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8db1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重生浪潮之巔 線上看-第一千一二七章 惡人還需惡人磨閲讀-f8zs2

都市小說

重生浪潮之巔
小說推薦重生浪潮之巔
吴茂才呲呲咧咧的走了下去。
只见一群莫斯科市民,大约有十来个人,也不排队,而是将对面的柜员小姐给团团围住,表情狰狞,情绪激动的叫嚷着,吓的柜员小姐花容失色,眼泪都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但依旧强忍着给这些莫斯科市民解释。
“把这帮人驱散下。”吴茂才指着眼前这帮莫斯科市民,对着慧明颐气指使道。
慧明面色微变,什么时候轮到吴茂才指挥他了。
但奈何方总是让吴茂才下来处理这事,又不是他,所以他只得老老实实听差,让人把这帮莫斯科市民从柜员小姐面前赶开。
这帮莫斯科市民还不愿意,甚至还要动手,但他们怎么可能是韩光他们这些前克格勃特工,信号旗特种兵的对手,三下五除二,就被按翻在了地上。
一条条的身形如同蚯蚓般的翻滚挣扎,但怎么能抵得住这些克格勃,信号旗的精锐的钳制,没两分钟就变得老老实实。
如果从天空上远远看去,这帮人就如同一朵朵盛开的菊花,花瓣纤细并朝着四面八方伸展。
一时间,这突如其来的冲突,如同火星撞地球般,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不少人甚至以为方辰要对他们下手了。
吴茂才冷哼一声,看都不看这些脸紧紧贴在地面上的这帮莫斯科市民,大摇大摆,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走进了那帮人的中心点。
“你这外孙子能成吗?”
看着吴茂才这幅无比欠揍的模样,卢日科夫无不担心的说道。
说真的,就吴茂才这态度和走路的姿势,吴茂才走夜路的时候,被人突然打了闷棍他都不奇怪,实在是太欠揍了。
而现在别看场上这些人该吃吃,该喝喝,但实际上脑中都绷紧一根弦的,随时可能弦断了,将原本就无比脆弱的平衡破坏掉,然后爆炸。
所以现在应该是尽快解决麻烦才是,尤其是悄无声息,润物细无声的解决才是王道。
结果方辰却派了吴茂才这么个无事还能生非的货色。
就以他对吴茂才的了解,吴茂才没事还能捅出来一堆的篓子,更别说让他处理麻烦和矛盾了。
就现在场面上的情况而言,要是让吴茂才来处理的话,很有可能就发生许多不必要的麻烦,甚至刚刚安定下来的这两百万讨债大军也会再次骚动起来,产生一些他们绝对不愿意看到的暴动。
尤其是看吴茂才现在走路的架势,和说话的语气,显然跟他想象的完全一样。
方辰笑了笑,不但没有赞同卢日科夫的话,反而坚定的说道:“这事还真的只能让茂才来处理,而且在场的人也没有谁能比他处理的还要好。”
见方辰这幅对于吴茂才充满信心的模样,卢日科夫还能说什么,只能拭目以待,让上帝来证明究竟谁是对的。
“说吧,究竟怎么一回事。”
彻底站定之后,吴茂才的眼睛在地上所有莫斯科市民的脸上扫过,这才慢里斯条的说道。
吴茂才这话一落,脸被按到地上的莫斯科市民顿时激动了起来,边使劲挣扎着,边大声说道:“我们就是想要一次性……”
他这话还没有说完,吴茂才便狠狠瞪了他一眼,厉声说道:“我问你了吗?我问的是我们擎天的员工。”
也不知道是被身后的克格勃特工捂嘴捂的太紧了,还是被吴茂才给吓到了,那莫斯科男子浑身一颤,不由打了个哆嗦,但却被吓得什么都没再说。
“吴秘书,他们刚才闹着要把一百美元一次性全部都取出来。”
见吴茂才这个公司高层,方总的贴身秘书来了,柜员一下就放松了,赶紧告状道。
此话一出,吴茂才瞬间无语了,这算什么,贪心不足蛇吞象?
在他看来,九爷能为这帮家伙平接盘已经是菩萨化身,佛陀在世了,毕竟庞兹会又不是九爷弄出来的,而这帮人如果不是贪图庞兹会的高价,怎么会落得现在这般下场。
更别说九爷接盘还不给他们打折扣,让他看来,这一百美元不但要打折,而且还要打成六折,甚至五折才行。
除此之外,还要吃的给吃的,要喝的给喝的,而且九爷还留在这里陪着这群混蛋,风餐露宿的,亲爹老子也就这样了。
结果可好,这帮混蛋竟然还要九爷将这一百美元全部给他们支出来,真是岂有此理。
“我就想问问,你们凭什么敢要求我们华夏银行的员工给你们一下子支取一百美元来。”
吴茂才蹲了下来,对着这帮莫斯科市民厉声说道。
现在吴茂才把他们个个胖揍一顿的心都有了,怎么可能给他们好脸色。
“因为你们说了啊,凭单价值一百美元,而且不管是叶利钦,还是你们方总都说了,一定会把我们的钱一分不少给我们!”这帮莫斯科市民竟然理直气壮的说道。
吴茂才顿时气极反笑,他本来以为他这个人就已经足够蛮不讲理,胡搅蛮缠了,但现在看来,跟这帮人比的话,那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而慧明和韩光等人也忍不住笑了,面色怪异的看着这帮莫斯科市民,他们完美的演绎了什么叫做痴心妄想。
且不说,方总没钱给他们,就这么多人,每人十美元,方总都还要从各个地区,甚至从华夏紧急调运美元过来,更别说一次性给一百美元了,可以说就是把方总给榨干,逼死,方总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拿出这么多钱。
而且最关键的是凭什么,凭什么方总就要一次性把所有的钱给付清。
“首先我告诉你一点,你这凭证不是我们华夏银行颁发的凭证,如果你要是想要那所谓的一百美元的话,谁给你发的这凭证,你找谁去!”
没想到,吴茂才竟然这样直白的让他们,谁给他们发的凭证,他们就找谁去,这帮莫斯科市民楞了一下,然后两分钟吱吱呜呜的说不话来。
这怎么跟他们所想的不一样呢。
给他们发凭证的庞兹会,他们上午已经看过了,早就人去楼空,什么都没有了,他们去哪找给他们发凭证的庞兹会。
而他们之所以敢这么做,就是因为知道在场所有人都是愿意一次性把这一百美元全部都拿到手的,换句话说,都是支持他们的。
更意味着,如果方辰不能满足他们的要求,就是跟在场所有人为敌,一旦闹起来的,他们倒是要看看方辰能怎么办。
甚至按照他们的想法,就算方辰明着不能答应他们的要求,但是在暗地里也必然会对他们做出退让,这样的话,他们岂不就能获得一定的好处了。
但哪想到,来了吴茂才这么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二愣子,不但不跟他们悄悄的谈,反而一上来就瞬间把他们给按到了地上。
他们整个人都懵了,这过了好几分钟,才算是组织好语言将自己的要求简单提了一下。
可让他们更没想到的是,吴茂才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将他们的要求给否决了,并且看这架势,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
这简直是太意外了。
“我告诉你,既然华夏银行,方先生要替这些庞兹会还钱,那这钱你们现在就必须要给我们!”这帮莫斯科市民一脸义愤填膺的激动的说道。
这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受了多大的委屈呢。
但实际上,他们是看到越来越多的民众朝着他们这里聚集,并且还有不少人做出支持他们的意思。
毕竟这样做虽然有些无耻,但是大部分的人还是想着能一次性的把这一百美元给拿到手,现在有人替他们出头,他们自然愿意乐见其成。
这恐怕就是人的劣根性。
而正是这些越来越多,愿意支持他们的莫斯科市民,给予了他们极大的勇气。
“我也告诉你们,你们想要这一百美元,只能去找跟你们发凭证的庞兹会,这里是华夏银行,你们如果想要从我们华夏银行拿到钱的话,那就只能遵守我们华夏银行的规矩。”吴茂才仰着头,居高气傲的说道。
而那帮莫斯科市民面色瞬间大变,正欲说什么,可还是被吴茂才继续抢白道:“如果你们不愿意遵守华夏银行的规矩,那我只能告诉你们,你们爱找谁要钱就找谁要钱去!”
“而且我还可以再次告诉你们,你们现在已经被剥夺用你们手中不知道从哪颁发的凭证,兑换我们华夏银行凭证的资格,现在请你们立刻离开!”
见吴茂才不但说话不客气,甚至连他们要从华夏银行兑换凭证的资格都给剥夺了,这帮人顿时慌了,有的在奋力挣扎,有的在大声求饶,这可以说完全一幅众生相。
他们真的没想到,吴茂才竟然会做出这样的处理方式。
在他们的心中,这真是太意外了,难道眼前这个丑八怪,难道就真的不怕其他民众也跟着他们闹起来,最终闹得天翻地覆,把方辰好不容易维持下来的局面给搞的七零八碎吗?
可不管这帮莫斯科市民再怎么挣扎求饶,但都没有让吴茂才改变主意,他让慧明和韩光等人,毫不客气直接把这帮莫斯科市民给从人群中丢了出去。
见吴茂才真的这么果决,这帮莫斯科市民顿时急了,冲着人群中大声喊道:“难道你们就不想一次性拿到这一百美元吗?”
果不其然,不少民众被这些人扇动了,有意识,无意识就将慧明和韩光他们的路都堵得严严实实。
他们有些人自然知道自己这样做很没有道理,方辰肯给他们钱,继续履行他们跟其他庞兹会签订的合约,他们是应该感谢方辰才是,而且其实还不乏刚才在大声喊着,方先生万岁的人。
但奈何钱帛动人心,比起一次十美元,十个月才能把所有的钱给拿到手,他们自然更倾向于一次性将一百美元给拿到手。
而且方先生这么有钱,这一百美元什么时候给,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问题。
他们就这么边自我安慰着自己,边朝着韩光和慧明等人围堵而去,最终将他们团团围住。
见台下的场面已经在失控的边缘了,卢日科夫等人瞬间面色剧变,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最终还是出现了。
“这里面,肯定有鲁茨科伊的人在扇动。”方辰啧啧的感叹道。
闻言,卢日科夫不由白了方辰一眼,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这个不用你来说,肯定的事情,可问题是现在马上就要失控了,你要是在不想办法,一旦形成连锁反应的话,那完了,全部都完了,不但我们的计划完了,闹不好连我们也要完了!”
他刚才就说了,吴茂才不靠谱,可方辰却坚持要派吴茂才去,而这吴茂才一点都不退让,还要把人给强行赶出去,这下可好,闹出乱子了吧。
“完不了,相信茂才,相信我,这种事情交给茂才处理,绝对是最好的选择。”方辰却一幅胸有成竹,十分淡定的说道。
卢日科夫顿时无言以对,他真搞不懂方辰为什么非要这么相信吴茂才,非要这么找死。
说真的,他此时已经有种想逃的冲动了。
可问题是,他又能逃到哪里?
而就在这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时候,吴茂才拿着不知道从哪里顺出来的喇叭,依旧毫不退让,强硬的说道:“从现在开始,所有胆敢上前一步者,统统视为放弃兑换凭证!”
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难以置信的看着吴茂才,他们真不知道吴茂才为什么敢这么说!

Tag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