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13py熱門都市小說 市井之徒-第1312章 你得去吧看書-8mrj4

都市小說

市井之徒
小說推薦市井之徒
沈叔很快甩甩头,把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清空,无论尚扬是否有运气傍身,当下最需要做的,都是把尚丸救出来,还有,在这之前…需要跟老爷子汇报,相信他很有可能已经知道,但汇报是自己的事。
挂断电话,迅速出门,通往老爷子的木屋没有路,湖边除了那一处木屋之外,都是茫茫原始森林,好不夸张的说,哪怕全世界最出色的探险家也不可能穿越纵深达上百公里的原始森林。
所以周围是天然屏障。
前去见老爷子的办法只有一个,直升飞机!
沈叔一路上都在想怎么应对,扣留尚丸的不是尚扬,而是华夏,这就需要更高等级的交流,尚家可以出面直接沟通,却也需要付出一些代价,无论从何种角度而言,都是一堆乱麻。
飞机从森林上掠过,这里属于高纬度地区,森林中白茫茫一片,前一段时间的降温也让这个能在世界地图上找到的湖泊结冰,宛若天然镜面,如此情况下,那个小木屋,站在木屋前的人,就更加显眼…
“知道了!”
沈叔心里咯噔一声,自从降温之后,老爷子很少走出木屋,今天能在木屋前站着,显然是有意为之,也可能是在等自己。
飞机在旁边的空地上缓缓降落。
沈叔走下飞机,步伐加快,走到身边道:“您都知道了?”
尚泰山背着手,穿着一身很喜庆的红色华夏唐装,满头银发,却改变不了如刀削斧凿一般面孔透露出的坚韧,尤其是两道竖着生长的立眉,不怒自威!
“知道了…可不明白为什么?”
尚泰山没有任何隐瞒,沧桑开口:“很多次,他都是必死局面,在欧洲王天啸不可能放过他、雪崩之下他不可能活下来,你设计的局面他没有任何办法化解,可他都在阴差阳错之下成功走出困境,为什么?”
这个问题也让他想不通,虽说这个世界上有很幸运,乘坐飞机失事两次都大难不死的人,但他根本不相信尚扬会有这种运气,偏偏,他总能化解,这背后的缘由谁能解释清楚?
沈叔满脸无奈,还以为老爷子最先提及的会是尚丸,怎么把尚丸救出来,而现在根本没多提,说名字真的生气了,大怒无言!
“他能躲得过这次,躲不过下一次,贾逢春、张扛鼎等人能被扶持,是因为之前再华夏的影响力,但还有其他人可以媲美,以尚家的能力,要扶植几个与尚扬打擂台的代言人还是很容易,或者,可以从外围对尚扬进行封杀…”
尚扬的主营业务在国内,但是透过伽达,也有一部分对外业务,之前之所以没动用尚家实力,是不想动用太多,尚扬不配,既然逼到这步,动用也无妨。
尚泰山摇摇头,叹了口气:“丢人啊,太丢人了!”
听到这句话。
沈叔眼圈一红,险些流泪,别人不清楚老爷子的脾气,他很清楚,外人看来六亲不认不假,可谁能知道,他是在尚垠母亲死后才改变性格的?一辈子不碰女人、一辈子守在女人最喜爱的湖边,谁能做到?
如此性格,竟然被尚扬逼的说出丢人二字,让人心酸。
“老爷子,给我一个月时间!”
沈叔重重道:“一个月时间,让尚扬灰飞烟灭!”
要知道,席卷全球的几次金融危机,幕后黑手都是几个金融寡头而已,目的是获取利润,通俗点说就是割韭菜,动用尚家的全部力量,国际货币体系都会跟着崩塌,更不要说尚扬。
一个月时间,搞乱华夏金融系统,当得知尚家一怒只针对尚扬,不再需要尚家动手,外人的怒火就能让尚扬彻底灰飞烟灭。
这是实力,客观存在的实力!
“不需要了,一个能侥幸活下来几次的人,必定有活下去的理由”尚泰山淡淡道:“当前面临的问题还是光阴会,他们不反抗的内幕已经找到”
“当下光阴会内部也不太平,由于丁小年和王天娇的关系,让光阴会内部对王天啸很忌惮,借着尚家做空原油的时机,逼迫王天啸技术共享,之前再争吵,不过最近应该有结果…”
沈叔皱了皱,听明白什么意思。
丁小年的成为王天啸的女婿,也就是王家未来的掌舵人,而丁小年手中的技术能勘探金矿,自然也能勘探原油,如果有一天丁小年把原油勘探完毕,掌握原油分布,对光阴会内部几名原油大亨是致命打击。
放出金矿消息,尚且能让金价大幅度波动。
放出原油消息,同样能让原油波动,那些人怎么能把命脉掌握在别人手中?
倒不是不能勘探,而是要向钻石那样,即使勘探出来,也要有节制的放出消息…
他们借用尚家的打压,理由非常充分,就是不应因为王天啸的过错,让我们一起承担风险,如果把技术共享,结果全然不同。
“王天啸决定把技术共享?”
“应该不是,而是其他的协议”尚泰山仍然古井不波:“可能是签了协议,又或是其他,总而言之,光阴会的反击很快就会来了,届时的尚家很容易陷入被动…”
当然会被动。
面对的是全世界最大的利益集合体。
不过这样,确实没有精力管尚扬。
“目前资金储备非常充足,光阴会反击,也将会是一场拉锯战,短时间内不会有任何结果,更何况,光阴会那些人并不是傻子,他们不可能无休止的对尚家投入,放弃对其他领域的掠夺,所以很有可能只是试探性进攻,不会演变成全面战争”沈叔对这点很有信心,毕竟尚家也不是吃素的。
“事情没有发生之前,不好下定论!”尚泰山缓缓道,说话间,转头看了眼身后的木屋。
站在身后的几名随从见到目光,走到木屋旁拿起一桶桶汽油,对着木屋泼过去。
“您这是?”
沈叔心中无不惊骇,往这木屋上到汽油是什么意思?要知道,老爷子可是要在这里住到一辈子的。
“该走了!”
尚泰山脸上漏出一抹苦涩笑容:“在这里住了几十年,相信她早已转世投胎,不再需要我守护了,如今的尚家在面对一个小小的尚扬,尚且接二连三受到打击,面对光阴会就不得不小心谨慎!”
“气数这种东西很微妙,我不能让尚家在我手里衰落,与光阴会的矛盾,我亲自处理,等这次风波过去,我就把位置交出来…”
沈叔心中掀起滔天巨浪,在老爷子身边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他说要交出位置,曾以为只有在他闭眼的那天,才可能放权。
沉默着,眼泪缓缓掉落。
“老伙计,你说他们兄弟俩谁比较合适?”尚泰山笑问道。
沈叔正在向下滑落的眼泪都停了一下,继承问题、尤其是尚家这种庞大家族的继承问题,放在任何时代,任何朝代,下面的人都不可能胡乱说话,一不小心容易丢了性命。
“二人都是人中龙凤,任何一人继承,都能把尚扬发扬光大…”只能委婉的说。
“尚丸像我,疯起来没有人性,尚扬像她,比较重感情,优柔寡断!”尚泰山缓缓道:“说实话,他们都没有磨练出我想要的样子,呵呵,说多了…”
他及时停住这个话题,又看向木屋。
随从点点头,拿出火机,没有一丝顾虑的点燃。
“哗”
整个木屋霎时间变成火海。
沈叔心里很疼,这个木屋陪伴几十年,已经有感情了,如果是自己的,绝对不会烧掉,哪怕一辈子不来,也是个念想。
“走吧!”
尚泰山缓步向直升飞机走去,一边走一边道:“让所有人来开会….顺便,再告诉尚扬,让他也来!”
落后半步的沈叔差点趴在地上,让尚扬也来,这是什么套路?
前一天还要让他灰飞烟灭…
难道是原谅他了?
只是老爷子的心思猜不透,只能答应,迅速拿出手机,把消息传递出去。
接到消息的一刻。
私人飞机从世界各地起飞。
欧洲的钱家。
南美的沈凤天。
中东的魏家。
还有在海港的曾家…
他们全都面色凝重,老爷子出山,此事非同小可,以往每年的全家族大会,也只是通过视频召开,多年来从无例外,这次是…怎么了?
“让我开会?”
远在华夏的尚扬更意外,他通过消息已经知道,尚家下面的四个封疆大吏已经全部前往,这种事没有先例,尚家不可能为自己做局,把他们都叫去,只为圈住自己,这么做必定有深意。
“不去!”
“绝对不能去!”
“一定没安好心,这次才是真正的鸿门宴!”
周围阵阵愤怒声响起,李念、唐悠悠等人全都房间之内,严肃拒绝。
她们所有人都站着。
最前方还坐着一个女人…赵素仙,仙儿姐,相比较之前的,如今的她看起来有几分憔悴,更有些许疲惫,更重要的是,看向尚扬的眼神,有几分陌生。
缓缓道:“你得去吧?”
声音中带着些许质问!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