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xbe優秀都市言情 明天子笔趣-第四十六章 大軍到位閲讀-9335l

歷史小說

明天子
小說推薦明天子
第四十六章大军到位
毛锐自然不会接受这种可能,应该的汇报,于是毛铠将他所见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清楚。
毛锐这才放心。
这个时候,李广父子才过来,汇报打扫战场的情况。
“斩首三千三百级。”毛锐对着数字,也是心里有数的。
人毕竟不是猪,即便是猪一心想跑,未必能追的上,况且是人?
对这个数字,毛锐是比较满意,但谁对下面的数字就不大满意了。“折损一千零三十,还有一百多个重伤员,估计支撑不了几天了。”
毛锐只觉得牙根隐隐作疼。
这都是毛家的子弟兵,甚至他想起了刚刚战死的十三弟,在军官阵亡名单之中,决计不仅仅是一个姓毛的。
毛锐心中暗道:“安南不是一个小国。”他更是想到那些与他麾下的骑兵鏖战到了僵持不下的红斗笠们。
暗道:“如果安南有这样的精兵十万,朝廷这一次征南就有些难了。”
只是而今气可鼓而不可泄,这样的话毛锐只敢与毛胜私下里说,万万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这样的话。
等战场打扫干净之后,当夜毛锐就进驻凭祥城之中,并大军向后方报捷。
不过第二日,毛胜就到了凭祥城下。
这个进度大大超出了所有人预料之外。
几乎在毛胜派毛锐进军的同时,他就带着本部人马先行一步。
明军各部进军凭祥的顺序,乃是毛胜本部,也就是参加过大藤峡一战的人马,之后是各部土司,最后是京营人马。、
倒不是毛胜不喜欢京营。
只是因为京营带了不少火器,估计行军缓慢,落到了最后面。
毛胜如此着急的原因,还有另外一个,那就是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而今已经是三月下旬了,转眼之间,就是四月了。
安南的雨季,很快就来了。
如果不能在雨季来临之前,在安南境内有一个突破口,等雨季一来,他所有进展都会被打回原形。
甚至要被迫撤军。
故而毛胜心中非常着急。
在雨季来临之前,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之内,他不求大胜安南,只有一个目标,打穿安南人的防线,占领谅山。
拿下谅山之后,就可以缓一缓了。
因为拿下谅山之后,明军在安南境内,就有了落脚地,而且大明与安南边境的群山,也被他们丢到后面了。
明军在谅山有太多的出击方向可以选择了。
甚至是攻守易势。
安南想保全国家,就要在下一个旱季之前,收复谅山,封死防线,到时候冒雨攻山的人就是安南军队了。
而想达到这个目的,唯一的目的就是快。
故而,毛胜一到凭祥,二话不说,就带着大军来到了镇南关以北,看安南军中的防御如何。
镇南关封锁住一处山谷,也是凭祥这一道狭长山谷的最南端。
容不下多少人马,不管是关上,还是关下。
能展开数千人马进攻,也就不错了。
这也是为什么,明军大破阮师回,镇南关派出的援军也没有多少的原因。
不是不愿意,而是这个实在是安置不了多少人马。
安南的大军都是在这一道狭长山谷的后面,也就是谅山那边。
这一道狭长的山道,不仅仅是安南进入大明的天险,也是明军进入安南的天险。
毛胜远远的眺望,就眉头紧锁。心中暗道:“此地决计不能再交给当地土司,朝廷一定要驻军。”
虽然以镇南关名之,但是这个并不是太祖时期修的镇南关,原因很简单,太祖所修的镇南关,顾名思义,就是防守南边的。
而这个关卡是防守北边的,而且痕迹很新,多木制结构,一看就知道是安南军队这一段时间之内,紧急加固而成的。
但是依靠山势,固然不如镇南关坚固,但也不容小窥。
更不要说,安南人善用火器。
之前毛胜仅仅是听说说过而已,此刻一看才知道,所言非假。
只见关卡上面大大小小的火炮,火铳,火箭,什么的,应有尽有,如果将正统以前的神机营搬过来,与之对照,也相差不少。
因为当初张辅灭安南之战,彼此的火器相互较量了一番,大明朝廷也从安南吸取了很多使用火器的经验,甚至有一两款火铳也是原产于安南被朝廷借用的。
同样,大明撤出安南的时候,将很多制式火器都丢到了安南,故而安南军中,有大量明军火器之后,更是以此为基础建造火器工厂,用以仿照。
所以安南火器与大明正统之前的火器处于同一水平。
当然了,严格的说起来,与现在大明火器也在同一水平。
毕竟朱祁镇插手火器,更多是在火器编制与生产方面,倒没有多少革新,只是当初杂乱的火器火铳都变成了统一制式,便于生产,便于检查,保证了质量。也没有什么跨时代的进展。
所以毛胜看这个样子,心中猛地一沉,就知道如果硬攻的话。不知道要多少大明将士死在这里的。
就好像瓦刺大军几十万,也未必能攻下一两万明军精锐把守的城池,这就是火器在防守上的威力。
而这样窘境,却出现在大明军队面前了。
一时间毛胜也陷入常考之中,该怎么攻破这一座关卡,更不要说,从这里到谅山全部是山间谷底,如果安南想要的话,这样的关卡决计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一处处进攻,伤亡太大了。
当然了,毛胜固然是担心伤亡,但是作为合格的将领,特更担心付出了惨烈的伤亡之后,不能达到目的。
毕竟打穿这里并不是目的,打穿这一片狭长地带之后,还要面对与安南军队的一场决战,倒是锐气大丧,还能不能对安南军队战而胜之?
这一点,谁也不知道?
毛胜心中暗道:“还是等一等吧,等京营与各土司兵都到位了,再说不迟了。”
首先他确定了一点,打这里觉得需要炮灰的。
他自然不愿意用他麾下将士当炮灰,也不敢用京营。京营自然是皇帝的本钱,更不要说京营的将领自成一系,并不是没有靠山的。
无故折损多了,不用皇帝来找他算账,自然有人来收拾他。
唯有土司各部,虽然在地方上是土皇帝,但是在京师一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死再多也没有问题,无非是多出些抚恤而已。
甚至对于一些土司来说,他们也不在乎死多少人。
土司治下的百姓,不过是他们的财富而已,如果财富能变现的话,他无所谓什么方式,只要朝廷给得起银子,他们都愿意死人。
毕竟死的都是他们治下的贱民而已。又不是他们的亲族。
与此同时,安南的压力也是每日剧增。之前对大明的所有信心,都在第一战大败之后,荡然无存。
很多人的心中都忐忑起来,让他们想起了一个已经死去的人。那就是张辅,张辅七月数战灭一国,这样的战绩想起来,都让安南人胆战心惊。
一时间整个谅山的气氛都变得紧张起来。

Tags:
, ,