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30h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第720章 城門失火閲讀-5z0bq

玄幻小說

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小說推薦從大佬到武林盟主
石一昊缓步走进密林之中。
淡金色的袍子拂过枯叶,张狂的须发轻轻颤动。
忽然间,清亮的拔刀声响成一片,中间还夹杂着强弓劲弩拉动弓弦儿的声音。
石一昊脚步一住,笑声道:“弟兄们,别紧张,手里的家伙事儿可得抓稳当喽,要是误伤了我,可就不好了!”
无人应声。
一群黑铁蒙面的黑衣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石一昊周围,一把把明晃晃的长刀,将石一昊团团包围起来。
石一昊扫视了一圈儿,也不紧张,朗声道:“在下是天行盟二长老石一昊,请霍巍霍将军,出来一见!”
众多黑衣人仿若未闻,步步逼近。
石一昊也仿佛看不到他们的步步逼近,仍面带笑意。
直到一把把明晃晃的长刀,都快抵到石一昊的面门和背心后,密令中才想起一声冷笑:“北平盟好大的威风……”
石一昊一抬眼,望向话音传来的方向,不咸不淡的说道:“不敢当,倒是霍将军,招呼都不打一个,就带着这么多弟兄来我太平关玩耍……不合规矩吧?”
“规矩?”
暗中说话那人似有些啼笑皆非,笑骂道:“爷爷和儿郎们在北疆鏖战之时,你们盟主都还在金田县玩泥巴,就凭你,也配来和爷爷讲规矩?”
石一昊也笑,一挑大拇指,大刺刺的说道:“你可真他娘的有种!敢在我太平关的地盘儿上拿我家盟主说事儿的,你他娘的还是第一个!”
暗中那人闻言,似乎也觉得自己方才所言有些不妥,一时无言。
石一昊的脸色却是陡然一冷,闪电般的一掌击出,拍在他面前这个都快将刀子怼进他嘴里的黑衣人胸膛上。
只听到“嘭”的一声。
黑衣人后背衣衫炸裂,身躯倒飞而出,一连砸翻了一大片黑衣人,还未落地已经咽了气!
“你……”
暗中那人大怒,围在石一昊周围的众多黑衣人也齐齐上前一步。
似乎下一秒,他们就要并肩子一起上,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在石一昊身上捅出百八十个透明窟窿!
石一昊却只抱起双拳,望着暗中说话那人冷笑,看都没看周围这些黑衣人一眼。
他是不成器。
连老谢都比不上。
但他再不成器,那也是强四品之巅!
燕西北三州之内,敢放言能稳胜他石一昊一头的气海强者,绝不超过一掌之数!
就这些个烂番茄臭鸟蛋,他一盏茶的时间就能全收拾喽!
霍巍?
论行军打仗,他石一昊不及他!
但比打架。
最多三十招,他石一昊就能活活打死他!
叫他一声霍将军。
都是冲着自家盟主的面子。
说他胖,他还真就喘上了……
不知死活!
“你北平盟,可是吃定我镇北王府了?”
暗中说话那人怒声道。
石一昊嗤笑道:“得了吧,别拿镇北王府压我,你镇北王府再一手遮天,我北平盟也有高个顶着!”
“也就是我家盟主,与你还有几分袍泽之谊!”
“我才会来这儿跟你瞎白话!”
“不然,就凭你想干的这些腌臜事儿,你能活着走出北饮郡?”
“见好儿就收吧!”
“再磨蹭,你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暗中说话那人,久久无语。
从石一昊一踏进这片林子,他就知道他们此行的任务,黄了。
跟石一昊扯皮,也不过是不想丢了自家的脸面在硬撑而已。
少帅或许不成器。
但老帅,可是铁铮铮的汉子啊!
现在石一昊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
他要是再不识时务。
只怕就真走不了了。
那张楚如今连北蛮飞天宗师都敢杀!
杀他一个霍巍,还不跟老母鸡吃小虫子一样……
“弟兄们,撤!”
……
夕阳西下。
太平关大门紧闭,高挂宵禁令。
张楚立在关门楼子上,面色冷峻,青袖飘荡。
关门外的马道上,一支孤零零的人马,缓缓路过太平关。
赤红色的五爪龙旗,焉头耷脑。
响亮而凄厉的金锣,在空旷的平原中显得越发的寂寥。
张楚早已想好了一百个理由,拒绝这支人马入关。
出乎他预料的是。
天色已晚,这支人马也没有入关住宿的意思。
就好像他们真的只是一支急着赶路的旅人。
此刻张楚望着这一支人马的眼神,份外的复杂……
种种迹象都表面。
他的推测,没有错。
朝廷要逼霍青反。
霍青不得不反。
他北平盟下水。
朝廷不过是故技重施,企图再和北疆大战一样,利用他北平盟在玄北州的主场优势跟镇北王府开战。
或是干脆只是想借用和镇北王府的战争,顺带打掉他北平盟这头坐地虎。
亦或者,一箭双雕……
霍青或许不想拉他太平关下水,毕竟多他北平盟这个敌人,也挺棘手的。
但放眼整个燕西北,只怕也找不到比他北平盟更好的背锅侠了……
无论镇北王府反还是不反,大义都是不能丢的。
即使天下人都不信。
镇北王府也必须得去争一争。
哪怕是朝廷逼得他镇北王府不得不反呢?
也比他霍家想做皇帝来得名正言顺……
至于关外这支人马。
就是死士。
一支打他们踏出京城起,所有人就知道他们会死的死士。
张楚敬佩死士。
和立场无关。
只因他张楚能走到如今这一步。
他北平盟能走到如今这一步。
是有很多不是死士的弟兄,干了死士的活计,送了他们一程……
红云轻手轻脚的出现在张楚的身后,低声道:“爷,骡子那边传来消息,霍巍那伙人已经撤了。”
张楚淡淡的“嗯”了一声,没说话。
红云闻声,偏过脸看了看张楚的脸色,迟疑了片刻,小声问道:“爷,还有什么遗漏吗?”
张楚无奈的轻轻笑了笑,说道:“霍青的棋力,没这么低。”
红云不明所以。
但下一秒,一道金色的遁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天而降,狠狠的砸进了马道上的那支人马之中。
下一秒,一道宛如狼牙月的弧形刀光在那支人马当中掠过,带起一片波涛状的血光……
只一刀,数百人的马车队,便全军覆没。
张楚笼罩在大袖中的拳头,紧了紧。
他看得出,此人并不是霍青。
这一刀展现出的实力,在三品第二境上下。
张楚若是动手强留。
有六成把握可以将其留在太平关。
另外四成,则是让此人重伤逃窜……
不过他最终也
但最终,他也未动弹,木然的目送金色遁光,向西方掠去。
他无法确定,霍青是否还有其他后手。
更甚至,霍青本人就在这附近某处猫着。
他不是霍青的对手。
也不愿意北平盟,直接参与到朝廷和镇北王府的博弈中。
被朝廷和镇北王府拉下水是一回事。
直接参与到这两座庞然大物的博弈中,又是另一回事……
城门失火了。
但北平盟,不是池鱼……
有的选!
金色遁光消失在残阳的光辉之中后,梁源长从天而降,落在张楚的身畔。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