞台上时不时跑过的工作人员已经消失不见。
后台,张繁枝就站在陈然旁边,挽着他的手臂,直到工作人员过来通知,她才要离开准备,陈然能够感觉到她的手紧了紧,毕竟是第一次开演唱会,全然没有表面上这么冷静。
陈然捏了捏她的手,让张繁枝不由自主转过来,见到陈然的眼神,神色似乎松了一些,对陈然微微笑了一下,然后跟几位嘉宾说了一句便转身离开了。
张繁枝的演唱会叫做《摘星演唱会》,星星代表梦想,而摘星便是圆梦。
演唱会的开场曲目,是《夜空中最亮的星》,张繁枝站在升降台上,听着歌曲前奏开始,这一刹那,她的脑海里面闪过很多东西。
从当年打工进培训班,到父母极力反对她当明星,而后是繁星艰苦的练习生生活,出道,新人奖,公司苛责……
所有的一切,像是电影一样从脑海里面流淌,如果说以前一直是黑白的,那从陈然出现的那一刻,这电影有了颜色,多姿多彩的颜色。
画面最终定格在了刚才陈然的眼神上。
张繁枝轻轻闭上眼睛,嘴角微微上翘,而后伴随着升降台缓缓向上。
外面的粉丝在音乐出现的那一刻,声音宛如雷动。
掌声呼喊声不断。
“张希云!”
“张希云!”
“张希云!”
无数的荧光棒挥动,整个体育场都弥漫在这种声音之中。
而这种喧嚣声,在张繁枝声音出现的那一刻,欢呼声顿时高昂起来。
第一次来看演唱会的陈俊海夫妇已经有点震撼住了,不仅是他们,张主任和云姨同样呆愣不已。
夫妻俩对视一眼,他们隐隐有点理解当年女儿为什么会有种这样的坚持了。
“夜空中最亮的星……”
“哇,希云的声音,现场听起来好有感觉。”
“这首歌听了大半年了,陪我度过了高考前最困难的一段时间。”
“以前总有人黑希云唱功不行,就连《我是歌手》都说是修音,真想让他们来现场听一听。”
“……”
很多人叫喊着,此时就连说话都得大声呼喊,否则压根听不见。
伴随着张繁枝的声音,漆黑的舞台上出现点点星光,点点星芒在空中旋转,宛如夏夜的星空一样,看起来非常绚烂。
当星光划过了舞台中央时,一束光芒从微弱逐渐变亮,照射在一个身影上面。
张繁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舞台上,她肤色雪白,双眼微闭,身上穿着黑色的礼服,上面点缀着一些水晶,被灯光照耀,宛如周围的星光一样。
见到张繁枝出现,现场的欢呼声达到一个高潮。
欢呼声响彻了体育场的上空,传出去了很远很远。
随着张繁枝的演唱,欢呼声又逐渐变弱,最后安静下来,整个体育场,只有张繁枝的歌声。
她安静的唱着歌,没有伴舞,就这样站在舞台的中央,仿佛星光中的精灵。
她的歌声非常宁静,让人不由身主静下心来,曾经的歌声中,安静的聆听。
“我祈祷拥有一颗透明的心灵,和会流泪的眼睛……”
在副歌到来这一刻,受到现场气氛的影响,很多观众感觉浑身麻了一下,完全不同于录音版的感情,那种充沛而又激动的感情,让不少人眼眶微热。
就是这一首《夜空中最亮的星》,让很多人感动过,此时再听到张繁枝的演唱,让他们心中的情绪不由自主的喷薄。
听歌就是这样。
你用喇叭外放的时候是一种感觉,用耳机听是一种感觉,演唱会现场,又是另外一阵感觉。
特别是这种激励人心的励志歌曲更是如此,听着张繁枝的现场的演唱,让人有种热泪盈眶的冲动。
所有粉丝手中的荧光棒要动起来,此时冬夜的天上没有星星,只有乌云,可体育场里面却是遍布星辰。
第二遍的副歌,全场的观众大合唱,这种万人合唱的声音,让人情绪逐渐变得高昂,哪怕是平时不容易有情绪波动的人,在这样的情景下也会有种莫名的感动。
后台的嘉宾们也听到了这如雷的一样的合唱,心里微微震动,哪怕是李奕丞都同样有些羡慕,他开演唱会的时候,可没有这么夸张。
王欣雨就更不用说了,她的演唱会不管是从规模还是粉丝热情上来说,跟张繁枝这一场都没办法比,她还会开演唱会,希望下一次也能开这样一个几万人场的。
而陈瑶却有点呆愣,从屏幕里面看到了现场的情况,再听着激昂的大合唱,心情莫名的有点澎湃,希云姐的演唱会名叫摘星,自己有也会有这么一天。
陈然则是安静的看着张繁枝,嘴角微微笑着,轻吐一口气,感觉所有的紧张在这一刻不翼而飞。
“开场曲就这么爆吗。”
陶琳喃喃的说着,同时心里重重松了一口气,别的不说,光是从开场来看,这个演唱已经说得上非常成功。
这摘星演唱会,实现的不仅是张繁枝的梦想,同样也是她的啊。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